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爷爷很快地跟那些待在家
里看孩子的街坊邻居那里听来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儿周一被送去幼儿园,因为太哭闹,阿姨一时管不了他,就把他关到
位于地下室的禁闭室里。原本想着是一会儿孩子消停了,就把他放出来。可碰巧
那天家里来电话说有急事,大概是自己家孩子出什么问题了。于是就急急忙忙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很多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人一提起那时都是心有余悸。据说死人无数,树皮都
被人扒光充饥了。我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却全然没有饥饿两
个字。 那时我和弟弟因为都在全托幼儿园,每天白面大米的吃着,连玉米面窝头
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只记得阿姨们让小朋友们把碗里的饭全部吃掉,不许浪费粮食,
也不许把饭给别的小朋友吃。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里人口太多,舅舅和姨也都长大了,三代人还住在一间房子里实在多有不便。所
以大舅工作以后,母亲就跟单位申请了另外一间房子,在河西区的尖山。姥姥带
着舅舅和姨都搬了过去,而我们换了一间小一点的房子,还是在大院那个角落里。 结婚多年后,父母亲终于有了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搬进小屋后至少发生过一次煤气中毒事件,这是我记得的一次。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957年11月,毛泽东提出要在15年左右时间内,在钢铁等主要工业品的产量方面赶
上和超过英国的口号。1958年8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
上,通过了《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决议。从此掀起轰轰烈烈的全
民大炼钢铁运动。1958年2月,因大跃进和天津良好的工业基础,天津市被并入河北
省,省会迁往天津。
从保定搬往天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都说三岁前的小孩子是没有记忆的。但我脑袋里经常出现的一些景地都是三岁前的。
也许人的记忆从一出生就有,只是很快地被其它事物淹没覆盖住了。在特有的条
件下也会重新被调动出来。
那时母亲和姥姥,姨舅们一起同居在一间单位分派的大房子里。多少年里,我的
记忆里老是浮现出一个大四合院,大红的门,石头台阶,还有门口那一对白色的石
头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01 09:49:24)
母亲说,那是一个少有的炎热的夏天,闷热得让人有时透不过气来,身上的衣服总是
被汗沁得湿漉漉的。母亲或者是家里人要不停地为她摇打着浦扇带来一点点的凉意,
缓解一下。而我恰恰是在三伏天里来到这个世界。
当护士把我抱过来时,围在产房外面的人都急不可待地凑上前去关切地询问:孩子
正常吗。当他们确信这是一个健康,完好无损的孩子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8-28 07:24:08)
当我知道高阳的于堤村有两大姓氏,韩氏和董氏时,我觉得世界上有些事情真的
很奇妙。因为这正是我父母亲的姓氏。怎么会这么巧呢。于是我假想,或许因为他
们是同村的老乡,所以会走到了一起。后来我查了一下韩姓的族谱,基本确定父
亲祖上不是来自于于堤的韩氏。两姓氏的结合只是一个巧合。
我不知道母亲与父亲是怎样走到一起的,是别人牵线,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8-27 15:47:41)
下一个姥爷去世后,母亲便成了这个八口之家的一家之主。凡是一个父亲在家要做的事
情,要充当的角色,基本上都由我的母亲来承担了。家里的大事小事姥姥都要跟母
亲商量,甚至是让母亲来决定。姥姥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事,
操不了那么多的心了。姥姥总是头晕,头疼,因高血压引起的。不知是家族遗传,
还是从我姥姥开始的,我母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母亲在刚参加工作时,曾经把入团作为一个努力的目标。新社会,新国家,年青
人都对生活和未来充满希望和热情。但是因为在三反运动中母亲被逼迫又交待出新
的内容,母亲落下一个交待问题不直爽,态度不老实的“罪名”。又因为大家提
出某些问题交待仍不清楚,比如经济关系,家庭财产和政治关系,母亲认为大家对
她跟之前不一样了,入团的希望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初被省人行录取时说的是薪金制,这也是母亲权衡再三选择离开北京到省行工作
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母亲到省行后还未完全实行薪金制,而是施行的粮薪制。
只不过比在通县教书时的粮食标准要高出很多。在通县因为大秋受灾减去10斤,
母亲能领回家的是130斤粮食。在省人行刚开始工作时是240斤小米折合成钱。母亲
说这在当时已经算是最高工资了。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