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第三十五章:何草不黄这天下了课,李勇和几个男同学又来喊我陪他们去找宋教官。大家说说笑笑走到半路,碰上队部的军需官正在指挥搬大米,男同学们就去帮手。你先去看教官在不在,他们一边搬东西,一边还不忘给我派任务。“宋教官?”我喊了报告后,敲了敲门,没有回应。我轻轻推开房门,屋内空无一人。书案上摊着文房四宝,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墨香,一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三十四章:好好学习经过“大战”的小插曲,年后的学习和训练迅速展开了。除了固有的无线电、收发报和密码,越来越多的特殊课程出现在了我们的课堂上。爆破、毒药学、逮捕与审讯、化妆与潜伏。。。。如果说之前,所谓的“特殊训练”还是遮遮掩掩,非情报、行动组的同学只需要听个情报学、情报史的大概,了解点理论即可。如今,这最后一层遮羞布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三十三章:桃色新闻“是我。”低沉的男声响起,是宋教官。我松了口气,急急开了门。他身上没有伤口、血迹,干干净净,和临出门时毫无二致。神情轻松惬意,脚步轻快。“咿,居然一点没动啊?”他瞄了一眼机器,走到桌边。他松松垮垮地拿起起子,愉快地紧着一个松动的螺丝。对上我满眼的疑惑,他浅浅一笑,“没事,他们出去和宪兵队打架了。&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军统之花作者:博凌第三十二章:热茶回到宿舍,甩出带有体温的丁丁糖,糊住同学们的嘴,我麻利地换下了湿衣服,草草擦了擦头发,拿着伞又冲出了宿舍。身后回响着小余欲言又止的声音,“雅纹,唉,板鸭……?”“回来再给你说!““宋教官?”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宋教官的宿舍的门虚掩着,我把伞依在门边想走。再一转念,人家淋着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第三十一章:冬天的雨我紧贴着门板,急促的喘息声在耳边回响。教官宿舍,嘤嘤哭泣,安慰,旅馆,高淑恒惨白的脸色,走马灯一样在我脸前晃过,搅成一团黑漆漆的肮脏的东西,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到作呕……突然,一声尖厉的女人叫声划破了浓云深锁的天空,穿透了薄薄的门板,把我从纷乱的思绪中急不可耐的拖回。我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她叫的是什么。然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我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磁器口坑洼不平,窄窄的石板路上。路面和路沿的缝隙里,沾附的青苔泛着幽幽的深绿,在重庆冬日的连绵细雨下,不健康的深绿被滋润得肥腻不堪,带来一种不洁感。唯有常被人踩踏的部分,才看起来略清爽些。磁器口是千年古镇,本来有几十户人家,一座古寺。抗战爆发以后,因为靠近嘉陵江古渡口,它的作用顿时重要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二十九章:过年吃板鸭电讯组那些救国军来的大老粗,文化不高,收发报技术也许还能勉强跟上,无线电学这种和机器打交道的他们就不行了。以前学原理的时候,就有人嚷嚷听不懂,现在开始练装机,估计更难过。可他们思想不赤化,不搞怠学,班里是不会退掉他们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物尽其用,让他们去学技术要求不太高的军事或者行动。班里虽然没有明确讲,但却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十八章:劝进 和多数教官一样,宋教官是宿舍、办公室合二为一的。屋里正对门摆着一张单人行军床,床上的灰褐铺盖叠着整齐的豆腐块,屋子正中摆着一张黑漆的书桌,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码着一摞整整齐齐的线状书,几支毛笔挂在考究的笔架上悠悠晾着。紧挨着笔架摆着一个剔透的玻璃缸,里面居然游动着两条红色金鱼。书桌边是一个看不出什么质地的木质书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军统之花作者:博凌第二十七章:柳暗花不明平常我们做什么都是统一行动,搞不了小动作。我们的晚自习按规定要从7点修到9点,本来不准缺席,班长每天都要点卯。但是晚自习没有教官代,只是个写作业和“读三民主义,锤炼思想”的时间。学习有了问题,像我们装机器遇到了困难,也没法在自习课上找教官问。训练班是鼓励学生找教官解疑答惑的,到了如今这个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十六章:山重水复第二天又是一上午的实验。我的进度已经落后了很多,一进教室就埋头看图、焊接、接电阻、电容,可是好像线路老是和我作对,越急,越是出各种问题。我忙得满头大汗,进度依旧缓慢。当电阻又一次从我手中滑落的时候,我把它丢到桌上,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你怎么才装到这里?”一个颀长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我的背后,一脸的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