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9-05-12 08:33:51) 下一个

读者:

先生,你说一切东西都是即时即刻呈现的,都是新的。但我在品尝经验中却发现“人我”还是对一些事物有记忆反应,比如,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穷,当我购物或支付账单时身体却还有穷,支付不起等的感受记忆出现。那如果每刻都是全新的,为什么却还有这些记忆呢?

 

明亮:

在探讨你问的问题之前,我先说说什么是幻觉。很多人不明白幻觉的真正含义。现实不是幻觉,现实是真的。那什么是幻觉呢?幻觉就是思想通过解释系统(或框架)解释出来的情况,这些解释出来的情况是幻觉,而不是说现实是幻觉。比如说吧:

现实没有“时间”这个东西,思想却解释出“时间在流逝”。

现实没有“连续“这个概念,思想却解释出“一切是连续发展的”。

现实没有“空间”这个概念,思想绝解释出“空间”这个概念。

现实没有“个体人”或“个体我”这些概念,思想却解释出“人”和“我”概念来。

现实没有“活着”和“死亡”这些概念,思想却解释出来“我活着”,然后“我会死亡”这些概念来。

现实没有“我”,思想却解释出“我”来,然后解释出“我这个生活如何如何”来。

现实没有“意义”,思想却认为有“意义”,然后追求所谓的属于个体“我”的“人生意义”来。

现实没有“有”和“没有”概念,思想却解释出“有”和“没有”双胞胎概念。

甚至,甚至现实没有“思想”这个东西,但不妨碍思想自我解释自己为“思想”。你看,语言上到此就无法说清了,因为我写的每个字就是思想解释出来的概念,不是什么真理。任何说的出来的,写的出来的,表达的出来的,都不是真理,而是思想的解释,无论多么高明,毫无例外是一种概念。我所有的文字,唯一起到的作用就是指向那无法言说的‘它’(或英文THAT)。

当我说一切都是“即时即刻的显现”,看似这句话在思想逻辑上合理,但还是一个思想概念,指向无法说的无限。这句话本身不是什么真理,指向完成后,就没有什么用了。“新”这个概念也是一个思想上解释出来的概念。现实没有“新”也没有“旧”,新和旧这对概念双胞胎根本不成立,它们仅仅对于思想来说是看似的合理概念。当你明白了没有“时间”概念,没有“连续”概念,没有“发展”概念,怎么可能还有“新旧”概念呢?

真的有“时间”在流逝吗?没有!但如果你通过思想去理解,去感受,不可否认地感觉到似乎有“时间在流逝”。这种感觉对于思想来说是天衣无缝的逼真。毫不夸张地说,时间就是思想。连续性就是思想。就像佛在心经里面描述的,空不异色。我们也可以说,时间不异思想。连续性不异思想。

“不可否认”仅仅发生在“思想”范畴,思想怎么可能“否认”自己呢?思想不可能自杀的,思想一旦升起,就会顽强地延续自己的合理性。是思想解释出“时间”来,思想当然无法否定“时间”的逼真性的。是思想解释出“连续性”来,思想当然无法否定“连续性”的逼真。所以,一切希望通过思想完成的“否定”都是死胡同。你不需要否认任何“情况”,只要看清思想的运作本能就可以了。《明白》不需要在思想上的“否定”,而是允许思想解释继续下去的同时,超越思想看清了思想本身的忽悠本事。很多人认为我在“否定”一切,这是误解。

换一个说法来比喻吧:时间就好像思想在自我内循环,并非真有什么所谓的“时间”在流逝,而是思想解释为某种东西自我流逝,思想就称这个东西为“时间”了。现实并没有什么“滴答滴答”的时间,这个“滴答滴答”是思想在自我解释,只要思想在,时间就在。它们是一体无二的两面。注意!仅仅是无限呈现出来感觉上的两面,好像有思想,好像有时间,其实只有一个无限,不能抽象成思想概念,也不能抽象成时间概念。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上个博文中我提到,惠能大师为什么要等到听者“勿生一念”后,才能为听者揭示“本来面目”。“勿生一念”不是你认为的肤浅的彻底消灭思想,而是彻底看清“思想”这个幻觉能量的自我忽悠本事,勿生一念是一种明白,这个明白就是当思想在解释的同时,你“看清”了一切解释都源于思想的运动,这些解释都是幻觉,看清思想的忽悠能力,才能“见”到本来面目。这就是BYRON和UG对话的鸿沟。UG不通过思想给BYRON揭示现实,但BYRON不自觉地通过思想来翻译UG的话。尽管BYRON自以为懂得了,其实,“懂得”仅仅是思想上的翻译而已,和UG指的方向没有关系。同样道理,就算惠能大师能够立刻告诉对方“本来面目”,但对方要依赖思想去“懂得”,这种交流能进行下去吗?不是大师不点明,而是听者无法绕过思想的解释框架。

明白不是思想上的“懂得”,完全两回事。思想上的“懂得”是一种解释系统的结论。而明白不是。

我趁机会谈谈思想上的“连续性”感觉。思想上觉得一切事物都是连续的,有因果关系。现实却没有什么“连续”这个概念,也没有“因果关系”概念。一切现象都不是先发生A再发生B再发生C这样的连续的。现实没有任何连续性,现实是没有时间的即时即刻显现,好像‘啪’的一下,一切都在了。根本没有什么“创造”概念。因为这‘啪’的一下显现,就类似‘闪光’那样,仅仅是某种无法言说的,类似‘闪光’那样的显现。没有真的显现,而是类似梦一样的显现。但不妨碍思想能量把这种‘闪光’显现抽象成先有A,再有B,接下来才有C这样的连续性。连续性是思想创造出来的幻觉。这是无中生有的“实体化”错觉。思想就是意识(英文MIND),就是中文里的“心”字。思想(或意识CONSCIOUSNESS或MIND或心)也可以比喻成现实中升起的一种终极智能的能量,这个能量的特性就是把现实看错。现实没有的情况,思想意识能量就会把现实看错成某种虚幻情况。比如,现实不能称为“世界”或“万物”或“时空”或“人我”,但思想意识能量就会把没有的情况看出来,把现实看错为“世界”或“万物”或“时空”或“人我”。

这种看错就好像我们晚上做梦,梦见梦境里面也有“无限的宇宙”,梦境里面也有“万千事物”和“百万大众”,梦境里也有一个独立的“我”。等到醒来后才发现,梦境看似逼真,其实压根没有发生过。梦里的无限宇宙根本就是一种看错,梦里的百万大众也是看错了。

现实确实是无限的,但不是空间上的无限和时间上的无限,而是无法确定有“时间”和无法确定有“空间”上的无限的这种无法超越的无限。哎,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啊。现实是:无法确定任何概念是成立的那种无限。比如说,你可以去找“我”,你可以无限地找下去,就是无法确定任何结论是“我”。你找到海枯石烂也无法确定有没有“我”。有趣的是,你可以看似这样的搜寻,在搜寻过程中,不但找不到你原来确定要找的目标,而且连“寻找者”本身越来越发散掉了,无法确定真的有“寻找者”了。“寻找者”,“寻找”和“寻找对象”都随着寻找而发散掉了。你这次明白,原来现实无限地自我发散的同时,无限地不变。我可能没有说什么哲学,我说的是奇迹。当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当你明白这个比奇怪还要奇怪的奇迹,你差不多就“开悟”了,哈哈。

现在看似是白天,正是同一个思想意识能量,把现实解释为“白天”,解释为“现在”,解释为“我醒来了喝咖啡”,解释为“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发生了XXX”。不但晚上做的梦是思想意识能量解释出来的虚幻“现实”,别以为你现在醒来了,这个白天经验就是现实了。不是这样的!现实确实是现实,是真的,但不是思想意识解释出来的“白天”和“我在喝咖啡”。不但晚上的梦境是思想上解释出来的虚幻现实,当下的白天经验也同样和晚上梦境没有本质差别的虚幻现实。真正的现实在哪里?

真正的现实就是真正的你,虽然思想意识不停地解释为“我这个人怎样怎样“,这是一种虚幻的解释而已。现实无法被确定为”我这个人怎样怎样“。真正的你中看似升起了”我这个人在过日子,很悲剧啊“之类的表象,但这仅仅是意识上的”看似“,仅仅是思想意识能量的抽象概念。你就是真正的现实,不因为思想意识把自己抽象解释成“我这个人在过悲剧生活”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人在过悲剧生活”了。

真正的你没有“那里”概念,没有“这里”或“那里”概念,因为时空是幻觉,怎么可能有物理意义上的这里和那里呢?真正的你可以比喻成是一个终极的“点”,可以比喻成数学上的SINGULARITY来比喻。一切看似的“发生”都是这“点”。一切看似的距离,都是这“点”。耶稣为什么说:“上帝和你同在“?因为假设有上帝,上帝就是这”点“,假设有”你“,你就是这”点“,没有“上帝”概念也没有“你”概念,也没有“距离”概念,也没有“连续”概念,只有这个SINGULARITY,是无限的无法说,是无限的自我超越,超越一切概念。别以为佛说的:“空不异色”和耶稣的:“上帝和你同在”,说的是不一样的情况,其实他们指向同一个无法言说的SINGULARITY(或奇迹)。

还有一个值得大家注意的,NISARGADATTA大师提出的《我是》概念。巧合的是,旧约中的摩西也说过这句话,摩西说:“以色列人问到底谁把摩西遣送过来,上帝回答说:我是就是我是”(英文I AM WHO I AM)。上帝的这个回答不就是NISARGADATTA说的《我是》吗!这不是巧合,而是这是语言能够做出的最好表达,指向同一个方向。详细请看:https://en.wikipedia.org/wiki/I_Am_that_I_Am

摩西说的“上帝”就是你。不要真的相信有一个超越你的上帝在那里。

真正的你就是现实,你就是无限本身。无法确定你是什么或不是什么。因为你就是无限的无法分割。任何“什么”都是思想意识试图去分割现实而得出的虚幻结论。你就是你,但你永远无法说你是某某某,无法说,你是什么什么什么,无法说,你不是什么什么什么。你是无限的无可分割,你是没有客观的,你是没有主观的。当你明白了这一层,其它都容易了,瑜伽就不费力了,无需努力了,无限会自动的做瑜伽,而不再有“我这个人”在做瑜伽了。NISARGADATTA大师没有建议你做什么复杂的练习,他没有要你去压制思想或停止思想,他也没有要你去观察呼吸,他也没有要你去陷入深度禅坐。他的唯一建议就是,驻在“我是”中不转移,本来面目就会自然而然地“看清”了。驻在“我是”就是我上面说的品味无限,品味一切“主观”和“客观”概念都是思想的忽悠。在不需要让时间停止的情况下,发现时间就是思想意识(MIND)上的概念,是一个“伪装现实“。在不需要让空间消失的情况下,发现空间也是思想意识(MIND)上的概念,是一个“伪装现实”。在不需要让“连续性”停止的情况下,看清连续性仅仅是思想意识上的幻觉,是一个“伪装现实”。伪装出来的现实,就好像在干燥的沙漠公路上看出远方有“水塘”的错觉那样。

还有一个也许有效的说法,你就是无限,你也是无限的终极智能。这个终极智能会创造出“时空”感觉,会创造出“连续”感觉。这个终极智能类似一个超级电脑,它可以创造出一个虚拟现实来,这样的话,终极智能就可以玩自我当真的游戏了。真正的现实就是你自己,但不是你的终极智能创造出来的那个虚拟现实里面的“时间空间,人或我”。注意,请不要真的认为你就是超级电脑了,我只不过用这个简单的情况来做一个比喻罢了。

以前我写过一篇关于终极智能的博文,你可以读一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239.html

什么是“记忆”?这就是终极智能玩的游戏。现实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但终极智能却通过意识可以自我感觉出过去,感觉出现在和将来。感觉出一种看似逼真的连续性。好像事物不停地发展,从过去一直发展演变到现在,还要继续发展到将来。思想意识能量就是终极智能的显示方式。对于思想意识来说,时间的流逝和连续都是“真”的。现在的科学家说记忆发生在大脑里面,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大脑“也是思想意识能量解释出来的“伪装现实”。记忆表面上看起来依附于大脑,其实记忆就是思想意识创造出来的“连续性”错觉。“大脑”和“记忆”都是思想意识编织出来的故事而已。

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一切你认为发生在过去的记忆,其实就发生在当下。尽管思想上感觉到有“过去”,其实没有这个东西。一切都发生在即时即刻的当下。注意,我没有说即时即刻的当下就是“现在”。现实不但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没有现在这个概念。记忆就是思想意识能量把现实看错成“过去”而得出的幻觉结论。思想会创造出一个虚幻的故事情节来,诉说有一个个体的“我”很穷,买东西付不起。这些情况就像昨晚做的梦境那样,看似是真的,其实是空性的。看似好像在发生,其实是无限本身在发生,貌似出来你说的上述情况。

关于时间的虚幻,我去年专文探讨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4/28438.html

完全可以允许意识中的“貌似现实”中的“我”保持贫穷,也完全可以允许“貌似现实“中的”我“去努力改变贫穷状况,你在允许一切“貌似现实”中的故事逻辑自然发展的同时,看清这一切都是表象。那个“我”要吃好吃的,请允许它这样。那个“我”要学习上进,然后获得收入高的工作,然后实现“我的XX梦”,不必停止这些,只要看清这些都是“虚幻现实”,是梦而已。看清的同时允许一切逻辑的发生。看清了就明白,一切经验中的逻辑,发生,发展,都是思想意识解释出来的,不会增加什么,也不会减少什么。就算你必须上战场打仗,也无关紧要。真的“打仗”发生了吗?哈哈,是一个故事而已,和SELF无关。SELF就是无限。“打仗”或“贫穷”仅仅是无限中的升起了“有限”的错觉,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吧,让我用数字来比喻吧。假设你是数字一千万亿,你会不会在乎其中的“一”貌似是一个“人过贫穷的生活”?就算这个“一”是真的,但对于“一千万亿”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可以忽略不记的。

看错就是把“千万亿”乃至无穷看错成“1”。把无法确定的无限,硬生生地抽象地在思想上确定成“1”。明明没有“我这个人在过生活”,你真的相信思想告诉你的“我这个人在过悲剧生活”故事情节了。

有一个有效的方法,当思想告诉你:“我这个人的生活很怎样怎样“,请立刻提醒自己,这仅仅是一千万亿的自己把自己看错成了某个局限的“一种”情况了,而忘记了当下即时即刻千万亿,何止千万亿,而是无穷的“情况”同时发生在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当下。 你不需要改变“我这个人过苦日子”的表象同时,可以忽略不记“我是一个人过苦日子”这个错觉,别理会思想告诉你的情况。

你就是无限超越本身,为什么要和自己玩的游戏中的某个“有限”的虚幻情况过不去呢?放心!NOTHING SERIOUS!

 

 

=======Q&A==========

读者:

道理明白了,但真遇到“无比难受”的事情,比如自己得了绝症,比如“工作没有了”,比如“对方外遇了”,就无法挺过去了。

明亮:

很多人认为,既然学了“无二”或“佛法”,那么当遇到“无比难受”的事情时,就该挺过去,不该难受。这是误解。当“无比难受”袭来,就来吧,该哭就哭,该笑就笑。挺不下去又怎样呢?任何经验表象形式都不必要克制或避免。你会发现,再挺不过去的事情,过段时间,也就过去了。就算最恶劣的情况,医生告诉说:“你得了癌症晚期,没救了”,一开始这也是“挺不过去”的。但过段时间恐惧就转化为接受,还不是挺过去了吗,接受了。往往是最坏的消息,变成了最好的瑜伽机会,才真正品味到表象的“色”其实都是空性的。连“挺不过去”也是思想的忽悠,思想创造出有“挺不过去”的恐惧,自己吓自己,最后等待每个“人”的结局不就是那个“死”吗?早晚的事情。好像没有任何“人”挺不过去这个“死”的。哈哈哈哈。

当然,有可能在“死”之前,你会突然明白根本没有“生死”,也没有“情况”,也没有“我”,就不需要“我挺过去”任何“情况”了。经验中的一切情节,都是思想意识解释出来的幻觉,不必当真。“挺过去”这个情况是幻觉情况,“挺不过去”这个情况也是幻觉情况,随便怎么,你不增加什么,也不减少什么,啥都没有真的发生。

就算离死亡只有10分钟,假设你躺着病床上差不多断气了,是最佳瑜伽机会,你会发现所谓的‘死’不是原来思想告诉你的死,你会大吃一惊的。

就算假设你还有50年可以“活”,你有足够多的机会品味一下思想告诉你的“活着”到底是什么。如果你品味下去,你逐渐会发现你无法确定到底是“活着”还是“不活着”,因为你开始无法确定“谁”活着。

如果有人逼我回答,死后发生什么。我简单地说,你看看当下即时即刻发生什么就明白了,别等到死后才去发现。死后的一切和当下即时即刻没有任何区别。

同样地,如果有人逼我回答,出生之前是什么。我简单地说,就看看当下即时即刻吧,没有什么不同。

一切都已经在当下即时即刻了,没有一样是隐藏着的秘密。思想忽悠你说,肉体死亡后有一种情况你现在不知道。不是这样的。肉体死亡后的情况和当下即刻是完全相同的。

当你发现了当下即刻的公开“秘密”,那么,对于你来说,不再对“生死”这些概念感兴趣了,这些概念完全没有意义了。

 

读者:

既然我就是无限超越本身,一切都是体验,一切都是能量,那我也可以随时忽悠思想,改变故事情节,自娱自乐?哈哈

明亮:

你说:“那我也可以随时忽悠思想,改变故事情节”

你的说法反应了思想上的翻译。如果有一个“我”希望去“忽悠”什么,那么就是把不可分割的无限超越本身,分割开来成为一个“我”,还有一个需要忽悠的”对象“。这种分割逻辑是两元对立幻觉。现实是无法分割成”我“和”我的对象“的,因此不能说有什么”忽悠“的现象。

但为什么我在博文中常常用”忽悠“来比喻呢?我不是指无限整体超越的自己会忽悠自己,而是指其中升起的”思想能量“会把无限超越整体自我看错,看错成了”万千世界“或”人我的一生“。是思想对自己的忽悠。当你超越了思想概念诉说的情况,”看错“在继续的同时,就超越了“看错”。就好像你把夏天沙漠远方看错成水溏,走近一看,找不到水溏,你就超越了”水溏“这个情况了。 明白了“水溏”不是真的水溏,你不必排斥“水溏”的形象,而是不把“水溏”当真了。关键就是这个微妙的5个字:看清然后不当真。

在梦中(或白天经验中),你以为自己有自己的独立意志可以改变故事情节。比如我遇到了困难,然后我想方设法地解决了这个困难,看似我的意志得到了施展。不要看错了!你以为是你的独立意志本身,就是梦(或经验)能量的展现,跟那个”你“没有什么关系,连你认为实实在在的”你“也是同一个梦(或经验)能量呈现。你的想方设法解决了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梦(或经验)故事。没有一个”你“真的改变了故事情节,而是故事情节呈现出来有一个“你”改变了故事情节。

所以,无论经验中的“你”改变还是不改变经验的发展,整个经验场都是梦幻而已,看上去好像发生了,其实啥都没有真的发生。梦中(经验中)的”你“的努力或不努力,”你“的解决或不解决,都是同一场梦幻,没有增加任何价值,也不会减少任何价值,连”价值“这个概念都不成立。

明白了这点,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问题“,首先明白这个”问题“仅仅是一个思想看错的结论,其实是无限超越能量被思想过滤后的抽象而已。”你“当然也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解决“也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问题得到解决了“这个故事同样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它们都是看似合理,其实并不是真的现实。

明白了这点,你可以随便地去”解决问题”,无论什么结局,都不会有什么价值的改变,因为这是一场梦幻。

所以,总结一下,经验场中的一切“有为”都是虚幻的有为,不是真的“作为”。但不妨碍你得病了去看医生,不妨碍房子漏水了去修房顶,不妨碍肚子饿了去吃饭,不妨碍没钱花了去挣钱,不妨碍用思想去想解决方案,不妨碍去帮助他人,不妨碍帮不了就不帮。。。。。这种看上去的”作为“其实就是无作为的。
这就是为什么明白的那位会说”为无为“,好像是道教的精髓,说的就是,你的一切作为其实就是无为,不可分割,无二。

明白到这层,你还能不放松吗?

干就干,不增加意义。不想干就不干,不减少意义。一切随机放松,随缘。

但如果你刻意地去停止”干“,认为因为这种”停止“,你会获得某种价值或意义,那就落入思想故事陷阱了。

同样,也不要刻意地去脱离”不干“,认为这样会获得某种意义或价值,也会落入同样但思想故事陷阱。

任何刻意,任何做作都没有必要。

 

读者:

关于记忆和时间真的好难解释。还要感谢明亮先生的很多关于时间的文章,终于有了一点领悟。通过观察,“我”知道念头(思想)来来去去,但只能“拥有”当下这一念。其实也只有当下这一念。“我过去怎样怎样”是当下这一念告诉你的,你并不能证明有过去。念头是自己来的,也就是明亮先生说的能量自发流动,没有任何意义,“意义”是追着这念头的后续念头给予的。明亮先生,这对吗?

明亮:

你说的都不错。你说“一念”,我把“一念”简化为无限整体的能量呈现,这样就有助于把“念头”概念化解了。虽然,看上去好像有无数的念头,其实,它们都是无限整体自己的能量呈现。不需要压制这些念头(能量形式),而是发现念头实质不是念头,而是像刮风下雨日出日落那样的整体能量呈现形式,没有任何价值差异,没有任何重要性,没有任何“意义”。不好说”我只拥有当下“,而是说:”我就是当下“,”拥有“这个概念也是两元对立幻觉。这个当下不是“时间”上的当下,也不是”地方“上的当下,而是《无限我》的当下。《驻在当下》等同于NISARGADATTA建议的《驻在我是》。关于“过去”的念头(或记忆),并非真的证明了有过去,是当下的能量呈现。关于“未来”的念头,不真的有未来,而是当下的能量呈现形式。一切念头都是无限整体(THAT)的能量形式,而不是你思想上认为的“念头”。

“意义”是思想希望抓到某个不存在的依附而创造出来的概念。能量流动或显现,不需要意义,不需要原因,也没有结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隐身草' 的评论 :

注意到了没有,只换了两个字,从“拥有”换成“就是”,就是从两元对立的错觉,转移到直接品味无二了。
隐身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不好说”我只拥有当下“,而是说:”我就是当下“,
谢谢,懂了。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勤而行之' 的评论 :

你说:“那我也可以随时忽悠思想,改变故事情节”

你的说法反应了思想上的翻译。如果有一个“我”希望去“忽悠”什么,那么就是把不可分割的无限超越本身,分割开来成为一个“我”,还有一个需要忽悠的”对象“。这种分割逻辑是两元对立幻觉。现实是无法分割成”我“和”我的对象“的,因此不能说有什么”忽悠“的现象。

但为什么我在博文中常常用”忽悠“来比喻呢?我不是指无限整体超越的自己会忽悠自己,而是指其中升起的”思想能量“会把无限超越整体自我看错,看错成了”万千世界“或”人我的一生“。是思想对自己的忽悠。当你超越了思想概念诉说的情况,”看错“在继续的同时,就超越了“看错”。就好像你把夏天沙漠远方看错成水溏,走近一看,找不到水溏,你就超越了”水溏“这个情况了。 明白了“水溏”不是真的水溏,你不必排斥“水溏”的形象,而是不把“水溏”当真了。关键就是这个微妙的5个字:看清然后不当真。

在梦中(或白天经验中),你以为自己有自己的独立意志可以改变故事情节。比如我遇到了困难,然后我想方设法地解决了这个困难,看似我的意志得到了施展。不要看错了!你以为是你的独立意志本身,就是梦(或经验)能量的展现,跟那个”你“没有什么关系,连你认为实实在在的”你“也是同一个梦(或经验)能量呈现。你的想方设法解决了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梦(或经验)故事。没有一个”你“真的改变了故事情节,而是故事情节呈现出来有一个“你”改变了故事情节。

所以,无论经验中的“你”改变还是不改变经验的发展,整个经验场都是梦幻而已,看上去好像发生了,其实啥都没有真的发生。梦中(经验中)的”你“的努力或不努力,”你“的解决或不解决,都是同一场梦幻,没有增加任何价值,也不会减少任何价值,连”价值“这个概念都不成立。

明白了这点,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问题“,首先明白这个”问题“仅仅是一个思想看错的结论,其实是无限超越能量被思想过滤后的抽象而已。”你“当然也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解决“也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问题得到解决了“这个故事同样是思想抽象过滤的结论,它们都是看似合理,其实并不是真的现实。

明白了这点,你可以随便地去”解决问题”,无论什么结局,都不会有什么价值的改变,因为这是一场梦幻。

所以,总结一下,经验场中的一切“有为”都是虚幻的有为,不是真的“作为”。但不妨碍你得病了去看医生,不妨碍房子漏水了去修房顶,不妨碍肚子饿了去吃饭,不妨碍没钱花了去挣钱,不妨碍用思想去想解决方案,不妨碍去帮助他人,不妨碍帮不了就不帮。。。。。这种看上去的”作为“其实就是无作为的。
这就是为什么明白的那位会说”为无为“,好像是道教的精髓,说的就是,你的一切作为其实就是无为,不可分割,无二。

明白到这层,你还能不放松吗?

干就干,不增加意义。不想干就不干,不减少意义。一切随机放松,随缘。

但如果你刻意地去停止”干“,认为因为这种”停止“,你会获得某种价值或意义,那就落入思想故事陷阱了。

同样,也不要刻意地去脱离”不干“,认为这样会获得某种意义或价值,也会落入同样但思想故事陷阱。

任何刻意,任何做作都没有必要。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隐身草' 的评论 :

你说的都不错。你说“一念”,我把“一念”简化为无限整体的能量呈现,这样就有助于把“念头”概念化解了。虽然,看上去好像有无数的念头,其实,它们都是无限整体自己的能量呈现。不需要压制这些念头(能量形式),而是发现念头实质不是念头,而是像刮风下雨日出日落那样的整体能量呈现形式,没有任何价值差异,没有任何重要性,没有任何“意义”。不好说”我只拥有当下“,而是说:”我就是当下“,”拥有“这个概念也是两元对立幻觉。这个当下不是“时间”上的当下,也不是”地方“上的当下,而是《无限我》的当下。《驻在当下》等同于NISARGADATTA建议的《驻在我是》。关于“过去”的念头(或记忆),并非真的证明了有过去,是当下的能量呈现。关于“未来”的念头,不真的有未来,而是当下的能量呈现形式。一切念头都是无限整体(THAT)的能量形式,而不是你思想上认为的“念头”。

“意义”是思想希望抓到某个不存在的依附而创造出来的概念。能量流动或显现,不需要意义,不需要原因,也没有结果。
勤而行之 回复 悄悄话 既然我就是无限超越本身,一切都是体验,一切都是能量,那我也可以随时忽悠思想,改变故事情节,自娱自乐?哈哈????
隐身草 回复 悄悄话 关于记忆和时间真的好难解释。还要感谢明亮先生的很多关于时间的文章,终于有了一点领悟。通过观察,“我”知道念头(思想)来来去去,但只能“拥有”当下这一念。其实也只有当下这一念。“我过去怎样怎样”是当下这一念告诉你的,你并不能证明有过去。念头是自己来的,也就是明亮先生说的能量自发流动,没有任何意义,“意义”是追着这念头的后续念头给予的。明亮先生,这对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