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儿,等你回来 7

(2019-05-18 11:38:17) 下一个
“妈,我就不明白,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你干嘛非找张斌不可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奔着你的房子和你的退休金来的。你这还看不出来吗?” 女儿慧慧站在客厅里,冲着于红大声地说。
于红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她为了男朋友张斌的事和女儿起争执。
“我的事不要你管。我都这么大人了,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的。天底下的男人很多,可我就遇上了他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他在住房和经济上有些困难,只是在我这里吃,在我这里住,又没管我要过钱。和他在一起,我就图个高兴。即使他是冲着我的房子和退休金来的,我也认了。这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现在就要活在当下。” 于红滔滔不绝地说着,她越说就越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你爱咋就咋吧。我也不想再多说了。到时候受骗上当,吃了亏,你可别后悔。” 女儿说完。“砰”的一声,使劲儿地把房门一关,气鼓鼓地走了出去。
于红从客厅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坐着床边上。
整个屋子突然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仿佛空气都凝固在了那墙上“嘀嗒”作响的钟表声里。可是,刚刚剧烈的争吵声仿佛还在于红的脑海里嗡嗡作响。
于红不想再跟女儿吵下去了,她已经吵够了。从丈夫到女儿,她觉得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地理解她在精神上的渴求。她现在就像一只贝壳,把自己在硬硬的壳里,避免受到任何的伤害。
于红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她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台上盆长寿花发呆。
她已经三个星期浇水,可那一簇簇米粒似的小花还是开得红艳艳的。于红觉得自己就像盆小长寿花一样,不需要太多,给点阳光就灿烂。但是,于红知道她的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没有谁能够主动地给予她。
于红的男朋友名叫张斌。自从上次在球场上邂逅,于红和他一直交往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于红觉得张斌风趣,幽默,健谈,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性格。还有,于红觉得张斌长得还蛮精神的。
张斌个头适中,虽然长得没有什么特色,但五官还算周正。人看上去也是和和气气,如果不开口还有点斯文劲儿。张斌比于红小5岁,他俩属于真正的姐弟恋。
于红觉得年龄不是问题。于红虽然已经58岁了,但她长得挺年轻。从外表上看两个人好像差别也不大。再说,于红的各方面的条件不差,自己有住房,退休金也够花。女儿工作也挺好,生活上一点儿负担也没有。
于红知道女儿一直想让自己找个经济条件好的,最起码找个有房子和有退休金的。在她找男朋友这件事上,于红看得出女儿还打了自己的小算盘。
女儿想叫于红嫁到男方去,留下这套房子可以更好支配或是像现在一样母女俩住,房子租出去。现在,于红找了一个没房子的,甚至连退休金都没有保障,还比于红小了那么多男朋友女儿自然对于红有看法。
另外,于红也明白女儿的多次暗示如果有什么不测,这套房子能不能留在女儿手里,都很难讲了。
于红是个聪明人,她明白女儿的那点儿小心思。她觉得如果能找到条件好的男人固然好,可现实是张斌就是这样的条件。于红不图什么,只要对方愿意和她一起过日子就行再说,于红还是挺喜欢对方的。张斌在一起,她感到很快乐。人生就那么短短的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自己已经苦了这么多年,现在应该为自己活一回了。干嘛非要用那些经济上的条条框框把自己给箍死呢?于红这样
除了经济条件不行,张斌对自己挺好。只是张斌自由散漫惯了而且不思上进那是因为张斌的年纪大了,还有以前的一些经历造成的。于红明白从这一点上,可能也是女儿强烈反对的原因。
张斌在家排行老四,上面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他底下还有一个弟弟。张斌在二十几年前,因为生意上的一笔交易,他参与几个哥儿打群架。结果出了人命案,张斌作为主犯之一被判了死缓。张斌在监狱一呆就是二十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斗转星移,事事巨变,他仿佛已经无从适应这个社会突飞猛进的时代了。
张斌在监狱里的时候,他的老婆就和他离了婚。后来,他听说老婆带着女儿去了南方。以后张斌再也没有女儿的消息。张斌也不想去找,因为不想让女儿知道有他这样的一个父亲。这也是当初他前妻的意思。
为他入狱和离婚的事,他的老父亲生了两次大病。最后,他父亲病重。在住院的时候,他父亲还说坚决不想再见他这个不孝的儿子,还说就让他死在监狱里头算了。
张斌觉得自己命中注定,活该如此。他也不怪谁。要怪,只怪自己年轻时鲁莽,无知,不懂事理。有什么好说的,他一蹉跎,几十年就过去了。
张斌在监狱里,表现良好,获得了两次减刑的机会。等张斌出来后,他发现原来的家已经从平房搬上了楼。原来住的地方,已经变成一个绿荫和鲜花环绕的大公园。他的兄弟,姐姐们都得到了搬迁费,老母亲还分到了房子。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他没有一分钱的补偿款,也没有分得一间房。
他现在就只能和老母亲住在一起,顺便照顾一下母亲。张斌吃住都靠着老母亲,偶尔打点零工。张斌经常跑出去找原来的哥们儿玩,这让哥哥,姐姐颇有微词。所以张斌想尽快找到地方搬出去自己住,因为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呆得时间长了现在很难在母亲的眼皮底下生活。再说哥哥,姐姐们因为住得近,时常过来对他指指点点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张斌遇见了于红。虽说于红不是张斌想象了无数次的梦中情人,但张斌觉得自己毕竟不年轻了,再加上自身的不如意的条件。张斌现在很现实,于红有房子,又很会照顾人。除了年龄上,张斌对于红的暴脾气也能容忍,因为他自己的坏脾气经过这么多年的监狱生活早已经磨平了。
有一次,张斌打电话给于红说今晚不回去了,他要和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聚聚,然后就住在朋友那里了。于红一听张斌又夜不归宿,马上就发起了脾气。于红还因为他常常和朋友聚会不回家跟他吵过好几次架。后来,张斌为了息事宁人,不管多晚也回到于红这里来
自从上次和女儿发生激烈的争吵以后,于红想了很多。她和张斌已经交往两年多了,虽然还有很多矛盾和不如意的地方,可于红想把他们两个的事尽快定下来,毕竟她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了。所以,于红决定和张斌好好谈谈他们结婚的事情。一来给自己一个交代二来于红想了解张斌到底是不是愿意真心和她过日子。还有就是让女儿知道他们两个交往是真心的。
就在上个星期,张斌已经答应要和于红结婚。于红兴奋得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她把早已考虑了无数遍的结婚场景和具体细节在脑子里想了一遍又一遍。于红计划着即将到来的好事,憧憬着未来。
在结婚登记的时候,于红对张斌约法三章:一不管多晚,都必须回家睡觉。二不管在外边遇到任何情况,都必须告知她。三不管慧慧是什么态度,都不能为难她的女儿。张斌也痛快地一一地应允。
于红和张斌的婚礼,女儿慧慧没有参加。因为慧慧找了一个法国的男朋友她和她的男朋友去了法国慧慧在法国一呆就是两年于红也很少收到女儿的消息。
于红也不知道慧慧在法国的具体情况,她只知道女儿的这个法国男朋友对不错。两个人还在男朋友的妈妈家住了一段时间。
于红知道女儿慧慧从小就独立,也颇会为人处事。所以于红不担心女儿在外边的生活,只是女儿自从她结婚以后很少和她话,这使于红觉得女儿慧慧有点儿负气出走的意思。
前些时候,于红听她前夫说女儿慧慧准备回国了。因为她的法国男友的公司又把他派回中国来工作。女儿还决定和男朋友在三环的周边买一套房子。
于红知道女儿以前在非洲做生意的时候,赚了些钱。现在两个人要在北京买房子也不成问题。关键是女儿这次打算长期在北京住下
于红听说女儿慧慧要回国了,心里很高兴。于红希望女儿回来后,她们母女俩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毕竟很多事都过去了两个人心里的疙瘩该解开了。
慧慧自从母亲结婚以后,就很少和母亲联系了。慧慧觉得她反对母亲的恋爱都是为了母亲好,可母亲并不领情,这叫她很伤心。说真心话,她一点儿也不喜欢母亲的这位男朋友。不知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他。
有几次在家的时候,慧慧觉得张斌看她的那个眼神好像怪怪的。凭着女人的直觉,在加上张斌以前坐牢的经历,慧慧打心眼里讨厌他。虽然,张斌每次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慧慧就是看不上他,甚至鄙视他。
慧慧觉得她母亲即使不跟她父亲和好,起码也要找一个和父亲差不多的吧。没想到,母亲竟然找了这么一个男人,说出去都叫人没脸面。
慧慧这次去法国,多少也有点儿和母亲赌气。慧慧想躲得远远的,图个清静。正好她的法国男友驻华工作有变动,慧慧极力主张他回法国总部去。就是这次再回,也是慧慧的主意。慧慧觉得国内机会多,她的人脉关系都在国内。比较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在国内发展,毕竟国内的机会比国外多得多。
这次回国的决定,慧慧只告诉了父亲,没和母亲说。慧慧觉得这么多年,她为了母亲恋爱的事和母亲吵架也是不应该。可她觉得她是处处为母亲考虑,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委屈。
,慧慧也想像别人家的母女那样和母亲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可她这个母亲总是不能理解她。母女两个也说不来,一说就吵。所以,慧慧觉得既然这样,还不如不说的好。
于红结婚差不多两年了,她和张斌相处得更像朋友。于红也想开了,她也不给张斌约法三章了。于红张斌充分的自由,让他有更多的自己的空间。这样,张斌反倒知道每天往回家跑了。于红想,她只要把手里的风筝线拿好,那个自由自在的风筝总是属于她的,除非风筝线断了。
现在,于红唯一的心病就是女儿。
于红看看在她身边打着鼾声的张斌。白色的月光通过窗户撒满了卧室。于红向窗外望去,月亮圆圆的,马上就快到中秋了。于红决定明天就给女儿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国。
于红盼望离开她两年的女儿可以在这个中秋节回到她身边。
 
红梅花儿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