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田家庵第一小学的高音喇叭声直传到何家小院:“让我们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放手发动群众,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老太太坐在院子里,手握蒲扇,看看天。云层厚了,她去收衣裳。美心进门,放下随身携带的布口袋,说了句妈,中午我不在家吃了。 “去哪吃?” “厂里,有馒头。” “这个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老汤老婆抱着二儿子汤幼民站在门口。老太太向她走过去。“汤婶!”老太太笑着,老远就打招呼。汤婆子本着脸,并不给笑容。走近了。老太太站住。汤婆子道:“又来送牛奶?真不需要。” “客到都门口了,好歹请进去喝口水。”老太太很懂礼貌。 “有什么就在这说。”汤婆子道。 “在这说?不太合适吧。” “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老汤老婆一个人在家,老太太提着一小瓶鲜牛奶敲门进去。 “她汤婶。”脸上都是笑,牛奶床头,大老汤老婆在带孩子,汤家老二,叫汤幼民。“来看看幼民。”老太太凑到床跟前,“我听刘妈说你这一向奶水不多,我就想着刚好有个老家亲戚在淮南农场工作,就弄了点过来。” 大老汤老婆觑了一眼奶瓶子,说:“哎呀太客气了老奶奶,这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饭菜做好了。一个大包菜,一盘子馏山芋,人却一直没回来。家丽已下乡返程,老太太没问她和汤为民的事,先观察几天再说。家丽举着筷子,几次要下手,都被老太太用手打了回来,“等你爸回来再吃!” 家丽委屈道:“又不是什么鳊花鱼、五花肉,一个大包菜,一个山芋头,没那么精贵吧。” 老太太道:“这是规矩,你爸是一家之主,他不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脆亮的哭声整个站台都能听见。 美心从洗手间出来,家欢还留在原地,只是周围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着这个“弃婴”。 时间到。美心早就后悔了,她慌乱地拨开人群,抱起孩子。站台工作人员过来了,是个中年大姐和一个年轻女孩。 “这位同志,是你的孩子么?” “是我的是我的,”美心连忙说,“我是她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常胜这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大老汤他们的讽刺自然是少不了的。偶尔,别人的关心,也会成为常胜的心理负担。下了班,他就坐在院子里做一点木工活。 美心在屋里急得哭,她对老太太,“他摆脸子给谁看?!又都是我的错了?”老太太只好安慰儿媳妇,道:“过一阵就好了,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吃饭,常胜是一家之主压力也大,你就上你的班,好好地为社会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心快足月了。老太太的意思是,去保健院住。美心不同意,说钱少赚,人还受罪,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没那么娇气。这日,老太太在院子里缼(土语:指折成一段一段)豇豆。刘妈进来了。美心在屋里喂家艺米糊。 “热闹热闹!”刘妈兴奋。 老太太问:“什么热闹?又有人来演花鼓灯了?家丽和秋芳去看过几次。”刘妈立即忘了要说的那茬,问:&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学校操场的水泥台子是学生们放学后的乐园。一圈,趴满了做作业的孩子。汤为民夹在其中。上初中后,他学习上用心了,成绩不错。何家丽从远处走来,到水泥台跟前,把书包一摔。秋芳跟在她后头。 汤为民诧异。何抗美又不知哪根筋不对。 “怎么算?”家丽说。 “什么怎么算?” “你爸和你二叔三叔把我爸打了,这笔账怎么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常胜刚到淮南时,进的是“公盛皮毛号”。是私营企业,当学徒。五八年公私合营,皮毛号成为集体单位,承担全市对外贸易的部分收购功能,主做土畜产品的出口。 五九年,即家丽来淮南的前一年,市商业局成立对外贸易科,常胜开始进入外贸工作,到了六三年,成立安徽省淮南市外贸中转站,属省外贸厅下属的出口物资中转枢纽。常胜顺理成章进入外贸工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丽胆子大,上前轻轻拍了拍他身子。 胡瞎子醒了,强支着身子,还是起不来,“来算命啊,请坐,推八字还是卜卦?”枯老的手去摸床头的铜钱。摸不准。铜钱撒在地上。秋芳忙帮着去捡。 “我们是来做好事的。”为民说。 “做好事?什么好事?” 家丽说:“为人民服务。” 胡瞎子苦笑:“我也是人民。” &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