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丽

真实是生活的全部。本博作品均属原创和纪实,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博文

那天傍晚,周二哥和另一个农民(原来也是蔡家的佃户)用千担抬着草席裹着的大舅公,后面跟着泪如泉涌的母子五人,直接从刑场去了坟场,就这样草草地软埋了可怜的大舅公,他的坟座落在龙家湾老外公墓的旁边。大舅公被镇压,就是反革命,蔡家的老老小小就成了反革命家属,农会的人把老外婆和大舅婆以及四个孩子赶到了金带场场头外的乡下临时搭建的茅草房里。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外婆走出蔡宅去甘露寺之前,悄悄地去金带场农会,找周二哥打听大舅公的事。自从大舅公被农会关起来后,在周二哥的周旋下,大舅婆轮流带几个孩子(东仁、西仁、果仁和立仁)去给大舅公送饭,有时也带去一些换洗衣服和棉被,让孩子们多看看爸爸。外婆暗自庆幸,多亏有周二哥帮忙,不然大舅公还不知要遭多少罪。她询问周二哥:“我大弟的情况怎么样?”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小姨婆哽咽地叙诉着,外婆的心撕裂地疼,抱怨道:“你们放出来后为什么不给家里捎个信?” “放出来后我就拼命要去找孩子的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农会的人不准见,生拉活扯地把我们扔到这里。你也看到了,我们哪有活路啊。…”她说不下去了,两眼呆滞地望着外婆。 在蔡家除了大舅公,小姨婆是最能干最有主见的。可谓是拿得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波澜壮阔的土地改革(简称土改)运动,随着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简称《土改法》)轰轰烈烈地在全国展开。《土改法》明确规定:废除地主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先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同时也分给地主应得的一份,让其自食其力,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而发展农业生产,为国家的工业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大人们提心吊胆,愁眉苦脸,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只能静观其变。小孩子们不管政治风云如何变幻,在他们眼里,天总是蔚蓝的,地总是广阔的,清晨朝阳照样东升,傍晚夕阳照样西降,他们该吃的时候吃,该玩的时候玩,不懂大人们的忧虑,整天乐呵呵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童稚般灿烂的微笑或淘气的憨样。东仁、西仁姐妹俩很乖巧,总陪伴在大舅婆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1949年初,正当共产党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在大江南北横扫国民党军队之际,还是国民党统治区的成都,空袭警报声昼夜不断,人们在城里来去匆匆、东躲西藏,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所措。凡是有钱的或有去处的人家早就拖家带口、大挑小背的离开了这里。大舅公是成都清白江区长,他的上司、同僚和下属走的走,逃的逃,没有人还在办公房里做事,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审亲就在客厅里开始了,大家在客厅里靠墙一圈的椅子上坐下,刘妈在椅子之间的茶几上摆着泡好的茶和一些糖果。开钦老师显得沉着镇定,处之泰然;倒是母亲的手心一直在出汗。他先给大家打过招呼后,在介绍自己的同时,也讲述了认识母亲的经过。小姨婆起身上下左右打量着这个年轻人,他长得不丑,可是怎么看也不顺眼,心想:琏君(母亲)怎么会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民国时期教师实行聘用制,在每学期快要结束前,由校长颁发“续聘书”,教师拿到续聘书,下学期继续在该校任教;如果没拿到续聘书,下学期的饭碗就不保了,就要申请别的学校。每学期教师应聘的竞争非常激烈,每年的六月和腊月,是教师们东奔西走抢聘书的时节,称作“六腊战争”。母亲从资中师范学校毕业后就被金李井学堂的邹敬文校长聘了。邹校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母亲熟悉这位周同学,他叫周浩杰,他们同时入校,刚进校不久,老师发现她有女高音的金嗓子,也发现他有男高音的银歌喉。他的家就在资中城里,家境富裕,他比母亲年长三岁。他高高的个头,瘦瘦的身材,五官端正,细皮嫩肉,温文尔雅,有点少年老成的样子。进校不久,他就深深地被母亲花季般的清纯、精灵般的嗓音所吸引,他和母亲经常作为男女高音演唱和领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初中毕业后,母亲没有读高中,考取了资中师范学校(资师)三年制的高师班,像外婆、小姨婆一样,毕业后将成为一名教书老师。资师始建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距今已有二百多年,堪称川南地区最早的师范学校。经历了迁徙、改建、改名、停办又复办等的折腾,到母亲上学时,已经是规模可观、生源广泛、名声在外的一所男女混合的中等专科学校。资师是县办的,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