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浅论英汉语言中的“音韵美”(euphony) 语言初学者通常被词汇,语法,写作这“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能够写出通顺句子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升级到中级水平后,才顾得上语言的其它较高阶的内容,如修辞手段,句式多样化,首尾呼应,...等等。 而“音韵美”(euphony),则可以说是最被忽视的一种语言手段。只有攀登到语言珠峰的半山腰者,才会注意到它的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一个女人从12岁开始就被男人称为“性感尤物”,她是该感到自豪,还是感到悲哀? 当她刚高中毕业没几天她的老师就来约会她,她是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 当政论刊物记者专门就她的胸部写了一篇文章时,她是该感到自豪,还是感到悲哀? 当她的大学前男友把一个用过的避孕套钉在她宿舍门上并在门上写着“妓女”两个字,她还会感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古语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意思是:小时候才华横溢,长大了未必就成大器。可张爱玲却说:“出名要趁早。”安娜.肯德里克的星路历程,推翻了古语的诅咒,反证了张阿姨的远见。 小小年纪就闯荡百老汇,与大咖同台演音乐剧;顺理成章就在一些电影中出镜,直到成为《暮光之城》里第34名主要角色。初出茅庐崭露头角的她,发现娱乐圈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一个“政治正确”走火入魔的年代,我对所有“政治不正确”的人与事都持同情和欣赏的态度。我们一生中有大半时间都在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总该偶尔特立独行逆流而上吧? 所以,当有人敢把自己的电视栏目命名为“政治不正确”时,我的直觉告诉我:thisismyguy!(这厮是我的菜!) 此人名叫比尔.玛尔,纽约客,脱口秀主持人,时事评论员,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通常情况下,英语中的常规定语不外乎下列几种: 1.形容词作定语:Sheisabeautifulgirl. 2.副词作定语:Iliveintheroomabove. 3.介词短语作定语:theguyintheofficeisdrinkingcoffee. 4.不定式作定语:Theauthortowritethisbookisfamous. 5.从句作定语:Thewriterwhoisgoingtowritethisbookisfamous. 我想侧重介绍一种我称为“非常规定语/表语”的语言现象。它的特点是鲜活灵动不拘一格,让句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与中英文打交道多年后,依稀觉得象形文字思维模式与拉丁字母思维模式既有交集点,也有天壤之别。或许这就是中国人的洋泾浜英语和洋人蹩脚华语的根源。 了解中英文写作习惯的异同,有助于我们写出更地道的英文。 我要着重探讨英语写作里一种特别的现象,就是状语/定语的重叠现象。 先看一个例句: Itissopainfully,embarrassingly,proudly,honestly,purelyreal.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近在啃AMYSCHUMER那本书:《THEGIRLWITHALOWERBACKTATTOO》(下腰部有纹身的女孩)。 看到“啃”字,你以为我饿得饥不择食,要以纸浆果腹。其实是形容阅读过程中老被其中一些句子卡住,如骨梗在喉: IwouldargueIlookexactlylikeBeetlejuice--theMichaelKeatoncharacter,notHowardSternregular. (Beetlejuice是什么?MichaelKeaton和HowardStern又是谁?) Iwaslookinghimupanddown,try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你问一名曼哈顿女人如何从一名生活多姿多彩的纽约单身贵族变成地库完备的郊区家庭主妇,她会说些啥? 苏丝.艾斯蔓会说:家有丈夫一枚,爱犬两条,外加继女四位! 你问一名自己没有生过孩子突然有了四名继女是什么滋味,她会说些啥? 苏丝.艾斯蔓会说:我妈以前老跟我说,金钱买不来儿女的爱。胡说八道!她们就像俄国的邮购新娘一样--你在她们身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是一个标题党粉丝。在不熟悉作者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全凭书名的有趣与否来挑选书籍。所以,当看到一名陌生的女作家用《脱下你的衬衫并哭出来》作书名时,我毫不迟疑就掏腰包。 后来才知道,书名的出处源自她在纽约大学学戏剧时的导师的一句话:“在娱乐圈里幸运能找到活干的女人,无论扮演什么角色,只要求她们干这两件事:脱下你的衬衫并哭出来。&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91年美国一部著名惊悚片《TheSilenceoftheLambs》红极一时。中文片名翻译成《沉默的羔羊》。 究竟是沉默的羔羊,还是羔羊的沉默? 我问沉默的羔羊,得到的只是羔羊的沉默。 英语原片名中,沉默是主语,羔羊是修饰主语的定义。中文译名中,羔羊成了主语,沉默则成了修饰羔羊的定语。 这种修饰关系的转换,是出于中文表达的习惯。汉语中的“沉默&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