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4-11 15:54:37)
我写博没有动机,只有外力,来自我家领导。他从我身上无数的短板里,发现一个稍微出头的长板,便抽出来扔进文学城里,希望我能在那儿干点正经事。
我懵懵懂懂进了城,第一个帖子投进“宠物乐园”,次日发现博文下面冒出许多褒贬不一的评论,有些内容非常犀利,我始料不及,慌乱中不知如何应付,便又写了一个帖子做为对所有评论的解释。我的博客就这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9-04-08 16:23:14)

兰花是我最喜爱的植物,可惜我们是植物杀手,每年买回的兰花,维持不到几周便花飞花谢永不回春。今年希奇,花痴LG第一次使去年的兰花起死回生,而且开得簇簇拥拥,枝头花骨朵吐露不绝。 往日赏花都远远站着,以便将全景纳入眼帘;今日突发兴致挨近兰花芯,猛然与匿藏其中的“天外使节”打了个照面,这“使节”足登云彩降临花丛之中,唯独有心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25 12:27:17)

《都挺好》看着让人虐心。刚开始我特别讨厌明玉妈,将苏家的所有不幸归咎于她,理由很简单,女人是因着男人的孤独而被造,上帝称她为男人的帮助者。中国有句老话: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身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人;以此类推,某些失败男人的身后也站着一位失职的女性。 红楼梦里的刘姥姥说过一段古训:守多大的碗儿吃多大的饭。明玉妈偏不信这个邪,为了更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3-14 08:03:36)
LG家的祖屋将要被拆除,我和LG趁着回国过年之际,最后看了一眼空置了二十年的祖屋。记得八十年代中期,我以女朋友的身份第一次走访LG家。LG家的祖屋建于40年代,二楼的小木窗成了童年LG眺望外界的眼睛。从屋前的晒谷场向外伸展开大片一望无垠的田野;左侧的渔塘四周,桃花盛开。穿过屋后几棵遮天蔽日的大树,便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河床里的鹅卵石成了祖屋得天独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2 16:35:27)

好大的雪啊,飘飘洒洒,不管不顾。人们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温暖的屋里备好了饭菜,再温壶酒,坐等风雪夜归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2-22 09:52:34)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某次旅游回来,我断断续续出现喉痒,干咳和喉咙紧迫感的症状,开始以为是受凉引发的感冒,常规治疗后症状无动于衷,我开始意识到可能惹上过敏性咳嗽了。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特缠人;它数周数月不停地骚扰主人,常常夜间和清晨袭击,运动或说话时越发活蹦乱跳;抗组织胺药如Benadryl只能暂时制服它,药物一撤它立马又复苏过来。(建议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1-20 11:42:26)
我以前所在公司的办公室共有三位员工:两位白人同事萨和劳,外加我。萨是一位叁个孩子的年轻妈妈,也许儿时一起长大的同伴是位亚裔小女孩的缘故,她和我特别投缘。我们俩有个共同特点:笑点低,可以为着一个垃圾袋展开想象的翅膀,傻笑不止。一天,我发现她脚边多了一大包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不免犯嘀咕:她下午要和家人飞往外州拜访公公婆婆,莫非这垃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有人说:有些人,你执着的以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而结果大多是人走茶凉,提前散场。现实社会里,没有几个人会在乎你的真心。所以,别对谁都掏心掏肺……。我不认同这一观点,我就属于那种表面上很少“回响”的人,但我相信我的真情仍在。 我大学的闺蜜莉,情深义重,情感浓烈满溢,与我细水长流的特点成了鲜明对比。毕业以后,我们常常书信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我一直认为,阳光女人的背后一定有一帆风顺的经历和幸福美好的情感,直到遇到叶子。 家庭聚会那天,我接到叶子的电话,还是那个甜美快乐的声音,她让我烧上水,她包好的饺子5分钟到。 开门的时候,阳光裹着叶子明媚的笑脸涌进屋子。 我周旋在满屋子的客人中间,一切安排停当后,我来到正在下饺子的叶子身边,搂着她温暖的腰。 “你还好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9-01-02 18:22:40)
新年第一天我家举办家庭聚会,我提前一天准备食物,重头戏当属龟汤。 这只乌龟得来不易。几个月前,我们驱车穿越数州,一路玩到家住海边的同学家。同学提前几天窝在沼泽地日夜守候,终于钓到一只硕大的乌龟。他将乌龟清理干净后冰冻起来,做为礼物送给远道而来的朋友。 新年那天早上突降鹅毛大雪,在春、秋色彩依然残留的后院,白雪飞舞,轻裹万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