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人死后就自动醒悟了吗?

(2019-06-12 15:36:11) 下一个

读者:

 

一再读《人死后会发生什么?》: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6/9030.html

活着,人们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人们害怕死亡,追根究底就是害怕失去存在感。读完《人死后会发生什么?》后,明白到就算觉知自己的存在也只是头脑的产物,连这种存在感也是梦幻的,其实存在与否一点都不重要。只有“它”。是这样吧? 

好像RAMANA的主张跟NISARGADATTA有点不同。RAMANA认为肉体消散后,存在的意识还在,仍然能觉知存在。但NISARGADATTA认为存在并不能觉知存在的本身,就像眼睛不能看到眼睛本身一样。先生你认为呢? 

记得你在以前的愽文有说过:“醒来”分两种,第一种醒来就是所谓的“开悟”,开悟了既参与经验,也明白经验是虚幻的,类似梦境,不是经验中的“我”。第二种“醒来”就是肉体死亡之后,整个“人生”经验随着肉身的结束而结束。如果这样,等于无论生前开悟与否,当肉身消亡后,只剩下“它”,无一例外,丝毫没有分别。对吗?

 

明亮:


RAMANA没有说错。不是先有肉体,才有意识。而是反过来的,是意识中显现出肉体这个经验形象来。 我常常说的“经验”其实就是“意识”的同义词。“经验”和“意识”这两个概念工具可以交换使用。就在今晚无梦沉睡中,因为意识暂时停止运动,在沉睡中你无法证明还有肉体在那里,你也无法证明还有外部世界在那里。你可能不服我这样的说法,争辩说,我的家人看到了正在沉睡中我的肉体躺在床上,他们可以证明我的身体在我陷入沉睡之后依然还在,他们可以证明我的世界还在。请注意了!你的家人只有在意识恢复的白天才能告诉你这个情况,一切你的家人的报告都发生在意识运动的当下即刻,但在你陷入沉睡后,没有意识,或说没有经验,不但没有“你”和“你的世界”,也没有“你的家人”。所以他们没有证明什么。在你沉睡中,你无法证明你的环境存在,你无法证明你的家人存在。只有当意识恢复了,里面出现了“你”这个“人”,才同时升起了家人和世界。每一个经验(或意识)呈现,都是发生在没有“时间空间”的当下即刻。经验中的一切内容,只是即刻有效,同时即刻消散。经验呈现在显现的即刻就已经消散了,经验里面的“东西”或“内容”不真的是实实在在的独立东西或内容,而是经验本身,像闪光一现,在出现的即刻就消散了。

关于经验的任何显现都是即时即刻的显现,不是连续的这个话题,请读专文分析: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08.html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10.html

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存在”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没有一个“你”会去考虑这个概念。个体的“你”就是意识的产物,“害怕思想”也是意识的产物。“我存在还是不存在”这个思想也只能在意识升起后才出现。意识停止了,就没有那位可以问“我存在?”这个问题了。

NISARGADATTA也没有说错,如果你看明白了上段说的意思,就明白了“存在”这个思想概念只在经验(或意识)中才看似有效。如果没有了经验(或意识),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或“不存在”这个概念了。

RAMANA和NISARGADATTA从两个看似不同的角度说同一无二的‘它’,没有矛盾。

‘它’是什么?我不可能告诉你‘它’是什么,因为‘它’是超越经验(或意识)的。经验或意识就像‘它’做的梦幻,有时候飘过,有时候没有。只有在经验或意识能量飘过的时候,才可能出现一个问题“我存在?”。

‘它’的梦幻中看似有“我存在?”这个问题升起,但这个问题只在梦幻(或经验或意识)中才看似有效的。‘它’才不在乎呢。

就好像昨晚的梦境里面,那个梦“我”也问同样的问题:我存在吗?现在你醒来了,你觉得如何回答那个梦“我”的问题呢?你要哈哈大笑了。你会在乎你昨晚梦里面的那个梦“我”关心的事情吗?你要哈哈大笑了。

就在当下此刻,“你”以为你是真的,就要问:我存在吗?这个情况和昨晚梦中的“你”问的问题是一样的,你说这个问题有没有意义呢?

‘它’(真正的你)超越一切经验,因为经验和意识是两个同义词,可以交换使用,我们同样可以说,你超越你的意识。意识(经验)对于你(真正的你)来说仅仅像做一场梦一般,没有什么意义。

别害怕,别担心,你就是无限终极的’它‘,你可以享受经验或意识,它们是你的娱乐,但你不需要它。

下面是深刻的了!你准备好了没有?经验真的是经验吗?意识真的是意识吗?NO!它显现出“经验”或“意识”的样子,但这仅仅是样子而已,经验不真的是思想概念上的“经验”。意识不真的是思想概念上的“意识”,经验或意识远远多于远远不同于思想上认为的“经验”或“意识”概念,除了这样说,我还能说的出来吗?
更不用说经验或意识中显现的“事物”了,没有一样“事物”是思想上认为的或确定的事物。你看到的城市不真的是城市,你看到的天空不真的是天堂,你看到的大海不真的是大海,你看到的“你我他”不真的是你我他,你看到的美丽不真的是美丽,你看到的丑陋不真的是丑陋。你认为“这些事情在发生”,NO,不是你认为的任何事情在发生,到底是咋回事?你一丁点都无法确定,当你明白了,一切参照系统,一切思想逻辑都瓦解了,这就是自由,这就是解放。

你也许只能说这一句话:它!或说:我自己!

你没必要说任何话,何必呢?除了你自己,还是你自己,任何话都是多此一举的。

注意,明白不会影响表相生活里面的逻辑思维和参照系统,梦里面的“你”照常起居生活。好像既参与经验,也同时不在经验中。这是多么奇妙的奇迹品味啊!

 

关于你问的“醒来”是否可以分成两种。我忘了以前是怎么说的。但肉体死亡后的“醒来”不是真的醒来,因为上一个经验看似结束了,下一个经验又开始了,里面出现了一个新的经验“我”开始纠结烦恼了。就像你现在的白天经验一样,你认为自己从沉睡中醒来了,其实没有,你现在还在经验中,你还是在纠结烦恼。

真正的“醒来”不是从经验中脱离开来,也就是说真正的醒来不需要让经验停止,不需要让梦幻停止,而是发现一切经验都对自己(真正的自己)既无伤害也无利益。你不再在乎经验的形式如何变化,你就像金刚石那样岿然不动。

真正的“醒来”不是一种物理或心理上的醒来,而是一种“见”,或说是一种“明白”。你看到了经验是完全不结晶的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无论经验内容千变万化,对你(== ‘它’)没有任何影响,你看到了“你”在经验中痛苦,你耸耸肩,WHO CARES!你看到“你”在经验中貌似很成功,你耸耸肩,WHO CARES!你看到“你”在经验中貌似很失败,比如婚姻失败,比如事业失败,比如经验失败,。。。,你耸耸肩,都是一个游戏,WHO CARES!

你看到的“你”仅仅是一个经验,一个梦幻。没有任何偏离的个体“你”存在。

所有的经验呈现,看似逼真,看似激烈,看似后果严重,这些都是“看似”,都是SEEMING,它们没有一丁点的意义,你在参与的同时完全不当真。

所有的经验呈现,都是无限终极的你自己(‘它’)玩的自嗨游戏,你自己是唯一的魔法师,把看似逼真的“整个世界宇宙时空”当下即刻毫无吹灰之力显现出来,注意,这个经验显现没有任何东西被创造出来,而是像闪光一现那样的意识呈现,好像白日梦那样一闪而过,没有任何“创造”。你是唯一的享受者,或说是看客。

什么“佛”,“上帝”,“耶稣”,“神”,都是你自己不费吹灰之力的经验或意识显现,没有你自己,哪里来这些“东西”?不要认为有一个超越你自己的存在,NO,NO,你才是真正的无限超越,你超越一切,一切看似伟大的“事物”都是你自己的显现,没有任何“伟大”超越你自己。

你就是无限的终极。但不是思想上说的“存在”或“不存在”概念。你超越思想概念上的“存在”或“不存在”。思想概念上的“存在”仅仅在梦幻(经验场)里面有效,但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你超越一切概念,你是没有概念的。别以为我告诉你真理了,不是这样的,你甚至超越了“你超越一切概念”这个说法。假如有真理,那么这个真理将超越“真理”这个概念。

我估计你的脑子要爆炸了,如果你有这个感觉,那么上面这些话没有白说。现实不是思想理智可以分析解决的,如果要通过思想去懂它,想炸了也不会想通的。但有一个捷径,你可以直接地绕过思想理智去品味它的质地,在品味中,你会有能量上的变化,和理解不理解无关。

 

哦,差不多忘了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

读者:当肉身消亡后,只剩下“它”,无一例外都在奇点(Singularity), 丝毫没有分别。对吗?

明亮:

肉体消亡后,是‘它’。但肉体没有消亡的当下即刻,还是‘它’。在“肉体”这个经验景象还没有出现之前,还是‘它’。

看似“肉体”出现了,就像梦出现了一样,经验中出现的“肉体”不真的是肉体,是‘它’!

肉体看似出现了,那仅仅就是经验而已,没有真的出现。

看似“肉体”消散了,经验结束了,但啥都没有减少,‘它’不变。

‘它’没有开始,没有发展,没有结束。经验中看上去好像有事物开始,发展,结束,那是‘它’的伪装,其实啥都没有真的发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想知道2' 的评论 :

用一个看似肉麻的比喻:

它就像一个无脑的情人,如果你去分析它,它就躲起来了。如果你放下分析理解,直接去添它,它就把它完全交给你了,在能量层面(而不是在思维理智层面)告诉你它的秘密了。
想知道2 回复 悄悄话 太棒了,感谢先生。要记得多用品味的捷径了
new^new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先生的答疑,感恩。还要慢慢消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