博文
(2019-05-21 12:22:56)

外边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剪草,剪树枝的声音,过后猪大婶看看天气还好,就出门去转转。 一会儿,猪大婶看到邻居回来了。他拿着手机在门口的小树丛上面拍照。然後,他走回了家。 猪大婶很好奇,連忙走过去一看。哇!原来在小树丛上面有一个鸟窝,里面还有四个小鸟蛋。 猪大婶很兴奋,大声地叫着:“八戒,快出来看!你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小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9 22:37:59)

五更天时闻鸡鸣, 地上霜起天微清。 推开木门闻狗声, 农人晨耕树间行。 大姐是婆婆的大闺女,大哥是大姐的丈夫。全家人都是这样称呼大姐和大姐夫,所以草溪也随着這样叫。 大姐在生儿子的时候,婆婆正好也生她最小的儿子。母女两个几乎是在同时做月子。这在农村并不稀奇。 大姐勤俭持家,大哥吃苦耐劳。夫妇两个的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也简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9 06:14:14)

今天在公园里,最让大家行注目礼的就是这对鹅夫妇和他们的32个鹅娃子了。 一对鹅夫妇带着32个鹅宝宝正在河边散步。 猪大婶很奇怪:“八戒,这一对夫妇怎么有这么多的孩子呀?都是一个妈生的吗?” 八戒:“嗯,应该不会生这么多吧?不过它们不愧是模范夫妻,每年都在这里生鹅宝宝。他们工作还挺卖力的,一天也不闲着。” 我们和大家一样。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8 21:30:20)

青的天,树的影。 蕊上枝头,枝叶斑驳。 今无重彩,几分写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8 12:17:59)

在豬大嬸的抽屉里,存着两片羽毛。是豬大嬸把它们带回了家,因为属于这两片羽毛的鴨主人已经不在了。 当他们的车停下来,看到那只野鸭的时候,它已经死了。豬大嬸把手放在野鸭的身体上,还能感到它那一丝丝的温度。可是,它确实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一辆大卡车停在路边。司机摊开双手,耸耸肩,很歉疚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它自己突然撞到了我的卡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8 11:38:17)

“妈,我就不明白,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你干嘛非找张斌不可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奔着你的房子和你的退休金来的。你这还看不出来吗?”女儿慧慧站在客厅里,冲着于红大声地说。 于红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她为了男朋友张斌的事和女儿起争执。 “我的事不要你管。我都这么大人了,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的。天底下的男人很多,可我就遇上了他。我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下雪的日子,地铁通道里到处遗留着被人踩过的脏水和泥脚印。 他拿着一块纸板当垫子,坐在冰冷而湿漉漉的水泥地上。他的身边放了一件黑乎乎的旧棉衣。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只要他出现,他就会站在地铁站的大门口给人开门。 他總是穿著一條露出小腿的褲子。腿上密密麻麻佈滿了像是被蚊蟲叮咬的紅疙瘩。一雙泥乎乎的破球鞋,踏拉在兩隻赤裸的灰土土的腳上。 我看到他的臉上和耳朵後面也滿是那種紅疙瘩。他像是從深山老林裡出來的人。每次,他都把一個破的大大背包放在大門口裡面靠窗戶的地下。 他个子高高的,瘦瘦的。他居高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总是在地铁站通道的拐弯处,靠着墙打瞌睡。 他手里拿着一顶帽子,把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个在地铁站扶梯边的黑人,总是按时地站在那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