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博文

没有说完的故事—周深 岁月
青春,站在岁月的彼岸,无悔
寂静,跨过岁月的两岸,无言
荒唐,举着岁月的旗帜
轻狂,踩着岁月的浪花
勇敢,是掠过岁月的一对灰鸽
狡猾,是游过岁月的一条青蛇
沉迷,在岁月的夜梦里贴近你的呼吸
遗忘,在岁月的晨曦里埋藏你的记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5 05:38:22)

刹那芳华曲—小爱的妈 朝露
朝露春日轻
点滴润花芯
还留几点腮边泪
花羞雨不晴
芳凝朝露新
空谷数落英
离愁偏共雨丝长
风过两茫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13 13:47:57)


《万卡》文:(俄)安东·帕夫洛维奇·契诃夫诵:Bobo
万卡·茹科夫,一个九岁的男孩,三个月前被送到鞋匠阿里亚兴的铺子里做学徒。在圣诞节的前夜,他没有睡觉。等到老板夫妇和师傅们去做晨祷了,他从老板的橱柜里取出墨水瓶,笔尖生锈的钢笔,在面前摊开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开始写信。
在动笔写信前,他好几次战战兢兢地回头去看几下门和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11 16:33:40)

深眸一望—周华健&丁当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青龙偃月刀》文:韩少功诵:Bobo
何爹剃头几十年,是个远近有名的剃匠师傅。无奈村里的脑袋越来越少,包括好多脑袋打工去了,好多脑袋移居山外了,好多脑袋入土了,算一下,生计越来越难以维持——他说起码要九百个脑袋,才够保证他基本的收入。这还没有算那些一头红发或一头绿发的脑袋。何爹不愿趋时,说年轻人要染头发,五颜六色地染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5-07 06:05:07)

走马—陈粒 随想·寂寞的河
过去掉进了那条河,
我骑马从河边走过,
蓝的花,绿的草,黑色的枯藤,
都把头埋在水里,不愿理我。
孤独的蹄声,
得得响过山谷,
弯弯的小河,
扭曲着腰,极不情愿的背对着我。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5-04 18:49:47)


《正果》文:枫林主人诵:GoOn
凌晨五点,跑上六环,车窗外斜斜地飘着小雨。
听一首独处时才听的歌,在第四次循环之前,逃离雨区。
记忆太长,无法回眸。
连绵的西山,如同倒叙。
故事在意外中开始,在无恙中结束。
我的心,便多了一根拂之不去的羽毛。
恨随团扇,苦近秋莲。
那些年说过的话,那些年吹过的牛,都化作路灯尽头,醒神的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03 04:51:24)

成都—赵雷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5-02 04:35:33)


《情天》文:枫林主人诵:GoOn
眼前的这个人,披发如雪,颈绕佛珠,正与我盘膝对坐。
倚身崖头远望,明月下的原野,鸟兽无迹,黛陌横烟。
“维良,看见没有,远处有灯的地方,是红坞。”
“是,我就从那里上的岸,现在看起来好远”。
他举起一杯茶,示意我,然后淡淡地饮了一口。
“维良,没想到你会来。”
我说:“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4-30 04:49:48)

一世妆—Aki阿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