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前几天读了一篇文章,说的是这世上爱人、子女和财富都不是你的,只有你的身体属于你,作者劝导大家要好生善待保养身子,身体健康才是生活的根本,因为没了健康,一切都是徒然。言外之意,健康完全可以自我掌控。文章特意例举几位身患绝症的名人,暗示他们对自已的过早离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九泉之下他们的冤魂都会爬出来叫屈。近几年网络上的养生文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我们在意大利Buonconvento的私人农庄住了5天,农庄位于波浪似起伏的丘陵地带,仿若海面上一艘沉浮的客轮。我们住楼上;楼下住着几位来自奥地利的摄影大师,他们白天蹲家里整理照片,凌晨7点之前和下午4点之后出门釆风。厨房墙壁上的几幅参加摄影展的作品,正是取材于我们住房四周的景点。 摄影师镜头下的农庄周边景观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我小时候害怕单独和舅舅待在一起。他从不主动说话;长期不洗的头发油腻腻的,气味熏人;凄然下垂的嘴角偶尔因着妈妈讨好的笑容而微微上扬,那一刻他显得很迷人。而这些都不是我害怕的原因。 那是一个暧冬,我们全家接上舅舅到姥姥家与姨妈汇合。姥姥为舅舅物色了一位当乡村教师的女朋友,和以前的舅妈相比,真是一个俗一个仙,一个地上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通过追溯儿时的反叛行径和模模糊糊的心思意念,我认为孩子离家出走至少有两个原因:1家庭的温暖不足以抗衡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好奇。2受了委屈而赌气。 六、七十年代,跟千千万万的中国父母一样,我们的父母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被迫两地分居。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妈妈单纯地以为,只要赤胆忠心拼命干革命工作,像大禹治水那样,三过家门而不入,就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10-01 11:12:48)

1882年8月14日,一位40岁左右的狩猎人罗宾森.约翰正在科罗拉多州一个名叫乌雷(Ouray)小镇的红山区域(图1)追赶一只野鹿,一块小岩石几乎将他绊倒,这块体积不大却异常沉重的小石头诱发了他的好奇心,以至于完全忘却了前方正在逃窜的美味。石头被狩猎者砸碎,露出坚硬的方铅矿,价值无限的矿石击破了狩猎者的外在身份,摇身变成探矿人的原本面目。他顺着石头的踪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是老大,年长弟弟两岁。爸爸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我们和妈妈住在一起。一天,妈妈要出远门,临走前叮嘱我千万要照顾好弟弟,我不假思索地满口应承。那年我十一岁。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放学以后,我们一群女生急不可待冲到操场玩跳绳,两位女生各抓住绳子的一端将绳子抛入空中快速地划弧,我们排着队一个个跳进由无数条绳影围成的“圆筒”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9-17 12:50:50)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瑞典游客事件,令中国网民一边倒地认为“这就是典型的丢人丢到国外了”,“国人中有这么一类,出了问题,不是检讨自己,而是首先归罪于他人,若是跟洋人有了摩擦,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人家有种族歧视,到人家家里做客,又不想遵守人家的规矩,这种人就不该出门”。但也有少数人为曾家三口打抱不平:“我们的同胞在有预定房间的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首北楓的《回到那年》,把我带进时间隧道,回到遥远的过去,不是高中、大学和研究生队,而是乐昌铁路小学,那里存留着我少年时代难以忘怀的欢乐和悲伤。 那一年,我第一次去闺蜜宋的家,推开院门,宋家大院的气势立马镇住了我,70年代这种庭院在当地很少见。院落鸡舍旁停放有三辆自行车,宋骑上一辆带着我飞到乐昌武装部大院的草坪上,她紧紧扶着单车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04 10:12:05)
人生而不同,就像树上的叶片一样。我身上有两大特质:懒和馋。 记得小时候妈妈常给我讲一个故事:一位懒孩子的妈妈要独自出远门,临走前烙了张足够吃几天的大饼,中央挖个洞,套在孩子脖上。几天后回来,小孩还是饿死了,因为他只吃前面的,懒得用手移动后面的大饼。我告诉妈妈我会飞快地吃完所有的大饼,因为我还有一个特质,馋。馋帮助了懒。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近几年出国旅游的中国人给世界留下狂购疯买的印象,不明真相的人认为他们人傻钱多,个中的辛酸滋味,只有他们清楚。 不可否认,近几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迅猛,物质异乎寻常的丰富,老百姓兜里的银子也成倍甚或几十倍地增长。以前国内的亲戚们常劝我们回国时啥也别带,国外有的东西国内也不缺,甚至很多是中国制造。不知从啥时候开始,情况又有了反转。大批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