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璞集

先连载陈殿兴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两部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和《罪与罚》,然后再介绍他写的俄国作家的爱情故事。
个人资料
博文
我与建国后第一次翻译标准大辩论 陈殿兴 (一) 建国后第一次翻译标准大辩论是由我的文章《信达雅与翻译准确性的标准》在《俄文教学》1955年5月发表引起的。我的这篇文章是反对严复提出的信达雅的,也反对当时有许多翻译家给以新的解释继续使用它作为翻译标准。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认识呢?因为我读过苏联出的一本书,书名叫《翻译教学的理论和方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禽侠》与《麻雀》看中西文化差异陈殿兴最近偶尔读蒲松龄《聊斋志异》里的《禽侠》,联想到了屠格涅夫的散文诗《麻雀》。《禽侠》写的是“鹳雀巢于鸱尾(鸱尾:一种建筑在宫殿屋脊两端的陶质装饰物,形状略似鸱的尾巴——引者)。殿承尘(即大殿的天花板——引者)上藏大蛇如盆。每至鹳雀团翼(长出翅膀——引者)时,辄出吞食干净。鹳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 ——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 陈殿兴 祸从天降 被打成右派的人,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的确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二是有些自由思想,三是稀里糊涂,不问政治。我是第三种人。 1957年,正是我春风得意的时候。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和解》,1955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茹尔宾一家》,1957年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漫说Halloween(万圣莭前夜)陈殿兴 刚来美国时,过Halloween感到很新鲜,印象很深,虽已事过多年,但那欢乐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节日是在每年10月31日。但一进十月,节日的气氛便日渐浓烈:有些家门前就摆上了刻着嘴和眼的南瓜灯,挂上了假髑髅、死神和妖魔鬼怪的模型和蛛网、蝙蝠等等阴森可怕的装饰,有的家门前还安装了模彷鬼叫的音响,总之,用各种手段营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普希金之死:史实与质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四 陈殿兴 一、前言 我在《普希金的晚年悲剧》里已经讲过,不幸的婚姻、债台高筑和疾病缠身把普希金逼上绝路。他想自杀,但又不想让人看出来是自杀,因此他便想到了决斗。于是就假造并分发了《绿帽称号证书》,说这封匿名信是黑克仑父子写的,硬要跟丹特斯决斗。 普希金是在决斗中受伤不治而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1 20:25:57)
爱情战胜磨难 陈殿兴 一、不平凡的春天 1957年春天,对我来说真是一个不平凡的春天。毛泽东讲话,号召全国帮助党整风。他的话像和煦的春风吹遍中国,到处都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我的心里也对国家对自己充满了希望——我太单纯,不懂政治,没想到我敬仰的伟大人物也会玩弄“阳谋”,真的认为一个不平凡的春天来了。那时我的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1 20:54:50)

普希金的晚年悲剧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三 陈殿兴 短序 苏联垮台以后,俄国学者解除了身上的桎梏,百无禁忌。大家都在努力还原真实的普希金。研究普希金虽然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是现在新著作新观点仍然层出不穷。浏览这些著作,我发现,传统的普希金研究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大多是研究表面现象——普希金的经历和作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评汝龙译人文版《契诃夫小说全集》陈殿兴汝龙先生是我敬仰的一位翻译家。他译契诃夫小说,数量之多,影响之广,都是无与伦比的,对读者认识契诃夫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一直认为汝龙先生的译本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在拙著《我译契诃夫小说》(2010年10月22日发表于《天津日报》,被中国作家网中新网等多家网站转载)里已经简略地提到过,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了—&m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纪实小说】 此恨绵绵无尽期 ——托尔斯泰离家出走 陈殿兴 1910年10月27日晚上十一点半,托尔斯泰上床睡了,半夜两点多的时候醒了。像前几天夜里一样,他听到了开门声和脚步声。前几夜他没有去看谁开门,这一次他去看了一下,从门缝里看到书房里有灯光,并听到沙沙声。这是夫人在书房里找什么,可能在找遗嘱。前一天她请求丈夫不要关门,因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20 21:42:28)
哈尔滨外专琐忆陈殿兴入学我出生在山东一个农村。爷爷在绥芬河开杂货铺,我虚岁十二跟着爷爷到了绥芬河上小学。小学毕业后,爷爷不肯供我上升学了。我一直梦想升学。爷爷要我去学徒,我不肯去。由老师推荐,我报考了免费的牡丹江铁路员工养成所。养成所校舍还没有建成,校方派我到东宁火车站检票。干了几个月,不想在那里干了,就到了东宁营林署沙洞贮木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