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储姐的死,让本来已经渐渐散开的这群人重新团结起来。这日,几个人又凑在美凤家中讨论局面。“本来已经觉得没什么了。”美凤说,“可这老储死的不明不白。”子玉问调查结果怎么样。老头不说话。美凤也不遮着瞒着,说暂时没有什么突破性发现,但不得不让人怀疑,老储的死跟钟婉如有关。 金顺问:“钟婉如在那家酒店?” 老头说我和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屋子人,刚开始都没说话。 化妆箱摆在茶几上,破了个口,盖子盖不上。 储姐死得突然,可大家都不肯相信这是突发事件。“会不会是守墓人?”疤瘌说。峻桐说守墓人好好的攻击储姐没道理。 “把你送老储的前前后后仔细说说。”美凤说。疤瘌清了清嗓子说:“我是在洗车店门口遇到储姐的,她说自己腿不好,风又大,想让我送她一段,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凤这几日总忘记吃药,有时拿东西,转脸就忘。峻桐陪她去医院看,照了片子,医生说病情加重了些,不容乐观。“再重点会怎样?”美凤倒是愿意直面。 “会不认识人。” 美凤强作乐观,对身边的峻桐说:“听到了吧,以后我不认识你你可别奇怪。”峻桐心里不是滋味。安慰人,不是他的长项,手足无措站着。他能做的只有陪伴。 换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接连几天子玉都没睡好。头一挨着枕头,脑门子就开始出汗,去看了中医,说是心血不足,拿了天王补心丹吃了,可还是没用。亲子鉴定结果一出来。她就心神不宁。老储跟她提了钟婉如这个线索,子玉更加头痛。睡不着就坐起来,还不行,披上睡衣下地走走。金顺睡觉轻,子玉一起来她就能感觉到,只是头三天,子玉起来,她继续装睡。 不便打扰。 峻桐和疤瘌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红说美凤,你实话告诉我,以后的生活你怎么打算。氛围使然,美凤可以理解大红在这个时间提出这种“终极问题”。 “我跟艾瑞克要回去了。” “什么时候走?”是有些突然。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大红不被带着走。“你不是纪律检查委员会。”大红语气加重,“咱们就是个小老百姓,你最开始不过是想找个人陪陪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红要请客吃饭,名单覆盖曾经偷渡韩国的所有人,地点还是和平饭店,是大手笔。消息是储姐带回来的,美凤觉得奇怪,她本不应该怀疑大红。 或者说,她最不应该怀疑的就是大红。她们是发小、闺蜜,值得托付的朋友,自从她卷入这档子事以来,大红给了她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可现在她认为大红对于这事、对于这帮子人有些过分热心。 还有首尔接头人那事。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检测完毕,峻桐和子玉血缘的可能性极低。子玉和美凤都觉得不可思议。前面所有的线索都严丝合缝,包括身上的胎记,故事都对得上。美凤还说峻桐长得有几分像子玉。 可这一切在科学结果面前全数击破。究竟要不要告诉峻桐实情?美凤内心百转千回。 子玉喃喃地,“那他是谁,刚见到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山里孩子,他到底是不是我儿子?” 美凤冷静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晚上峻桐到家美凤就提了做亲子鉴定的事,说得委婉,但意思表达清楚了。峻桐拒绝得比较干脆,认为没那必要。 “求个放心。”美凤再做工作。 “放心又怎么样,不放心又怎么样。”峻桐还是觉得无所谓。 美凤耐心细致地,“你还小,不能理解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完全跟你有着剪不断的联系的人是多么重要。比如我,我这个年纪,我没有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子玉见金顺在便没多说,借了个东西,走了。她准备第二天再找美凤。 金顺解围之后,峻桐日日带着她到处走,不怎么沾家,可美凤也不大愿意再冒险跟老头“约会”。“解密”的事,他们打算用视频通话的方式讨论。 从首尔回来,储姐老想着用那笔钱做点小生意,可选来选去,也没选出个合适的项目,白天她多半去看门面,也不在家。 这日,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凤本就怀疑金顺来中国的目的,听储姐一提,神经立刻紧张,等着听她的发现。谁料桌子一拍,储姐义愤填膺,“混社会的,勾男人特别有一套,脚踏两条船,还站得稳稳地。” 紧张的肌肉松懈下来,美凤失了兴致,拎包走人。她懒得听这些婆妈经。储姐追在后头,“喂!我跟老头准备结婚!” “结婚?”美凤意外。 “对,结婚,老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