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余梦的节奏更快。 这边离婚证到手,那边弄了个社会职务,跟着就展开社交。其实如果不是她心高,离婚的消息只要放出去,就会有男人蠢蠢欲动。 余梦的追求者不少。翁悦的哥哥翁阳就是其中之一。 也怪余梦自己。离婚后,为树人设,她出手阔绰。翁悦以为她离婚分了几千万,赶紧帮哥哥搭线。翁阳前妻脾气暴躁,好强,不尊敬婆婆。小姑子翁悦力主哥哥休妻。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家来人。余义得露面。 他来姐姐这打了一头,得到个消息。 这消息比老家人重要得多。 有人追余蕊。那人还非常优秀。他得赶快行动。 约了几次看电影,余蕊都没空。据余爽佐证,确是实情。蕊现在是公关部的承重墙,忙得厉害,有时候恨不得中午、下午、晚上都有局,回到家已过十二点,澡来不及洗,倒头就睡。钱不少挣,就是太累。 余义给余蕊打电话。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嘉当然没傻到去转告。她突然感觉有点荒唐,余梦离婚事件中,最不淡定的竟是自己。 关她什么事?用得着她这么闻鸡起舞?可内心的震荡又确实存在。无法回避。 余嘉口问心心问口地,把这些怪现状归结于社会的开放。见得多了,诱惑多了,人心思动,浮躁!她认为余梦是在玩火,是不知足。只是,换位思考,如果狄立人对她使用暴力呢。她怎么处理?余嘉半天无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喝了点酒,余嘉话才多起来。 “这样就对了。”余嘉敲打余爽,“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社会有社会的规则,家庭有家庭的规则,婚姻是保护女人的,这点便宜咱们还不占?真就太弱势了。” 余爽直接,“我不需要保护。” 余嘉苦口婆心,“不是你需不需要,是大势所趋。结婚,一夫一妻,女人少受罪。要跟过去似的,三妻四妾,找谁说理去。&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你非说喜欢长头发。”小公园,余爽和康隆并排坐着,余爽忽然抱怨起来。 康隆不说话,他不否认,这就是他的喜好,并不算错误。但他并不讨厌短头发的余爽。 发尾有一部分烧焦了。余爽不住地用手捋着,反倒显示出几分女孩气。 “对不住。”康隆说。反射弧有点慢。 “你不用道歉,”余爽说,“只是有点不明白,长头发就一定好看?&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洗完澡,余梦和余蕊一起抽烟。余梦是多年的老烟枪,余蕊混演员圈子,苦闷,演戏需要,也抽上了。 夜半时分,余梦是真不困。余蕊困,喝了太多,头疼睡不着。余蕊不理解梦姐为什么非要离婚。当然,她认为其中一定有不可为外人道的缘由。否则,住着别墅,不用上班,儿子长大了,老公事业有成,一切都那么完美,她还求什么? “都他妈不是东西!”余梦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爽又投入到工作中去,疯狂地。她原本以为这样可以忘了老妈,走出老妈的影响。可没想到,孤单的感觉更加强烈。公司做大项目,总部搬迁,从大城市搬到徐州。余爽不愿意跟着总部走,自然而然成“留守”人员,带几个人的小团队——虽然还是头目,但工作上清闲许多。 她突然觉得无的放矢,她愿意加班,没班给她加。一周只需要去公司两三次,其余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看不要紧,一去看,立人反倒隔了三天才回家。 当然是工作需要。可余嘉总觉得丈夫在赌气。 在厨房忙活着,余嘉做了立人最喜欢的酸萝卜老鸭汤,快好了,她让立人来试口味。 立人把头从书里探出来一下,“你试吧。” “怕咸了。” 还是不动,啃他的《资本论》。来大城市之后,他得知大领导熟读《资本论》,有几位同僚正在恶补,立刻危机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整个晚上余梦都在变着法儿地了解白元凯的“底细”。不过她手腕高明,不直接问,而是话里有话,曲里拐弯,趁其不备打游击。 问了跟没问似的,但想知道的都已经尽收囊中。 余爽在神游。余梦在谈话中了解了白元凯的脾气,专业,目前的职位。并且知道他单身。她唯一没深入探寻的,是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小白,留点心,给余爽介绍一个。”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周末,白元凯请余爽吃饭,并叮嘱,把她那些老乡都叫上。他总说自己妈妈余爽是同乡。 余嘉家里忙,周末又是少有的夫妻相处、陪伴孩子的时段,走不开。余蕊有约在外,余爽跟她知会了一声。蕊表示可能晚点到。只有余梦有空,准时陪着去。她也想近距离见见这个“行里”的风头人物。 余爽已经恢复工作,但仍没进入工作状态,整个人恹恹地。她还没从老妈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