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第十二章:站直“绷住!”一个脸膛黑红的教官用树枝抽了一下小余微微往下坠的小腿。我也赶紧把脚再绷紧一点。周教官据说是中央军校毕业的,级别听说是少校。从开始军训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过好脸色。不过他虽然严厉,动辄骂人,对我们却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最多拿小树枝戳戳歪斜的后背,抽抽晃荡的小腿。他的口头禅,就是……“你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军统之花作者:博凌第十一章:同桌的你我们等了半个多月也不提开学典礼的事,每天就是简单的出操和政治思想自修,发下一堆《民生史观》、《曾文正公家书》、《三民主义基础》之类的书,只是每晚都要求到教室上自习,还动不动让大家写心得。

时节已经临近入冬,晚上在教室里坐得手脚冰凉。下了自习,我跺着脚回到宿舍,把一本陈立夫的《三民主义哲学基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作者:博凌第十章:初到缫丝厂正说话间,一个身材高挑的军装女子推门进来。我抬头一看,立马呆了一下。她身材窈窕,宽松的军装也遮掩不住躯体的玲珑曲线,肌如凝脂,柳眉下一双水波流转的眼睛,眼角稍稍有点上吊,略显刻薄,却不失妩媚艳丽。这双眼睛随便左右瞟一瞟,定然当的上“顾盼生辉,明眸善睐”的古语。不过现在,这双眼睛里毫无柔情,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 作者:博凌 第九章:人贩子 中学毕业后,我按照父母的意愿投考了师大外文系。时局一天比一天坏,师大几个月的课都是动荡不安中度过的,即便如此,学校也没有维持下去。政府天天喊着保卫南京,重要的机构却一个个赶着往武汉撤。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快打来了,师大最早决定和教育部一起往武汉撤。同学们有的和父母跑回浙江乡下,有的准备往江西、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作者:博凌第八章:宣誓“让我照。让我照。”“该轮到我了,给我腾点地方嘛。”一群年轻的女孩穿着新发的军装,在镜子前挤来挤去地试装。几个月的训练里,我们穿的都是灰扑扑的士兵服,这套簇新的军官装在爱美的女孩子眼里,展现着特殊的诱惑。特别是那形状奇怪的帽子,更是让大家兴致盎然。我站在远处,垫着脚尖,对着一个空隙,正了正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第七章:训话作者:博凌重庆磁器口缫丝厂重庆特别训练班班本部两百多学员穿着灰布军装,笔直地挺立在毒辣的太阳下,豆大的汗珠密密渗出,又悄悄汇成细细溪流,“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大家的鞋上,青砖地上。有男生后背上的军装已经塌湿,我的身体也开始轻微地摇晃,眼睛有些睁不开。小操场正对面是一座青砖砌就的门厅,略带残破的斗拱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 作者:博凌 第六章:兜风(下) “雅纹?” 我茫然地看着康民,康民不悦地说:“我喊你几声了。想什么呢!” 我尴尬地微笑了一下,敷衍道:“没什么。” 康民放慢脚步,回头扫了我几眼,没有吭声。 康民把洋车还了以后,我们一起步行。夜幕低垂,行人渐少,虽然是大后方,但为免警察、兵痞骚扰,人们都早早关门闭户。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 作者:博凌 第五章:兜风 我摸着耳后的发茬,苦笑了一下。 “雅纹!”康民拉着车兴冲冲地喊我,小眼睛里都是笑。“等急了吧。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他拿着一个糖人,献宝式地递给我。 我摸出一个馒头,塞给他。“没吃饭吧?” “吃了碗抄手,不过没吃饱。”他接过就大吃起来,吃了一口才问:“你吃了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第四章:溶溶梨花作者:博凌傍晚时分空气里开始有了一丝丝凉意,或香甜或麻辣的食物气息从各家各户飘荡出来,人们彼此的问候和汗酸味搅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太平盛世,与战争隔绝的错觉。偶有三三两两荷枪实弹士兵巡逻而过,和几个拖着残缺肢体,身上军装早已分辨不出本色的伤兵向你乞讨,方才提醒你,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在打仗。府南河边,我局促地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军统之花----第三章:好意作者:博凌穿过布帘后,我忍不住瘫靠在墙壁上,长长出了一口气,粗布褂子被后背上的冷汗几乎塌湿,粘腻地贴在我身上。我烦躁地扯扯后襟,暗暗庆幸谢老三是个势利眼。不是他今天插的这几句话,我还得继续硬着头皮把谎撒下去,那可太难受了。出来的时候虽然把自己的假身分资料背了好多遍,可假的毕竟是假的。对付谢老三这样的人,我说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