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滇池情——我为什么要写《寻找滇池卫士》 从前的滇池如“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绝代佳人,离昆明城十多公里,只有一条马车路通往滇池。 我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昆明人,但从未到过滇池。十二岁那年遇到文化大革,学校停课,我闲居在家,每天坐在窗前眺望西山。晴天的西山是黛绿色,有朝云暮霞在山顶上悠闲地飘来荡去。阴天西山就成了一条水墨画,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16 03:52:37)
窗外一片漆黑,窗内灯光苍白。柳晓梅和两个癌症晚期病人睡在病床上等死。天亮时分,柳晓梅近乎失聪的听觉变得异常敏锐。她听到窗下有行人来来往往的吵嚷声,一间小屋子里有婴儿的啼叫声,一位母亲走来走去地拍打着婴儿,嘴里念念有词。柳晓梅突然发现不对,外面明明是一栋只能看见墙壁的高楼,哪来的行人和小屋。柳小梅坐起来,这一坐她感觉到从所未有解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梦幻仙姑 我从小就会做些稀奇古怪的梦,但从未记在心上,后来那些梦如夜空中划过的流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几个印象深刻的梦永远留在了脑海里。 十多年前,我爷爷去世后,我爸他们儿女辈的人,将我爷爷在文革中没被毁弃的诗词搜找出来编写了一本小书《忆垂花廎劫余诗草》,发给每个儿孙用于纪念他老人家。我在阅读这本劫余诗篇时,注意到几首诗词里记有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05-23 03:12:21)
池晚歌滇中共昆明市委過去的養魚塘在滇池邊的一個小島上,與六甲村遙遙相望。四周綠柳掩映,水波環繞。島上有一個極大的養魚塘和瓦房數椽,窗子下一排火紅色的美人蕉鮮艶奪目。房子的右邊有塊小菜園,菜園子裡種著些薄荷、大葱、韭菜、豌豆苗。1968年,看守魚塘的工人都回城造反去了,我爸是靠边站的“当权派”就被派去那裡看守魚塘,爸爸帶著我弟弟小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躲过了战争与时尚的汉姆庄园英国的天气多笼罩在愁云惨雾中,宛如悲伤世界。一旦云散青天阔,立马就变成了鸟语花香的清凉世界。我和丈夫就是在一个鸟语花香,景色怡人的清凉世界里去游汉姆庄园(hamhouse)的。沿途,时而绿树成墙,成隧道。时而可见开阔的草地上有几只摇着尾巴悠悠吃草的牛羊。汉姆庄园坐落在泰晤士河边。我们到达那里时,正午的太阳将树影照成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又见炊烟(6)—野茴香花去年回国,一直阴雨绵绵,每天大雨小雨不停地敲打着窗子和窗外的三叶梅,快到中秋节时还在雨霖霖。朋友打电话给我,她说;梅子种的野茴香花开了,问我去不去青龙谷看花。我听了怦然心动。我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野茴香花(波斯菊)了,也许多年没有见到梅子了。虽然她常常出现在我的梦景中,出现在我的故事里(《青龙谷》《迷路》中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2-29 03:21:48)
诡异的空谷幽兰佩特拉旅游车在通往佩特拉的公路上奔驰,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黄土,白沙,黑石头山满目苍凉,看不见一株绿树,绿色在这里太珍贵了。偶尔可看见黑石头山上或山下有几棵绿树将你的眼睛照亮,绿树下总有几户人家或一个小小村落,那里一定有一泓清泉吧?上古时候的约旦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以色列的祖先亚伯拉罕带着妻子和侄子罗得离开故乡前往迦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1-21 04:20:45)
克里特岛上的迷宫克里特岛是希腊南边的一个小岛。岛上的房屋都是灰白色的二至四层小平顶楼,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小山坡上或凹地里。因为刚才威尼斯和雅典过来,窗外平淡无奇的景致,自然吸引不了我的眼球。吸引我眼球的是车上的导游姐。导游姐不是希腊美女,而且已经四十多岁了。烫着披肩卷发,穿着咖啡色夹克,牛仔裤,旅游鞋。她的风度气质竟和我们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1-04 04:18:06)
聊聊我住过的闹鬼房我丈夫读完博士后,在我们现在住的郡找到一份工作。他先到那里安定下来后,就来接我和女儿前往。他们的研究所在郊外,我们先乘火车,又乘公交车到达那里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他带着我们顺着一条路灯昏暗的大道进入那个小区。路的右边是一大片黑黝黝的小树林,左边是一幢幢围着高大树篱的小别墅,每家相隔的距离很远。那个小区也就只有六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5-12-22 03:49:34)
神奇可畏的耶路撒冷这次我们坐游轮游览了六个国家。我丈夫一直没有告诉我行程中包括耶路撒冷,他怕我激动得睡不着觉,得耶路撒冷综合症。耶路撒冷综合症是一种访问耶路撒冷城而触发的精神现象与宗教信仰无关。患者脚步漂浮自称是圣经上的人物,或者看见耶稣基督和圣母玛利亚显灵,产生强烈的使命感,披上白色床单到处演讲。产生这种现象的患者先前并无精神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