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和溪水的雪地小屋

非淡泊无以明志, 非宁静无以致远。 新浪同名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835153982
博文
首先,我是被要挟的。如果我不按时写完这篇文章,就看不成《疯狂亚洲富豪》这场电影;如果看不成这场电影,我就会无比悲伤。我是这本书的铁杆粉丝,情愿用我的生命来换取这场电影的门票。我妈抓到了我的死穴,非让我在电影放映期结束之前完成一篇关于亚裔小孩的文章。没办法,我只能把我已为数不多的暑假时光用在了这上面。唉......我就是一个亚裔小孩。我妈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态度决定一切。我第一次接触数学,就明确地表达出了我对数学的态度。 话说九年前的一个下午,天下太平。 三岁的我正坐在大厅的角落里,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童书。 我爸在一边的桌子上摆满了玩具士兵,带着灿烂的笑容问我:小飞熊,数数有多少士兵呀? 我认为很这很无聊,为什么要数呀?于是我走到了桌子旁,把所有的士兵都推下了桌子,然后高兴地说:&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人不轻狂枉少年:九月九日晚上十点十分,我拉黑了一个ID,当时的感觉,太爽了!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的一个下午,我兴高采烈地冲出了学校大门,迫不及待地问我妈:有人评论我的文章吗???我妈没直接回答,她用非常不正常的语气说:如果有人砸砖头,我就说如果,你会怎么样。我心想,嗨,就怎么点破事。 回到家里,我冲上二楼,打开IPAD。果然,在倍可亲上,我被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飞机在缓缓降落。走出机舱的那一瞬间,我的世界观崩塌了…… 在飞机上度过了二十三小时的我,已经习惯了机舱里的空调。在加拿大的土地上度过的十一年里,我从未经历过三十六度高温。我感觉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融化成了液体。中国,像一个巨型蒸笼。 奇怪的是,除了我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人被高温影响。那些坐在头等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邪恶的双胞胎弟弟 By小飞熊(10岁) 噢不,我的双胞胎弟弟要毁灭地球啦!救命啊! 好吧,我有点夸大其词。说实话,我的双胞胎弟弟没有这么恶劣——他只有比这更恶劣。 我的双胞胎弟弟在他刚刚降生的时候,无意中对着地球挥了一拳,恐龙从此就灭绝了。有一次,他骑着一匹巨大的木马,一不小心,就踏平了希腊联军正在进攻的特洛伊城。还有一次,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By溪水 与中国不同的是,加拿大的老师一般是不跟学生升班的。儿子学前班的老师有10多年学前班教学经验,按道理说,在加拿大这样一个移民国家,什么肤色,什么样的孩子她没有见过呀?可是,遇到了我的这位“非典型”的儿子,经验丰富的老师也遭遇了滑铁卢。下面是老师与老公在学年末家长会上的两次对话。 (对话背景:儿子上学前班的时候,学期刚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by潇潇 一直认为,在家教儿子中文,不系统、不正规、不专业。于是漂洋过海,从国内拎回全套的语文教科书,抱定摧枯拉朽的决心,准备大干一场。 谁知三天未到,儿就开始吐槽。 儿子说:为什么一只蚯蚓在土里钻来钻去也要说上半天,whocares? 儿子说:为什么非要把这些字组成词?这种做法很无聊,老妈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自从回了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by潇潇 (三) 午休小睡,竟被一阵呜咽声惊醒。 朦胧中只见一胖女孩沉痛挥泪,愤然道——他们不能解雇我!他们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很八卦地跑去问JACK。 JACK警惕地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就凭她吃了商场的东西! 竟是愈发的迷惑——OK,就算这胖女孩吃了商场的东西,但——谁又没吃? 别看这西人对金钱辎铢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七彩水果赏心悦目,娇艳鲜花馥郁芬芳,灿烂阳光下,sushibar看上去十分美好。 紫菜大米间,与拍挡梅子大侃红楼梦钱钟书张爱玲——热乎乎的大米饭,升腾的全是艺术气息。 时时有精力健旺的小伙子跳过来打招呼——“Hi,baby!”“Hi,honey!”听多了,跟听语重心长叫“同志”没多大区别。 鱼部的杰克也很快活,跳到我面前兴奋地说&md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by潇潇 (一) 时光倒流12载,于多伦多的一间斗室。 电话玲声乍响,匆匆跑去接听。 那一端,代理急冲冲地问——sushibar在招waitress,你去是不去? 我赶紧点头说——去去去! 好——代理快乐地说——那你就快来吧!快来吧!快来交钱吧——代理费! sushibar面试在Dominion商场琳琅满目的库房里如期举行。 日本女经理一脸凝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