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一笔记

我的心路 -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博文
(2019-02-12 12:38:15)

记二零一七年十月老师来访印象中高中毕业离开北京四中后只回去过三次。第一次是八十五周年校庆。那时刚离开四中一年,同学们约着一起“回娘家”,热热闹闹的。也是唯一一次我祖父、我父亲、和我三代四中人一起参加校庆。记得那次年少不经事的我在学校里应付着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没一会儿就和我那帮“狐朋狗友”们厮混去了,一张祖孙三代四中人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那是因为古代没有照相机。现代数字照相流行以后是行万里路,照万张像,读万卷书。谢尔顿说其实计算机时代在计算机前面读万卷书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费时费力费钱地去旅游呢?实在虚荣的读万卷书后甚或不读书直接PS一张人像与景物叠加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没人知晓,就像飓风哈维带到休斯顿市区的鲨鱼一样。我想反驳,却一时语塞,陷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跑得不快,但我喜欢跑步。跑步能让我感觉神清气爽,活力无限。每到一个地方总是查查周围的跑步路线,看看有什么距离合适,值得一个人跑去看看的地方。慢慢地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选择旅馆时经常用离步道的远近做衡量。或清晨,或傍晚,跑步渐渐成为我了解一个地方的一种方式,总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是老师的学习日,学校放假。爸爸让我趁机写一篇游记,我决定写柏林,因为柏林那天是我这次旅途中最快乐的一天。在柏林之前我们天天赶路,还爬布道石和冰川,累死我了。不要误解,我玩儿得也挺高兴的,但没有我的男孩朋友们在一起,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据说我的小伙伴们当时都在往游轮出发地赶,whereverthatis,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想的,非在挪威耽搁那么久。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叫瓦萨。用我们的话讲叫"Vasa"。其实我原名叫瓦森(Wasen)。后人把我昵称为瓦萨,可能因为像我这样从瓦萨王朝活到现在的实在不多吧。我是皇室出身,生来奇伟。算命的说我命硬,能活百岁。传说当年我娘怀我怀了两年多,我爹古斯塔夫二世早就等不及了。我娘生我时难产,等生下我来一看,发现虽然个头大,却发育不全,明显是个早产儿!特别是上大下小,不成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城市名字的变迁串起一部民族史:圣彼得堡-彼得格勒-列宁格勒-圣彼得堡。这是一个轮回么?曾经的民智启蒙、大国崛起、金碧辉煌、风雨飘摇、血雨腥风、慷慨激昂、冷战独挡、精神桎梏、返璞归真...难道都是为了找回原来的模样?非要这样轰轰烈烈一场么?是“战斗民族”的天性?还是只有这样的涅槃重生才能造就独一无二的“战斗民族”?我驻足涅瓦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为准备高考高中政治课上背过从苏联独立出来的波罗的海三国为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当时迷篮球,最容易记住的是立陶宛,因为它的国家篮球队打得不错,颇有前苏联风范。不知道的是西方社会从未承认过苏联对爱沙尼亚的占领,一直把爱沙尼亚当做主权国家对待,也就没有所谓独立出来之说了。正应了那句“Truthisintheeyesofthebeholder.”但如果你高考少答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出发前下载了北欧地图到我的TomTomGPS车载导航仪,保存了谷歌挪威离线地图在手机里,开通了AT&T国际漫游数据服务。自以为作为一名资深IT从业者从技术层面做的预案准备已经万无一失。求全责备的话就得去AAA拿地图,可那样一不环保,二不够酷,三太沉,有违IT人形象。心想什么情况下这三样法宝全失败呢?不可能!结果在第一站挪威卑尔根机场租上车出来就遇到下马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卑尔根驱车沿挪威西海岸一路南下,上下三次轮渡,穿行若干隧道,转了许多转盘(挪威几乎没有红绿灯,所有交叉路口用转盘解决),六个小时之后来到挪威的西南重镇斯塔万格(Stavanger)。这是个12世纪建立的城市,在现代由于石油的开采经历了飞速发展。今天的目的地是和斯塔万格隔湾相望的牛头镇(Tau)旁边的Ryfylke青年旅社,在那里和从中国赶来的我妹妹和我大学同学两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年前和一个同事闲聊橄榄球聊到明尼苏达维京队(Vikings),他说他们的防守野蛮得像维京人一样。回去上网查了一下,是我第一次触碰维京文化。出发前翻了翻老婆搜罗来的好几本关于挪威的旅游书,印象深刻的是维京的长船(longship)和陪葬。这次第一站来到维京地盘的商贸中心挪威卑尔根。据说一万两千年前最后一纪冰川退出后挪威就开始有人类活动了。经历了公元前500年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