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余嘉在冷风中站了快二十分钟才返回酒店。服务员在收东西,已经快打烊。包厢灯还亮着。 余嘉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进去,仿佛做错事的是她——她的确做错事了,她就不该来拿什么菜,后悔要上厕所,后悔来这个饭局! 洗手间那一幕,她幻想过,也听说过,但却从没见过。这次算开了眼界,见了洋荤,更何况是发生在好姐妹余梦身上。激情程度加倍。 余嘉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嘉当然想得到自己是来做绿叶的。 她只是没想到竟然要做这么大一片绿叶——大圆桌围了十几个人,除了余梦,只有她余嘉一个是女的。 意图很明显,如果余梦“单刀赴会”,太单调,而且女人没闺蜜,总有点问题。可是闺蜜抢了自己风头又是大忌。 爽对陪着老男人喝酒不感兴趣。 蕊呢,毕竟年轻,是个威胁,请来,往那一坐,就算再人淡如菊,也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史同光有个变化:他敢在余蕊面前放屁了。而且有点肆无忌惮。嘟噜噜噜地。水屁。 余蕊认为这不是个好现象。 这“症状”多少意味着,史同光对她的迷恋已经减退,爱情是昏了头,终究有苏醒的一天,只是没料到他苏醒得那么快——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问题是她还没衰呢。 结婚不太有希望。 清明和端午,史同光既没有带她去见祖上的死人,也没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梦没有罪恶感,她就是奔着有钱有权去的,毫无负担,余蕊却还残留一点“古怪的良知”。余梦是大杀四方的。这不,祖良才就进入了她的狩猎范围。 良才跟余蕊谈的时候,职位偏低,现在却已是响当当独当一面的人物。余梦不说,良才不提,余蕊不好问。这事跟她无关。不过余蕊还是忍不住为梦姐担忧。因为她知道,良才不会再跟任何人结婚。 气温升得很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楼斜伸出去有个露台,搭了玻璃天棚。 要烧烤,就得把玻璃窗支开。男人们支窗,女人们摆上烤肉炉子。人多,一边一个烤架,男女分开。男人们一边烤,一边海阔天空聊着。声音很大。女人们则窃窃私语。 余梦烤着烤着,哼起小曲。 余爽问:“梦姐,有好事?” 余梦笑道:“能有什么好事。失婚妇女,又是中年,最弱势的群体。”正话反说。她正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还是分床。 余嘉几乎一夜没睡。 这就是立人的秘密?不新鲜。人总要找个出口。只是以这种方式撞破丈夫的秘密,太……尴尬……如果不知道,一切还能像往常一样,暗流永远是暗流,现在不小心知道了,这件事、这个问题等于摆上台面,谁也不能视而不见。 早饭立人没在家吃。走的时候随身带着《资本论》。 余嘉心里揣着事去单位,上头要来视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栾承运第一个冲下去的。 林区的救护员来晚了。姓栾的拔了个英雄救美的头筹。 余梦觉得,这片野湖估计每年都得淹死几个人。 她目睹了栾承运救人的全过程,有敬佩,但更多的是恶心。栾承运还给翁悦人工呼吸。有那必要吗?就上来的时候还能说话。 她保证栾肯定把舌头伸了进去。 他喜欢这样。 急诊室门口,余梦抱着双臂站着。栾承运站在另一边。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梦起初不明白,翁悦为什么愿意春节陪她出国看儿子。她有哥哥、有侄女,农历年这特殊时刻,她应该跟他们阖家团圆。或许是嫌翁阳累赘?可是就算哥哥不争气,做姑姑的,总该顾及侄女的感受。 翁悦没孩子。大侄女挺重要。一大意可能是她晚年的重要伴随。 不过,到学校,见到浩宇、正宇,翁悦突然说去看个朋友——小朋友。 一个女孩。 余梦恍然大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孩子被鱼刺卡了。 余庆急得眼珠子通红,骂她老婆干什么吃的。他老婆吓得要哭。他大女儿春儿已哇哇哭了。丈母大和丈母娘一个说用干饭噎下去,一个说用镊子夹。匆匆忙忙,干饭和镊子都拿来,可孩子嗓子眼太细,两样都不可取。 余爽蹲在旁边,心急火燎,她把侄子看得重,“赶紧送医院!”她觉得这一家人都在胡闹。 “我来试试。”声音从背后传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乎是下了车,进了余庆家门,刚把给侄子侄女的礼物送出去,跟余庆的丈人和丈母娘打了声招呼,弟媳妇刚出现在她视线中,余爽立刻就像炮仗被点着了般,炸了。 弟媳妇又怀孕了。肚子已经能看出来,行动颇不便。她一副安之若素的样子,像只母鹅,踱过来跟余爽问好。 怎么没听余庆提?这么大的事,木已成舟还不说?要眼见为实才昭告天下?妈走了,她不就是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