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归档
博文
(2017-06-23 08:48:45)
朦胧诌诗几首——任贬之
《妙品》横风乱雨飞花张扬碎断眠梦为谁忙恻动情难心自恃妙品久久宜发狂《民主》悠远生香萧瑟风雨不张狂蒙昧光阴酷冷神伤自彷徨《少女》自溺于情深散漫在情怀讲不尽的超脱看不透的青睐似乎浪漫不羁却是一片青白《坚持》理性激情苦涩平衡沉默却之不恭呐喊未必狰狞痴迷者绝不回避久违的凋零《有我》历尽人间苦涩依然故我以铿锵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大劫持》热心读者敬请原谅,本文暂停发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8,揭秘硬盘戈地手捧大杯咖啡,很潇洒地坐在那里,面孔冷冷淡淡。但我相信他同样期待姜老的告解。他心里怎样评价姜老我不清楚,但自从那次比武之后,我发现他看姜老的眼神总含有一丝嫉羡味道。姜老开讲,言语简练,但持续时间很长。他先给我们讲述了详尽又惊人的背景资料,从H国说起。H国的副首相阿布是个残忍暴虐的家伙,他出生在该国北部的一个土邦家族,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7,遥控脚环现在,姜老掌握着他的命运,却表现得很谦虚——直言自己与他同类,也是‘劫匪’。在某种意义上这当然很真实。诺曼有些糊涂,但也嗅到了似有某种转机的味道。姜老的思路我看出点门道。他自称‘职业劫匪’,是有意放低身段,摆平等级。但是玩起另类把戏不留情面——先打他个满脸开花,再不温不火地缓和一下,接下来套套黑道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6,智擒诺曼我按照姜老的安排,干了一件造假的活儿。就在姜老飨宴贵客之时,朱莉娅四处乱转。她对陈列的艺术品没兴趣,只愿意找人搭讪。我已经回到顶层监控室,在那里摆弄监控录像。她推开监控室的门,一发现我在,立即发出欣喜的小尖叫:“啊——,你去哪里啦?我正想找你---。”朱莉娅发嗲的亲热语言只说了一半就打住,眼睛盯着我面前的电脑录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5,宴请议员现在是敏感时刻,来人是否又是一枚炸弹,谁也说不准。诡计多端的X(或许就是诺曼),再施展什么新花招都不为怪。时髦女的憔悴外观和不加掩饰的恼怒给人真实感,这心绪流露并不做作。“你可以坐下。”安妮指了指对面的单人沙发。时髦女还没从惊讶中走出来——‘小屋突变大屋’这种怪事让她蒙头转向。定睛看了好一会儿,她才一小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4,孪生兄弟难以置信——议员会参与运钞车劫持?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不是议员,只是样貌相似而已。可是朱迪斯不这样认为,他说:“姜老无事不起早。”这话也有道理。姜老让我辨认照片,不会只是简单的怀疑,应当另有原因。打劫运钞车确是姜老自编自导自演。随后姜老把这个罪名安到了对峙匪帮头上。演这场戏,姜老目的有两个,一来返还亨特的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3,枪伤我踮脚猫步潜行,来到右边那个人身后,直到近在咫尺他都没有察觉。我突然跳起来从他后面双掌掼耳——这样的招数属于极致,厉害的程度取决于施用者下手的力度。我只求让他昏迷不想杀人。我掌握的火候还算适当,他没吭出声地倒下去,我试了试他还有鼻息,及时把他按在地上捆了个结实,掏出胶带封住了他的嘴。这个动作刚结束,对面就出现了一个高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2,戈地神技小褶子受过传统家教,又在曼谷教会学校上过学,懂英语。他被掳到白赖的队伍里,被头目发现其才能重用起来。尽管仍然是个兵,却有机会参与些重要的事,见过不少重量级人物。他还有一大特点,记忆力超强。凡经历的人和事,他有能力完整叙述,甚至有准确的细节描述。这一点更让我们觉得如获至宝。根据小褶子的叙述我们大致弄清了刚发生过的袭击的内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1,缠斗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带上绳子,没捆绑结实这几个狗东西。那时候没料到他们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杀手——为钱财残忍杀害两名与他们素无冤仇的少年。对杰克森来说,现在面对的正是他最为仇视的杀死少年的凶手。对念珠女来说,父仇在身,一腔怒火正旺。我,嫉恶如仇,每遇凶残之徒总有咬牙切齿的憎恨。以往少有畅快淋漓的释放,现在完全放开了。一股同仇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