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冬天天短。四点多天色就暗了。支持派的同志一直没到位。到四点四十五分,一个小弟来报,说高中部的同志都被牵扯在木材公司了,那边已经打起来了。武斗。明摆了调虎离山。矿务局大楼只能由他们保卫了。家丽迅速调集现有人马,在入口处,及各个楼梯口都派人守着。“誓死保卫矿务局大楼!”家丽说得悲壮。 天色更暗了。矿务局大楼还有几星灯火。月亮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经“家委会”研究决定,整一周,何家做饭的活都交给家丽。 老太太下的“军令”,家丽不得不听,这是可是一手带大她的奶奶。何况,她打翻铁锅,砸伤奶奶,老太太的脚好几天都不能沾地。她“代奶入厨”,理所当然。加之过年,两派争斗也暂时消停,各派人士在家过冬过年,稍作喘息。 家丽还是那句抱怨的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早起来发现自家小煤屋被捣得个稀巴烂。门破了半边,煤炭渣子到处都是。气得常胜在院子里大喊:“谁干的?!哪个王八蛋干的!” 除了惊动泡桐树上几只飞鸟,无人应答。 田家庵钟表眼镜商店门口,为民走在前头,后面跟着十来个男生。家丽迎面截住他。“是不是你叫人干的?!”家丽问。 为民一脸懵。 “我们家的渣滓洞是不是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年里头造反派夺了权,全市陷入混乱状态。可老太太还是过自己的日子,趁着混乱,她不知从哪里弄了个红顶大公鸡,也学着淮南的土法子打算祭灶。 美心流产,小月子也得坐。暂时不去上班。她心情十分灰暗,不是因为外头“造反”甚嚣尘上,而是由于男孩没了,味精厂也没能进去。她继续留守酱园厂。大老汤老婆倒乘风而上,去新组建的味精厂工作。老太太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太太起得早,最先发现那只鞋。看看里头的鞋垫,走的针线,心里有数了,先不声张。家丽终究没赶上北上的火车。 老太太请秋芳来劝家丽。大致意思是,留在淮南,一样革命。反复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加上学校组织确实有一些公共活动需要家丽和秋芳一起协调。家丽最终决定:暂不北上。但她一定要去煤校广场上收听广播。到时会播出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家庵第一小学的高音喇叭声直传到何家小院:“让我们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放手发动群众,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老太太坐在院子里,手握蒲扇,看看天。云层厚了,她去收衣裳。美心进门,放下随身携带的布口袋,说了句妈,中午我不在家吃了。 “去哪吃?” “厂里,有馒头。” “这个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老汤老婆抱着二儿子汤幼民站在门口。老太太向她走过去。“汤婶!”老太太笑着,老远就打招呼。汤婆子本着脸,并不给笑容。走近了。老太太站住。汤婆子道:“又来送牛奶?真不需要。” “客到都门口了,好歹请进去喝口水。”老太太很懂礼貌。 “有什么就在这说。”汤婆子道。 “在这说?不太合适吧。” “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老汤老婆一个人在家,老太太提着一小瓶鲜牛奶敲门进去。 “她汤婶。”脸上都是笑,牛奶床头,大老汤老婆在带孩子,汤家老二,叫汤幼民。“来看看幼民。”老太太凑到床跟前,“我听刘妈说你这一向奶水不多,我就想着刚好有个老家亲戚在淮南农场工作,就弄了点过来。” 大老汤老婆觑了一眼奶瓶子,说:“哎呀太客气了老奶奶,这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饭菜做好了。一个大包菜,一盘子馏山芋,人却一直没回来。家丽已下乡返程,老太太没问她和汤为民的事,先观察几天再说。家丽举着筷子,几次要下手,都被老太太用手打了回来,“等你爸回来再吃!” 家丽委屈道:“又不是什么鳊花鱼、五花肉,一个大包菜,一个山芋头,没那么精贵吧。” 老太太道:“这是规矩,你爸是一家之主,他不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脆亮的哭声整个站台都能听见。 美心从洗手间出来,家欢还留在原地,只是周围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着这个“弃婴”。 时间到。美心早就后悔了,她慌乱地拨开人群,抱起孩子。站台工作人员过来了,是个中年大姐和一个年轻女孩。 “这位同志,是你的孩子么?” “是我的是我的,”美心连忙说,“我是她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