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红尘隐》文:白落梅诵:暗夜之声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入秋。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云烟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会苏醒。
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某个有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个走运的人》文:秦文君诵:Bobo
在我家附近的一个路口,有一株高大茂密的香樟树,粗大苍劲的树干,四面伸长的枝叶,昭示这是一株历经沧桑的百年古树,香樟树的清幽常引人驻足。
香樟树下卧着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小商铺出售一些糖果、烟草之类的小东西,那些瓶瓶罐罐上没有一点积尘。
女店主是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子,她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真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从食物看人的性格》文:林清玄诵:Bobo
有时候生活清淡到自己都吃惊起来了。尤其对食物的欲望差不多完全超脱出来,面对别人都认为是很好的食物,一点也不感到动心。反而在大街小巷里自己发现一些毫不起眼的东西,有惊艳的感觉,并慢慢品味出一种哲学,正如我常说的,好东西不一定贵,平淡的东西也自有滋味。
在台北四维路一条阴暗的巷子里,有好几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黑白灰》文:半树诵:江小北
我相信人的心情,是有颜色的:淡漠的白,晴朗的蓝,火热的红,忧郁的灰,还有悲伤的黑。
一段时间以来,目睹了太多生命的意外,这些事情推着我徘徊在恐惧的边缘,不停地在我的心上涂抹着黑白灰的印记。
远方的战争毕竟是遥远的,如此遥远的发生和进行着,感觉好像只是在看黑白的默片。这样的默片是无法叫人欣赏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一年之计在于冬》文:石不易诵:江小北
冬天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
当秋风带走最后一丝温暖,拉一车寒冷倒在你门前,他就来了。
而时间,在这一刻,突然放慢了脚步,你于是有机会去想,我曾经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呢。你开始四处在找笔,等找到了笔,却又找不到一张足够大的纸来供你书写。直到你愤然拉开房门,突然发现一张横亘在天地之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20 04:58:49)


《初恋》文:周作人诵:小莫
那时我十四岁,她大约是十三岁罢。我跟着祖父的妾宋姨太太寄寓在杭州的花牌楼,间壁住着一家姚姓,她便是那家的女儿。
伊本姓杨,住在清波门头,大约因为行三,人家都称她作三姑娘。姚家老夫妇没有子女,便认她做干女儿,一个月里有二十多天住在他们家里,宋姨太太和远邻的羊肉店石家的媳妇虽然很说得来,与姚宅的老妇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13 10:59:29)


《秋夜》文:鲁迅诵:小莫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天空。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的蓝,睒着几十个星星的眼。他的嘴角泛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园里的野花草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叫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岁月在,我在》文:张晓风诵:梦溪
记得是小学三年级,偶然生病,不能去上学,于是抱膝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寂寂青山、迟迟春日,心里竟有一份巨大幽沉至今犹不能忘的凄凉。当时因为小,无法对自己说清楚那番因由,但那份痛,却是记得的。
为什么痛呢?现在才懂,只因你知道,你的好朋友都在,而你偏不在,于是你痴痴地想,他们此刻在操场上追追打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别人的城市》文:余华诵:王旭东
我生长在中国的南方,我的过去是在一座不到两万人的小城里,我的回忆就像瓦楞草一样长在那些低矮的屋顶上,还有石板铺成的街道、伸出来的屋椽、一条穿过小城的河流,当然还有像树枝一样从街道两侧伸出去的小弄堂。当我走在弄堂里的时候,那些低矮的房屋就会显得高大了很多,因为弄堂大狭窄了。
后来,我来到了北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晒月亮》文:池莉诵:月下泛舟
常熟有一座山,叫做虞山。虞山有一座寺,叫做兴福寺。兴福寺有一把年纪了,大约一千五百岁。寺内山坡上有一片竹林。竹林的特点是竹林里有一条曲径。曲径的特点是曲径被一位唐人写进了诗歌。诗歌的特点是到现在还非常动人和流行。这首诗便是唐人常建的: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