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9-20 20:39:53)

父辈的芳华之旅(五)小时候我不愿去幼儿园,我妈只有天天带着我上班。当时她在部队的精神病院做饭,我就天天在精神病院门口玩耍。对一件事物毫无概念,也就无所谓畏惧。对于精神病院的病号,我的全部概念就是“他们也挺可怜的,一来就喂安眠药”“河南的病号爱吃面”。冬天下大雪,病房门口成了我的乐园。每天在这里玩,都能看到病房外的窗户上放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9-20 07:31:21)

父辈芳华之旅(四)这一天的主题:热。这一天从鄯善县直奔吐鲁番。先到火焰山,火焰山号称地表五十度,其实不比湿热的南方热多少,毕竟是干热。再去葡萄沟,葡萄沟是纯粹的人文景观。比较有意思的是维吾尔族人家家访,吃水果看歌舞买葡萄干。本来景区门口我就想买点,记得中国旅游坑人清单里有一条,不要在葡萄沟买葡萄。那葡萄干可以买吧?看看价格,觉得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9 21:09:44)

父辈芳华之旅(三)江不拉克出来,汽车一口气又跑了六个小时,终于到达鄯善看沙漠。库木塔格沙漠是全程我最喜欢的景点。原因很简单----从来没见过!手机在这里没电了,图片来自网络(如今景区大门修的比图上现代多了)。大致一样,你只需在沙漠上加上无数游客即可。沙漠非常漂亮,但任何鞋子都无法在沙漠舒服地行走,唯有光脚非常惬意。可惜我们只有一个小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7 22:14:44)

父辈的芳华之旅(二)旅游第一站是天山天池。在天池景区入口,孩子超高要补票,等待过程中旅行社发错了门票(70岁以上老人免票、60岁和孩子半票,都要和身份证一起使用)。导致我们滞留景区大门一个半小时。本来我已经坐车坐得翻江倒海,一个半小时的等待,生生把呕吐压了下去。坏事就这样变成好事。天山的冰川目测已经比我小时候少了一些。小时候,走在路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6 22:49:05)
父辈的芳华之旅(一)1968年,父亲以贫下中农的光荣身份参军入伍,到了新疆,开始当炊事员,后来当会计。突然有一天,来了命令要组建医疗队,父亲被抽调进去负责后勤。大卡车上晃荡了一个多月,把他们从一个高原拉到了中巴边境。原来,为了见证中巴两国人民的伟大友谊,他们要去修建喀喇昆仑公路。这友谊太伟大了,路一修六年。父亲他们前后参与了三年左右,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第六十章:饭桌和传单取了衣服,他还老跟着我,也不说走,我也不好撵他。他提议说一起去吃午饭吧。坐在店里,各自点了东西。我掏出买的报纸,浏览没看完的部分。”你怎么一次买三份报纸呢?“宋凯很好奇的扯过一份看着。我跟他解释了这是小余传过来的习惯。报中其中一份是《新华日报》。”这个不要带回总台去。”他指着。我告诉他我每次看完都会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五十九章:巧合篮球赛最后是机务组拿了冠军,李勇却落寞了好久。我能顶大夜班以后,忙碌了很多,白天有时间也是补觉。偶尔一个值白班的日子,我想去个门做件衣服,偏偏又被抓了丁去送电报。到了局本部送了电报,出来在警卫处换回派司。新来的警卫手忙脚乱,找不到我的派司,我耐下性子看着表。门外响起马达的轰鸣,一辆敞篷吉普在门口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八章:探病小余不想值夜班,因为她下了夜班一个人回家要走夜路,不大安全。让同事送又怕被占便宜,她已经递了请调报告。我的夜班倒值得开开心心的。忙碌是有价值的,每条电报都是别人拎着脑袋发回来的,也许对打仗至关重要。小余听了,半开玩笑的说,就你们为抗战做奉献啊,我们一点功劳都没有?当然有了。我说,除了看有没有人通敌,也可以监听下达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五十七章:女人的嘴这次轰炸,总台有点损失。有个报务员在外出的时候被炸伤了,伤不重。但在胳膊上,短期以内,不能工作了。人员的安排开始变动。因为我没出错误得顶过了大夜班,我被调了位置,新的安排下,我可以顶大夜班了。几个班次下来,徐民生这些老报务员,终于不再斜着眼睛看人了。冯恩庆给我把违纪去掉了,给我报了名参加收发报比赛。薄雾淡锁的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六章:夜班答案只有一个,他在总台工作。怪不得刚才他没问过我路。我走进大门,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我忍不住了。“一直都在这儿。”我反应过来,原来他是从总台抽调出来,去训练班当教官。现在是回原单位而已。“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这次回来没多久。”“那个部门呢?”他停下脚步,看了看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