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30,侏儒入侵 内向的安格在亨特堡是个较少露面的角色。他对机械和电器的爱好有些超乎寻常——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方面。 正象这里数不清的艺术藏品成了安妮的专业研究对象,布满巧妙的机关设备的亨特堡也成了安格的研究天地。他沉浸在其中找到了无穷乐趣。也是靠心灵手巧,安格维护亨特堡的设备,为自己挣得一份可观的工资。 这样的际遇让他很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9,警官班克故意的草率——这个说法有意思。这也正是我想表达又找不准确的用词。亨特说:“蓝衣人素质不低,从这个侧面反映出,这些人不是等闲之辈。派出戴维这个莽汉来亨特堡行刺,也不做必要的交代,这种低级错误他们不会犯。结论只能是——有意而为之,就是‘故意的草率’。”“也就是说,他们预计到刺杀不成功,要的就是个高级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8,车轮战戈地回来了,已经是深更半夜。他手上裹着纱布,还渗出了血渍。他让我尽快调出地下层的监视录象,查看二十分钟内的情况。亨特堡的地下层确实有警讯出现过,但级别不高,所以没有强信号鸣响。戈地催促我细查侵入者,我找到了两个人的影像。一个就是戈地——他原来是从地下进入的亨特堡,选择的入口肯定是曼哈顿街面上某个地沟盖,另一个黑影随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7,嘻哈之旅以放松禁锢的形式放走了戴维,戈地跟踪而去。他是个独行侠,无需任何人随行。安妮提出应当再审书生,试着从这方面探究幕后人。这也是亨特的想法。其实再审也只是约谈。书生如约而至。他改变了装束,穿上了中式对襟上衣中式休闲裤。头发有些蓬松,面孔上添了恭敬和谦卑。这当然是一种面具,此人究竟陷罪多深我们心里没底。亨特首先问起华的事,请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6,腐警戴维
亨特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使用我听不大懂的简略语汇。象是暗语,但这种暗语的用途好象不是保密,而是快捷通话。亨特在寻求帮助,当然是些得力朋友的帮助,他平时从未提起过这些人。
接下来亨特打给大门外警官的电话我听到了。他如此神速地得知了围在亨特堡外的警察首脑的姓名和手机号,这一点让这个警官吃惊不小。我从荧幕上看到这位个子不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5,刺杀未遂戈地第一次与书生联系,书生就直截了当讲了一个新情况:几个头目正在琢磨要放弃亨特堡返回老巢,因为三个喽喽兵的死让他们严重怀疑亨特堡的防卫能力。当然不能放走他们——现在这已经是亨特堡人的共识。亨特堡人这种同仇敌忾情绪,让我想起碑文的另一句话:‘同仇敌忾,擒敌于城门之内’。当初读到这句话,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它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4,大鳄已死不出所料。第二天东堡派人来了。来人很平静,来的是那个白面书生。这个人举止象绅士,仍然咬文嚼字彬彬有礼。他根本不提昨夜发生的事,只是来求援。他说,他们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因为受到一场事故惊吓神志不清。白面书生明言,他们不想把病人送去医院(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不讲),所以请亨特先生帮忙,找个专科医生出诊。他特别强调可以付高额酬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3,东堡异状他们此行目的是找到乔,劝他安全退出。但我怀疑乔会那么听话。乔给我的印象是个憨厚但非常执拗的人,何况像这样卤莽的行动足以证明他因深仇大恨,怀着不誓杀宁成仁的决心。也许他以为,在纽约一幢民宅里擒一个亚洲恶霸,不过是对付几个打手而已。殊不知那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如果大鳄的人已经学会操控亨特堡的防卫设施,乔就更没有胜算的可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2,雨夜不平静我们坐定后,他大方地自我介绍:“鄙人邝学诗,祖籍新加坡。”接下来他专注地端详起安妮。“安妮小姐很漂亮。”安妮笑了笑。“安妮小姐的身手也让人吃惊。”安妮扭头看看我,仍然是那副微笑模样。我心想,这一点我比你更吃惊。“安妮小姐毕业于霍普金斯大学获艺术史博士学位。我还知道你在纽约是苏富比特聘艺术品鉴定专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1,大鳄帮进驻戈地这个建议让众人震惊——难道把亨特堡拱手让给大鳄帮?“租给他们一半,这是戈地的意思。”亨特把他揣测到的戈地的想法十分肯定地说了出来。戈地点点头。把亨特堡租一半给大鳄帮会有什么后果?从不利的角度想,无疑会使亨特堡的许多防卫手段暴露,而且还不知道这些歹徒会利用亨特堡干些什么勾当。显然,亨特的头脑中也早有类似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