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母亲在刚参加工作时,曾经把入团作为一个努力的目标。新社会,新国家,年青
人都对生活和未来充满希望和热情。但是因为在三反运动中母亲被逼迫又交待出新
的内容,母亲落下一个交待问题不直爽,态度不老实的“罪名”。又因为大家提
出某些问题交待仍不清楚,比如经济关系,家庭财产和政治关系,母亲认为大家对
她跟之前不一样了,入团的希望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初被省人行录取时说的是薪金制,这也是母亲权衡再三选择离开北京到省行工作
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母亲到省行后还未完全实行薪金制,而是施行的粮薪制。
只不过比在通县教书时的粮食标准要高出很多。在通县因为大秋受灾减去10斤,
母亲能领回家的是130斤粮食。在省人行刚开始工作时是240斤小米折合成钱。母亲
说这在当时已经算是最高工资了。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23 15:36:36)
母亲算不上是个漂亮的女人,但她是个很有特点的女人,在女人堆里很显眼。这
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身高让她鹤立鸡群,而是她的姿态,做派和风度。总有人说,
母亲是个有风度的女人。一般来讲,风度是用来赞美男人的。用在女人身上,
我想,这应该说是一种出众的特质吧,一种无法用其他描述女人的语言来描述的
特质。
十八九岁的女孩儿都知道爱美了。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九五二年,省行开办了银行学校,从行里抽调职工去当教员。母亲歌唱得好,
又在通县当过一年的小学教员。所以母亲被调到银行学校当音乐老师。比起银行本
身的业务工作,母亲喜欢唱歌,更喜欢当教员这个行当。又远离了镇反时不停地
交待问题和写检讨,向组织思想汇报。这几个月她很轻松开心。所以一段时间后,
母亲跟组织上说,希望能留下来专业当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6-20 05:52:27)
50年冬季开始,为了打击国民党潜伏势力和各种与共产党敌对势力,巩固新政权,
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镇压反革命的运动。
母亲刚一参加工作就赶上镇反运动。母亲生在那样一个旧式大家庭里。各种社会关
系和联系肯定是复杂的。
为了配合镇压反革命运动,机关也开展了整风审干活动,每天早上一上班先要政治
学习。有一天,大家正学习呢,单位里来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考取了河北省人民银行之后,去还是不去,母亲当时有点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当
时即做了一番思想斗争。首钢工会工作是供给制。因母亲前不久刚刚在通县教书的
经历,对供给制的不稳定性有所顾虑。但是不离开北京,可以兼顾照顾家庭。省人
行是薪金制,收入待遇上高出一筹,稳定性也相应要好一些。但要分配到外地,两
个头大的孩子都走了,家中便无人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难忘1977-----自信让我赢得了高考 今年是77高考四十年,母校将组织大型聚会和纪念征文活动。我就想把曾经写过的“我的大学梦”整理,充实一下。先把参加征文的部分贴在这里。

七七年的高考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一次高考,汇集了文革前后十三届的学生,包括当年的应届毕业生甚至在校生。据说考生总数达五百七十万,而录取比例仅为百分之四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6-09 10:35:02)
虽然生活已经很艰难,但姥爷去世后的丧事,姥姥一点没有含糊,所有的礼数都到
了。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丧事办完后,姥姥跟舅姥爷提出把老和布庄的账清一
下。老和布庄是老辈人留下来的,里边还有姥姥的投资。之前姥姥可以定期分点
红利。但现在这点红利已难以为继,姥姥想把持股全部撤出来,补贴家用。可是
不知何故,舅姥爷却说什么也不肯算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办完了姥爷的丧事,母亲又回到通县黄瓜园继续教书。
家里只剩姥姥一个人守着六个未成年的孩子。
刚刚出世一周的小姨便没了父亲。小舅姥姥看着这一大家人生活都没有着落,还有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才能把她养大呢。小舅姥姥替我姥姥发愁。于是她劝我姥
姥,干脆把这孩子送出去吧,“把小妹送到育婴堂去吧。”
母亲上学的中学附近就有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老说,这家里的人都爱唱。
基因这东西真的很神奇,它就这样一辈一辈地往下传,不知会传在谁的身上,但后
代里肯定有带有先辈基因的人,并把某些优秀的因素发扬光大。
专业学音乐的只有我的三姨。当年她考上了当时还是中央音乐学院,后来改为天津
音乐学院的声乐系。毕业后分配到天津第十八中学。该中学在之前,和文革后的
校名为汇文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