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拾趣闻

我经历的,我认可的,我喜欢的
个人资料
yy56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An这张你喜欢,An能告我为什么吗?yy是你,是花,是梦,打这儿过。yy想起林徽因的诗“灵感”An我之所以喜欢这图是因为后面那扇窗。有了这扇窗,画面便有了味道。不显空泛流俗。画面因了那扇窗,给我一种淡淡的幸福感。否则这图的下场就是删除。yy为什么是幸福感?yy窗虚,虚意梦,梦中的美。yy窗意味着家,人,实体,而实体却是虚的,便是梦。An作家很会表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6-20 09:19:57)

今年的端午节家宴添了小小的笑,小小的咿咿呀呀。新的生命真是活力无限。我是在微信中入宴的。温馨越过了千山万水还是直抵我的心。碳烤冰花五层方,能做到肥而不腻非得在大饭店才可以点。碳烤时用的碳和火候起了关键作用。这道菜很有可能是由利苑酒家的招牌菜冰烧三层肉演变出来的,于厨师聊天,一时忘记了锅里的肉,糊了,用冰块冷却,本是无为而治,却成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6-18 12:32:43)
小时候,儿子一天中最盼望的时刻就是我下班回来那一刻。那时,我坐班车,回家一般都很准时。可是那一天,我一定晚了很多。先生说,儿子去阳台上探望了好几次,连他最心爱的电视节目都没心思看了。不知是他在窗口看见了我,还是听到了我在楼梯间的脚步声,没等我开门,他就冲出来迎接我了,从他那眼神,我知道,他在等我回答,为什么晚了。 我把儿子拉到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1)

昨晚终于等来了翘首以盼的由我最喜欢的歌手JoshGroban和SaraBareilles主持的托尼奖颁奖仪式,果然不负我所望。开场一首调侃的钢琴二重唱,就使本是阳春白雪的仪式变成了接地气的普通人的庆典。是的,90%的现场人可能将和“我俩”一样空手而归,但是我们都为自己的努力而自豪。放松点吧,“Loser”,七十二届托尼奖颁奖仪式不仅是胜者的庆贺,也是未获奖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18-06-08 12:51:28)

1839年,刚刚脱离墨西哥的德克萨斯共和国决定在一个称做滑铁卢的小镇建立首都,该镇后来改名为奥斯汀。都说奥斯汀很美,大概这座1888年建成的在市中心的州议会大厦为这座城市添了不少的光彩。 早春三月,州议会大厦的22亩的绿地已经是青青盈盈。古老的橡树硕大的树冠伸展的却是婀娜百态的枝条,几株粉红色的紫荆花树喜气洋洋地绽放,一个青春散发的姑娘和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看过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浅水湾就像一个鲜活,纯净的少女梦留在我的脑海里。山上有一车一车的鲜花,路上有风吹落的零落的笑声,那个蓝绿色的海湾是被明媚起来的土崖与丛林环绕的。这个张爱玲笔下的海湾让我想往了很久,所以,到香港的第二天就去了那里。 晨起,出租车从中环驶出,一路上自是不见了黄土崖,红土崖,倒是一栋又一栋的楼,一群又一群的人。近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今日CBSThismorning报道,一般人45岁就要做结直肠镜检查。 为什么? 和1994年比,五十岁以下的美国人结直肠癌发病率增加了两倍。以每10万人口为基数,2004年小于50岁的人结直肠癌发病率只有6.2%,2009年就增长为6.6%,而2014年再增,达到7.9%。 1990年出生的人比1950年出生的人患结直肠癌的机率要高2倍。 另据报道,从2000年到2015年,美国50岁及以上人群的结肠镜筛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18-05-28 09:27:05)

OdilenRedon的春 《春之魅》 春 择一枯枝 栖息 饮几口晨露, 伸几下懒腰, 随手洒下柔枝青绿。 莺儿欢唱, 燕儿飞舞, 梦催醒桃花一树。 于是, 春天开始 一个故事 播种, 耕耘, 还有劳作后的期许。 斯特拉文斯基的春天 芭蕾舞剧——《春之祭》 闭上你的眼睛,感受一下。当第一缕春风吹过的时候,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几月前回京,有幸参观了《美在新时代中国美术馆藏书法精品展》。榜上有名的十二位老一辈著名书法家中,唯有萧娴为女性,而她的以“重、拙、大”为特点的书法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萧娴几乎可以说是世纪人,生于1902,逝于1997,字稚秋,号蜕阁,署枕琴室主,是中国当代最为著名的女书法家,与胡小石、林散之、高二适合称为“江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上周好热啊,这才五月中旬就已经98度了,周一到周五,我好像除了晚上和先生一起散步,平日连院子都没光顾。但是周末交响音乐会是不想错过的。 几周前,音乐会的巨大广告牌就竖起来了,我想翘首以待的绝非我一个,因为差五分钟我到那,人已经聚了一大群了,成排坐在前面的多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就随意的散坐在草坪上。 七点半,太阳差不多落山了,晚风阵阵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