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坐片刻,看人来车往

客官,从哪里来?不妨一歇,聊一点世事风物
博文
据崔哥自曝,这些日子他凌晨还在烫手机,充足电池要跟牛逼闪闪的堕落知识分子和电影导演来记绝杀,不料误击豪门,引来豪门在电话里边哭边跟崔哥复盘事情的来龙去脉,弄得税务局,媒体和吃瓜群众全都心跳加快,看热闹不嫌事大,收视率一路高涨。实话实说,原罪是滚滚钱财。说到底,人家的钱财,原也跟咱们无关,“他富由他富,清风拂山岗”。但,看到人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病房里有一位老年妇人,源自东北农村,85岁了,如果她为一点小事“打call”,不巧护士又被其他事勾留着,没有疾步赶来响应,她于是热爱一叠声喊叫,喊声震天,好似重点提醒护士正在违背职业道德故意疏忽她,或者偷懒怠慢了她。这让在西方社会面皮儿特别薄的护士,多少有点心虚和尴尬。为了让她通融一些,我跟她套瓷,找出一个她或许感兴趣的话题:您喜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还剩几天,女儿即将完成她的期末考。此考,意味着她的大学生涯,行将告一段落。 开车到五百公里外的女儿处,帮忙收拾她的毕业行李。因为计划第二天上午返程回家,至晚上,仍在她公寓边的路灯下忙着装车。小车的空间有限,书籍、衣服和锅碗瓢盆被我左右腾挪着,各处加塞。只余几件必须品,备她几天留用。书桌、床和垫子等,已被她在学生网站上甩卖,二手货的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前注 今年以来,计算机专业北美大学排名第一的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二位花样年华的学生相续自杀身亡。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滑铁卢大学三年级学生的口述,谈到他们学校心理健康中心接受预约的学生,已经人满为患,应接不暇。 搜索网络,也看到北美不少学校的学生,谈到他们大学生活的学业压力太重,忧郁、烦躁、孤独等心理危症。 如此看来,北美学生生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九十年代初,一次夜饮,一位三十多岁壮硕的汉子不经意说起,他这些天不知怎么回事,老觉得疲倦,小便蜡黄蜡黄的。他继而说,近七十岁的母亲关切地问他,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并埋怨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母亲叮嘱,不要熬夜,早点睡;晚上起夜时,记住要披件衣服;不能拖,明天去看医生…… 他随意说着,我一时楞在那里。 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最近,南海上空风云密布,令我华人揪心。舆情日炽之际,媒体在舆论场发声,如果有理有据,客观公正,则能掷地有声,令天下信服。 最近一则新闻风行天下,“加拿大突然公布南海归属最大铁证,被打脸:美国,菲律宾,日本,越南”,文学城几天引来十三万阅客,而国内网站、微信等,这些天也大量转载(包括中华网,中国网等)。 令人有些遗憾的是,尽管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告别校园二十多年了,每到一座城市,我还是喜欢找寻当地的大学,踏进校门,去走一走、看一看。 三年前的夏天,从多伦多回到成都,川大校园正当假期,许多地方静悄悄的。坐在面向一塘荷花的亭子边,人语不复闻。微风不时吹来,近傍树木摇曳,树丛间筛漏下来的光和影,随风遛进亭子,在我蓝色T恤上斑斓地摇荡着。 一点点,一滴滴,一些旧事,就那么远远近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年前,怀着一腔热血移民(这么说,离开时多少是带了一点对中国社会的怨气,心中吹着“人生何处不青山”的拉风),未料到“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很快被验证。 第一年,工作的期望值就直线下降,“变得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从眼光滞留在英文报的雇主信息栏不肯离去,到无奈溜进星岛日报寻寻觅觅,再到漫无目的地扫读加国无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六年前的夏天,在所住的社区里溜达时,有位妇人给了我一点小费,令我沉吟至今。那天,因为前晚在医院里干的是深夜班,我白天睡觉,始终处在半睡半醒之间,很熬人,索性起床。人感困乏,且无精神,便到窗口闲坐。窗外,正是夏日时光,“绕屋树扶疏”,草木在风中摇曳。不妨出去走走吧,我才搬来此地不久,出去看看树儿,听听风声,瞧瞧风景,平静一下再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毛泽东到晚年喜欢庾信的"枯树赋",还特意去背诵"此树婆裟,生意尽矣……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想不到,风云帐里的一代枭雄,对岁月流逝也唱无尽之叹。
日本人也从樱花落英缤纷地谢幕,悟到生命的短皙凄美,如日本俳句,“庭中风乍起,樱花如雪落,雪落何所似,我身徒蹉跎。”
西人也常说"Timeflies",但个中味,是否与东方人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