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生命本来没有名字》文:周国平诵:Tony
这是一封读者来信,从一家杂志社转来的。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读者,都会收到读者的来信,这很平常。我不经意地拆开了信封。可是,读了信,我的心在一种温暖的感动中战栗了。
请允许我把这封不长的信抄录在这里——
“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每一种尝试都令自己沮丧,所以就冒昧地开口了,实在是一份由衷的生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人生最美是清欢》文:林清玄诵:麦恬
1/10
清欢是一种生活姿态,是一种寻找自我的方式,是一种至高的人生境界。它并非来自别处,而是来自我们对平静、疏淡、简朴生活的追求和热爱。
当一个人可以品味山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里看出了比钻石更引人的滋味,或者一个人听林间鸟鸣的声音感受到比提笼遛鸟更感动,或者甚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近乡情更怯》文:邱小红诵:麦恬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那日晨起,窗外微雨纷飞,楼下林间传来细微的沙沙雨声。在阳台上小驻,耳际听着空气中鸟儿清脆的啁啾之声,似乎杂了迎春花的嫩黄、千层桃的玫红、雨中梨花的清秀,嫩嫩的,香香的,在空气里缭绕,直入耳心肺腑。那句词,就从箱底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一碗阳春面》
文:(日本)栗良平演播:李立宏/灵龙/陈红片尾曲:梦飞翔-石雪峰
(演播根据需要作了少许文字改动)
对于面馆来说,最忙的时候,要算是大年夜了。北海亭面馆的这一天,也是从早就忙得不亦乐乎。
平时直到深夜十二点还很热闹的大街,大年夜晚上一过十点,就很宁静了。北海亭面馆的顾客,此时也像是突然都失踪了似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4-03 05:12:07)


《枣儿》编剧:孙鸿演播:李立宏/张效铖片尾曲:回家吃饭-赵照
[人物老人、男孩
[幕启。一棵挂满红枣的老树。树下坐着位形如雕塑的老人。
幕后传来童谣:
“枣儿甜,枣儿香
要吃枣儿喊爹娘;
爹娘给个竹竿竿,
打下枣儿一片片;
爹不吃,娘不吃,
留给娃娃过年吃。”
老人:(从身旁晒满红枣的竹匾子里抓起一把枣儿,喃喃自语)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1-27 07:43:22)


《豆腐》文:汪曾祺诵:Bobo
豆腐点得比较老的,为北豆腐。听说张家口地区有一个堡里的豆腐能用秤钩钩起来,扛着秤杆走几十里路。这是豆腐么?点得较嫩的是南豆腐。再嫩即为豆腐脑。比豆腐脑稍老一点的,有北京的“老豆腐”和四川的豆花。比豆腐脑更嫩的是湖南的水豆腐。
豆腐压紧成型,是豆腐干。
卷在白布层中压成大张的薄片,是豆腐片。东北叫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23 11:38:07)


《萝卜》文:汪曾祺诵:Bobo
杨花萝卜即北京的小水萝卜。因为是杨花飞舞时上市卖的,我的家乡名之曰:“杨花萝卜”。这个名称很富于季节感。我家不远的街口一家茶食店的屋下有一个岁数大的女人摆一个小摊子,卖供孩子食用的便宜的零吃。杨花萝卜下来的时候,卖萝卜。萝卜一把一把地码着。她不时用炊帚洒一点水,萝卜总是鲜红的。给她一个铜板,她就用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过年(节选)》文:崔岱远诵:暗夜之声
对于中国人来说,“过年”俩字儿听起来就叫人兴奋。过年,并不仅仅是四季轮回的节点,更意味着一种传统仪式,一段温情的时光,一份关于家人、关于亲情的念想。不论您走到天南海北,也不管您这一年在外面混得怎么样,过年的时候您都得千里迢迢往家里头赶,为的就是除夕之夜能和父母亲人一起吃上顿团圆饭。只有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川香年味(节选)》文:石光华诵:暗夜之声
成都平原上,乡下人过年,基本上都是“三蒸九扣”的田席,俗称“九斗碗”。最先的九斗碗,主要是蒸菜,九大蒸菜是软炸蒸肉、清蒸排骨、粉蒸牛肉、蒸甲鱼、蒸全鸡、蒸全鸭、蒸肘子、蒸夹沙肉、蒸咸烧白。我没有吃过这样豪华的九斗碗。四川乡下,也就是蒸酥肉、扣鸡、扣鸭、三鲜汤、糖醋鱼等。城里人,没有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慈禧吃的豆芽菜》文:佚名诵:环佩叮咚
豆芽是我国人民历来喜爱的家庭菜肴,虽然在民间食用已久,但向来也只能算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豆芽进入宫廷菜谱能为皇帝、太后等皇族人士赏识,据说还是清朝以后的事了。
小小的豆芽皇族们又能吃出来什么花样呢?这要从清宫的“膳底档”说起。
清宫里负责皇族起居生活的是内务府,内务府辖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