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个人资料
小米和小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阅读StephenShore大概是去年的想法,一直拖延到今年。我以前一直认为,摄影是艺术,但我们所玩的摄影,并不就是艺术。去年,似乎多了点感觉,或许,我们拍的片子,连“摄影”都算不上。长期在网络论坛的浸淫,我以前从没有去想过正规科班出身的人学了什么知识修了什么课程,摄影的基本功不仅仅是光圈速度构图光影。像我们这样业余玩票的,缺乏基本的艺术修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5 11:13:36)

之前大约有近两年时间没有触碰摄影,只是偶尔上网看看网络上的片子--那就是我所谓的跟朋友说的,我也没有离开。事实上,过后想想,还是觉得非常浪费时间。假如那时候就把定下心来看家里买的摄影书,两年可以看好多本吧。2016年算是开始暖身,在一个很小众也很少成员的胶片组呆了一年,受到不少的感染,也喜欢那种低调的气氛。 玩摄影玩了几年,现在几乎是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1-23 23:20:30)

这张片子摄于2013年,胶片。 一如温哥华冬季湿哒哒的日子,那天我经过这一间咖啡屋,看到窗玻璃因为室内外气温的不同而产生的雾气,就买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了窗前。耐心地等了半个小时,拍到了这一张。对面蓝色的房子,是一家很有名的二手黑胶唱片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StMalo,这个位于法国西北部Brittany地区的海滨小城,自从我开始读2015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小说,便一直在我的脑海徘徊。 今年三月的一个暖暖春日,我们驱车从诺曼底来到了这里。艳阳下,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游艇,停满了港湾,宁静而美好。穿着红衣的金色卷发女子,从黄色门框的店门前经过,典型的欧洲色彩。停车场遇见的英国女人,我根据她的发音误以为她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2-27 13:52:42)

刚从卡尔加里回来那几天,我开始翻看20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温哥华当地文学大师爱丽丝门罗的中文版小说,《逃离》。 故事大约是说一个叫做卡拉的年轻姑娘,受不了她老公的粗暴乖戾,在邻居教授的帮助下,试图逃离。但路途中自己发现对新生活没有信心和勇气,折返。 门罗的小说读过几篇英文原著,如Friendsofmyyouth,Differently。喜欢她对于环境的描绘,不仅仅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2-27 12:27:42)

“要下车去拍吗?” 不了。就这么看看吧。看着就好! 从离开kananaski的那一刻,我的眼睛便没有离开过月亮。透过车窗,一路是连绵不断的农庄,铺着薄雪的土地,略微起伏。房子,树木,围栏,点缀其间。浅浅的黛青色的云,就落在这一片白色的土地,渐渐晕开,和淡粉色的云层相连。而月亮,就像十几岁的姑娘般清新,清晰,轻柔,安静,挂在这一切之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5-11-12 22:45:21)

越过燕文家的凉台盛开的鲜花,我的眼光凝视着远处连绵不绝的冰川,那已经静默地存在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燕文说,她的一个朋友,曾经从Seward,阿拉斯加的另一城市,独自穿越冰川7天,来到Homer,燕文所在的这个城市。久远,孤寂,荒寥,冰冷,清白和冷蓝的冰川,一个孤独的徒步客,便这样印在我的脑海。那时,我并不了解这样的徒步需要什么样的体力和能力还有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5-09-03 15:00:58)

小麦只是告诉我MsTanya给她布置了两首电影音乐,让她在8月份老师旅欧期间自己练习。 晚饭后,照例,我洗碗,她练琴。两天前爬山过后留下的大腿酸痛,依然还在,就像爬山过程中的一幅幅画面,依然荡漾在我的脑海。小麦弹琴的声音,如往常一样传到厨房。。。我停下了正在洗的碗盘,似乎听到了我似曾相识的调子。。。几日来的练习,她已经把零散的音符串成了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5-05-05 23:26:06)


台湾,曾经是离我们最近的地方。从小,我们就可以从微弱的电波中偷听到“敌台”广播,在某个频道和某个频道的不经意间听到那软绵绵的迷惑人的腔调。当然,听得更清楚的是我方的广播,“歹玩董薄”是我小时候唯一会说的台语。偶尔,也会听到谁谁谁从那头游泳过来投诚了。海峡最窄处只有2000米。那边一定是水深火热的,我们遥望的海峡那头的亲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5-04-15 11:42:01)


镜头几乎是静止的,也没有任何声响。远处海面雾茫,只看得清连绵的山头,无尽的枯草,在疾风素雨中摇摇欲倒。。。大画面地静止,长时间的停留,林家失去长子的悲痛,就在这样哀戚的画面中无声地蔓延。

阿远去服兵役,阿云跟了送信的邮差。。。阿远回到兵营躺在床上摧头痛哭。阿远服完兵役回家乡,见到阿公,随意地聊着,无非是地里的收成,季节的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