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博文


《一别一辈子》文:张爱玲诵:午夜咖啡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等有机会见了,却又犹豫了,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别竟是一辈子,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等有机会了,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是有很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7 10:27:22)


《父亲的锁》文:马德诵:GoOn
那一年,他10岁,和班里的同学打架,同学被打急了,一撒手,说,我不和你打,你是个野种,你不是你爸你妈亲生的。他一愣,拽着对方脖领子的手顿时松了开来。然而,没等同学挣脱,他又重新拽住大声哭嚷,你才是野种呢!他哭着跑回家,厉声问母亲,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我的亲妈?正准备晚饭的母亲一下子僵在那里,好半天,母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6 03:42:32)


《酒》文:贾平凹诵:Tony
我在城里工作后,父亲便没有来过,他从学校退休在家,一直照管着我的小女儿。从来我的作品没有给他看过。姨前年来,问我是不是写过一个中篇.说父亲昕别人说过,曾去县上几个书店、邮局跑了半天去买,但没有买到。
我听了很伤感,以后写了东西,就寄他一份,他每每又寄还给我,上边用笔批上密密麻麻的字。给我的信上说.他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母亲的羽衣》文:张晓风诵:环佩叮咚
讲完了牛郎织女的故事,细看儿子已经垂睫睡去,女儿却犹自瞪着坏坏的眼睛。忽然,她一把抱紧我的脖子把我赘得发疼:“妈妈,你说,你是不是仙女变的?”我一时愣住,只胡乱应道:“你说呢?”“你说,你说,你一定要说。”她固执地扳住我不放。“你到底是不是仙女变的?”
我是不是仙女变的?──哪一个母亲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母亲的麦芒》文:敖玉琴诵:麦恬
当五月一点一点来临的时候,田埂上的绿色就厚实了。
我看见自己在院子里玩。杂草已经快窜到我家的门槛。尤其是一场接一场的雨后,太阳一照草就疯长。从石阶里,从黄桷树在地下构建的庞大根系里,挣扎着长出各种草,快要让人走路都趔趄了。
妈妈,此刻,我在北京的家里。您已经在我隔壁的房间入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夜深花睡》文:三毛诵:江小北
我爱一切的花朵。
在任何一个千红万紫的花摊上,各色花朵的壮阔交杂,成了都市中最美的点缀。
其实并不爱花圃,爱的是旷野上随着季节变化而生长的野花和那微风吹过大地的感动。
生活在都市里的人,迫不得已在花市中捧些切花回家。对于离开泥土的鲜花,总觉对它们产生一种疼惜又抱歉的心理,可是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明日又天涯》文:三毛诵:江小北
我的朋友,今夜我是跟你告别了,多少次又多少次,你的眼光在默默的问我,Echo,你的将来要怎么过?你一个人这样的走了,你会好好的吗?你会吗?你会吗?
看见你哀怜的眼睛,我的胃马上便绞痛起来,我也轻轻的在对自己哀求———不要再痛了,不要再痛了,难道痛得还没有尽头吗?
明日,是一个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张爱玲:唯一的好梦》文:佚名诵:张蕾
2015年9月,南京白下路273号院内的一栋旧式红砖洋楼即将完成大修,民间叫它“小姐楼”,文物部门将其定名“张佩纶宅”,正是张爱玲祖父母住过的地方。张爱玲祖宅原本占地近150亩,可见当年的显赫,历经变故,如今只剩这栋小楼。
张爱玲身后不可避免地被人过度谈论,她的身世、恋爱、人生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5-30 15:38:10)


《爱》文:张爱玲诵:张蕾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
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28 04:09:10)


《钱》文:张爱玲诵:姚锡娟
不知道“抓周”这风俗是否普及各地。我周岁的时候循例在一只漆盘里拣选一件东西,以卜将来志向所趋。我拿的是钱──好像是个小金镑吧。我姑姑记得是如此,还有一个女佣坚持说我拿的是笔,不知哪一说比较可靠。但是无论如何,从小似乎我就很喜欢钱。我母亲非常诧异地发现这一层,一来就摇头道:“哎,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