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9-24 20:17:05)
我们搬来没多久,保定的派性对立就已经很明显了。两派造反组织之间矛盾越来越
激化,磨擦增多,文攻逐渐演变成武斗。
67年6月,河北农大发生了大型武斗。参加支左的省军区和4800部队都派人到现场制
止武斗,维护秩序,但由于意见难达成一致,双方死伤多人。
河北农大离省行不远。那天我正在银行外边的大街上一个人闲逛,就能听到大喇叭
里播放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4 08:24:22)
母亲来得比其他人晚了将近一年。那时单位里早已经有了不少自发结合的群众组织,
都以什么什么战斗队为名。既然是群众组织,只要不是被揪出来的阶级敌人,每
个人都有资格参加。母亲选择了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组织的战斗队,队里的那
些人都是我熟悉的叔叔和阿姨。她也跟其他人一样戴上了红袖标。破天荒,母亲第
一次也成为一个政治运动中的参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7年春节前父亲把我们从老家接了回来。因为爷爷带我们到农村的大姑家待了些日
子,着了一身的虱子。把我们领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虱子。父亲让我们洗
澡,然后把我们的衣服拿到阳台上抖落,之后都用开水烫了一遍。头发则是用汽
油洗的,说这样就可以把虱子憋死了。可是汽油的味道好多天都去不掉。 不知什么时候,大院的一层平房上加盖了一层,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停课了。母亲还在四清工作队没有回来。
父亲此时已经调到天津专署财政局工作了几年。如前所说,父亲在单位因为当了保
皇派,也被单位办了学习班,接受造反派的批评教育,写检查,汇报思想,晚上
经常不能回家。于是我们姐弟俩跟父亲住进了他们单位。
财政局座落在河北路442号,地处黄家花园,是解放前大资本家的寓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母亲每次休假完回四清工作点时,父亲带我和弟弟一同去火车站送她。在车站广场
上,看孩子们转来转去地跑着玩,自己排队进站,母亲眼泪就忍不住流。母亲如
果知道更多,就更心酸,心碎了。
母亲去四清工作队后,我一个人要天天走那么远的路去上学,父亲经常晚上回来
很晚,根本没时间照顾我。父亲就把我转学到离家不远的另外一所小学,至少我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以后,中央决定在城乡发动一次普遍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农村
的社教运动开始以“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和清财物”为主,城市的社教运动为
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的五
反运动。后期都发展成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四个方面,通称为
“四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963年8月,海河流域连降暴雨,7天累积降雨量大于1000毫米的面积达15.3万平方
公里,相应总降水量约600亿立方米,洪水径流量也达到了300亿立方米。由于海河
的泄洪能力不足,位于九河下梢的天津处于危急之中,水临城下,大水逐渐满过堤
堰开始向市区涌进。 中央决定死保天津。全城的人都动员起来,各个单位的男同志大都被派去参加抗洪抢
险救灾。模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姥姥去世后的第二年,我该上学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吃完饭,母亲问了我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有人问你
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你怎么回答啊?’我小时候很聪明,学什么都快。但好
像遇事反应比较迟钝,或者说有点死心眼。可能跟平常不太爱说话,缺乏锻炼有
关吧。听母亲这样一问,我以为,只能说喜欢一个人。两选一,这个问题有点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按照家族的惯例,男人和媳妇没了都要安葬在家族墓地里。丧事办完,棺木得拉回
老家去入土为安。从天津货车站运棺木要等车位。有了车位之后,医院离天津货车
站有点远,叫了殡仪馆的给车给送过去的。一家人则是从东站坐火车到了保定。
从保定市到老家还有80里路,雇了辆大车拉棺木。这时我父亲从乡下回来了,他
和大舅跟大车,晚上走。其他人坐汽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12 05:59:06)
姥姥没有活过五十岁。姥姥是正月初五死的。
姥姥本来是住在尖山的家。后来姥姥犯病了,母亲就把姥姥接到我们家来,好方便
照顾她。且这样看病也近便。我们家附近就是天津第一医院,离医院的住院部也不
远。
姥姥患有高血压,喜怒哀乐都不行。犯病是因乐而起,但母亲也记不起究竟是因
为了什么。当时情况紧急,马上就去了第一院门诊部。父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