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重开本人的博客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博文
我与晏乐斌先生的相识得益于盛国福先生的介绍。那是在2016年初时,留学德国的博士研究生宋国庆是一个热衷于研究广西文革的学者,他在看到了我的《广西文革痛史钩沉》一书后,特意到南宁來找我了解广西在文革中大屠杀的有关情况,,并想通过有关部门和知情人了解更多有关广西文革的史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与盛国福先生在广西图书馆巧遇,得知盛先生是文革中广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事件的起因 1968年6月上旬,大坡公社念村大队干部周丽樟、钟旭平等在听取公社革委第一副主任杨迺福、武装部长覃羽丰传达梨埠抓阶级斗争现场会议精神后,于6月10日,将地主子女钟阳照等3人进行批斗。斗争后,素与钟阳照家不和的大队副支书兼民兵营长钟旭平,单独留下钟阳照交“卫红”民兵继续拷打,并令“卫红”民兵钟火木于次日将钟阳照押往对钟阳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68年6月上旬的一天,苍梧县夏郢公社竹坡大队“卫红”指挥长邓伟年(大队文书兼会议),副指挥长陈坤桂(民兵营长)以及“卫红指挥部主要成员梁荫松(支书)、梁北庆(大队贫协)、胡树恒(治保主任)、陈振松(副业专干)等人,以抓阶级斗争,追查“暗杀队”为名,非法斗争、吊打易家鸿、易北委、梁树志等人,事无结果。6月12日上午,邓伟年召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68年4月2日,沙头公社思艾大队岭头塘下废瓦窑,一帮“四类分子”正被迫掩埋着一批血肉模糊的尸体,有的还在呻吟,有的正在蠕动。被打得半死的钟树英苦苦地哀求道:“兴机,我们是叔伯兄弟,你饶了我吧,你打死了我,我的子女谁来抚养。”钟兴机说:“我也是没有法子呀。”钟兴机等在武装民兵的监视下挥动锄头把他们一个个殴打致气绝。有个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副主席、民革广西常委、民革中央常委、中央侨委副主任李任仁,早年参加同盟会,拥护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以后任广西省参议会议长,同情我党革命。解放后李任仁坚决拥护我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历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是一位在区内外、港澳和海外有威望的知名爱国人士。“文革”中遭受迫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临桂县1968年刮12级政治台风中的乱打死人事件在“文化大革命”中,临桂遭受了一场骇人听闻的浩劫。当时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在大刮12级政治台风中,全县被残酷打死和被迫害死的干部群众达2051人,占当时全县总人口265134人的0.77%,其中,仅在1968年6至10月间的“三保卫”中(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保卫新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杨梅区万人”专政”大会1967年10月下旬,杨梅区武装部长兼抓促组长李世金到县开会,听了石寨区武装部副部长黄坤介绍挖出“反共救国军”搞“群众专政”的典型经验,和接受黎村区被“支多”阵线占据的教训,回区后召开区抓促及有关人员会议。李世金主持。参加会议的有李进南、杨惠伟、潘荣、伍宣强、陀云庭、于文淑、田瑞芝、韦永兰、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给广西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死人之多,违法乱纪分子虐杀无辜的凶残程度,全国罕见,令人发指,现仅就“处遗”中被处以极刑的10名罪犯的罪行作一简述,从中可以窥视“史无前例”的十年中惨状之一二。 一、谭钊奇,“文革”期间任蒙山县文平大队民兵营长,大队“抓促”领导小组成员。谭犯在文革期间,从1968年6月9日到10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68年10月,区革委会作出决定,将区党委副书记贺希明、候补书记霍泛、自治区副主任、区党委常委傅雨田和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谢王岗及南宁市委副书记袁家柯,拉到全区各地巡回批斗。 巡回批斗从1968年10月25日开始活动,到1969年4月10日结束。批斗工作由区革委会政工组负责。军区副司令、区革委会副主任徐其海、军区政委、区革委副主任魏佑铸亲自到政工组召开会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化大革命中,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1968年11月至1969年1月间,广西大学举办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中,有9名教师干部被当作“牛鬼蛇神”强迫拉到展览场内示众,并对他们施加凌辱和折磨,有的被打伤。这是一庄践踏法纪,残酷迫害知识分子的严重事件。 这个以活人展览为特征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是革委会成立后,继续大搞派性斗争的产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