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常胜这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大老汤他们的讽刺自然是少不了的。偶尔,别人的关心,也会成为常胜的心理负担。下了班,他就坐在院子里做一点木工活。 美心在屋里急得哭,她对老太太,“他摆脸子给谁看?!又都是我的错了?”老太太只好安慰儿媳妇,道:“过一阵就好了,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吃饭,常胜是一家之主压力也大,你就上你的班,好好地为社会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心快足月了。老太太的意思是,去保健院住。美心不同意,说钱少赚,人还受罪,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没那么娇气。这日,老太太在院子里缼(土语:指折成一段一段)豇豆。刘妈进来了。美心在屋里喂家艺米糊。 “热闹热闹!”刘妈兴奋。 老太太问:“什么热闹?又有人来演花鼓灯了?家丽和秋芳去看过几次。”刘妈立即忘了要说的那茬,问:&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学校操场的水泥台子是学生们放学后的乐园。一圈,趴满了做作业的孩子。汤为民夹在其中。上初中后,他学习上用心了,成绩不错。何家丽从远处走来,到水泥台跟前,把书包一摔。秋芳跟在她后头。 汤为民诧异。何抗美又不知哪根筋不对。 “怎么算?”家丽说。 “什么怎么算?” “你爸和你二叔三叔把我爸打了,这笔账怎么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常胜刚到淮南时,进的是“公盛皮毛号”。是私营企业,当学徒。五八年公私合营,皮毛号成为集体单位,承担全市对外贸易的部分收购功能,主做土畜产品的出口。 五九年,即家丽来淮南的前一年,市商业局成立对外贸易科,常胜开始进入外贸工作,到了六三年,成立安徽省淮南市外贸中转站,属省外贸厅下属的出口物资中转枢纽。常胜顺理成章进入外贸工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丽胆子大,上前轻轻拍了拍他身子。 胡瞎子醒了,强支着身子,还是起不来,“来算命啊,请坐,推八字还是卜卦?”枯老的手去摸床头的铜钱。摸不准。铜钱撒在地上。秋芳忙帮着去捡。 “我们是来做好事的。”为民说。 “做好事?什么好事?” 家丽说:“为人民服务。” 胡瞎子苦笑:“我也是人民。” &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心刚从市团委在田家庵举办“向雷锋同志学习”报告大会回来,进门就喊:“妈,我得要求进步。” 老太太没反应过来,拿着笤帚出到院子,“进到哪儿去?舜耕山上?” 美心道:“精神进步,我得向雷锋同志学习。” 自打上回资产阶级螃蟹事件之后,美心老觉得在厂子里抬不起头来。她想进步,是要争取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7 18:05:56)

朵儿也没想到,自己会主动到老默这儿来看看。 深圳地方小。能在山上找一块地,耕读为生实属难得。她更没想到,老默从歌舞团提前办了内退。在深圳歌舞厅干了那么多年,自己多少存了点钱,养老是够了。 朵儿来,老默并没不惊诧。 “请进。”儒雅得很。 朵儿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深圳这个城市没有的冲淡。不争不抢,从容淡定。她整天跟化学药品打交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6 16:12:59)

料理完所有的客人,薛蓓没心思睡觉。 她打电话给温晓涛。晓涛没接。他结婚,他那些弟兄比他还兴奋,死活非陪着玩,许是唱KTV,许是打麻将,弄不清。 白天喝了不少。晚上再喝,薛蓓怕受不了。她打电话给老默。老默接了,说温晓涛已经被送回家了。 “喝酒了吗?”薛蓓问。 “不少。”老默据实相告,“不过问题不大,小温有量。” 薛蓓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5 17:27:35)

晚上九点,陈超男快到家了。从酒店出门前,她给四海打了个电话。 坐公交回去,图便宜。 省,超男从来节俭,结了婚,就更奉行省钱政策。 房子首付是婆婆家给的,写两个人的名字。这在超男看来是理所当然,没有这个首付,没有一个房子,她无论如何不会同意跟四海领结婚证。不过她也不是不通情理。婚房的贷款,结婚后两个人一起还。有时候,超男还得还多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绕过船塘子往西是姚家湾,淮河在这里拐了个小拐。上了土坡都是荒地。老太太走在前头,手背在后头,提溜着小铲子。家丽抱着家文跟着。 “阿奶,又摘野菜?草都枯了,什么都没有。”家丽轻声问。老太太不做声,低着头,用脚扒拉草窠子。寻寻觅觅,一会,在土坡下面找个小洞。老太太招呼家丽,接过家文,“你挖。”她下令。家丽不懂其中意思。&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