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最近北京大学林校长在北大120周年校庆大会上读错了演讲稿中的“鸿鹄志”,视频发到全世界,闹了个大笑话。事后,林校长发表了一篇给北大师生们的“道歉文”,解释说自己在校读书期间正值文革,没有机会好好读书识字。末了,他告诫北大学生们,别让这个无关紧要的小事干扰了他要传递给你们的理念:焦虑和质疑不会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社会进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4-20 19:47:12)
出门旅行总找本闲书带着。这次去古巴我带上了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之前对胡兰成了解不多,只听说他是个让张爱玲又爱又恨的花花才子,还是个汉奸。也许就因为有这些印象,他的这本书在书架上置放好久,却一直没有迫切去读的欲望。在古巴的海滩上,断断续续,我竟然读了大半,所剩不多部分回来也就读完了。这书能吸引我的,首先是胡兰成的文笔,其次是他叙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又一次体会到,诗的语言真是强大,诗能够传达的感觉真是不可思议。请看迈基马德描写他爷爷的去世。——译者,2017/04) 那一头熊 艾米特·迈基马德(黄未原译) 不愿见光的语言 从洞口偶然冒出 又吞回 消失在记忆的莫高窟里 膝上的曾孙女儿 在91年漫长的隧道尽头玩耍 阳光照亮那里的开阔地 助听器也不能打破的寂静 就像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国又发生大型枪击案了。这次在一家中学校园里,死了十几位学生和老师。
美国是个枪支泛滥的社会。据报道,占世界人口4.4%的美国公民竟拥有世界平民拥枪总量的42%。去年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其主犯的房间里查出几十条枪。而这次佛州高中枪击案中的19岁少年凶手居然能合法买得杀伤力巨大的突击步枪,令人不可思议。
每次大型枪击案发生,总会引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2018-02-17 20:47:46)
有感于看到一些主要观点建立在极其低级的逻辑错误之上的文章,却被发表在高档次的学术报刊上,而且流传广泛,我前段时间写了《低级愚蠢为什么不能被解决在社会低层次上和小范围中》一文。今天我想说的事情,性质与此类似,但表现方式不同。经常有极其低级的事实判断错误出现在作为知识精英的高级专家学者的文章中,且在国内广为流传,特别是当这些文章涉及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胡适先生这篇《容忍与自由》的意思是:与其强调对自由的争取,不如强调对不同观点的容忍。他和他在康奈尔的老师都感觉到,自己越老越意识到容忍其实比自由更重要。他们的理由是:人都难免要犯错,即便目前认为自己绝对正确而对方绝对错误的方面,也可能等到将来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为了避免误解,避免打压正确的意见,即便你现在认为对方绝对不正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人们关心的一切问题,归纳起来最后就是两类:事情是怎么样的?事情应该怎么样?前一问题涉及所有的事实真相方面,后一问题则讨论事情的价值。
在学术史上,在科学还没有出现之前,一切的学术问题,包括物质世界的基本组成元素问题,都是哲学问题,所有的学者都是哲学家。自从科学(自然哲学)从哲学这个大家庭分离出来之后,一般就认为,科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两千三四百年前,在古希腊的一个人家里,苏格拉底和一帮朋友聚会喝酒。席间有人提议,为了助兴,不妨大家轮流针对爱情这个话题发表一通演讲,赞美爱神,看看谁说得最好。柏拉图写的《会饮篇》,据说是记录了苏格拉底和他的朋友们的这次聚会谈话。但是,如果说与会的其他人的确是在谈论爱情,我感觉苏格拉底的主题或目标却不是。苏格拉底是在劝善。他借爱情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4 20:57:32)
想起说这个话题,是因为看了《明镜火拍》的一个节目。《明镜火拍》是湖南人何频在纽约搞的一个视频节目系列,最近很火,我也赶热闹看了一些。特别喜欢看何频先生的《点点今天事》以及陈小平先生的访谈节目。最近它又增加了其它节目,包括刘屏先生主持《华盛顿看天下》,依娃主持的一档讲历史的《寻找大饥荒》,都很不错。强烈推荐。这几位主持人风格各异。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安·兰德(AynRand,1905-1982),美国知名女作家和伦理哲学家,1926年从前苏联移民美国。其代表作品中包括了两部畅销小说《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以及几本讨论伦理哲学的小册子。兰德的伦理哲学被她自己称为“客观主义伦理学”,是反对利他的集体主义的。也有人把她的哲学归于宣扬自私自利的自我主义。最近在道德上颇受争议的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他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