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十三、继承宗家

庆喜果然遵守诺言,在德川家茂死后的第七天,继承了德川宗家,但因为不是幕府将军,继承仪式还没有先例,而且因为庆喜一直在京都,无法在江户城举行相应的继承仪式。所有这一切都只能从简,而且没有先例可循。
执掌幕府政务的内阁首辅大臣板仓胜静十分困惑,只好与庆喜商量如何举行继承德川宗家的仪式。庆喜仿佛做了多年幕府官吏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二、变态酒鬼


德川庆喜迟迟不松口,拒绝继承幕府将军一职。
前幕府将军德川家茂已于庆应二年七月二十日死在大坂。将军的死让幕府内阁狼狈异常。他们隐瞒将军家茂死去的消息,把庆喜立为下一任将军的候补。京都朝廷也认为庆喜继任将军理所当然。松平春岳等大名诸侯也都看好庆喜,拼命劝说庆喜接受,但庆喜依旧坚持自己的立场。
日子一天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一、家茂殒命

身在江户的十九岁的幕府将军德川家茂从内阁大臣们听到庆喜的战报,由衷地感到兴奋,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说道:“可喜可贺!一桥殿下功不可没!”阿部正外丰后太守、诹访因幡太守、松平伯耆太守等阁老们不愿意过高评价庆喜的功劳,齐声说道:“全靠主公的洪福!”庆喜在京都的胜仗和高腾的声望反倒让江户内阁对他更加猜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指挥若定

如果说一桥庆喜是个演员,他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演员,站在了一个不落幕的舞台之上。三条小桥的池田屋事件、堀川河畔的平冈圆四郎之死发生在同一个月。这个月末,长州军从防长二州出发,在大坂湾沿岸登陆,向京都大举进军,封锁了京都三条主干道的路口,完成了对京都的三面包围,只留出了北面大道。宫廷里议论纷纷,有人主张保护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孤立无援


文久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德川庆喜从筑地海口乘幕府汽船蟠龙号西上,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进京的行程。时势对庆喜颇为眷顾。在他留在江户的这一年的八月,京都发生了政变,长州藩和长州派系的过激派公卿七人被驱逐出京都,朝廷里已经没有了无谋的攘夷派。不过,让庆喜感到头疼的对手在在,他们就是萨摩人。萨摩人与会津藩联手将长州人赶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1 15:14:36)
寄语2018
百战只知进,纵马疾驰,豪情难继江湖远;
一发不可收,临风长啸,此心若定天地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家臣遇害


平冈圆四郎等人对庆喜的独角戏感到困惑不解。江户的攘夷志士们持刀弄枪地造访他们的住处,质问道:“一桥卿想要拒绝攘夷吗?”与平冈圆四郎关系密切的涩泽荣治郎也是其中之一。他对平冈圆四郎说道:“江户的有志之上都非常愤怒。”平冈圆四郎问道:“是对黄门大人吗?”涩泽荣治郎回答说不是,是对平冈圆四郎等近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七、攘夷祈愿


德川庆喜在京都的支持者只有他的多年来的同志,也就是所谓的“三贤侯”,土佐的山内容堂、越前的松平春岳和伊予宇和岛的伊达宗城。山内容堂和伊达宗城各自得到了朝廷给予的国事参与这么一个暧昧的身份。
在京都的志士当中,对三贤侯的看法已经改变,认为他们已经不是往年的贤侯,而是变节汉,已经不是攘夷家,而是跪拜在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庆喜进京

这个时期,有一个农民因为特别热衷于攘夷,想要夺取高崎城让幕府感到震撼。他是武州(译注:武州即武藏国,是日本古代八州之一,现在东京都、琦玉县和神奈川县的一部分)榛泽郡血洗岛村的一户富农的长子,名叫涩泽荣治郎,后来改名为荣一,是日本资本主义的草创之人。他家是半农半商,经营蓝玉染料(译注:正蓝染),是附近一带屈指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将军辅弼

季节变幻,虽说井伊直弼已经在樱田门外被暗杀,但这个年轻人德川庆喜的命运丝毫也没有改变,依然作为国事犯人在一桥府邸蛰居。其他在安政大狱期间获罪的公卿、大名诸侯、志士也一样。只是世间都在看将来会有什么样的新的行政处置。
德川庆喜的近臣们也安慰庆喜道:“您再忍耐一段时间吧!”庆喜每次都反问道:“忍耐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