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3-25 19:04:43)
一这一年,我参加了阿曼的婚礼。时间是八月底。按说已经立秋,天气应该转向凉爽。可是那一天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秋老虎”。稍稍动一动,就有挥汗如雨的感觉。阿曼的父亲几年前去世。母亲要把这个独生女儿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我和小苏都是同阿曼一起长大的孩子,并且未婚,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成为阿曼的伴娘。在很小的时候,参加过很多婚礼。印象中都是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5 15:12:25)
这个男人如此地不可救药。
                 
三个月前,他辞职回家。总经理JOHNBENSON的秘书实在让他忍无可忍。他是网络工程师,除了负责公司大大小小几百台电脑的维护,还几乎成了JOHN的秘书助理。他知道有人想在那个酸美人面前鞠躬尽瘁还不得要领,他该算是被恩宠了。但这个叫关苏生的男人不屑于走裙带关系。象TINAPENG那种装模作样,狐假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0 14:04:14)
九月下旬的一个周日,下午,街道上车辆稀疏,天空中没有晴色。我去接一个朋友相聚闲聊。车子接近目的地的时候,看见她站在公车站牌下东张西望,一顶浅色的帽子在头上遮风避寒。她身后偌大的一个停车场,空空如也,寂寥极了。我的车子一拐进停车场,她便看见了我,小跑着追随到了跟前。车门打开,她跃上车,两个人都说:“这天真凉。”附近的咖啡馆是我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需要一种仪式。为出生,为死亡,为相聚,为分离。为种种的爱或者不爱。
  一
  飞机有些颠簸。空中小姐报告说我们的飞机遇到气流,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这架波音737已经在空中飞了一个小时三十三分钟,离预计到达北京机场的时间还有九个多小时。我将座椅略微向后调整一下,把头靠在椅背上,在无聊之中昏昏欲睡。
  离开的时候,温哥华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1 20:28:59)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晚熟的人。无论是从外形还是内里。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家里的一个客人就曾看着我对妈妈说,我看上去只象个三年级的学生,很小的样子。我知道那是我的表情和眼神。那时候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服气,有让人小看了的感觉。但这仿佛成了真理,人人见了我都这么说,所以我渐渐习惯了自己“很小”的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6 19:45:59)
就像一个故事,有开始,必然就有结束。几年前的明朗的初秋,我随意地又走进了熟悉的院子。看到的不过是人去楼空的纷乱场面。几个房间里面还剩下几件家具。我的书桌还放在原来的地方。站在高大的窗子前,依然可以看到隔壁院子里的梨树。妈妈忙着掸去四处的尘土,仿佛对我这个远来的客人有几分歉意。其实纷乱也罢,灰尘也罢,不过是一段日子结束后的句号。我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24 18:15:40)
说明:旧作。时间不详。十一岁走在那条街上,很陌生。那里的树比城市里别处都密,上面的毛虫也多。都在一根极细的飘起来的丝线上做伸展运动。走在那条街上真麻烦。只好走在街的中间。
                 
街上的房子跟我从前看的不同。它们不是整齐地,如列队的士兵的样子。它们妩媚,有姿态,有故事。斜斜的,尖尖的屋顶。铺着红砖的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2-23 15:00:26)
你捧着一杯冷咖啡 似醉非醉 你摇摇晃晃 站起来 大声宣布: 我要痛哭一场 给咖啡加温! 2008-8-29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首先要说明,这个一百万是加币。好了,言归正传,怎么花呢?其实怎么花都开心,做做白日梦也开心。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基本上是这样计划的:1.还掉各种贷款。无债一身轻,到哪儿都理直气壮。2.去旅游。我很向往两个地方:爱尔兰和台湾。还要带着父母在中国境内转悠一圈。3.也许换辆车。4.一口气儿买五十本书。5.找个德语或西班牙语的老师,再学一门语言。6.健身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16 18:51:32)
奇怪了,早晨困乏地不想睁开眼睛。并不早,已经七点多钟,也睡了八个小时,却懒得只想将昼夜颠倒,好再睡上一觉。勉强起身去洗手间,暖风口呼呼吹来的风提醒了我,大概是昨晚睡前把室内的温度调的有些高了,燥睡了一晚,脑子不清爽。这样一想,忽然觉得左边的牙齿也痛了。早餐几乎成了早午餐。为孩子煎了两根小香肠,配了昨天炒的奶白菜,放了两个甜甜圈,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