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冷不丁地,狄立人找余梦,约了个喝茶的地方,包厢。余梦到地方,发现只有立人一个,余嘉不在。她东看看,西看看,找人状。 立人笑说:“别看了,没叫她。” 余梦疑惑。什么事得背着余嘉?她坐下,立人奉茶。她本能觉得不妙。 栾承运跟老狄关系不错,别是那条线上的事。 “说吧。”余梦坐着,腰板很直。 “喝点水喝点水。”立人和和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食堂又遇到康隆,他主动上来打招呼,余嘉尴尬。康隆主动介绍身边女伴,说这是我同事,研究松树、松子的方博士。又说好几个人都是饭搭子。有点刻意解释的意思。余嘉一听,晓得余蕊可能传过话了,搞不好,康隆知道是她余嘉看到的,所以格外来申明一下。谁知余嘉身边的同事,一个半老不老的大姐,不知趣,笑道:“都是研究干果的。”康隆不介意,笑着说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事任命下来了。老大得走,去青海。 立人有些发愁。他觉得自己陷入到一种尴尬的境地。跟着走,这边刚起步,就算借调,去了什么时候能回来,难说。不走,新官一上任,他被边缘化的几率很大。他没有背景、靠山,孤零零一个人,想要寻找新的靠山,更难。领导们喜欢一张白纸,培养自己的人,谁会接手上一任留下来的老臣。何况他也不算老臣。见识了大城市的风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接下来是谈判。 余蕊觉得这是她遇到最难的一次公关。 史并非“大富”。此前他们等于已经撕掉温情脉脉的面纱。史同光明白她的诉求,他只是不想给。她感觉被吃了霸王餐。 材料准备好,严阵以待。 史同光从外面回来。余蕊坐在沙发上,电视没开。 纯静坐。气氛低沉压抑。 “怎么不看电视?”他问。 “跟你说个事。”余蕊很严肃。 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嘉在冷风中站了快二十分钟才返回酒店。服务员在收东西,已经快打烊。包厢灯还亮着。 余嘉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进去,仿佛做错事的是她——她的确做错事了,她就不该来拿什么菜,后悔要上厕所,后悔来这个饭局! 洗手间那一幕,她幻想过,也听说过,但却从没见过。这次算开了眼界,见了洋荤,更何况是发生在好姐妹余梦身上。激情程度加倍。 余嘉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嘉当然想得到自己是来做绿叶的。 她只是没想到竟然要做这么大一片绿叶——大圆桌围了十几个人,除了余梦,只有她余嘉一个是女的。 意图很明显,如果余梦“单刀赴会”,太单调,而且女人没闺蜜,总有点问题。可是闺蜜抢了自己风头又是大忌。 爽对陪着老男人喝酒不感兴趣。 蕊呢,毕竟年轻,是个威胁,请来,往那一坐,就算再人淡如菊,也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史同光有个变化:他敢在余蕊面前放屁了。而且有点肆无忌惮。嘟噜噜噜地。水屁。 余蕊认为这不是个好现象。 这“症状”多少意味着,史同光对她的迷恋已经减退,爱情是昏了头,终究有苏醒的一天,只是没料到他苏醒得那么快——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问题是她还没衰呢。 结婚不太有希望。 清明和端午,史同光既没有带她去见祖上的死人,也没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余梦没有罪恶感,她就是奔着有钱有权去的,毫无负担,余蕊却还残留一点“古怪的良知”。余梦是大杀四方的。这不,祖良才就进入了她的狩猎范围。 良才跟余蕊谈的时候,职位偏低,现在却已是响当当独当一面的人物。余梦不说,良才不提,余蕊不好问。这事跟她无关。不过余蕊还是忍不住为梦姐担忧。因为她知道,良才不会再跟任何人结婚。 气温升得很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楼斜伸出去有个露台,搭了玻璃天棚。 要烧烤,就得把玻璃窗支开。男人们支窗,女人们摆上烤肉炉子。人多,一边一个烤架,男女分开。男人们一边烤,一边海阔天空聊着。声音很大。女人们则窃窃私语。 余梦烤着烤着,哼起小曲。 余爽问:“梦姐,有好事?” 余梦笑道:“能有什么好事。失婚妇女,又是中年,最弱势的群体。”正话反说。她正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还是分床。 余嘉几乎一夜没睡。 这就是立人的秘密?不新鲜。人总要找个出口。只是以这种方式撞破丈夫的秘密,太……尴尬……如果不知道,一切还能像往常一样,暗流永远是暗流,现在不小心知道了,这件事、这个问题等于摆上台面,谁也不能视而不见。 早饭立人没在家吃。走的时候随身带着《资本论》。 余嘉心里揣着事去单位,上头要来视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