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二十九、发明家(一)嘉年和小晚面面相觑。狄少爷放下汤碗,又问了一遍:“妻子想出这么妙的法子,只为让丈夫喝口热汤。丈夫有没有发奋苦读,考取功名呢?”“……这个……”小晚挠了挠耳朵。传说就是传说,每次都是到汽锅鸡这里就完了,然后是服务员介绍菜单,谁也没追究过丈夫到底考上没考上。“不知道。”她老老实实地说。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八、汽锅鸡“饭菜可有不妥?”小晚立刻从幻想中跳回现实,狗腿地答到:“没有,没有,我这就试吃。”人生,是妥协的艺术。在又跑了厨房22个来回之后,小晚蹲在廊下,对着食盒苦思冥想。总这样也不是办法。虽然运动更健康,但她更喜欢多样化的有氧运动。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发挥自己的魅力,让少爷改变生活习惯。二,自己想点办法,改进食物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七、小白鼠“老爷,您不也在此处嘛?”小晚昂首答道,“别误会,依我的容貌,不够格服侍老爷贵人。我只是替香痕姑娘上妆,挣两个铜板花花。老爷有心,也可以赏我两个?对了,难得见老爷一面,我还有10两银子藏在府上厨房的老鼠洞里,老爷若可怜我流离失所,下次记得将银钱还给我。”说完,她施施然走进房中。早听说老爷怀念夫人,立志不娶。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六、颜值即正义?小晚再也挪不开步子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风许,端详他的脸庞、眉眼、下颌和笔直的身躯。她觉得对方好像有点熟悉,又说不上来在那里见过。他穿着脏得辨别不住颜色,血污点点的战袍,尘土满面、头发蓬乱,眼里却似乎燃烧着熊熊烈火。那是一种可以烧透所有阻碍的火,一种洋溢的阳刚之气,一种蓬勃的生气。是她在充满了绝望和疾病的医院里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五、角弓惊破少女心“桃子!”小晚对着一树白里透红,蜜汁似乎马上要被桃皮撑破的桃子,嘴巴都合不拢,“好多桃子!”全天然、绿色有机、无污染、无公害、非转**的桃子!这种桃子饱晒阳光,皮薄个不大(没有化肥)、汁多,个个带着豆蔻少女面庞一般的粉嫩色,在绿叶的衬托下格外诱人。要吃这种桃子,最好的吃法是咬上一口,不揭皮,像喝饮料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四、落峰山他劈头一马鞭对着风顺抽了过来。“我等领朝廷俸禄,生当为国尽忠,死当马革裹尸。你从何处听来这些胡言乱语?有心人听了去,尔等死不足惜!我这把老骨头烧掉,也不够赎你的大逆之罪!”风顺没有防备,脸只本能地一偏,鞭梢在他红彤彤的脸庞上卷出一道血痕。他摸着脸上的血痕,不可思议地看着从不对他下如此重手的义父。老将军的额头青筋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三、女人的武器香痕端详着铜镜中的看似无妆胜有妆的妆面和生动的峨眉。“没打多少粉,但颜面粉中带嫩,气色上佳!”小丫头赞叹道。“真的?看起来无甚不同。”香痕嘴上这么说,眉眼却带喜色。小晚立刻狗腿地送上绢花,插在鬓边。“妆面好不好,镜中看不分明,姑娘不信,可以问问嬷嬷。”“罢了。”香痕拢起团扇半遮面,“一个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二、蜘蛛侠?一股刺鼻香气直往小晚鼻子里钻,毛茸茸地像鹅毛一样掏着她的鼻孔。终于,她忍不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阿嚏!”“醒了?”一个年轻女子背对小晚而坐,一双柔荑正施施然在鬓边戴上绢花。小晚坐了起来,她正躺在帷幕低垂的雕花大床上,案上立着青铜熏香炉。室虽不大,陈设布置甚是华贵。特有的脂粉气,深红的帷幕,是一种与狄家不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4 21:59:21)

小笠的茶过年前我们跟团去日本旅游了一趟,大阪、奈良、京都、东京一线。之前我去过两次日本,都是去开会,一次横滨一次福冈。印象都不错,更喜欢福冈,因为福冈人更热情。在东京横滨问路人家也会给你指的,但是在福冈,我站在车站地图前刚琢磨了一会,就有人问是不是有问题,赶紧拿出打印好的旅馆信息,对方也不知道,帮我找了半天,最后把我带到了地方才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一、塞翁失马计数的婆子试了试气息。“泼点水,继续打。”“慢着。”忠叔慢悠悠地出现在柴房外。众人赶紧停下施礼。忠叔把眼从血肉模糊的屁屁上挪开。“老爷说了,仔细别出人命。工钱也不能欠她半文。打完了,记得喊她家人领她出去。”众人点头称是。忠叔掏出一瓶伤药,放在一边破条案上。“小姑娘家家的,吃不得闷棍,打完记得给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