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小姨说,母亲内心深处一定很纠结,甚至很煎熬。她一定在心里无数次地在想,
怎么一下子这人就说没就没了呢。母亲后来曾经问小舅,“你说你姐夫他怎么就没
了呢?!”她还没有从父亲去世的打击中走出来。她绝没有想到父亲真的是又得了
癌症,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人就不行了。即便是父亲自己也决绝没有想到,临死
前头两天还在给我写,“计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回来两个星期后的那个晚上,我又试探地跟母亲说:“我爸这几天好像不太好,
要不明天去医院看看去?”
母亲这次没有回避:“嗯,我今天也在想着说明天去医院呢。”母亲可能经过这么
多天的等待自己也预感到了什么。
转天早上,当我们把母亲送到医院时,父亲正处于昏睡状态。这也是我前一天离
开时完全没有预想到的。头天弟弟的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以为我还有很多时间扶持父亲,可以尊从父愿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尽孝。只可惜,
当我回到家才发现,我回去太晚了。
母亲姊妹七个。最后一次全家聚会是在65年,当时母亲因为在四清工作队不能回来,
就缺了她一个。将近五十年之后,二姨带全家人从成都回来,要来一次七姊妹大团
聚。地点在我父母家,母亲是大姐,是这个大家庭的中心。时间定在5月4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父亲住院,出院这些天似乎家里发生很多事。
母亲这些年跟父亲的唠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可能连她自己
都已经无法意识到,这对他们两个人的晚年生活是致命的危害。
都说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这话似乎用在我的父母身上也不过分。
在那些紧衣节食的年代里,父母平平静静地走过许多年。但是,在越来越富余的
这些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11-06 17:20:28)
虽然谁都没告诉母亲父亲的真实病情,但是我明显感觉到父亲第二次住院后母亲好
像有点受打击,脑子有点不清楚了,近的,远的,好多事情突然一下子就都记不得
了,日子也倒腾不清了。我差不多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每次电话她里总在重复同
样的话题,有时反复说十几次。明明是父亲刚刚住进去没几天,转一天电话里她就
说,“你爸住进去有仨星期了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父亲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年轻时拼工作,老了拼玩。他老说得好好活着,可又疏
于养生。有毛病老拖着,老爱自己先入为主。年轻时先入为主自己是胃病,结果拖
成肠癌差点丢了命。两次春节住院,因感冒拖成肺炎。其中有一次正赶上我在国内。
出差前他就感冒发烧,让他去医院拿药,结果我出差回来他还没去看。等他自己说
让我陪他去医院时,到那已经快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2年回国时,父亲跟我说,下次把丫头带回来吧。父亲知道,两个儿子没有假。
另外,姥姥姥爷也更喜欢这个外孙女,只是见过得次数不多。母亲每次电话里都要
问及三个孩子,但说到最多的还是丫头。丫头小时候是那么的可爱,懂事。父母对
她记忆深刻。父亲断腿那年丫才刚刚四岁。父亲上石膏的那只脚上没有鞋,坐下来
时脚下要垫上一张纸板。小丫头那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母亲变脾气了。母亲对孩子们一再迁就,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了。但是跟父亲的对立却与日俱增,特别是最后这几年。别人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
么。但我把这归结于两个人过着完全不同的退休生活,父亲的生活内容很丰富,母
亲的生活太单调。她感觉自己是遗落在自己封闭的角落里里了,跟社会完全脱节了。
久而久之,母亲的心态便不那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做代理的那家公司是个小公司,老板想在中国加工,为的是降低成本。但员工们
并不配合。一是怕外加工后一部分人会失业,二是民族主义精神,他们认为应该保
护自己国家的加工业。不管因为什么,公司最后还是倒闭了。五十多岁的我没了工
作,孩子还一个都没带出来。还得接着找工作。可这个岁数哪那么容易再改行呢。
科技发展如此神速,几年没做专业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小弟把欠债还清并有了一定积蓄后消停了几年就又开始琢磨着做其它生意的事情。我
曾经劝过他,如果仅仅是为了钱,守着现有的就别再折腾了。如果是为了当成个事
业来做,为了人生的价值,那就去进修一下,学学正规的管理方法,同时也是跟专
业人士接触的机会,把朋友的圈子提高一个档次。
虽然小弟不怎么回家,跟老爸也没什么话说,更不愿意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