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八月十五:好吃吗?

(2019-08-17 21:00:53) 下一个

爸妈:

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艰苦生活,你们有深切体会。那时我还小,没什么大印象。因此,对于吃,我不执着。学生时候天天吃食堂,觉得大锅饭也挺好。成家以后自己主厨,天天家常便饭,忙起来吃方便面,也不觉得怎样。当然,有闲有心情的时候,也会学点新菜式。哪里新开了口碑好的饭馆,也会去光顾。但是,再多就没有了。

我有个四川朋友,为了吃川菜,从康州专程开车去波士顿,来回好几小时。外甥女的同事,为了吃地道的中餐,周末坐火车去纽约。这种为了吃远行千里的事,到目前为止,我只做过一回。那是怀老二的时候,我在纽约上州读书,那个城市,连一家像样的中餐馆都没有,我偏偏想吃夫妻肺片,馋得抓心挠肺的,觉都睡不好。那个在康州的四川朋友听了,开了两小时的车来接我,当晚就去了当地最好的川菜馆吃饭,夫妻肺片点了两份,一份给大家,一份给我一个人。哈哈。那是我唯一一次馋到千里迢迢去吃一顿饭。

今天在DC乔治城逛街,陪大姑姐买回国的礼物,路过一家纸杯蛋糕店,门口排了很多人。老大说:“这是DC最有名的蛋糕店。人多的时候,队会排到两三个街区(一里路?)之外。”接着,给我们科普了一番:这家店是俩姊妹在外婆的鼓励下于2008年开的,随即迅速走红,把分店开到了纽约、波士顿、洛杉矶、和亚特兰大。姐妹俩成了蛋糕界名人,还出了两本做蛋糕的畅销书。

“你们要不要尝尝?”我好奇地建议。——既然如此热门,定当不同凡响。真巧路过,顺便凑个热闹。

DC寸土寸金,店面贵得离谱。因此,我并不奇怪那家蛋糕店很小,只有两三张桌子可以坐人,柜台正对大门,一侧展示所有的蛋糕品种,另一侧收款。柜台后面有一扇门,里面是作坊,可以看见有工作人员现场在做蛋糕。她们卖的都是纸杯蛋糕,一个三块五,六个十九,十二个三十六。我们挑了六种不同口味:椰子,巧克力,香草,胡萝卜,柠檬,和草莓。没地方扎站,只好带回家吃。谁知路上颠簸,蛋糕盒侧翻,蛋糕上的奶油混得一塌糊涂。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兴致勃勃地开吃。毕竟享有盛名,卖相差了点,味道应该没变。

吃完第一口,我问她们:“好吃吗?”结果,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有人笑得意味深长,有人挑着眉头,有人欲言又止,都是一副“不过如此”的样子。我觉得也就那样,新鲜是自然的,但还是太甜腻,多吃几口就齁住了。我总觉得老美的甜点都太甜,完全不合我的口味。即使是这家享有盛名的店,也不例外。好在我不太在乎吃,所以也没多大失望。当然,对老美来说,也许味道刚刚好?“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中国遍地开花的川蜀麻辣火锅,对大多数老美而言,只怕也不亚于毒药。:)

所以,最有名的不见得是最适合自己的。对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