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四眼妹没再提火舞仙子照片的事,当然也没再同我“暗通款曲”,人像摄影之后,我们各有各忙,不怎么打照面,月舞仙子还是催促我,脾气越来越大。 我理解她、原谅她,毕竟只有跟自己亲近的人,才能这样肆无忌惮。我打算自力更生,单兵作战,誓要把火舞的恋爱照弄到手。这一回,我连老张都没叫,自己坐地铁去霄云路,找个犄角旮旯,躲着,生趴活儿。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出差去天津,早晨八点十五,我正坐在威斯汀酒店自助餐厅吃早餐,电话来了。是总监办公室的号码。“喂,克瑞斯,你现在就去西科公司,把今天一天的to-do清单准备好,和团队成员讨论好要完成的工作,半天之内必须完成,下午到天津之眼等美度家的客户,沟通项目进程,晚上把这两个项目,还有北京顺义物流的项目阶段汇报会的材料给我,晚八点前务必与公司内部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下午七点还没下班。 我们小组几个人都没走,还在摆弄ppt和excel。晓丽·索菲亚冲了几杯咖啡。我勒令艾瑞克——一个纽约大学的海归给我捏肩膀,他欠我人情,上周的research是我帮他弄的。 在咨询行业,我们还是小兵,我入行晚,索菲亚和艾瑞克都比我小,我们这些初级小顾问平时主要承担的是项目deliver的工作,访谈、调研、讨论,或者就是deskresearc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领带挑深绿色的,沉稳。西装还是合身的好,上班穿惯的那套黑色款,皮鞋也是旧的,同样黑色,但擦了油。站在门口的穿衣镜前,我拿手捋了捋我那帅气的油头。 嘿嘿,准备出门了。 任务:见灵魂伴侣。 探探上认识的,聊了大半年了,名字叫张春芳,山西来北京奋斗的女孩,本科毕业,29岁,家境普通——跟我一样。 每天晚上十一点准时出现,因为忙。她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6 18:51:54)
我不知道四眼妹的住处,只好把她背到公司沙发上安顿。我在旁边用摄影布搭个铺子,勉强入睡。可四眼妹的震天鼾声却着实打扰了我一夜。我昏昏沉沉,天快亮才闭了会眼。“喂!”耳边出来一声惊叫。我睁开眼,四眼妹的眼镜直抵我鼻尖。“你什么意思?!”四眼妹怒吼着。 她就睡在我旁边。该死!一定是这家伙翻身摔在地上。 糟糕的是,她的外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超哥开了个工作室,老张说的。 “没办法,年纪大了,没有别的技能,还是干老本行。”老张的口气充满无奈,“总不能去做黑车司机。” 我问消息可靠么。老张说是听别的公司的朋友说的,“头发倒长出了一点,老树回春了。” 超哥开工作室,等于坐实了当初卖消息,跟八爷打擂台了。 “八爷什么态度。” 老张伸着脖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接下月舞交给的“任务”,在我看来多少有点不道德。可我欠她三个人情,人家第一次开口,我总不能装傻。“不努力怎么知道自己办不到?”月舞挥舞着手指,像挥舞着一支魔法棒。那画面鼓舞着我勇往直前。 但这是底线问题。哦不对,还是能力问题。 目前的情况是,照片在小柯手上,他对火舞仙子情有独钟,不惜帮助一个十八线假脸网红出道,就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1 04:08:27)

因为是二婚,没安排洞房流程。 当晚,薛蓓两口子包了几个房间,不能走的亲友,就住在酒店。 对面就是香港。灯火辉煌。薛蓓留了个备用房,三人间,专供姐妹们使用。温晓涛关系多,晚上还要陪哥们,先回香蜜湖了。进了房间,薛蓓全身的紧张才算稍微释放。 她把项链耳环取下,收拾进首饰盒。 说实话,薛蓓对这场婚礼谈不上满意。虽然温晓涛已经足够有诚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9 17:08:00)

面朝大海,脚下是悬崖,身后是女儿发小兼好友薛蓓的二婚现场,朵儿妈觉得自己连跳下去的心都有。 人就怕比。 自打生了女儿牛朵儿,这几十年来,三街四邻,朵儿妈一直处于优势。朵儿从小到大,都是最优秀的,听话,成绩好,读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专业,一竿子到头博士毕业。三十一岁博士毕业,现在高校干了一阵,后来跳槽到深圳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首席科学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雪到第二天还没停,不管,一行人仍按约定时间往陆家嘴开。 车上,疤瘌说幸亏我提前起来了,这路况,能准时到就万幸了。 美凤下命令,“必须准时到。” 疤瘌嘟囔说我就说没我不行。 金顺说:“这世界,离了谁都转,不过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 峻桐对董老师和子玉,“去了,有什么危险,随时给我们打电话。”董老师笑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