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丽

真实是生活的全部。本博作品均属原创和纪实,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博文

一转眼儿子就上中班了。四月的一天,他从幼儿园回来,兴奋地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周六幼儿园要组织小朋友参观鳄鱼村,每位小朋友需要有一位家长陪同前往。听儿子说话的激动劲儿,他是很想去了。一看我在医院工作的排班表,周六我值班。他父亲周六也有安排。儿子一听我们都没有空,眼看参观鳄鱼村的事儿就要“泡汤”了。 他满脸的委屈,拉着我的手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幼儿园是小朋友的幸福乐园。幼儿园的教育作为整个教育体系的基础,是对儿童进行性格完善、行为习惯培养、自然与社会常识的预备教育。小孩不仅能学到知识,而且可以从小接触集体生活,使其身体、智力和心情得以健康发展。在儿子两岁半的时候,我不顾母亲的反对,坚持把他送到幼儿园去。 在送儿子去幼儿园之前,我做了一番详细地调查。大院幼儿园条件相当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94年深冬,儿子刚过一岁,北京气候非常寒冷,不是天上飘着冰冷的雪花,就是地上刮着刺骨的寒风。不管穿多厚的棉衣,只要在室外站上几分钟就冻透了。儿子从小有一个坏毛病,就是犯困吵觉时,就闹着要出去,必须抱着他在外面转一两圈,等他睡着后才能抱回家放在小床上。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盛夏酷暑,几乎每天如此!要不然他就一天到晚都不睡觉,吵得我们也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几天后,舅舅领着大哥回来了。原来大哥跑出去后,也不知道去哪里,就摸黑去了鱼溪镇团结小学舅舅家。小敏(舅舅的儿子)陪着他玩,舅妈给他好吃好喝,舅舅苦口婆心地开导劝说他,他那桀骜不训的心气儿平和了许多,后悔扔我的布娃娃、打三哥、砸碗等,不好意思地请求母亲原谅他。 她拉着他的手说:“宇大啊,妈妈知道你想读书,不愿务农,心里烦闷,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母亲领着我们在后房子左等右等也没有盼到西仁回来,无奈,只好又回到了金带场小学。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去过后房子,几年后,舅舅以三百元把它卖给了邻居曾兴勤。小学位于金带场上街的头端,是占地约四五亩的大院子。民国前是女王庙,在民国大兴办学时,就改成了学校。这所寺庙的结构布局和建筑风格仍然保留着,比如房顶屋檐的翘角菩萨、龙嘴含珠,还是栩栩如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缅怀杨振华教授 在三年的一、二、三级医学基础课程学习之后,马上就要进入临床课程学习的医77级同学,已经迫不急待的渴望接触临床知识,那兴奋和激动地心情难以言表,个个跃跃欲试地准备好好学一场,因为临床课程是直接对疾病的认知,那可是将来成为医生的看家本领啊! 一开始临床课程的学习,我们的校园生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先是从女生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月怀胎,终于迎来了小儿的诞生。那是一九九三年初秋的一个傍晚,大约6:00点钟左右,在北大医院的妇儿大楼产房里,我经过三天两夜的分娩阵痛后,听到了“哇、哇、哇”的哭啼声,一个小生命就这样不经意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他看上去是那样的弱小:六斤四两!小手小鼻子,小胳膊小腿。我端详着这个小生命,又惊又喜,不管怎样,他是一个健康的孩子,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一周前舅舅学校所在的大队杀了一头牛,每户都能分到几斤牛肉,学校的老师也不例外。队长问他要牛肉还是要牛筋,他回家问外婆,她一想牛筋比牛肉更易填饱肚子,就告诉他要了几斤牛筋提回来。舅妈把牛筋炖得烂烂的,老小均宜。舅舅很孝顺,想到平时外婆总是省下饭菜给家人吃,她自己吃得少,好不容易有机会吃到牛筋,就留着让她多吃些。她懂得他的孝心,也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我一岁时,舅舅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因为是长子,他和舅妈既兴奋又紧张,两大人弄一小人忙得不可开交,只有向外婆求助。 母亲一想到舅舅有了自己的儿子,心里十分高兴,就对外婆说:“我的娃娃山快翻完了,他才刚刚开始,您就去帮他吧。” 外婆已经把哥仨照料大了,只有我还小,刘妈自告奋勇地要照顾我。把我交给刘妈,母亲太放心了,她和舅舅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满月后母亲就回到学校上课,她比以前更繁忙了,为了一家老小能吃饱饭操心费力。 在1958年初夏,如火如荼的“大跃进”运动开始了,人民公社取代了合作社,一切公社化、平均化,包括吃大锅饭。金带场有两个食堂:居民食堂和机关食堂。居民食堂只有煮红苕,机关食堂除了煮红苕,还有米饭、米汤和蔬菜。母亲去机关食堂吃饭时,带些米饭、蔬菜和米汤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