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BYRON和UG的对话分析(继续)

(2019-05-10 08:25:13) 下一个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63/201905/10511.html

 

上文中谈到,让我来总结一下,UG用了“终结”(英文END)这个词,他说,真正的答案不但终结了问题,也终结了问问题的“你”。他的意思就是,这个所谓的答案不是思想意识上的答案,而是终结一切思想意识解释框架的答案,这个答案让“问题”概念终结了,也让“个体问者”概念终结了,让一切思想意识上的概念终结了。但不要因为我说的这句话而误解了,我没有说你不可以问问题,我也没有说你不可以得到答案,你也可以继续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用“我”。我说的意思就是你在利用概念的同时,不当真了,不认真了,不SERIOUS地认为这些概念所指的“事物”真的有什么内在的意义。BYRON建议的四大问题可以问,但不要当真地期望可以得到什么概念上满意的答案。RAMANA MAHARSHI也建议类似的问题:“我是谁?”。我估计BYRON受RAMANA的影响,把“我是谁?”进化成她的四大问题。问此类问题不错,只是不要期望得到任何概念上满意的答案,不要太SERIOUS了。真正的答案是终结任何思想概念的,包括把原先问的问题都终结了,你会发现“我是谁?”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你会发现,不但没有“我”更没有“谁”。真正的答案不在思想概念层面,而是终结任何思想概念。UG直截了当地说,我没有任何答案,也不问这些问题。

 

任何问题都是思想意识(MIND)产生的幻觉。有“问”的冲动,就表明思想意识(MIND)的运动,产生了个体分离的“问者”幻觉,同时产生“我是谁?”的幻觉疑问。问者和问题一起升起。它们都是同一无二的幻觉,幻觉问题当然可以得到同样是幻觉的答案,而且幻觉问题得到幻觉答案的循环是无穷无尽的。

 

幻觉本身不是错误,上帝就是这样自我娱乐的。只要这一“看清”,就不当真了,不在乎了,幻也好,不幻也好,没有必要去理会。当你不再去理会。“看清”了思想意识玩的游戏,就不会落入它编织的“问题到答案”的陷阱。我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答案。现实是无法确定的。现实不需要确定,因为它是无限。它就是自己。

 

让我们继续分析BYRON和UG的对话,看看两者的悟还有什么究竟。

 

UG在视频22:05分问到:是不是有这个可能,你这辈子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你认为看到的‘东西’都是你的想概念投射。UG称为的知识(KNOWLEDGE)就是我说的思想概念。换句话说就是你认为确凿的“现实”不是真现实,而是思想概念(英文MIND)投射出来的幻相。你思想上认为“看到”的外在事物或内在事物,仅仅看似在那里,其实不在那里。他举出一个简单的例子,眼睛看一棵树,思想上就解释出这棵树的树干是圆的。但实际上,眼睛看不到树干的另一面,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平面图形,但通过思想的解释,一颗看上去立体的圆形的“树”就成为了你的“现实”。对于“你”来说,因为这个“你”本身就是思想,“圆形立体”的“树”就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了。

换个说法,思想对思想自己说“有一个圆形的树”。思想创造出“圆形”这个概念,让思想自己享受。这就是一个幻觉循环,自己创造出“真实”来验证这个的“真实”。这个陷阱是非常狡猾非常难以看破的。

 

UG继续说,眼睛没有看见什么“空间”,但思想概念上解释出“空间”这个东西来。UG强调说,眼睛其实看不到“深度”(英文“DEPTH”)。眼睛看到其实就像墙上的图画那样,是纯粹图形,没有“深度”概念。科学家说的什么三维空间,四维空间,八维空间都是思维的幻想。他半开玩笑的说,如果爱因斯坦到他面前,他只需要一秒钟就把他的理论终结了,假设爱因斯坦有足够的智慧明白的话。

 

没有真正的“空间”,空间仅仅是思想意识(MIND)中创造出来的概念或理论。

 

在视频的28分左右,UG说他只对简单的事情感兴趣,比如吃下一顿饭,不问什么高深的问题。BYRON表示不相信UG就是这样简单。BYRON把UG说的情况认为是一种思想上的“相信”。BYRON不认为UG“相信”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问题,没有答案。UG立刻指出,这不是一个思想“相信”层面的东西。和你思想上相信与否毫无关系。这是超越思想相信层面的“明白”。但BYRON的悟还是一种思想上的“懂得”或“相信”,没有超越思想范畴。思想上的“懂得”或“相信”和明白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为什么BYRON和UG看似在讲同一个话题,其实完全不在谈一个层面。

 

在视频的29:50,BYRON感叹地说,UG的说法直接“切断”(英文CUT)了一切别人说话的逻辑。好像UG属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俱乐部,“切断”别人的逻辑语言。BYRON没有说错。真正的明白会“切断”所有“人”的思想逻辑基础。BYRON还陷在“人”的思想逻辑范畴中循环,我们可以隐隐地感觉到她对UG这种“切断”的反感。BYRON还没有明白,一切她认为合理的思维逻辑,包括她问的四大问题,都是思维逻辑自己编织出来的幻觉。BYRON的悟还是思维逻辑上的悟,和UG的悟没有什么关系。

 

BYRON继续说,她希望她的学生“进入和UG体验到的相同的觉(AWARENESS)和相同的经验中去,允许学生们体验和你相同的经验”。UG完全听不懂BYRON在说什么。你看出BYRON这句话的误区了吗?基于这些误区上的语言UG当然听不懂了。UG说的不是一种普通觉(AWARENESS)上的体验,而是超越觉的明白。UG说的不是一种经验,而是超越经验的明白。而BYRON始终认为这是一种普通AWARENESS或觉上的体验。或是某种可以描述的出来的经验体验。DZOGCHEN大师顶果钦哲仁波切说的“本觉”不是思想上认为的AWARENESS,不是思想逻辑上的“懂得”,而是超越思想意识的“本觉”。但“觉”这个字或AWARENESS这个词被各种人滥用,就以为醒悟就是一种意识中的觉,就以为思想上的“懂”就等同明白了,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NISARGADATTA大师特别强调,真正的现实是《超越意识》的,简单的说就是“不在思想意识”范畴。这就是为什么BYRON以为她“懂”了UG。而UG却不“懂”BYRON在说什么,这不是一种可以“懂”的范畴,他们两者形同鸡同鸭讲,谈不到一起。

 

NISARGADATTA的《超越意识》这本书在此下载:http://prahlad.org/gallery/nisargadatta/books/Nisargadatta%20Maharaj%20-%20ebook%20-%20Prior%20to%20Consciousness%20-%20searchable.pdf

 

虽然说法不同,性格不同,UG和NISARGADATTA指向的是一个方向。

 

我建议通过品味经验做瑜伽,在某个时刻,你可以超越经验,超越意识。经验就是表相,通过品味经验来超越经验。不要期望你可以获得某种经验上的美好体验而“修成正果”。任何经验上获得的“成就”还是经验表相,和真明白没有什么关系。

 

你也可以试试问BYRON的四大问题,或问RAMANA的一个问题“我是谁?”。某一刻你会超越这种问题,问题本身会失去意义。我没有建议你停止问问题,而是提高敏感度,在问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发现这些问题本身就是思想意识的产物。你会获得问题的答案,从而暂时满足问题,但暂时的满足不能停止问问题的欲望,问题会继续下去,然后获得新的答案,这个循环只有当发现问题本身就是思想概念的产物,也许才让问题失去意义,也许才让“问者”也失去了意义,才真的明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勤而行之 回复 悄悄话 先生,你说一切东西都是即时即刻呈现的,都是新的。但我在品尝经验中却发现“人我”还是对一些事物有记忆反应,比如,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穷,当我购物或支付账单时身体却还有穷,支付不起等的感受记忆出现。那如果每刻都是全新的,为什么却还有这些记忆呢?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无分辨等同于“不思善恶”。

“不思善恶”不等于表面上的善恶不分,要比这个微妙的多。也就是不排除表相善恶的同时不纠结,关键是“不思”这两个字。表相上的善恶肯定是分的,比如说见到眼前有人有困难,我做得到的情况下我会去帮助他。比如说眼前有人做坏事,我也可能在可行的情况下去劝阻。但我没有因为帮忙而在思想上觉得“得到了好处或积累了福报”,这些“好处”和“福报”都是思想。我也不会因为帮不上忙而内疚,不会有思想纠结。我会选择吃好吃食物,而避免吃难吃的食物,但不会因此产生任何价值的增加或减少。也就是说,我不陷入一种思想纠结。”不思善恶“不等于不做选择。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ali02' 的评论 :

屏息诸缘,就是放下一切纠结,不要把任何事物当真,不要担心“我做了这个怎样怎样”,或“不做这个怎样怎样”,“结果怎样”,或“这个人批评我了,我受伤害了“,或”我害怕这个发生,我害怕那个后果“,等等。”缘“就是表相事物的意思。屏息诸缘其实就是放下对表相事物的当真,随缘的意思。

勿生一念。不能简单地认为把一切思想消灭掉。而是更微妙的一层,无论念头如何,都不理睬它们,不当它们一回事。念头上有”担心,害怕“,不要压制它们,或修改他们,而是随便它们诉说什么,和你无关。就算UG也是有思想的。UG说他只有“如何解决下一顿饭”或“如何去某个地方”之类的思想,但没有什么“我的意义在哪里”,“我的人生很悲剧”之类的思想。当你达到对思想诉说的故事情节不当真了,就是“不生一念”了。

很多人认为“勿生一念”就是必须练禅定,练到毫无思想流动,那不就成为石头了吗,失去一切生活能力了吗。这不是惠能指的“勿生一念”。我记得惠能在另一个场合说过:无念就是在万念流过的同时不受影响。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没有思想“。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谢先生解惑!

还有一问:这个“屏息诸缘,勿生一念” 和我们平时的熟睡无梦,或者“愣神儿”、“禅定”有什么关系?

请先生原谅我停不下来的头脑 : )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ali02' 的评论 :

不是所有的“点明”都是一下能够传递过去的。如果对方跟你进行思想理智上的辩论,就算我跟他说最简介明了的道理,他只能通过思想上的解释系统去翻译我的意思,就像BYRON去翻译UG的意思,一个说东,另一个想西,怎么可能转递过去呢?有可能对方用思想逻辑去判断,他觉得,明明有善恶分明,明明有好有坏,你怎么能说善恶不分呢,这样不是失去了原则了吗。一旦进入这种交流方式,对方也就是没有缘分明白了,只能随他去了。惠能要表达的意思不是思想理智层面的某种“知识”,而是本来面目。“本来面目”这个词仅仅是语言的比喻。当时古代词汇没有现在那么丰富,他们找不到适合的语言来表达THAT。我现在就不说“本来面目”了,这个说法太容易以为真相是某个“上帝的脸”了。更好的替代词汇就是《无限超越》,或简单地说《无限》。你就是无限本身,它无限地超越自己中升起的任何概念。有时候他显现成“人”,明白了以后就超越了”人“,然后它认为自己就是”意识“,明白了后就超越了”意识“,然后他就认为是”我是“,明白了以后就超越了”我是“。千万别以为NISARGADATTA说真相就是”我是“,这个”我是“也会被超越的,然后你认为自己就是BEING或简称“存在”。不,也不是这个,你远远超越BEING或”存在“,你没有”存在“与”不存在“的概念。这些概念看似合理,其实也是幻觉。

你可以一直《认为》下去,一个概念替代另一个概念,永无止境。为什么?因为思想在活跃,思想总是要抓住某个概念,否则不舒服。惠能明白,只有当听者不依赖思想的解释框架去理解惠能的“不思善恶”,才能点明对方。所以建议对方,“不要用思想去懂得”,思想是永远无法懂得的。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脑海中又浮现一个问题,为什么惠能在对惠明讲“不思善,不思恶”之前,先令他“屏息诸缘,勿生一念”, 还“良久”呢?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犀利,痛快!我想顶礼一下我自己 : )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ali02' 的评论 :

其实关键的就是这句话:“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但说的太复杂了,让我从新组织一下,换一个简单的说法吧:

不要分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难道你没有看到一切都已经是本来面目(THAT)了吗?

我这个说法和惠能的说法指向了同一个方向。注意,千万不要把惠能的这句话当成真理,也不要把我的说法当成真理。它们都是一个指向那无法言说的THAT的手指头。

先谈谈思想上分辨善恶,认为好的行为加速觉悟,差的行为减慢觉悟,这是幻觉。
认为好的思想对自己有利,坏的思想对自己有害,这也是幻觉。
认为善人就是好人,恶人就坏人,这也是幻觉。
认为”修行“就是好事,不修行就是不好的事,这是幻觉。
认为精神比物质高尚,这也是幻觉。

其实以上这些都是思想意识给自己编织起来的幻觉牢笼。我看不到这些。我看到的只有我自己,地上的狗屎是我自己,庙里的菩萨是我自己,空气里的尘埃是我自己,森林里的匪徒是我自己,地上的蚂蚁是我自己,厨房里的蟑螂是我自己,台上的总统是我自己,天上的飞鸟是我自己,牢笼里被关押的犯人是我自己。筷子手是我自己,道貌岸然的教父也是我自己。山是我自己,海是我自己,土是我自己,水是我自己。别人是我自己,思想是我自己,没思想也是我自己,意识是我自己,没意识也是我自己,明白是我自己,不明白也是我自己。佛是我自己,耶稣是我自己,整个5000年的历史也是我自己,整个宇宙是我自己,除了我自己,还是我自己。活着是我自己,死了还是我自己。过去是我自己,当下是我自己,未来也是我自己。空间是我自己的化身,时间也是我自己的化身,一切都是我自己,没有例外,没有其它。

我即是一切的一切表相,同时我什么都不真的是。虽然厨房里的蟑螂是我,和我无法分割,但“蟑螂”仅仅是我显现出来的一个经验形式,在显现的同时,立刻就变化发散掉了。我同时是万事万物,我同时也不是它们的任何一个事物。我是彻底的空,同时这个空也是彻底的充满。我的”空“是无概念的”空“,永恒超越自己的”空“,而不是虚无的”空“。

甚至连”自己“这个概念也不是真理,因为”自己“还是一个思想概念。真正的自己无法说是自己,或不是自己,真正的自己超越任何概念。

这就是真正的“无分辨”,也就是惠能要表达的“不思善恶”。

“本来面目?“,你永远找不到它,因为你就是它了。你从来没有丢掉它,为什么要去找呢?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ali02' 的评论 :
这不完全是我的意思。

没有“人”但不否认有“人”这个经验。也不否认“人情”这个思想感觉。对于我来说,这些经验不被简单地解释成”人“或”人情“,而是无限能量。我不为“人情”而纠结。但往往行为都是很SMOOTH的,别人表面上看不出我没有这些纠结,我该负责的负责,做不到的就随便了,不是”我“在做,一切行为都是无限本身的意志。也许不明白的人看到我的某些行为,就认为是我这个”人“做的,就在思想上解释成某种概念情况,施加某种批评,但我没有这些概念负担,别人怎样去理解我不在乎。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六祖坛经》里有这样一个片段,惠明将军也在六祖的指导下经历过通过类似的自我参问。能否请先生结合BYRON和UG的对话分析评论一下?

一僧俗姓陈,名惠明,先是四品将军,性行粗燥,极意参寻,为众人先,趋及惠能。惠能掷下衣钵,隐草莽中。惠明至,提掇不动,乃唤云:"行者!行者!我为法来,不为衣来。"


惠能遂出,坐磐石上。惠明作礼云:"望行者为我说法。"
惠能曰:"汝既为法而来,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吾为汝说。"
明良久,惠能曰:"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复问云:"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密意否?(*3)"惠能云:"与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边。"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先生说的是。没有“人”,也就不需要“人情”。这才是真正的慈悲。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就是BYRON的抱怨,她的话刚一说出,就被UG“切断”了。BYRON的抱怨不无道理。UG就是以切断思想逻辑的方式点明的。这种切断方法表面看来很不礼貌,似乎被普通听众理解为不友善。但如果你真的明白了UG在说什么,你就会APPRECIATE其实他就是慈悲本身。慈悲往往不被思想解释成“友善”或“礼貌”,这是自然的。

其实,我要比UG耐心多了。你看我的博文,长篇累牍的,反复解释同一个意识死循环的狡猾。

sophiali02 回复 悄悄话 先生文章的风格仿佛和去年有很大不同。更像一把利剑,一剑猛似一剑地斩断我死死抓住不放的各种知见。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我现在读先生文章,总是在头脑还没有组织好语言来问问题的时候,就觉得嘴已经被堵上了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