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二十、包茅祭酒(二)“呔!千年狐妖!汝等批上人皮,害人无数,任你变化万千,也逃不出九天玄女娘娘的手掌心,还不速速现形!”她喝道,声音有点含混。周大娘鼻尖正对着她的手指,面色已变成了猪肝色。“装神弄鬼,还快不把她拉下来!”周大娘鬓边的钗环轻轻摇晃,指挥众人拉她下来。“噗……”一阵水雾从小晚嘴里喷向周大娘,后者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九、包茅祭酒(一)天气一日冷过一日,年关终于快到了。小晚在厨房,已经适应了褪鸡毛的工作,但是临近年关,丫头仆妇们准备着年货,有家有口的都计划着忙完元日之祭,请几天假合家团聚。看着喜气洋洋的古人,小晚也想家了。想自己说话不敢大声,只会围着灶台转的妈妈,不省心的弟弟,甚至是吝啬的继父。比如她以前她觉得继父偏心,现在觉得继父对于她和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八、民科大作战“占领华尔街!”“疯婆娘!”嘉年公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毫不掩饰一脸的厌恶,“喊你几次三番不应,还要请你不成?”小晚恋恋不舍地离开自己的情绪和臆想,磨蹭着走过去。“对不住,奴婢刚才没听见。”“吃饭就听得见。记得提醒少爷吃饭,不然打断你的腿。”嘉年公子叮嘱她时没忘送个白眼给她。她知道嘉年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七、占领华尔街(二)“百分二十五……是什么?五五数之得二十五,我明白。百分之二十五,是何意?”他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求知的眼神。她愣住了。她几乎在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消遣自己,可那求知欲又那么真诚,骗不了人,以至于她都忘记打量他右边貂裘领子下鼓起的瘤子。“是……是……”冷汗从她额头冒了出来,“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六、占领华尔街(一)青砖地面清扫得非常干净,仍然可以看清缝隙里的泥土。毕竟是没有地板的古代,小晚又一次怀念厚厚的柔软的地毯踩上去的脚感。她闭上眼睛开始遐想……管家在旁边轻咳了一声。她赶紧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还跟刚才一样,分毫不变。她沮丧地低下头。狄老爷端坐在书案后,翻开一页书:“想清楚了?”“老爷,奴婢想得很清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五、是敌是友?“添寿,找到东西了,在这边。”窗外突然传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你快喊福全过来搬东西。”话音未落,只听见脚步声往门口走来。男人停下粗重的喘息,捂住小晚的嘴。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一把推开房门。也许是刚才男人忙着制服小晚,房门并没有上门闩。“多喊点人过来。这么多家伙事,指着我搬完吗?”“别乱说话,不然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四、一个小目标小晚跑回厨房找木盆,她一说孝嫂子立刻问她怎么将猪油膏放在木盆里,都坏掉了。什么猪油膏?小晚问。就是你那木盆里的东西啊。黏糊糊的一坨,抠都抠不干净。孝嫂子不满地说。小晚脸变色了,抓住孝嫂子晃个不停,直喊猪油膏哪里去了?“早扔了。喏,炉灰边还有一坨呢!”孝嫂子打开她的手,吼道,“早不能吃了!”一坨褐色的东西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三、万事具备,只欠本钱这段日子小晚很忙,本想假装木工混过去,免得挨板子。结果,三少爷院子里的人三天两头来厨房传话,让她赶紧做放工具的架子。还告诉她,买材料或者用工具什么的,直接去找管事领对牌出府。眼看着三少爷当真了,她不做不行了。她不得不暂时放下做肥皂大业。街面上木匠、铁匠铺子一跑,她才明白,这个架子做起来比想起来难多了。古代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二、一览无余狄三少爷走进内室,只见一个穿着脏的辨别不出颜色衫子的年轻小厮,正拿着木尺在墙上比比画画,口里念念有词。“长尺五,高三尺六寸。”“大胆,你是何人?怎的在此处?”嘉年喊了起来,将三少爷护在身后,“来人呀。”“少爷息怒,嘉年公子息怒。”年轻人见有人来,转过身来,大大方方见了礼,“小人是老爷派来量尺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一、爱死爱慕狂魔不能改变世界,先洗净自己的脸和手。以前有段时间,小晚梦想做个小女人,关注过一个手工肥皂达人的公号。虽然没动手做过,但记得肥皂的配方并不难。就是动物油脂加氢氧化钠和水,皂化以后,冷却凝固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动物油脂和水没问题,氢氧化钠去哪里找?氢氧化钠是工业时代产品,古代没有。但是自然界应该存在生物碱性液体,只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