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坐家

一无所长,唯余文墨,一息尚存,笔耕不辍。
个人资料
大坐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现代汉语大致可分为三类:自五四以来的文人书面体;官方通告体和民间口语体。前两种不是正在萎缩,就是已经僵死,而后一种借网络传播显示出充盈蛮力的劲爆态势。 历史上,汉语也分这三类,总的趋势是向民间口语靠拢。原因很简单:使用者众多,集思广益,创造性和生动性最强。文人书面体的创造性、思想性与形式美原本不弱,对汉语的发展起着主导作用,但是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16 04:30:24)

面前的这张照片是不久前去世的110岁人瑞黄慕兰于上世纪30年代拍摄的。人们第一眼的印象一定是“美”。但是属于什么美呢?许多人将其归入“大家闺秀”的美,以为这是极高的赞赏。我可不敢苟同。“大家”是什么意思?贵族、高官、巨商、乡绅?这些家庭出生的少爷小姐即使后天经过修养有意识的约束收敛,仍往往会不自觉地流露出骄横任性傲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1-29 03:12:28)
现在世界各国的人民群众好像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喜欢真实,热爱自然。于是大嘴巴政客有福了,杜特尔特、川普等以“口无遮拦”、“望之不似人君”和人们怀着“狂夫多贤士”的善良愿望(也可说是赌博心理)赢得选民青眼有加。而言行比照规矩来,外表以文雅体面妆,内心有所顾忌,人模狗样的政客均遭白眼,被无情唾弃。 先不说什么是真实、自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1-12 04:08:47)
好像在我的一生中,除了不懂事的童年和读书求知的青年时期,总是像2016年这样,被周围不断膨胀的沮丧、怨恨、疯狂、任性、偏执的负能量挤压着,而整个社会应有的乐观、善良、宽容、理性、公正的正能量则日渐缩水。 被炫耀的都是小精明、小聪明,猴精猴精的,终究还是猴。 爱忽悠者心中最没底。人人似乎都精于算计,却又心中无数。没人知道今天所做的一切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7-01-05 03:55:43)

中国人自古就是“有梦想”的民族。这是好事,和烧香拜佛相似,不致让人彻底绝望,总有个盼头儿。但也容易变成坏事,沉溺虚幻,白日做梦,瞎耽误工夫,而且,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反倒激起走投无路铤而走险的极端情绪。 河清海晏,圣人出,天下有道,国泰民安。这是地道的中国梦,祖祖辈辈,子子孙孙,做了几千年。 在诸多靠谱不靠谱的梦想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居番邦,做化外之民日久,对神州提倡的一些东西,总有些隔膜。虽然不敢妄议,却难免生出意见。 比如有人推崇的“大国工匠精神”,我就颇不以为然。首先冠以“大国”便有妄自尊大之嫌,难道只有大国的工匠才正经,小国的都是混混儿?把个“工匠精神”分为大国、小国,犹如说贵族才有范儿,平民光剩贱相了。 其次片面夸大了“工匠精神&r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一、黄河三绝 壶口瀑布 2、乾坤湾(延川) 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画出完美的圆(没大广角拍不全)。 3、香炉峰(佳县)阅尽沧桑,颓然独立。可惜上面盖的寺庙不伦不类,大损自然,有违天成。笑它戴错了帽子,搭配俗气,不如哭它犹如高帽游街,饱受屈辱。香炉峰仿佛耄耋老人,不堪重负,压弯了颈、腰,痛苦地扭曲着。石峰无言,我来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先秦文献和司马迁的记载,留给我们一个相当顽固的印象:陕北在战国以前,是“狐狸所居,豺狼所嗥”的不毛之地,属于饮食衣服与中原华夏人不同,语言不通的戎狄人的地盘,那里没有城郭和农耕经济,没有文字,而且曾经在此居住的各族裔分支很多,飘忽不定。 世界上,一个普遍的现象:较早发达的地区,如今往往沦落为沙漠荒原。考古调查与初步发掘证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石峁遗址东城门 皇城台考古工地 外城墙与马面从东城门远眺皇城台 从皇城台遥望东城门 我一直以极大的兴趣关注着陕北石峁遗址的考古进展。一来因为我与陕北渊源颇深,情感所系;二来我认为在中国传统文明的中心地带,考古文化的链条已经基本完整,再有发现,只能起拾遗补缺的作用,偶尔可以捡到妇好墓、马王堆、海昏侯等大漏,但对整个文明的评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11-04 03:48:15)
骂人是不拘中外的一种常见人类行为。许多文人都饶有兴致地关注过。有的极度厌恶,有的品出风趣,还有的企图提升骂人的层级,推至高超如艺术的境界,转而反制低级骂人者。梁实秋曾写过一篇《骂人的艺术》,其中讲到,“普通一般骂人,谁的声音高便算谁占理,谁来得势猛便算谁骂赢”。他老人家是大学者,讲究面子风度,自然看不上这般做派,把“一语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