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丽

真实是生活的全部。本博作品均属原创和纪实,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博文

儿子在初中时就有生理课,他接触到一点生理常识,似懂非懂,没有细琢磨过。高中的生理课就不同了,尽管讲的仍然是一些肤浅的生理知识,可他学得很认真,每次上完课后带一大堆疑问回家来问我。我一一作答后,他的问题更多了。 其实生理学是生物科学的一个分支,是以机体的基本生命活动、各个组成部分的功能以及功能表现的物理和化学本质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妈妈,我不想踢足球了,”一天儿子对我说。 “为什么啊?”我问他。 “我每次上场,就跟着大家跑场子,我的脚都沾不到球,”他心灰意懒地说。 他是实话实说,我都看到了。既然这样,也太难为他了,我们坚持了一年后放弃了。就这点把点足球底子,怎么会入选嘛。 儿子没有失望,又报名参加了篮球队的选拔。放学后他被要求在体育馆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儿子上初中七年级之前,我在波士顿(Boston)地区的列克星敦(Lexington)镇买了一套三居室的公寓(Condominium),一来母亲、我和儿子有了自己的卧房,二来儿子可以顺利成章地进入威廉钻石(WilliamDiamond)初中学校,它是列克星敦两所初中学校之一,等到初升高时,水到渠成地进入列克星敦镇唯一的高中学校,那可是一所在波士顿地区年年名列前茅的公立高中学校。我们一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到了波士顿后住在列克星敦(Lexington)小镇时,母亲也从国内回来了。儿子的游戏卡越集越多,已经有几大册了,还有一册放的全是金卡。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家,他做完作业后就拿着金卡册,去了镇上一个玩游戏卡的地方。这里多数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也有成年人。他不敢跟他们玩,只是在旁边看,不时地给别人显摆一下他的金卡。后来天快黑了,他就离开那里往家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个男孩,年龄相仿,性情不同,由于父母之间走得近,他们也成了好伙伴,还组成了一个游戏卡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潭倡议的,在他的领导下,俱乐部有组织有纪律,每一个成员要交成员费(就几分钱),成员们在一起玩游戏卡,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儿子能认识他们十分高兴,很想加入这个俱乐部。孩子们非常友好,欢迎他的加入,还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新伙伴(NewGu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来美国之前,我家住在大院里,儿子有很多小朋友在一起玩。到美国后,除了在学校有同学外,回家只有我和母亲陪伴他,我们与他毕竟不是一代人,没有孩童般的心境,与他在一起也玩不出童真的乐趣。 为了让儿子不感到孤单,我和母亲就陪他玩拼图(Puzzle)。我们从五十片一张拼图开始,慢慢地增加片数,后来达到一千片、二千片一张拼图。我们仨一天拼一点,需要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学校复课后,开设了十五个班:小学三、四和五年级各三个班;初中一和二年级各三个班。小学三和四年级安排在西边那栋大平房的教室里,三年级的三个班面向东,四年级的三个班在背后,面向西。五年级的三个班安排在东边上排三间教室里。东边中排三间教室空着,后来西头那间教室改为学生中午热饭喝水的地方,里面修了一个大灶,大灶的烟囱直通房顶外。初中六个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正当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在1967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金带场小学经过一年多“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折腾,且不说师资力量不足,就是教室里的黑板桌椅板凳也不翼而飞了,连教室的墙壁房顶都是断砖破瓦,校门上方的石牌没有了“风平浪静”,&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二天周六早饭后,儿子准备好,等同学来一起读这本书。左盼右望也没人来,打电话才知道,那两位同学的父母不准他们来读这本书。我马上叫儿子把书给我,仔细翻阅了这本书,原来是一本教玩游戏的书:对立的三方,互相打斗、攻击、残杀,有很多诡计、欺诈、暴力的描述,…这本书确实不适合他们读。 我开导儿子说:“这本书负面的东西太多,教的都是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我的工作变动,在2003年夏我们从亚特兰大(Atlanta)搬到波士顿(Boston)地区,儿子进入沃本(Woburn)小镇的酢浆草(Shamrock)公立小学上五年级。一到这所学校,他就感受到浓浓的读书气氛。在老师指导下,他开始阅读课外书,读着读着就爱上了读书,什么书都读,曾在一周内读了七本书。当然,不能说都读明白了。有一阵子他很苦恼,原因是想读的书太多,不知怎么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