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卷入故事中生死离别”恰恰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当下圆满或称为煞那永恒

(2019-05-21 06:18:04) 下一个

当你看到了这样的标题,你可能会大吃一惊。其实我在跟你实话实说。

 

人们最常问的问题就是:

“我道理上虽然明白了,但一旦事情上来,就被卷入故事情节中难以清醒,放不下了”

“我道理上虽然明白了,但生离死别了怎么办?我放不下”。

“我努力进入当下,我把当下理解为煞那永恒,然后就睡着了,就是进不了当下“。

 

上面这些说法的逻辑告诉了我,虽然你自以为你明白了道理,其实你没有真的明白。你的“明白”是字面上或思想上的“懂得”,而不是真明白。

 

如果你认为“卷入故事情节中难以清醒”是一个需要克服的困难,这样的逻辑就是没有明白。如果你认为“生离死别”是一个需要避开的麻烦,这样的逻辑就说明没有明白。如果你认为有一个“你”可以通过努力进入“当下圆满”状态或达到“煞那永恒”状态,这样的向往就表明了没有明白。

 

我要告诉你一个也许会让你吃惊的情况,“卷入故事情节中不清醒”恰恰就是无限终极能量最基本的呈现方式。“生离死别”恰恰就是“当下圆满”的基本显现形式。“平凡无奈”恰恰就是“煞那永恒”的最精髓的表现形式。如果你认为你的当下不完美,存在一个称为“当下大圆满”的天堂,你可以通过练习而获得,那已经完全误解了,失之千里了。不是说你错过了“大圆满”而失之千里,而是说在思想解释上误解的“失之千里”。

 

让我暂时把无限终极能量比喻成上帝吧,这样在交流上方便一些。如果你经历了“卷入故事情节中难以自拔难以清醒”这个情况,它是谁造成的?不是那个卷入故事情节中的“你”造成的,而是上帝的意志。一切表相中的“情况”都是上帝的意志,没有属于个体“你”的意志。是上帝自己显现出“卷入故事情节中不清醒”来自我品味这个“不清醒”的经验。没有“你”的事,不是“你”的责任,和“你”无关,因为根本没有“你”!上帝显现的经验中看上去有“你”的感觉,但不等于说真的有一个“你”。

 

“卷入故事情节中不自拔“恰恰就是百分百的上帝显现形式,是上帝的基本模式。这不是一个错误。这不是一个需要排除的困难。

 

只要你把自己定位于一个装在身体里面的“我”,那么这个“我”面临的当然是“生离死别”了。身体没有美好的未来,身体的未来只有进入火葬场的炉子里面。身体不可能越来越健康。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必然趋势就是老化,生病,然后进入火葬场的火炉。无论“你”赚多少钱,无论“你”拥有多大的权利,“生老病死”是免不了的必然结局。这些我不需要多说了。

 

生老病死是“你”的错误吗?当然不是,“你”从娘肚子里面出来的当刻,就是生老病死开始倒数计时。“你”没有选择出生,“你”也没有选择什么时候离开。“生老病死”是上帝自己显现出来的梦。“生老病死”是上帝显现自己的最基本的模式。也许我们可以说,上帝就是这样自我娱乐的。如果你不明白,就看看昨晚的睡觉吧,有五六个梦一个接一个地升起然后消亡。每个梦境中都有一个“我”。前一个梦中的“我”死亡后,下一个“我”在接下来的梦中出生了。五六个梦就等同于五六个“我”的生老病死。但对于早上醒来的那个“我”来说,这些梦境根本不是一回值得纠结的故事。早上醒来了,晚上的梦境故事情节对于卷入梦境中的“我”显的多么的严重,然而,对于醒来的“我”来说,它们一点价值都没有,好像没有发生过。

 

你认为当下白天经验中的“你”不在梦中,是醒来的。哈哈,你又上当了。当下白天经验还是一场梦,和晚上睡觉时的五六个梦境没有差别。

 

跟你说白了,无论是晚上睡觉中,还是白天经验中,一切经验体验都是梦境,毫无例外。更广义地说,意识呈现本身就是梦境。意识这个词是梦境的学术名词,是同义词。

 

你需要克服白天经验里面的“生离死别或生老病死”吗?不需要,因为正如晚上梦里的生老病死一样,白天经验中的生老病死就是同一个上帝刷存在感而显现自己的基本模式。上帝这个“空”只有通过“色”的表相才能刷存在感。我还能用什么更好的现代白话来描述呢?

 

上帝要玩“卷入梦境而忘记了自己”这个游戏,是一个错误吗?当然不是!不但这不是错误,这恰恰就是上帝的基本显现模式。上帝用“意识”(或称为梦经验)这个表相来显现自己的。没有错误。

 

对于上帝来说,它根本没有“清醒”和“不清醒”这两个概念说法。正如你不讨厌自己晚上做梦一样,上帝也不讨厌自己显现出一个“我”来体验 生老病死。

 

上帝是无生无死的,无始无终的。为什么上帝不能梦见“生老病死”呢?

 

无限永远看错自己,把自己看错成了“有限”。

 

佛的《心经》到底说了什么?其实佛只说了两个字:《等价》。佛通过《心经》告诉你就是这两个字。他说“空和色是等价的”,空不比色高尚,色也不比空低俗。空是通过色表现出来的。所以不要为了达到空而排斥色,因为你排斥的色恰恰就是空本身,也不要追求色而忘了它们都是空的。空色无二。

 

佛在另一本原始佛经《LANKAVATARA SUTRA》中指出,涅槃和凡间是等价的,无二的。英文是这样说的:NIRVANA IS SAMSARA,THEY ARE IDENTICAL AND NONDUAL

 

不明白的那位就误以为有一个天堂称之为“涅槃”,可以通过自己个体的努力而进入。所以他们长途跋涉,上山取经,做深度禅坐,去练气功,去练瑜伽,希望哪天进入涅槃天堂。

 

这些就是千万宗教徒们的误解“认识”。其中少数的几位,会突然发现,原来那些令“我”讨厌的日常情况,恰恰就是梦寐以求以求的《大圆满》或《无限终极》,恰恰就是涅槃。大圆满或涅槃不远在天边,而是近在咫尺,不,说近在咫尺还是说的不究竟,更好的说法是和你没有距离,因为大圆满就是你自己本身,不可分割。

 

你就是涅槃本身。但你不认为如此。你和涅槃的距离就是思想上的想象。

 

那张擦鼻涕的纸巾不就是涅槃吗?它不就是无限终极吗?它不就是大圆满吗?你就像睁眼瞎子没看到。别以为那张擦鼻涕的纸巾就是“纸巾”。不是这样的。“纸巾”仅仅是经验中呈现出来的经验体验,其实“纸巾”无限地多于纸巾,也无限地不同于纸巾,它就是无限终极本身,它就是THAT,它就是涅槃,它就是《煞那永恒》。

 

那张看似微不足道的“纸巾”不是无限终极的一部分。不是这样的。这张“纸巾”就是无限终极本身,“一部分”概念是思想上的幻觉。一切都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全部,100%,无限终极能量没有“部分”概念。“纸巾”就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全部。“茶杯”也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全部。空气里的一粒尘埃,同样就是无限终极的全部。现实没有“部分”概念。回想一下昨晚梦境里面的‘东西’吧,哪样梦里的‘东西’不是梦能量的全部?这些所谓的梦中‘东西’不是真的东西,而是梦能量本身。所以,纸巾不是真的纸巾,而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全部。

 

有“上帝”吗?当然没有,只有《你自己》。如果有所谓的上帝,《你自己》远远超越上帝概念。你就是终极无限能量的全部,而不是“部分”。我说的《你自己》不是装在身体里面的“你”,而是无限终极能量,或说是无限的大圆满本身。前段我用上帝做梦显现出“人生”体验来刷存在感这个形象比喻。其实就是《你自己》这个无限终极能量通过纯粹经验来体验“生老病死”。注意,“人生”是纯粹的经验体验,和晚上的梦境一摸一样,“人生”看似发生,其实根本没有发生。不要认为经验中的“生离死别”就是真的一个“人”在“生离死别”了,那不过是一个空性的经验显现而已,没有一丝一毫实性。

 

卷入故事情节忘记了这是虚幻的故事,这不是一个需要克服的困难,这是无限的《你自己》的基本显现模式。亲人离开了,可以痛苦啊,为什么不呢?这些情绪不是一个需要克服的麻烦,这恰恰就是“上帝”也就是《你自己》的基本显现模式,和玩耍没有什么差别。不要当真了。当无限终极能量(或称大圆满)伪装成“亲人离开”,为什么要当真呢?

 

当然,如果当真了也没有关系。连“当真”也不要当真。连“卷入”也不当一回事。“当真”和“卷入”不真的是当真或卷入,而是无限终极能量的神圣玩耍,不要认真了!

 

工作丢了,那就丢了,再找新的。找不到?别害怕,既然“丢了工作”这个经验情节是上帝给自己显现出来的玩耍,怎么可能会是问题呢。一切的发生或不发生都不是个体“你”的意志,而是无限整体你的意志。一切“作为”都是THAT的作为,你不负任何责任。

生病了,就去看病。别害怕。一切都是无限终极能量的神圣显现,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和“你的病”都是无二的无限终极能量显现,你不需要负责。“病”的到来不出于“你”的意志。“病”的痊愈也不因为“你”的意志。该好的自然会好,不该好的自然不会好。没有一个“你”可以控制结局。

我没有要求你去“接受”糟糕的现实。我不建议“接受”或“臣服”或“投降”。我建议你观察的是更微妙的一层:深刻品味到这些表面上糟糕的情况,恰恰就是无限终极大圆满的表相形式,并非可以当真地认为是糟糕情况。当然了,“当真”也没关系。连“当真”也不当真。

当你提高了敏感度,深刻发现一切都是上帝,一切都是《SELF》,就化解了“接受”或“臣服”或“投降”。你自己对自己怎么有这些两元对立的概念呢?当然了,如果你还无法看到如此微妙,用“接受,臣服,投降”态度也是无妨的。

 

真正的明白就是深刻的发现,“清晰”和“不清晰”是等价的。清晰不比不清晰具有更高的价值。真正的明白就是深刻地发现,“圆满”和“不圆满”是等价的。圆满不比不圆满更具有价值。更进一步发现,哪里可以确定“圆满”?哪里可以确定“不圆满”?你失去了赖以确定任何情况的参考价值。

 

真正的明白就是深刻地品味到什么情况都无法确定。我当然知道医生告诉我“我活着”。我不否认这些思想上的结论。同时我深刻地发现我无法确定什么是“活着”,什么是“死亡”。如果有“活着”和“死亡”概念,它们就是等价的。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什么都无法确定。这不等于说我不知道眼前的一辆汽车称为“汽车”。我说的“无法确定”是我无法确定这个“汽车”形体真的就是独立存在的汽车。我看汽车,看到的就是无限能量场本身。

 

我唯一可以找到的就是:什么都找不到。如果你找到任何一样“东西”,它就是无限终极能量本身,无法称为一样东西。就像昨晚梦里的每样‘东西’都不真的是东西一样。

 

明白了的那位到底和你有什么区别?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不会“卡住”或说不会陷入任何情况,用英文就是说不会GETTING STUCK IN ANYTHING。这是什么状况呢?记得去年我写过一篇关于龙树大师被大象追赶的博文,龙树大师被大象追赶,他吓的大喊大叫,拼命躲避。然后国王把大象控制住,就质问龙树大师:“你既然声称自己大彻大悟,为什么遇到危险还有这么惊慌失措拼命躲避?”龙树回答:“刚才的大象和我的害怕喊叫本身就是一个梦幻,不真”。国王当即开悟了。请有空读一下这篇博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88.html

 

明白者和你一样,会害怕,会哭喊,会卷入故事情节。明白者并非一直保持清晰。明白者会在白天经验中投入到故事中去,他有可能会骂人,他有可能会犯低级或高级错误。明白者肚子饿了也会惊慌。明白者有可能为了亲人朋友离去而痛哭。明白者吃了好吃的也会高兴的哈哈大笑。明白者会晚上做梦,也会被梦境忽悠了当真,明白者并非一直保持清醒。在表相层面看,明白者和凡人没有任何区别。明白者和你唯一的区别就是在他不会被经验情景“卡住”了,他不会长期纠结于经验情景中。明白者就像一个老小孩。当麻烦来了,你应付的方式方式和明白者应付方式无异。当麻烦过了,不明白者会为这个经验纠结。但明白者好像啥都没有发生,就像一个小孩,过了就忘,不会有任何“卡住”。明白者会犯错,犯错后也会道歉,但他不会被这件事情卡住。过后他就像忘了一般,好像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了。

我常常就是会被日常经验“卷入”的啊,但对于我来说,这些“卷入”不是问题,我无语的感叹:“啊,这不就是无限自己的呈现模式吗!这不就是无限自己的奇迹体验吗!卷入经验情节和去迪斯尼游乐园一样,是体验终极能量显现出来的奇迹,非但没有问题,反而是享受啊”。我也会无语的感叹:“哈哈哈哈,刚才当真了,这难道不是自己显现给自己的游戏吗,当真和不当真皆是同一个无限终极能量的现实方式。“当真”和“不当真”其实是等价的。

明白者不会保持永恒的“清晰”。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清晰地确定为什么或哪里来的。记得我上面说的,明白者深刻地品味到:没有一样事物可以确定就是这样的事物。明白者无法确定“高兴”就是高兴,明白者无法确定“难过”就是难过。明白者无法确定“活着”和“死亡”的界限在哪里。明白者无法确定什么叫做“清晰”,什么叫做“迷惑”。如果你要去确定任何事物,你很容易地发现,你越细致地研究,“确定性”越来越抓不住。

 

虽然明白者无法确定任何情况是什么或不是什么。但明白者深刻地品味到,一切情况都是同一无二的无限终极能量,都是同一个BEINGNESS的显现方式,表面上的差别不是真的差别。地狱表面上看好像很糟糕,其实就是涅槃本身。地狱和涅槃是等价的。天堂和人间是等价的。地藏菩萨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句名言。但普通人大多误解了。其实地藏菩萨说的就是我这篇博文的标题《卷入故事中的生死离别恰恰就是大圆满或涅槃本身》。地藏菩萨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就是:如果你无法看空地狱,把地狱当真地认为是糟糕的地狱,怎么可以成佛呢?

 

你把“卷入经验中的生死离别”当真认为是严重的负面情况。这就是无法看空地狱了。地藏菩萨说的“地狱”其实就是每天的日常经验呈现,充满了甜酸苦辣,生死离别。你把这些经验呈现当真了,以为它们不是空性的。其实这些看似糟糕的经验故事情节本身就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基本显现模式,是百分百的神圣显现,是上帝或《你自己》给自己的娱乐方式。你可以哭,你可以笑,但不必要当真。不必要逃离这些表面上看似糟糕透顶的情况。

 

通过高级瑜伽的微妙品味,你会深刻地发现,一切貌似糟糕的故事情节,就是涅槃了,就是大圆满了。你会深刻地品味到,什么追求都不需要,哪里都不需要去,当下即刻就是煞那永恒,就是无限终极能量的即时即刻的显现。你没有过去,你没有未来,你也没有现在。你只有你自己,这就是当下。

付:关于即时即刻显现的奇迹可以读一下我去年写的两篇博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08.html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10.html

 

 

 

 

=============Q&A=======================

 

读者:

看了这篇感觉清晰了很多。现在有一个问题:你现在告诉大家的这些经验是经你本人亲自多年修行体验得到的结论,你告诉大家:什么都不用修了,只要看清楚就好了。你本人是切身体验到了一切都是不增不减的合一的能量流,而我们只是在头脑上理论上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照你所说的,什么都不用修了,那我们还是永远被头脑牵着走呀。难道,连你所说的把一切看成是the primal energy也不用练习了? 
还请先生把脚步放慢一点点,回头把话讲清楚。否则我们只会在头脑里像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你的智慧话语,而却没办法真正地活出智慧来。

我能明白你这种一步到位的指导,但是,当不能一步到位的时候,强大的习性横亘在中间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寻求一个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方法就是做你所教导的go to the primal energy的方法?
 
明亮:
 
go to primal energy. 不就是一步到位了吗。如果你可以一看就把一切看成是“PRIMAL ENERGY”,这可不是退而求其次。 

我虽然在文章中说很多“看法”,比如说“无限终极能量“,比如说”大圆满“。其实我平常不想这些概念。我就像喝酒那样和”经验“,畅饮”经验“能量,享受陶醉于自己的能量中。一切看似不是自己的都是自己的能量。不思善恶好坏。完全是能量融合,不想理论。
 
如果你认为(当然是思想上认为)需要修,我没有说你必须停止修。你可以采取各种你认为可行的修行方式。但在修行中逐渐提高敏感度,某个时刻你会发现,原来“修行”不是原来思想上认为的修行,而是一中能量畅饮。这种微妙的转化可能会被品味到。 

思想上把“修行”解释为简单的修行。但修行远远多于修行,修行远远不同于修行,而是无限貌似出“修行”表相。其实是无限能量在流动。可以允许“修行”的表相经验继续下去。逐渐地你会品味到“修行”背后其实是《无限》的无法确定。 

对于我来说,”卷入故事中“不就是修行吗。 

今晚准备和老婆去看新出来的大片《JOHN WICK3》,哈哈,你以为这就是俗事了。但对于我来说,大片本身不就是无限终极的神圣显现吗。我看电影,不就是自己看自己的神圣能量吗。“看电影”不就是我的修行了吗。难道非要去念佛经才算修行吗。 

一切都是GOD。你的一举一动都是GOD的一举一动。所以修行就是生活。
 
读者:
 
我刚想问:"你会被卷入电影的故事情节吗?"然后这边自己就自问自答了:"被卷入电影故事情节也是自己的神圣能量,这个能量当下就是以被卷入电影故事情节的情况展现出来的。"好吧。BINGO.好好和你的老婆大人享用电影大片。
 
明亮:
 
哈哈哈哈,表面看上去是“我”和“老婆”享受看电影,其实就是无限能量流在自发震荡流动,后者不否定前者,两者并非两者,而是无二的奇迹。 

一开始是以完成任务的感觉去修行的,越来越发现不是这么回事,逐渐转化成陶醉于“能量”中,好像把能量喝了下去,完全变成享受了。你不一定要去看电影。就是上班的路上,思想虽然告诉你在“上班的路上”,其实你发现思想告诉你的不对,而是无限能量流动震荡,极度轻松愉快。
 
读者:
 
先生,有那么一刻:看到“同事人”就像纸板人一样也是幻觉吗?现在好像对周围好像有点难描述,有时觉得很假,有时觉得在其他事物上看到“我”的意识。对周遭的一切好像一点也不关心发生什么了,觉得都与自己无关紧要。
 
明亮:
 
这些感觉很好。不就是瑜伽品味了吗。请继续下去。某个时刻,甚至越来越多的时刻,你会感觉到原来很MAKE SENSE的情况突然发现不那么MAKE SENSE了。有时候突然会感觉到“不合理”了,怎么会有“身体”?怎么会有“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原先在思想上铁定当真的合理性开始松动了。你开始品味到什么都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不在确定是原因,结果不再确定是结果。眼前的“人物”不再就是人物了,好像是一股能量飘过。 

你开始品味到只有“变化”在进行,但没有任何实体的‘东西’在变化。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你品味到了微妙的“变化”,但不确定真的有这个“人”在变化。 

英文这样说:I can see changing. But I no longer can be sure anything is changing. There is no certainty of THING to me.
 
这就是品味微妙了,你发现只有‘变化’,但无法确定什么在变化。这就是在敏感度上进了一大步。你开始从肤浅粗糙的“事物”在变化这个逻辑上升到品味唯有“变化”,而不是什么‘东西’在变化。 

当你看到前面站着的“一个人”,你开始无法确定他的边界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你可以说这个“人”不再是思想上定义的人,而是一个由基本粒子构成的能量团。 

同样道理,当你看自己的手指翘起来。真的是“手指”翘起来?还是无限能量显现出这个“经验”来,其实没有“翘起来”也没有“手指”。你只感觉到某种无法说的“变化”或“运动”,但你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在变化或运动。 

这种不确定,就是你越来越开始明白了。“人类逻辑”越来越显的荒诞不经了。 

思想一直在“确定”。思想确定眼前站着的就是一个“人”。但思想在骗你。真正的现实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确定,现实其实没有‘东西’,也许只有无穷无尽的“变化”。 

再深入一步,你发现“变化”这个情况也同样无法确定。什么叫做“变化”?变化的参照物是什么?你无法确定有任何参照系统。因而你连“变化”都无法确定真的就是思想上定义的变化概念。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无法说,啊,无法说。 

但又何必去说呢?
 
读者:
 
从你陪你夫人看电影想到一个有关“能量场”的问题。有一种说法醒悟者身边的人会很容易受到场的作用很容易醒悟,是否有这种说法?或还是头脑作用?
 
明亮:
 
哈哈,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除了我还是我,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能量。经验中“看似”有你称为“别人”的能量显现在,但它们还是我自己的能量。 

对于你来说,你可以说同样的话。没有矛盾。 

如果你认为接近我的身体而得到某种能量,那绝对不是“我”做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无限终极总能量的意志,和“我”没有关系,和“你”也没有关系。更进一步说,能够在文学城进入这个博客,也不是“你”或“我”的意志,而是无限总能量的意志,俗话说就是“上帝”的意志。 

只有一个“因”,就是THAT。只有一个“果”,就是THAT。如果你看了我的文章明白了,那不是“我”的功劳,而是无限终极能量自己明白了。貌似我写出的博文,其实不是”我“写的,是无限终极总能量的意志。
 
读者问: 

我会尝试着去做一个”明白者“,虽然心里会十分抗拒,这种抗拒的背后有习惯有外界的影响等等。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看清“吧。 

但是这种”微妙品味“不也需要”我“的意志吗?这是我一直糊涂的地方。读过几本书,包括马哈拉吉都在说,“要有渴望”。那个“渴望”难道不是我的自主意识吗?我很难理解都是“上帝”在做。 

明亮答: 

你就直接去品尝,忘了是否“有我”还是“没有我”。一开始,不可能没有“我”去品尝的。肯定有一个主观“我”去品尝的。不要给自己负担,我没有说你必须先消灭了“我”才能品尝。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就算明白了,也不否定“我”感觉的。明白了无我不排斥表相里面感觉到“有我”。表相中感觉到“有我”和明白了无我丝毫不矛盾,不抵触。 

就说现在吧,我和你一样是感觉到“有我”的。但我明白这个“有我”仅仅是表相,不是一个问题。同时我明白“有我”仅仅好像是无限震荡频率中的小小的一个波段。没有关系。当“我”做什么,就是无限在做。虽然感觉好像“我”在做,其实“我”和“做”都是无限的即时即刻呈现,并非真的有一个“我”在“做”。 

明白了没有“我”也没有“做”的同时,不妨碍在经验中感觉到“我”在“做”。 

明白了无限频率同时震荡,不妨碍感觉到其中的某一个频率。这不是一个矛盾。 

明白了一切作为都不是源于个体“我”,但不妨碍感觉到好像是个体“我”做的。这不是一个矛盾。 

是的,“微妙品尝”当然一开始会感觉到是“我”的意志。随着品味的进行,微妙地,你会发现那位“我”越来越无法确定真的就是装在身体里面的局限的“我”了,随着品尝的进行,那个“我”越来越无法确定是哪个“我”了,开始发散了。 

一开始好像是“我”在品尝。随着品尝的进行,你会感觉到有一种微妙的转变,好像是无限能量在品味“我”,反过来了。 

一开始好像是“我”在做瑜伽,随着瑜伽的进行,微妙地转化为无限自己在做瑜伽,而不是某个“我”在做。 

再下去,你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好像不做瑜伽了,去看电影了,哈哈,瑜伽自动进行了,不需要你决定“做”还是“不做”,它自己自动地TAKE OVER了,“你”变成了乘客,它变成了司机。 瑜伽的目的不是去消灭“你”,而是去品味‘它’(THAT),在品味中,“你”的重要性逐渐减弱,好像从司机变成了乘客,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形象比喻。

我在做瑜伽?还是我在看电影?我开始分不清到底什么情况了!这就是品味《等价》或《无分别心》。我到底在干活工作,还是做瑜伽?开始分不清了! 

再下去,你发现更奇怪的情况,瑜伽好像不是瑜伽,说不清是什么在发生,“做”好像不是做,也说不清是什么了,“我”好像即是我也不是我,说不清是什么了。 

再下去,“发生”?“不发生“? 开始分不清了。我不否认表相经验中的“发生”,但“发生”到底是啥‘东西’?无法确定!当我看到经验中一个人从这里走到那里,真的是一个“人”在“走路”吗?还是纯粹经验在变化,而并非真的有一个“人”在那里?无法确定!再下去,真的有“变化”吗?还是纯粹的意识光呈现出各种色差变化,使得意识解释出来“变化”这个概念?无法确定! 
 
 
两个我的比喻:
 
也许很多人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是“明白”或“开悟”。我不喜欢用“开悟”这个词因为它太宗教教条了。没有什么“人”可以开悟,但有“明白”这回事。 

明白不是思想认识上的清楚或清晰。思想认识上的清楚仅仅是概念上的清楚。概念本身就是把无法概括的“无限”概括成一个抽象片面的概念,在概念上的清楚和我说的明白不是一回事。思想的基本功能就是永无止境地去“搞清楚”。我写过多篇博文,详细地解释了为什么现实是无法通过思想在概念上搞清楚的,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明白就是深刻的发现,没有一个思想概念是正确的,没有一个思想概念是成立的。就算是最最基本的“我”也是一个思想概念,不真的成立。就算是最最基本的“空间”也是一个思想概念,不真的成立,就算是最最基本的“时间”或“发生”或“变化”也都是概念概念概念,它们都不真的成立。 

明白就是彻底地超越一切思想概念。那些原来认为无懈可击的“合理性”失去了意义。比如,思想上认为A造成了B,B造成了C,父母生出了孩子,生老病死,这些都是思想上的合理性。你会发现这些表面的“合理”都仅仅对于思想本身是合理的,幻觉相对于幻觉本身来说显现出幻觉上的“合理性”,但现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随着敏感度的提高,你会深刻地发现表相经验越来越奇怪。虽然表面的”合理性“保持不变,但因为你的敏感度大大提高了,发现这些“合理性”其实是伪装出来的幻觉合理性,不真的合理。你会深刻地发现表面合理的背后是完全的无合理性。就好比,SINGULARITY表现出好像不是SINGULAR的,也就是说,没有时空的‘它’自己看自己看上去好像出现了时空。 
没有时间的它通过意识的过滤就过滤成“时间”了。没有空间的它通过意识的过滤就过滤出“空间”来。 
没有A也没有B也没有C,也没有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却在表相经验中显现出有A,有B,有C,显现出它们之间看似有因果关系。假设你确定了有A有B有C,也清楚了A,B,C之间的因果关系,这算是明白了吗?没有!这是陷入了概念循环中了。你可能是一个对万物万事古今中外全部知晓的大博士大学士,但这个情况和明白没有一点关系。
 
知识的积累和明白没有任何关系。因为积累的都是思想上的概念。
 
社会上的大博士或学问大师仅仅是梦幻里面的大博士或学问大师。知识的渊博不会通向明白。往往一个斗大字不识的文盲,不比知识渊博的大学士缺乏机会。
 
明白不发生在知识层面,明白不发生在思想理智层面。
请注意了,我没有说你不可以成为大博士或学术专家。我只是说积累学问和明白完全是两回事,没有因果关系。
 
很多人开口就说:学佛,学佛。哈哈,佛哪里是一个可以学习的学问啊。佛就是“明白”,就是发现一切“学问”都是幻觉。学佛概念,都是世俗宗教编出来忽悠那些悟性比较低的人的童话故事。

明白了,是不排斥表相合理性的同时,发现合理性是幻觉。 

明白了,就像你在做梦的时候,突然醒来了,但梦还在继续,你突然发现刚才还显得合理的梦情节,现在完全是荒谬的了。 

其实这个情况每天都发生。比如早上醒来后,你会可以回忆到刚才梦中的情节,你会觉得好笑,刚才梦中怎么没有察觉梦情节完全不合理,却当真以为是合理的。 

明白了就差不多类似这个情况。你不排斥经验的表面合理性的同时,发现经验没有一点是合理的。 

好像有两个“我”,一个“我”投入到经验中的合理性,完全被思想概念左右。另一个我完全超越了这些表面合理性,发现一切都不是第一个“我”认为的那个情况。“发生”不再是发生,到底是什么?无法确定是什么。“事情”不再是事情,无法确定是什么。“原因”不再是原因,无法确定是什么。“失败”不再是失败,无法确定是什么。“高兴”不再是高兴,无法确定是什么。“难过”无法确定是难过,无法确定是什么。你开始品味到经验好像是一股永无停息的能量流,一会儿是这样,一会儿是那样,一直在变化,但你不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第一个“我”还在那里,这个“我”仍然继续它思想上的“确定”。第二个我完全超越了第一个“我”,但不影响第一个“我”继续运用思想概念。 

你不需要去消灭那个继续运用思想概念的那个“我”,它对于明白了的我来说,太不重要了。 
上帝允许自己做梦,不等于说它在乎梦里的情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两个我的比喻:

也许很多人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是“明白”或“开悟”。我不喜欢用“开悟”这个词因为它太宗教教条了。没有什么“人”可以开悟,但有“明白”这回事。

明白不是思想认识上的清楚或清晰。思想认识上的清楚仅仅是概念上的清楚。概念本身就是把无法概括的“无限”概括成一个抽象片面的概念,在概念上的清楚和我说的明白不是一回事。思想的基本功能就是永无止境地去“搞清楚”。我写过多篇博文,详细地解释了为什么现实是无法通过思想在概念上搞清楚的,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明白就是深刻的发现,没有一个思想概念是正确的,没有一个思想概念是成立的。就算是最最基本的“我”也是一个思想概念,不真的成立。就算是最最基本的“空间”也是一个思想概念,不真的成立,就算是最最基本的“时间”或“发生”或“变化”也都是概念概念概念,它们都不真的成立。

明白就是彻底地超越一切思想概念。那些原来认为无懈可击的“合理性”失去了意义。比如,思想上认为A造成了B,B造成了C,父母生出了孩子,生老病死,这些都是思想上的合理性。你会发现这些表面的“合理”都仅仅对于思想本身是合理的,幻觉相对于幻觉本身来说显现出幻觉上的“合理性”,但现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随着敏感度的提高,你会深刻地发现表相经验越来越奇怪。虽然表面的”合理性“保持不变,但因为你的敏感度大大提高了,发现这些“合理性”其实是伪装出来的幻觉合理性,不真的合理。你会深刻地发现表面合理的背后是完全的无合理性。就好比,SINGULARITY表现出好像不是SINGULAR的,也就是说,没有时空的‘它’自己看自己看上去好像出现了时空。
没有时间的它通过意识的过滤就过滤成“时间”了。没有空间的它通过意识的过滤就过滤出“空间”来。
没有A也没有B也没有C,也没有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却在表相经验中显现出有A,有B,有C,显现出它们之间看似有因果关系。假设你确定了有A有B有C,也清楚了A,B,C之间的因果关系,这算是明白了吗?没有!这是陷入了概念循环中了。你可能是一个对万物万事古今中外全部知晓的大博士大学士,但这个情况和明白没有一点关系。

知识的积累和明白没有任何关系。因为积累的都是思想上的概念。

社会上的大博士或学问大师仅仅是梦幻里面的大博士或学问大师。知识的渊博不会通向明白。往往一个斗大字不识的文盲,不比知识渊博的大学士缺乏机会。

明白不发生在知识层面,明白不发生在思想理智层面。
请注意了,我没有说你不可以成为大博士或学术专家。我只是说积累学问和明白完全是两回事,没有因果关系。

很多人开口就说:学佛,学佛。哈哈,佛哪里是一个可以学习的学问啊。佛就是“明白”,就是发现一切“学问”都是幻觉。学佛概念,都是世俗宗教编出来忽悠那些悟性比较低的人的童话故事。

明白了,是不排斥表相合理性的同时,发现合理性是幻觉。

明白了,就像你在做梦的时候,突然醒来了,但梦还在继续,你突然发现刚才还显得合理的梦情节,现在完全是荒谬的了。

其实这个情况每天都发生。比如早上醒来后,你会可以回忆到刚才梦中的情节,你会觉得好笑,刚才梦中怎么没有察觉梦情节完全不合理,却当真以为是合理的。

明白了就差不多类似这个情况。你不排斥经验的表面合理性的同时,发现经验没有一点是合理的。

好像有两个“我”,一个“我”投入到经验中的合理性,完全被思想概念左右。另一个我完全超越了这些表面合理性,发现一切都不是第一个“我”认为的那个情况。“发生”不再是发生,到底是什么?无法确定是什么。“事情”不再是事情,无法确定是什么。“原因”不再是原因,无法确定是什么。“失败”不再是失败,无法确定是什么。“高兴”不再是高兴,无法确定是什么。“难过”无法确定是难过,无法确定是什么。你开始品味到经验好像是一股永无停息的能量流,一会儿是这样,一会儿是那样,一直在变化,但你不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第一个“我”还在那里,这个“我”仍然继续它思想上的“确定”。第二个我完全超越了第一个“我”,但不影响第一个“我”继续运用思想概念。

你不需要去消灭那个继续运用思想概念的那个“我”,它对于明白了的我来说,太不重要了。
上帝允许自己做梦,不等于说它在乎梦里的情节。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读者问:

我会尝试着去做一个”明白者“,虽然心里会十分抗拒,这种抗拒的背后有习惯有外界的影响等等。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看清“吧。

但是这种”微妙品味“不也需要”我“的意志吗?这是我一直糊涂的地方。读过几本书,包括马哈拉吉都在说,“要有渴望”。那个“渴望”难道不是我的自主意识吗?我很难理解都是“上帝”在做。

明亮答:

你就直接去品尝,忘了是否“有我”还是“没有我”。一开始,不可能没有“我”去品尝的。肯定有一个主观“我”去品尝的。不要给自己负担,我没有说你必须先消灭了“我”才能品尝。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就算明白了,也不否定“我”感觉的。明白了无我不排斥表相里面感觉到“有我”。表相中感觉到“有我”和明白了无我丝毫不矛盾,不抵触。

就说现在吧,我和你一样是感觉到“有我”的。但我明白这个“有我”仅仅是表相,不是一个问题。同时我明白“有我”仅仅好像是无限震荡频率中的小小的一个波段。没有关系。当“我”做什么,就是无限在做。虽然感觉好像“我”在做,其实“我”和“做”都是无限的即时即刻呈现,并非真的有一个“我”在“做”。

明白了没有“我”也没有“做”的同时,不妨碍在经验中感觉到“我”在“做”。
明白了无限频率同时震荡,不妨碍感觉到其中的某一个频率。这不是一个矛盾。

明白了一切作为都不是源于个体“我”,但不妨碍感觉到好像是个体“我”做的。这不是一个矛盾。

是的,“微妙品尝”当然一开始会感觉到是“我”的意志。随着品味的进行,微妙地,你会发现那位“我”越来越无法确定真的就是装在身体里面的局限的“我”了,随着品尝的进行,那个“我”越来越无法确定是哪个“我”了,开始发散了。

一开始好像是“我”在品尝。随着品尝的进行,你会感觉到有一种微妙的转变,好像是无限能量在品味“我”,反过来了。

一开始好像是”我“在做瑜伽,随着瑜伽的进行,微妙地转化为无限自己在做瑜伽,而不是某个”我“在做。

再下去,你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好像不做瑜伽了,去看电影了,哈哈,瑜伽自动进行了,不需要你决定”做“还是”不做“,它自己自动地TAKE OVER了,”你“变成了乘客,它变成了司机。

我在做瑜伽?还是我在看电影?我开始分不清到底什么情况了!这就是品味《等价》或《无分别心》。我到底在干活工作,还是做瑜伽?开始分不清了!

再下去,你发现更奇怪的情况,瑜伽好像不是瑜伽,说不清是什么在发生,”做“好像不是做,也说不清是什么了,“我”好像即是我也不是我,说不清是什么了。

再下去,“发生”?“不发生“? 开始分不清了。我不否认表相经验中的”发生“,但”发生“到底是啥‘东西’?无法确定!当我看到经验中一个人从这里走到那里,真的是一个“人”在“走路”吗?还是纯粹经验在变化,而并非真的有一个“人”在那里?无法确定!再下去,真的有“变化”吗?还是纯粹的意识光呈现出各种色差变化,使得意识解释出来“变化”这个概念?无法确定!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勤而行之' 的评论 :

哈哈,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除了我还是我,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能量。经验中“看似”有你称为“别人”的能量显现在,但它们还是我自己的能量。

对于你来说,你可以说同样的话。没有矛盾。

如果你认为接近我的身体而得到某种能量,那绝对不是“我”做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无限终极总能量的意志,和“我”没有关系,和“你”也没有关系。更进一步说,能够在文学城进入这个博客,也不是“你”或“我”的意志,而是无限总能量的意志,俗话说就是“上帝”的意志。

只有一个“因”,就是THAT。只有一个“果”,就是THAT。如果你看了我的文章明白了,那不是“我”的功劳,而是无限终极能量自己明白了。貌似我写出的博文,其实不是”我“写的,是无限终极总能量的意志。
勤而行之 回复 悄悄话 从你陪你夫人看电影想到一个有关“能量场”的问题。有一种说法醒悟者身边的人会很容易受到场的作用很容易醒悟,是否有这种说法?或还是头脑作用?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这就是品味微妙了,你发现只有‘变化’,但无法确定什么在变化。这就是在敏感度上进了一大步。你开始从肤浅粗糙的“事物”在变化这个逻辑上升到品味唯有“变化”,而不是什么‘东西’在变化。

当你看到前面站着的“一个人”,你开始无法确定他的边界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你可以说这个“人”不再是思想上定义的人,而是一个由基本粒子构成的能量团。

同样道理,当你看自己的手指翘起来。真的是“手指”翘起来?还是无限能量显现出这个“经验”来,其实没有“翘起来”也没有“手指”。你只感觉到某种无法说的“变化”或“运动”,但你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在变化或运动。

这种不确定,就是你越来越开始明白了。“人类逻辑”越来越显的荒诞不经了。

思想一直在“确定”。思想确定眼前站着的就是一个“人”。但思想在骗你。真正的现实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确定,现实其实没有‘东西’,也许只有无穷无尽的“变化”。

再深入一步,你发现“变化”这个情况也同样无法确定。什么叫做“变化”?变化的参照物是什么?你无法确定有任何参照系统。因而你连“变化”都无法确定真的就是思想上定义的变化概念。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无法说,啊,无法说。

但又何必去说呢?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勤而行之' 的评论 :

这些感觉很好。不就是瑜伽品味了吗。请继续下去。某个时刻,甚至越来越多的时刻,你会感觉到原来很MAKE SENSE的情况突然发现不那么MAKE SENSE了。有时候突然会感觉到“不合理”了,怎么会有身体?怎么会有“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原先在思想上铁定当真的合理性开始松动了。你开始品味到什么都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不在确定是原因,结果不再确定是结果。眼前的“人物”不再就是人物了,好像是一股能量飘过。

你开始品味到只有“变化”在进行,但没有任何实体的‘东西’在变化。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你品味到了微妙的“变化”,但不确定真的有这个“人”在变化。

英文这样说:I can see changing. But I no longer can be sure anything is changing. There is no certainty of THING to me.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哈哈哈哈,表面看上去是“我”和“老婆”享受看电影,其实就是无限能量流在自发震荡流动,后者不否定前者,两者并非两者,而是无二的奇迹。

一开始是以完成任务的感觉去修行的,越来越发现不是这么回事,逐渐转化成陶醉于“能量”中,好像把能量喝了下去,完全变成享受了。你不一定要去看电影。就是上班的路上,思想虽然告诉你在“上班的路上”,其实你发现思想告诉你的不对,而是无限能量流动震荡,极度轻松愉快。
勤而行之 回复 悄悄话 先生,有那么一刻:看到“同事人”就像纸板人一样也是幻觉吗?现在好像对周围好像有点难描述,有时觉得很假,有时觉得在其他事物上看到“我”的意识。对周遭的一切好像一点也不关心发生什么了,觉得都与自己无关紧要。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我刚想问:"你会被卷入电影的故事情节吗?"然后这边自己就自问自答了:"被卷入电影故事情节也是自己的神圣能量,这个能量当下就是以被卷入电影故事情节的情况展现出来的。"好吧。BINGO.好好和你的老婆大人享用电影大片。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如果你认为(当然是思想上认为)需要修,我没有说你必须停止修。你可以采取各种你认为可行的修行方式。但在修行中逐渐提高敏感度,某个时刻你会发现,原来“修行”不是原来思想上认为的修行,而是一中能量畅饮。这种微妙的转化可能会被品味到。

思想上把“修行”解释为简单的修行。但修行远远多于修行,修行远远不同于修行,而是无限貌似出“修行”表相。其实是无限能量在流动。可以允许“修行”的表相经验继续下去。逐渐地你会品味到“修行”背后其实是《无限》的无法确定。

对于我来说,”卷入故事中“不就是修行吗。

今晚准备和老婆去看新出来的大片《JOHN WICK3》,哈哈,你以为这就是俗事了。但对于我来说,大片本身不就是无限终极的神圣显现吗。我看电影,不就是自己看自己的神圣能量吗。“看电影”不就是我的修行了吗。难道非要去念佛经才算修行吗。

一切都是GOD。你的一举一动都是GOD的一举一动。所以修行就是生活。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go to primal energy. 不就是一步到位了吗。如果你可以一看就把一切看成是“PRIMAL ENERGY”,这可不是退而求其次。

我虽然在文章中说很多“看法”,比如说“无限终极能量“,比如说”大圆满“。其实我平常不想这些概念。我就像喝酒那样和”经验“,畅饮”经验“能量,享受陶醉于自己的能量中。一切看似不是自己的都是自己的能量。不思善恶好坏。完全是能量融合,不想什么理论。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我能明白你这种一步到位的指导,但是,当不能一步到位的时候,强大的习性横亘在中间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寻求一个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方法就是做你所教导的go to the primal energy的方法?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看了这篇感觉清晰了很多。现在有一个问题:你现在告诉大家的这些经验是经你本人亲自多年修行体验得到的结论,你告诉大家:什么都不用修了,只要看清楚就好了。你本人是切身体验到了一切都是不增不减的合一的能量流,而我们只是在头脑上理论上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照你所说的,什么都不用修了,那我们还是永远被头脑牵着走呀。难道,连你所说的把一切看成是the primal energy也不用练习了?
还请先生把脚步放慢一点点,回头把话讲清楚。否则我们只会在头脑里像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你的智慧话语,而却没办法真正地活出智慧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