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坐家

一无所长,唯余文墨,一息尚存,笔耕不辍。
个人资料
大坐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按一般人的理解,人在临死前的言行,是最真实的内心诉求和表达。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似乎有意把人性最本质的东西归结为“善”,而且会在最后时刻闪现出来。有人把老年美化成诗意的状态,好像老人能够将一生的经验、见识、学问、德行浓缩修炼成至美的境界,但是看一些名人传记,却各有不同,精彩的、悲壮的、抱怨的、后悔的、安详的、神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1-06 04:42:07)
老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如今要增加一句:一国之计在于梦。而且这梦不论什么时间都可以做。梦有两个特点:1、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凡是清晰的梦境,都是加工演绎出来的。2、不靠谱,不可信,不真实,否则,哪来的与胡话同等的梦话?国人骨子里是信梦的。商代甲骨文就有记载,一个蒙太奇式的混沌梦,往往会搅扰得人心神不宁。于是占梦解梦便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08 05:00:44)
1937年,北大、清华、燕京等大学撤到湖南暂栖身。有两个学生决定辍学去延安,在欢送会上,教授们也相继致词。冯友兰赞扬了学生的勇气,送上了祝福;钱穆却冷面相向,猛泼凉水,转而嘉许留下来继续学业的学生。会后,冯责备钱不该打击青年学生的热情,钱根本不买院长的账,认为冯既鼓励学生读书,又赞扬辍学去延安,是模棱两可的暧昧态度。俩人吵了起来。在这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1-19 04:48:47)
近来颂声谀词若洪水滔滔,野火熊熊,劲道十足。大有高调与文革一较强弱的气势。我衷心祝愿这股风气输在起跑线上。歌颂,对好人好事好地方该夸。不能让坏满天扬,把好埋没了不是。然而,根据历史经验和对人性的认知,歌颂不是随便啥人都能干的,起码对人品有一定要求。春秋时,音乐家师乙说:“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但是后世歌颂者,多为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0-06 02:56:46)
世人知道位于意大利北部米兰与威尼斯中间的维罗纳,十有八九是风闻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在那里,是感天动地爱情故事发生的地方。 人类天生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好奇心,访古探秘,总想把传说印证成真实,或亲身体验一种氛围,感受前人的命运起伏,积攒人生经历的资本,最起码可以获取一点茶余饭后吹牛的得意。 历史上是否有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们不想追究考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4 02:16:51)
[这次与“恶马”飓风擦肩而过,让我想起多年前的遭遇。重贴旧文,供网友再度感受风灾的无情与人类的无助。] 美国的自然条件,春夏间极易形成龙卷风,是世界上龙卷风的高发区,素有“龙卷风之乡”的可怕称号。近年,不知是否与全球气候变化有关,抑或其他什么原因,龙卷风在美国有愈刮愈猛之势。今年(2011年)春季,一个多月,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地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9-08 04:06:41)
地球人都知道,华人照相摆拍的姿势花样多,表情包丰富,五连拍、十连拍绝不重复,随便一个人的表演才能常常让专业演员深感饭碗难保。或者可以说,这已经成为华人族群,尤其是女同胞的鲜明特征之一。在世界各地,用不着开口,仅凭姿势表情,便可以找到同胞乡党。不过,如果把镜头从个人特写拉开,扫瞄更多的人,你又会发现大多雷同单调,属于同门同派,组合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考试,有人把它看作赌博,有人将其视为比赛,其实质都是一种奖罚游戏。高考过线者,可以笑着进入好学校,名落孙山者饮恨长叹;科举中榜者,可以授官职,落榜者无颜回乡。各种评比也是考试,结果都是优者获利或得奖金,败者两手空空被嘲笑出局。有奖考试有啥稀罕的?中国历史上由北方少数民族统治的地方王朝或大一统王朝模仿隋唐实行科举制度,藉以补充官吏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年前,我去欧洲旅游,每每感慨于希腊罗马的各种公共文化娱乐及卫生设施的稠密与完善。比如,雅典卫城脚下,可见相邻的两座剧场。庞贝古城,大约不到五万人口,就有三个公共澡堂、一座体育馆、一座可容纳2500人的剧场和一座容量是其两倍的大剧场,以及一座可供上万人就座的圆形竞技场等。相比之下,中国古代有数十万以上人口的临淄、邯郸、阳翟、咸阳、长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27 03:41:01)
经过三十年的血腥积累,旧世家、暴发户屋满窟满,开始由巧取豪夺的初创阶段,转入考虑保命、保家、保传承的守成阶段。于是,帮忙的,帮闲的,又都拾起一个古老绵长的闹心话题:家教、家风,目的自然还是“子子孙孙永宝”,家世延续,把地位、财富、血缘传至百代万代。可以说,这是一个最普通的心愿,也是最奢侈的心愿。它不是始皇帝一个人的想法,而是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