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弄了点榆树钱子,尝尝鲜。”朱德启老婆递上。美心不客气,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太太一招眼,大概知道她的有事相求,便让美心从里屋拿个小凳子。她自己坐椅子,一高一低说话。“老了,小凳子坐着拗得慌。”老太太笑着给自己找理由。其实她只是想要个“睥睨”的视角。有优越感。 三个人闲说了一会身体、天气、吃的用的。 朱德启老婆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打这天起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张建国成了何家人口中的高频词。当然,因为有了建国“撑腰”。常胜在单位的地位陡升。连大老汤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不敢再找他麻烦。七三年五月,淮南市总工会恢复。商业局也恢复了工会活动,常胜竟然破天荒当了工会委员。当然,经风里雨,家丽对建国也颇有好感。尤其是他身上那股男子气概,舍我其谁。而且从客观说,有建国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全场瞩目。老师过来问情况。 家艺委屈,“我嗓子眼细。” 老师很严肃,“为什么别的同学都能吃,不知苦,哪懂甜?”家艺压力太大,只好小声说,那我再试试。继续吃。吃糠咽菜。麸皮片片和糠混合面疙瘩一下涌进喉咙。 “闭眼咽!”老师指挥。 家艺硬吃一口,一竖脖子,苦饭顺着食道向下,刚好在喉咙处堵车。家艺被呛住,一口气上不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礼拜过去,何家还沉浸在建国到访的余热当中。仿佛那日是高烧,而后一直低烧不退。老太太和美心蹲在水池子边,面前是大脚盆和西瓜缸。老太太用那种甜蜜的回忆调子,“你说老天怎么就这么有眼呢。” “怎么有眼,分对谁,对我就是全瞎。”美心说。 老太太不接她话,自顾自说:“所以说,好饭不怕晚,刚飞了姓汤的,来了个建国,你看看多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建国进来了。放下网兜。老太太让他坐,又说:“哎呀,怎么还买东西。”建国愣了一下,哦,猪蹄,不辩解。送就送吧。 这盛情多少令建国有些不好意思。老四家欢扯着嗓子,“阿奶,毛峰没了!” 老太太急得跺脚,这死孩子,客人在,没了也不能说没了。跌面子。“老三,把你的那个桂花拿出来!”秋天时,家艺攒了不少桂花,留着慢慢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某日,老太太和美心在嘀嘀咕咕,说那个英语老师的事,家丽不小心听到,明白了几分,她走进锅屋,道:“以后家文我不接送了啊。”美心立刻说,这接的好好的。 “我看出来了,你们有阴谋。”家丽直言不讳。 美心被猜中心事,连忙支支吾吾,“能有什么阴谋……” “你们想撮合我和英语老师。”家丽说。 老太太笑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何家丽说不出话来。这突如其来的坦白让她心乱如麻。她原本以为,就算两家家长不同意,那她也可以等。为民也会等。但没想到,秋芳还有两家家长的突然介入。让一切变得那么迅疾。必须有一个结果。然而她和为民不可能有结果。 难道再来一次。真像为民打算的那样,生米煮成熟饭。 不,那太不光明了。家丽还是希望活在阳光下。而且面对遍体鳞伤的父亲。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汤家很快便去张家提亲。街坊四邻皆惊,连刘妈自己都感到意外。汤婆子的意思是,秋芳他爸刚死,不适合大办,但两个孩子那么合适,就先把婚给定下来,等出了孝期再办。如果老张还在,刘妈铁定不同意这门婚事。可现在,老张犯了错误,搞了女人,死了之后名声还臭成那样。张家算衰落了。这个时候汤家还愿意结亲,无疑是对刘妈的巨大支持。更何况,当汤婆子小声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夜惆怅。秋芳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发生。家丽不能说出实情。只能说,是个意外。为民喝多了。 “这可不能说出去。”秋芳说,“不然以后怎么做人。” 家丽点点头。 “没受伤吧。”家丽帮秋芳检查,这摸摸那看看。 秋芳掌不住又哭了。家丽只好劝秋芳小声,免得其他知青发现。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去医院做检查。病房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吃饭的时候汤婆子就眉飞色舞地跟大老汤描述她怎么智斗何常胜的。“我就把照片往他一塞,哎呦,他那个傻,他那个呆,好玩好玩。” 大老汤啐道:“他们老何家人就那毛病,没尿性。” 汤婆子哼了一声,“我就知道是他们家老大勾引我们为民的,我们这家庭,谁不想来?你,是吧,商业局的干部,我,味精厂的干部,人家一个礼拜吃一顿的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