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魚郎

賣魚郎為退役戰鬥機飛行員,官階中校,曾為空軍特技飛行小組組員。現定居南加州,從事海產貿易,嗜好美食、寫作、書法、高尔夫球、唱歌、游泳,盼與同好交流。
博文
(2019-01-21 12:49:21)
古時,清代東南沿海的官員,把魚翅當為貢品,並列為御膳。明朝李時珍說:「沙魚古稱鮫……味並肥美,南人珍之。」《本草綱目拾遺》記載「凡宴會餚饌,必設此物以為珍享。」魚翅數百年來在華人心中留下高貴食品的印象,已經牢不可滅,各式魚翅料理也是各大高檔餐廳必備的菜餚。在今天華人的食品市場中,魚翅這種高價貨品是不愁沒銷路的,發愁的是,沒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15 12:36:34)

馬來西亞人认为海南雞飯原是馬來西亞美食,多年來被其他國家掠奪,馬來西亞旅遊部長曾準備為海南雞飯等美食申請專利,將它列為「馬來西亞美食」。鄰國新加坡的老饕們知道後非常不滿,認為「海南雞飯」是星洲招牌美食,怎麼可以被他國註冊專利呢?但香港食家劉健威認為,香港的雞比較新鮮,所以最好吃的海南雞飯應落户在香港。 筆者在新加坡、西馬的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1 13:47:04)

亨利弱冠留學日本,在美國某日商企業任主管。中秋節前夕,央人從日本帶來一瓶醤油。多年來曾收到各種不同的禮物,「醬油」還是頭一次。第二天來電話了,「老楊,收到醬油了嗎?這醬油和日本皇宮用的品牌相同。」他一定是怕我順手把它扔了,特意提醒我。這瓶醬油很特別,黑色燙金外盒,紅色內盒中藏著另一金色的小紙箱,裏面有半透明的沙紙裹著四百毫克的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國是世界上極少數還在使用華氏Fahrenheit制度計算溫度的國家,對身體已經習慣用攝氏Cesius刻度來感覺溫度的華裔同就有些困惑了。有人說早晨攝氏十度,您馬上?知道身體對十度氣溫的感覺,要穿上厚夾克。有人告訴你現在外面氣溫是華氏50F,可能你要捉摸一下外面到底冷還是不冷。洛杉磯已經是寒冬了,早晚溫差大。如果今晩氣象報告說:明早氣溫華氏度50、中午82度、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拙文《我心安處是吾鄉》一文貼出後,賣魚郎收到一段開腦洞的文字,雖是調侃,也頗有趣。 錄在下面—— 自古江山多明月,而明月是個姑娘—— 王昌齡說: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裏長征人未還。 秦朝時那位明月姑娘,到了漢朝還有人關懷惦記,走了一萬裏迢迢征途去找尋她,去了卻不見回。 王安石說: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又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7 14:37:45)

周六(2019年1月5日)剛搬到新址的日本築地市場新年開市第一拍,2019年新年的天價金槍魚橫空出世,一條278公斤的金槍魚拍出了3.336億日元(合三百萬美金)的空前高價,引得全球媒體爭相報道。 【圖片來自網絡】 TUNA在中國大陸被稱為金槍魚,香港人音譯稱為吞拿魚,在臺灣則叫鮪魚(音偉魚)。肉色鮮紅艷麗的鮪魚(Tuna)是生魚壽司餐食中不可或缺的素材,也是日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賣魚郎手書】 計劃明年要退休了,移居南加州已經近四十年,安家、立業的來美創造新生活的任務也即將達成,非但沒有喜樂之情,反而些許失落沮喪。也許來美後過過顛沛流離處處家捉襟見肘餐餐樂的日子,達成為自己家人找個固定的巢就是最大的心願,終老回鄉這個名詞已經無對等的意義。 最近心中總是湧著一股暗流,搬回臺灣,找一處海港,每天清晨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12-28 08:54:02)

九月初勞工節長週末,我與内人受邀赴北加州聖荷西參加同學會,將住宿在主人的農場裡。行前被告知,這次主人將在農場裡兩百多隻安哥斯黑牛(Angus)中挑出一頭兩歲大800磅重的牛犢子,請真正的牛仔在野外烤給我們這些老同學大快朶頤。賣魚郎少年輕狂時曾經偷烤過幾十公斤重的山羊,烤全牛可没見過,800磅重的大牛,乖乖隆地冬,那如何炮製呢?想想,口水都流出來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21 15:29:42)
聖璜群島SanJuanIslands被美國及加拿大環繞,位於普捷灣PugetSound北部,西接璜弗卡海峽StraitofJuanDeFuca,總面積173平方哩,是美國西北的渡假聖地,已被命名的島嶼共172個,居民聚居在四個主島上,人口共約16,500人。人們可從華盛頓州安娜可蒂斯港Anacortes將座車開進渡輪,前往四主島旅遊,當日即可往返。聖璜群島天氣温和,雨量充足,土壤肥沃,林木茂盛,蟲鳥集結,水中生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2-21 12:45:06)
高中時參加了青年救國團寒假橫貫公路徒步旅行隊。從台中東勢入山,每日天亮時出發,背著背包沿公路向東前進。公路是榮民們沿山開鑿而成,一路蜿蜒爬升,氣溫逐漸下降,古木參天,不時看到幾隻野鹿。走在巍峨的大山裡,對我這在亞熱帶城市長大的孩子,是個了不起的驚喜。幾天後,所有的喜悅漸漸地被疲憊的身軀、扭傷的腳踝、腳底水泡的痛楚所取代。每往前邁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