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标地址:清风洞。 行动时间:晚十二点。 行动人员:金顺、董美凤、张峻桐、疤瘌。 老头原本跃跃欲试,可美凤考虑再三,他力气虽然大,会说韩国话,可他情绪不稳定,搞不好会破坏行动。她命储姐看着老头,和负伤的子玉留守。 行动当天下午,金顺给蛇头电话,说跟踪对象已经搞定,建议晚上收网。蛇头用韩语问,“货,多不多?”指钱。金顺用韩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否同行,应该由集体决定,美凤不愿独自决断。而且,能不能顺利回国、怎么回国都还是个未知数。 上车了。金顺握着方向盘,“真不去?现在可是好时机。”过十二点了。江潮更涌。蛇头受伤,又逢深夜,正好动手。 “先回旅馆。”美凤不打算动摇。她想要先了解了解金顺这个人。 一路,金顺倒也开诚布公,嘴巴没停着,峻桐多半是听,偶尔露出惊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疯狂、失落、惊愕、迷惑……除了丈夫去世那会儿,美凤这些年没经历过如此巨大的震撼。意识灰蒙蒙一片,美凤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或者这一场逃亡,根本就是有人设的套?!不,没人能控局控到这种程度。储姐已经哭了,为竹篮打水一大哭——后半生的指望跟偷渡的船一样,沉落大海,不知踪影。命运唯一的赏赐是腿上中的那颗子弹,残酷的“奖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连验钞机都知道在哪里买,金顺不是普通的女孩。可眼下,美凤考虑来考虑去,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的,只能接纳金顺的建议。漂洋过海搏命带过来的钱有可能是假的。她必须“验明正身”,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 她原本想洗了钱找个简单的活法——洗钱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要么在当地找一批人,去换钱所慢慢换,积少成多,滴水穿石,磨铁成针,总能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还送不送老头赡养所测试,美凤必须迅速作决断。如果钱是假的,送老头去还有什么意义?不对,也许只有一部分是假的?或者钱根本就是真的,金顺撒谎? 美凤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储姐在一旁说,要不就算了吧,放到那又怎么办?不现实。老头连忙挎住储姐的胳膊,像个小孩。 “真不是坏人。”储姐苦口婆心,“哪至于,一把年纪了哪那么多国仇家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吃的药是维生素。”对于老头的伪装,峻桐给出了他判断的理由,“维生素B,到处都可以买到。” 美凤经久了世的,峻桐一提醒,她自然对应VB的橙黄色,觉得相似度高。储姐立刻反驳,反复强调那药是医生开的,诊断书上也写明了小脑萎缩,有老年痴呆的前兆,而且一段时间下来,病情也越来越严重。 “你见过伸手这么敏捷的小脑萎缩患者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头回来了。 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凭直觉,美凤认为老头并不傻,可等到他收回拥抱,放出直愣愣的眼神,嘴角还歪着口水,美凤又觉得他的确是病了。 猜不透,但不得不防。 两个人进门。疤瘌最先看到,呆住了。子玉倒吸一口气,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峻桐冷冷地。储姐哎呀了一声,刚要抱上来,美凤打了个眼色,储姐领会,连忙温文尔雅,“去哪了?怎么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储姐一回来就汇报情况,说老头丢了。 “丢了?”美凤吃惊,可表面上还得压住,她仔仔细细问了丢失的地点、时间。储姐说就在海边商业街的餐馆后面,时间大概下午一点二十。 美凤快速心算,她和疤瘌是两点回来的,峻桐和子玉到现在还没回来,那就意味着,从老头丢失到她和疤瘌到屋子里,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差。 “从餐馆回来要多久?”美凤问。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疤瘌和美凤负责找吃的东西。 屋里寻么了一圈,除了一坛子已经发臭的泡菜证明屋子的主人是韩国人,就只有一瓶红酒可用。 美凤问疤瘌想吃什么。嘴唇舔一圈,色迷迷的样子,疤瘌说:“月饼。” 月饼。哦,中秋节必备。在上海,美凤每年都会去买几个鲜肉月饼。意思一下。至于其他种类,想到就腻了。只是到异国他乡,月饼经疤瘌这么一提,忽然成了思乡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银行换钱要看护照。子玉和峻桐只能去小的换钱所碰碰运气。美凤本来安排峻桐一个人去,尹子玉立刻不赞同,理由是:他还是个孩子。峻桐反驳:“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过了十八岁了。”美凤觉得好笑,只好说去吧去吧,也是,两个人,有个照应。又从兜里把仅剩的一点韩元塞到峻桐手里。“你管着,该坐车坐车。” 两个人都不懂韩语。好在子玉来韩国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