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多伦多

《宋朝尤物》、《南京,我的夜生活》和《浮云落在多伦多》(一个科大神童的爱情往事)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博文
《浮云落在多伦多》后记时间或许是这些奇怪小说的浮云。
离开中国有些年了,但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多伦多,其实就是生活在以前一个没有结束的长梦里。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变化。大学时代曾经狂热地喜欢写诗,为此,开过十几门功课的红灯。不知不觉那样的疯狂时代已经烟消云散。
我一直曾以为纯粹文学是离我内心底部最近的东西,为此,我错过了自己人生中很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南京我的夜生活》后记这个关于老鱼的故事在我的记忆中存放已久,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记得她准确的写作时间。而她的姊妹篇《活在多伦多》,老鱼故事的后半部到现在都已经出版四年有余了。
  这些年,连我也开始怀疑小说的构放,这个令人尴尬的时代究竟需要怎样的艺术形式去装饰它,诽谤它。我在梦里其实也写过东西,醒来以后又全部遗忘。而且,这么多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0我想如果不是教授毛金的新婚妻子金艳的来到,我可能会在毛金那里多住些时候。我觉得我挺喜欢那种阶级兄弟般的友谊氛围的。一如我过去总是和戴戴和胡杰在一起那样。金艳在北京还只是电视台亩?呓谀恐鞒秩恕T诖笱?焙颍??谷鲜段业耐?д盘一āH缃竦恼盘一ǎ?诒本┑揭丫?侵??慕谀恐鞒秩肆恕K?钠拮右彩峭?桓龅缡犹ǖ闹破?耍?抢锔愕镁拖袼?羌业姆蚱薜狄谎?U盘一ㄖ鞒纸谀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7
当我听毛金说自己直到现在还是处男,还真是大吃了一惊.在我印象里,毛金是那种又聪明又善良种友谊的孩子,是名副其实的好好男人。现在,他又事业有成,做着世界名校的年轻教授,还拥有着多伦多上流阶级的大房。不像我,从小就背着流氓神童的阴影。我的事业就是没事业。虽然我也开着宝马里最便宜的车种,银行里还放着一些在中国的淘金,但有时候还是会感觉自己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4初到温哥华,我是住在了移民接待站。所谓移民接待站,就是某一个华人租或者买的大房子,把它改造成了家庭小旅馆。一度,我几乎迷上了温哥华的大海,还有那绵绵雨夜。北美,原来就是这样的?桓鲆T逗突?龅?植皇??驳牡胤健8盏侥抢铮?颐淮蛩阏沂裁垂ぷ鳌>菟担?泼裎赂缁?娜瞬簧俣际侨?澜绲拇罂睿??谴?涣饲??蛔急咐醋?颖摇J抢凑馑?饺?澜缱钍屎先死嗑幼〉牡胤较硎苋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七章多伦多乌云我羡慕阳光因为它无动于衷1我是在深圳的某个无人的海滩边开始和香港胖子的“决斗”的。满妹开的车,跑出去似乎很远。她选择了这么一个我和胖子都不擅长的领域。胖子说他愿意和我比烧钱和赛车,而我则说愿意和胖子比比写口语诗,或者比射击的准确度。后来,我为我年轻时候常常缅怀的诗人普希金为情决斗的故事而激动了起来。我在脑海里有默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0必须承认的是,我人生中也有着某三种毒品,那就是神童,艺术和爱情。成年以后,昔日神童故事早已破灭。我变成一个普通正常的男人。不少人不仅不说我神,还喊我笨蛋。我的身上有着那么多蛭?橇υ缡於??吹纳?砻? T诤?芄?纠铮?彝??夜?复未盎У牟AАU獗凰?巳衔?俏业木?窦膊〉脑缙谔卣鳌F涫滴倚睦锩靼椎煤埽?乙?谕训娜松?跤疤?啵??裕?易苁强醇?悄峭蚨竦牟AО盐仪胺秸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7不能否认,在胡杰的公司发扬壮大的过程中,我也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在几单有关公司存亡的大单里,我也曾经灵光一闪,拯救于胡杰于水火之中。我靠的是预感。我防止了公司黄?H绻?滴艺娴脑谀晟偈焙虻惫?裢??浅赡旰螅?疑砩衔ㄒ簧衿娴木褪悄侵稚砩吓既怀鱿值脑じ辛恕?/span>或者,由于胡杰还是在美国久了,我比他更熟悉中国国情吧。考大学的时候,考政治的时候,只要是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4我还记得胡杰从美国回来后来找我的那个下午,我又刚刚砸完晚报办公室的玻璃。我手上包了纱布。总编则又找我谈了话,说我再砸的话就开除我了。因为晚报的人都说忍够了我的砸玻璃。有人投诉他总做有关家里玻璃被砸的恶梦。总编老先生也是南大毕业的。他毕业自六十年代的南大中文系。所以念在校友的份上,他总是不断地严厉警告我。然后写条给财务,从我工资里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六章金色的月光一盘城市的棋继续呼吸1也许我就等了一年,也许我等了好几年。一年是不是就等于好几年。在梦境中,我是真的记不清的。我总是细心布置我的梦境,像热爱园艺的老外布置花园。梦境中,起码再没有人会指着我的背影,像尼采对着镜子说瞧一个美人一样地说,瞧一个神童。没用的神童。步入社会以后,我更加觉得自己是一盘平凡的棋。杨杨般的高手们已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