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财气文章

酒色财气文章,先打川粉遭遇战
正文

川粉出了个面相大师

(2019-02-10 08:03:23) 下一个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4052/201902/788.html

从经验而来的一切推断(即关于实际事情的推断)都是习惯的结果,一切有关实际事情和实在存在的信念,完全是从呈现于记忆或感官上的某个对象,以及这个对象和其他某个对象的习惯性汇合中得来的。具体来说,我们在许多情况下发现任何两类对象总是汇合在一起之后,当它们重新呈现于感官时习惯就会使心灵期待并相信这样的性质确实存在,这种对习惯的“信念”是一种人的自然本能(natural instincts)或本性(nature)。

这段话出自休谟的人类理智研究。我估计川粉没一个读过,读过没有一个真的读懂。

受过良好哲学教育的都知道休谟这段话的杀伤力和重要性。休谟之后所有宗教都一下子因为这段话站不住脚了。

我把这段话放在这,我保证川粉们还是不懂,川粉们还是抱团研究面相,呵呵。

面相学,其实就是希望从人感知到的规律推断客观存在,这是被休谟打得最满地找牙的一类。休谟就是要否定因果关系的客观必然性。

川粉的无知和物以类聚大家好好看看。恭喜混谣第一叔,又给自己脸上抹了一道黑。

别忘了,我是打算给川粉写历史的。混谣第一叔最后怎么收场,我们好好观察。观察他的文学城邓巴数社交圈,也是一个很好的角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2)
评论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1U要是能够就事论事,他就不是1U啦!
凡是意见和他不同的人,就会被他取外号!他的MAGA,简单说来就从阴谋走向更大的阴谋!喜欢挖鼻孔里面的东西才是他的爱好!我喜欢注意这样人的动向,继续接着观察吧!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不过1U现在似乎在管理手下人,要专心致志MAGA,这样就很好嘛,你我从来没有反对过1U支持自己的崇拜者,仅仅是要求不要对不同意见的人起不怀好意的外号,就事论事,就这样你看看搞出来多少麻烦事。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呵呵,我和你不一样啊!如果有人躲在我进不了的地方骂我,我一个没有办法。另外一个就是把账记在哪个博主的身上,如果他不出来维持一下秩序的话。就算是装模作样的做一下,我都是可以理解的。不然的话,我得以后让他还情,如果还记得的话。!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呵呵,这一点不能同意。女性当然要尊重,但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有一种女人正是以这个优惠政策处处逞凶斗狠,其恶劣程度不亚于任何流氓,得寸进尺还沾沾自喜。比如这个人就有明显的好斗和主动走下三路升级矛盾的嗜好,你单方面悠着只会养虎为患。女人首先要自尊,如果雄激素比男人还要高你怎么去尊重她?] 发错了!重发

》好了好了!她不过来和你怼,你在这里说了几句应该是解恨了,她又不是看不到!你就心里认为是她“惹不起你,躲得起”,给自己下个台阶算了。人啊,学一点阿Q的本事,在必要的时候用用,有时候也蛮有效的。找一个合适的借口,体面的退出争议,也是一个本事。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呵呵,这一点不能同意。女性当然要尊重,但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有一种女人正是以这个优惠政策处处逞凶斗狠,其恶劣程度不亚于任何流氓,得寸进尺还沾沾自喜。比如这个人就有明显的好斗和主动走下三路升级矛盾的嗜好,你单方面悠着只会养虎为患。女人首先要自尊,如果雄激素比男人还要高你怎么去尊重她?]

》好了好了!她不过来和你怼,你在这里说了几句应该是解恨了,她又不是看不到!你就心里认为是她“惹不起你,躲得起”,给自己下个台阶算了。人啊,学一点阿Q的本事,在必要的时候用用,有时候也蛮有效的。找一个合适的借口,体面的退出争议,也是一个本事。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文学城我应该是第一个提出来两边不要互相串门建议的,原因就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自说自话才能相安无事,我早就预料到会有今天的一幕,但拦不住有人要主动挑衅,偏偏要跑出来当恶屠夫镇关西。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如果真的是女的,我还是提请你悠着点。’
呵呵,这一点不能同意。女性当然要尊重,但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有一种女人正是以这个优惠政策处处逞凶斗狠,其恶劣程度不亚于任何流氓,得寸进尺还沾沾自喜。比如这个人就有明显的好斗和主动走下三路升级矛盾的嗜好,你单方面悠着只会养虎为患。女人首先要自尊,如果雄激素比男人还要高你怎么去尊重她?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哈哈, 刚才到一叔贴里看了一眼, 一叔这次还算公正,你该说的基本上都说了。 一叔原来也说过想搞个川粉川黑辩论会, 我当时觉得没啥必要, 不过也建议过 洞庭人家对云之岚。

你去一叔博文里去找 云之岚, 就好像到利比亚去找卡扎菲, 绝对找对了地方。 尽管你给一叔贡献了宝贵的点击, 一叔还是心里不爽骂了几句 佛文革 在煽动你, 哈哈。 你和假巴都是有学问有见识有经历有主见的成熟人士, 本人对你们搞什么煽动有啥用。

你该说的都说了, 过去的事儿就算了。 不管川黑川粉, 大家一起向前看就是了。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老哥啊,你有没有搞清楚“云兄”到底是男还是女。如果真的是女的,我还是提请你悠着点。

被女人骂两句不是什么大事,过去的就过去了。我的原则是,要斗尽量的和男的斗,要记也是记仇记在男人名下。和女人对垒,骂过了当下,不管有没有解恨,也得翻篇!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谢谢建议,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你应该到一叔的新帖里去呼唤 云之岚。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902/71784/14175.html

注意文明用语,同时发点切题评论, 别让一叔找借口拉黑你, 哈哈。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云兄,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你出来冒个泡吧。]

》呵呵,云兄/姐/妹:

洞庭老哥呼唤你,你就出来应一声吧!你们要是互动,我绝对不做声,保持中立!我的目标是1U,不是你!所以,你可以忽视我!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云兄,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你出来冒个泡吧。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1U有权力发表他的意见,我去他那里就是劝他们不要给人家起外号,我和他没有深仇大恨,估计他没有拉黑我。但这位不一样,雄激素杠杠的,你先别给他定性啊,你见过么。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云兄,你骂完人然后把人拉黑算不算缺德?让我们在孙大哥的地盘开战多少不合适,你有种把城门给我打开!”

哈哈, 我早就知道 洞庭人家 辩论有实力, 所以那次和一叔说到两边辩论, 自然就想到了你和B-52云之岚对攻。 云之岚当时夸口说她一个人就能辩倒川黑一大片, 我当时就指出她有点过于得意忘形了。

云之岚和一叔一帮人肯定会回来在这个贴里看几眼, 不过别指望她再开口说话了。 他们也知道洞庭人家的厉害, 不会轻易接战。 要是等等看看和云之岚联手打擂, 估计假巴和洞庭人家结对要赢她们也不容易。 不过假巴对一叔才是绝配, 一叔心虚也不让假巴开口说话就是了。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我是湘军,和你不一样,喜欢硬碰硬,]......

》幸会曾国藩的将?过细想想,恐怕1U还是要更硬一些吧!?我比较喜欢碰1U!但是我和博主都被1U拉黑啦,你有没有被1U拉黑啊!?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按照他道场道长的说法,这网络上谁知道雌性,我还是邓丽君呢。]

》说的也是,网上马甲一披,也就不管老少男女了。既然没有心理负担了,那就天高任鸟飞啊!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提醒一声,还是要注意语言文明啊!‘
==========================
我是湘军,和你不一样,喜欢硬碰硬,管他什么“金钟罩”还是“红灯照”,他可是提着屎尿罐来的,大家有目共睹。但是我保证使用同级别生化武器。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按照他道场道长的说法,这网络上谁知道雌性,我还是邓丽君呢。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我冒昧地问一声,你 ID 照片上的那个手指头是谁的呀?真是触目惊心。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云兄,你骂完人然后把人拉黑算不算缺德?让我们在孙大哥的地盘开战多少不合适,你有种把城门给我打开!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云兄,我警告你的数次破戒。破船,搅屎棍,湖碎嘴这都是你给我的帽子吧。你我争论你是始作俑者吧,你使用的字眼算不算尖酸刻薄,我今天就要会一会你这个52B,你要搞低空飞行我奉陪到底,我先声明要是搞出什么内分泌失调各负其责,我可以24/7伺候,我就上一上你的破船看看你的本事,我保证不主动升级,完全使用你同类的生化武器,我还真喜欢和高手过招,你等着吧。]

》呵呵,你来了,我得救了!你去和她互怼吧!她说是我在挑拨你,我难道不能问个问题吗?按她的说法,我问了你问题,我就值得被拉黑。

你为啥说是“兄”?好好她要是不点我的名,我就下擂台。看看你们能不能表演几下!提醒一声,还是要注意语言文明啊!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兄,我们先捋一捋啊,一样样来。
先说破船的事,我的船破不破我心里有数,我从小在洞庭湖边长大,见到的船多了,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谈船的事。问题是你把我的船看了个遍,这不公平,你必须让我看一看你的船,我保证在50米内看一眼就马上说出你的船型,船龄,载货量多大,评估你那个船是不是和我的一样也是破船一个。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兄,我警告你的数次破戒。破船,搅屎棍,湖碎嘴这都是你给我的帽子吧。你我争论你是始作俑者吧,你使用的字眼算不算尖酸刻薄,我今天就要会一会你这个52B,你要搞低空飞行我奉陪到底,我先声明要是搞出什么内分泌失调各负其责,我可以24/7伺候,我就上一上你的破船看看你的本事,我保证不主动升级,完全使用你同类的生化武器,我还真喜欢和高手过招,你等着吧。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哈哈, 假巴老弟在这个角落里和川粉那边的 B-52 聊得很开心很热闹, 双方用词只是到了小人和缺心眼一级, 火药味不是很浓没有失控。]

》川粉们只有知道,他们的行为是有代价的,他们才会知道收敛一点的。到什么级别,得有他们决定!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说的非常清楚,我清清楚楚说,拉黑不是骂人的人是小人,拉黑说道理的人是小人。我说的话是不是我的主观臆断,是你有劣行在先,我说的话是有根据的。说你无缘无故的拉黑人,没有任何拿得上台面的正当理由,只有贴标语伎俩,难道还不是举例说明? ”

哈哈, 假巴老弟在这个角落里和川粉那边的 B-52 聊得很开心很热闹, 双方用词只是到了小人和缺心眼一级, 火药味不是很浓没有失控。

原来本人也说过一叔猜疑阎博主拿钱发帖是小人做法。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口舌了, 一叔和川粉们现在也收敛了很多, 不会随意攻击别人拿钱发帖, 知错就改就好。

现在就看这个周五之前川普怎么玩, 是达成budget协议还是走极端政府再次关门。 国内国外政策川普目前需要适当妥协, 继续走极端对他自己的前景大大不利。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补充一点,拉黑你和什么湖在前,告诉一叔拉黑你在后。你的脑袋为嘛这么糊涂呢?叹为观止啊!此后不再回应,句号。]

》觉得你说的这个时间段先后,只不过又是一个可笑的说法而已。脑袋糊涂的人才说别人糊涂。脑袋清楚的人,一般不说人糊涂,大都是想着办法,换不同方法让对方糊涂的脑子清楚明白一些。当然承认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要知道林MM对我无穷无尽的挑衅骚扰,你觉得完全无所谓,或者是正确的行为,是不是?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这句话显示你自己心中有数,我怕麻烦,有兴趣的人自然能在润涛阎那里找到出处。不过我相信不会有多少人感兴趣,你就不要纠结于此了,以后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不要有不良居心,知错即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你不思悔改也无所谓,你还可以继续和我这个川粉挑战及挑衅,用恶劣的言辞攻击我,都行,我还不需要你的道歉。瞧瞧本人是多么的大气啊!哈哈~~]

》我看着你没有人可以过来帮你,我只好悠着一点。不想把你弄得太痛了。也是你没有放开骂我,我也得悠着一点,是你没有给我那个机会。

我告诉你,迄今为止,我认为没有做任何我需要道歉的事!我一般也是不会把你当敌人的,只有1U才是!你们做的很多我看不惯的事,我都记在1U的帐下。你只要不主动的来挑衅,我八成的机会不会对付你的。尤其是女士,我的忍耐度限度会高许多。你看这个林MM,不停的骚扰我,我都没有非常认真的对付她的。她比你还要缺心眼,但是她不归我管,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补充一点,拉黑你和什么湖在前,告诉一叔拉黑你在后。你的脑袋为嘛这么糊涂呢?叹为观止啊!此后不再回应,句号。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鼓噪了什么,请你列出来。再说我喜欢问什么问题,是我的基本权利。不需要向你请示批准,知道不!?
-------------------------------
这句话显示你自己心中有数,我怕麻烦,有兴趣的人自然能在润涛阎那里找到出处。不过我相信不会有多少人感兴趣,你就不要纠结于此了,以后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不要有不良居心,知错即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你不思悔改也无所谓,你还可以继续和我这个川粉挑战及挑衅,用恶劣的言辞攻击我,都行,我还不需要你的道歉。瞧瞧本人是多么的大气啊!哈哈~~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你现在又说我缺心眼,看来又要列举一番事实了?]......

》你不怕得罪我,为了1U能到你那里去,你拉黑我,难道还不是缺心眼?你非要把我放在你的对立面,尽管我一再的表示不情愿。你不是缺心眼的行为。你喜欢我像这样对付你,你觉得非常的舒服是不是?我已经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好多次了,你难道没有感觉,那不是缺心眼,又是什么。其他的女性为啥不像你这样的极端?你对付一个你明明可能跟不上的人,你不是缺心眼又是什么?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就别再强词夺理了,我知道你是不想去向带你玩女权莲盆籽道歉,才这么一说。你现在又说我缺心眼,看来又要列举一番事实了?我说你小人行径,大家是可以在润涛阎博客里搜索到你那天嬉皮笑脸鼓噪什么湖作怪为害。除非润涛阎帮你消灭了证据。骂人真不算什么,这不骂人的在背后使坏唆使利用人的才是真坏,真小人。自己不干坏事似乎是手上干净了,但也别指望别人看不出来啊!你说对不?]

》呵呵,看看你说的东西都是言之无物的话,你不敢列一句出来!你可以任意发挥,我要是怕你骂,我早就洗了罢手了!

我鼓噪了什么,请你列出来。再说我喜欢问什么问题,是我的基本权利。不需要向你请示批准,知道不!?

不要说这种可笑的话啦,难道我能够鼓噪你说什么不合礼仪的话去对付别人?那我让你去和1U说说,可能的话骂他几句说拉黑人是小人,我做梦都要笑醒。我只要不能鼓噪你做什么你认为不好的事,你就要放弃你的胡思乱想,我能去鼓噪别人了。每个人能做的事,自己负责,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就别再强词夺理了,我知道你是不想去向带你玩女权莲盆籽道歉,才这么一说。你现在又说我缺心眼,看来又要列举一番事实了?我说你小人行径,大家是可以在润涛阎博客里搜索到你那天嬉皮笑脸鼓噪什么湖作怪为害。除非润涛阎帮你消灭了证据。骂人真不算什么,这不骂人的在背后使坏唆使利用人的才是真坏,真小人。自己不干坏事似乎是手上干净了,但也别指望别人看不出来啊!你说对不?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说这话的人明显贬低和歧视女人,女流之辈涵盖川粉川黑中的所有女人,并不是特指。这让女权者如领着你玩的莲盆籽情何以堪啊!你骂我可以,怎么连她都一块儿给骂了?你赶紧的去向她道歉,否则她和你没完哦!嘻嘻~~]

》呵呵,你还怕被人歧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不是反对政治正确吗?你既然要反对政治正确,你有什么权利拿政治正确当你的挡箭牌?哦哦,有用的时候,你才能想到啊!你喜欢歧视人,你反对政治正确,你要是什么时候被歧视就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报应。你有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你还拿这个当你的挡箭牌,是你不清白的表现!政治正确不是用来针对你的,因为你不喜欢政治正确。我就照顾一下你的情绪,尝尝滋味儿而已!老实话,我说你是一个不醒事的“女流之辈”还是有点照顾“政治正确”的,不太想把你怪异思想说的太不济!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我说了拉黑你的原因正是你的小人行径为我所不齿,你反倒说拉黑你的是小人,这说明你没有是非观念,只有自我主观意识。你说别人是小人就是小人了吗?你应该举例说明,不能想当然,不能只是随随便便给别人扣顶帽子,这很轻浮,很难有说服力,也很难让人站在你一边,除非他们眼瞎。“女流之辈”?说这话的人明显贬低和歧视女人,女流之辈涵盖川粉川黑中的所有女人,并不是特指。这让女权者如领着你玩的莲盆籽情何以堪啊!你骂我可以,怎么连她都一块儿给骂了?你赶紧的去向她道歉,否则她和你没完哦!嘻嘻~~]

》我早就说了,我不是一个完人。说你是“女流之辈”是特指,说的是你这样缺心眼的行为的女人。专门为你这类量身定制的!给你脸面你偏不要,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说的非常清楚,我清清楚楚说,拉黑不是骂人的人是小人,拉黑说道理的人是小人。我说的话是不是我的主观臆断,是你有劣行在先,我说的话是有根据的。说你无缘无故的拉黑人,没有任何拿得上台面的正当理由,只有贴标语伎俩,难道还不是举例说明?

你说的话有那句话是有根据的?请你把我的“小人行径为我所不齿”的事实列举出来,好不好?难道你说是小人行径,就是小人行径啦!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拉黑人对我来说是小人行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尤其是被拉黑的人不是说的骂人的话。你要拉黑人删帖,你可以编出无限多的道理。因为你是女流之辈,我犯不上和你认真,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罢了。"
-----------------------------------------------------
我说了拉黑你的原因正是你的小人行径为我所不齿,你反倒说拉黑你的是小人,这说明你没有是非观念,只有自我主观意识。你说别人是小人就是小人了吗?你应该举例说明,不能想当然,不能只是随随便便给别人扣顶帽子,这很轻浮,很难有说服力,也很难让人站在你一边,除非他们眼瞎。“女流之辈”?说这话的人明显贬低和歧视女人,女流之辈涵盖川粉川黑中的所有女人,并不是特指。这让女权者如领着你玩的莲盆籽情何以堪啊!你骂我可以,怎么连她都一块儿给骂了?你赶紧的去向她道歉,否则她和你没完哦!嘻嘻~~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我同意你说的,川粉川黑各自为营,两不叨扰,]......

》这话我没有说过。我只是说可能说不服对方。
尤其像你这类的川粉,使用的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伎俩。我们有义务揭露你的小伎俩,就算是你不服,也没有关系。目的是给别人看的。

欢迎你到任何川黑的地方说道理,你说你要是进不了哪里说道理,我帮你去说情,给你开门。害怕你说道理,我们就没有道义的高地啦!我不能保证我可以让你们所谓的川粉川黑各自为营!没有观点的碰撞,就没有光明,有理的话何必都要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错,我把你加入黑名单是因为你不嫌事多,鼓噪那个什么湖碎嘴瞎编别人的莫须有,我记得当时就指出了你犯了人生一大忌。有人即将犯错,你还在敲边鼓,你自己说说看这种行为上不上得了台面?]

》拉黑人对我来说是小人行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尤其是被拉黑的人不是说的骂人的话。你要拉黑人删帖,你可以编出无限多的道理。因为你是女流之辈,我犯不上和你认真,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罢了。

我不喜欢和女生斗,不是我不敢和女生斗。你要是做的非常的过分,就是我要和你互怼的理由。看你还能走多远。请你好自为之,我已经对你非常的客气了。

你要是敢说政治问题,你就要等着别人的回敬,你要么忍着,要么就真枪真刀的对博。你就是骂人,我也可以和你使用同级别的言辞,看你B-52里面到底有多少“炸弹”或是“Z炸弹”,你只管放出来。三大网的女霸王我都见过,万维的还是最厉害的啦,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希望文学城有超过万维水准的,让我开开眼界!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错,我把你加入黑名单是因为你不嫌事多,鼓噪那个什么湖碎嘴瞎编别人的莫须有,我记得当时就指出了你犯了人生一大忌。有人即将犯错,你还在敲边鼓,你自己说说看这种行为上不上得了台面?随后我就把你俩个一起加入了黑名单。那天一叔在他博客中说让我领着你玩,我告诉他把你关了,事实也是如此。
我同意你说的,川粉川黑各自为营,两不叨扰,若不是孙乙己同学挂了我的博客链接,还把我转的一篇文章解说成川粉是看相大师,我肯定不会留言,不至于让孙同学说出了一堆令人叫绝的话。。。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呵呵,你是1U的真拥趸。你害怕1U去你的地方,我会追过去,所以你为了向他表忠心,你说你把我也拉黑了。我更本不想去你那里去试。给你们一个惺惺相惜的地方,我没有什么损失。

你倒是想想,我们这些人在文学城里吵吵,能不能改变川普一分一毫?我和1U互怼,是因为他不停的给我取绰号,骂我。我从来都没有首先骂他一声,你难道不知道?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我说的遭雷劈明显是雷劈我自己,你怕什么呢?

我当年参加高考,“最后一段”指的就是自然段。你不要玩我。

怎么到你那里成了一节?我也开始怀疑你有没有参加高考了。
不过这不重要,你都面相大师了,读不读大学真的不重要了。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孙甫杰':您先别急着咬牙切齿的,看看,遭雷劈都说出口了,又是口不择言,大过年的不大吉利。
我说的最后一段从黑体字"一个男人的尖酸刻薄面相是如何形成的"开始,您也太懒散了,只拷贝了一节。
对照老川的面相,并没有丝毫类似。句号。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对了,还有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个啥?

哲学的本质是啥?世界的本质是啥?人的本质是啥?

妈呀,我脑袋要炸了。

看来装逼真的会被雷劈,你看人家裝逼都装到我这个装逼大师头上来了,
算不算是现世报?呵呵。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有朋友一开口就是学以致用,让我很是难堪内疚。

作为一个哲学爱好者,我从来不知道哲学该怎么用。
学了这么多伦理道德,除了把眼睛看坏之外,好象真没什么用。

我还喜爱艺术,这个也从小就被批评,不能学以致用。
梵高也是,到死了,都没有学以致用,画得那个烂啊,
比不上任何一个艺考学生。奈何陈丹青一对比艺术生和梵高就对艺术教育产生绝望?
看到梵高拙劣的画技,为啥那么多人掉眼泪?

唉,我真是要检讨和某些人的差距了。

或者,是某些人,这回我就不骂川粉了,太过非人类?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谢谢您指教,我去看了,并且摘录转过来如下:

“凡事,从自己的心性和德性两方面去要求,才能本质的改变自我,才能在命运中真正的把握未来,不能想当然,以一种尖酸刻薄的面目出现,时刻想着如何去诋毁别人,成为人人厌恶的宵小蝼蚁。”

我有不明白的地方。据我观察,川普可是一向“一种尖酸刻薄的面目出现”,怼完这个怼那个,还有抓猫神技;至于是否“时刻想着如何去诋毁别人”,我不确定,差不多吧。请问川普“成为人人厌恶的宵小蝼蚁”了吗?

我不会看相,我会看精神病,等我有空,我给你讲讲dsm5,讲讲川普和川粉的精神病。您看如何?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有再多的学问不能学以致用,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也就只能用一些专有名词忽悠忽悠,显摆显摆,愚人愚己罢了。你能看懂川粉看相大师的文章吗?我深表怀疑!实在没辙的话,建议孙乙己同学精读看相篇之最后一段。那个容易看明白,不费神。
tanjiang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信我,温悠绝对不是解滨,解滨写不出这种文章。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川粉们说话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许是同一种精神病的原因吧。呵呵。
当然这是玩笑话,但是我对混谣第一叔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混谣第一叔不会就是解滨吧?

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一下解滨的文章,比较一下,看看有多少相似度。




孙甫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没说混谣第一叔无知啊。我觉得他的主要问题是蒙脸马甲忽悠人。

邓巴数社交圈的意思,举个例子,微信里可以随便加朋友,比如大选前我加了很多川粉,
假设超过200个,我想了解他们的想法。但是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
我和川粉的社交关系就没法维持,最后要不就不说话了,要不就互相删掉了。
最后我朋友圈的人数跟加川粉前变化不大,还是维持在一个大概固定的数字。
这个数字就是所谓邓巴数。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认为这个数字大概是15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bin_Dunba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unbar%27s_number

几乎所有的做社交媒体的,都要用到这个理论。

后来有人扩展了这个理论,大致是认为人是不爱看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东西的,
如果一个人朋友圈里有不喜欢看的东西,那么发这些东西的人会被拉黑。
新的人会被加进来,但是朋友圈总数还是邓巴数。做新闻的如何应用这个理论呢?
他们的策略是用算法观察一个人的朋友圈,只给他推送他喜欢的新闻,
保证不被拉黑。但是副作用是社会会极化,偏光化。比如川粉扎一堆,
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还有一种应用就是通过这个邓巴数社交圈定位一个人。假设我们要了解刘鹤,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直接接触他。我们就可以通过了解他邓巴数社交圈的人了解推测刘鹤的情况。

川粉里面,王湉,解滨这样的是公众人物,我们很容易观察到他们的情况。
文学城里,混谣第一叔应该算是川粉头子了,但是据我观察这个人把自己做了一定的隐藏,
可以说只是一个虚拟的人。我感兴趣的是川粉的结局,在无法直接观察到混谣第一叔的情况下,
只能通过观察他虚拟的圈子,推测他虚拟的结局。比如说将来川粉们意识到被愚弄了,
用他作为发泄,这种情况肯定会表现在他的社交圈里。因为文学城是虚拟社区,
他的圈子可以很大。所以我们要把观察范围定在邓巴数。其实也就是核心圈。

另外他作为一个虚拟的人,很可能把真实身份暴露给文学城核心社交圈的人,
那么通过观察他社交圈,也许能够推断出他的真实身份,这就是所谓的人肉。
那么他就可能要从虚拟的人转化成现实中的人。这个是有意义的。
一个是让他对自己的言行更好的负责,不能捂脸胡说八道。
另一个就是让他的川粉同伴认识他。也许他是个双面人,现实生活里根本不敢以川粉面目示人,
如果是这样情况,他现实身份一旦曝光,他的川粉朋友自然就离他而去了。

等我有空,我写写那个Oscar 刘。他自称中间偏右,混谣第一叔也是把,我看他们都是川粉。
我和他很早就是在微信社交圈有交集。有些故事可以说说。还有川粉浪里白条,也是一个写手。
也是微信里加了很久了。如果有可能,再把微信里川粉们恩怨情仇也写写。
算是记录华人川粉的这段历史。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川黑里出了个跳大神儿的 怎解?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你的学问真渊博,我带着望远镜仰望都看不清,这么高深的哲学文章,放到这里,不是太屈才了?鸡同猪叫,“ 走猪喽!”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川粉的无知和物以类聚大家好好看看。恭喜混谣第一叔,又给自己脸上抹了一道黑
别忘了,我是打算给川粉写历史的。混谣第一叔最后怎么收场,我们好好观察。观察他的文学城邓巴数社交圈,也是一个很好的角度。】

》呵呵,你说混谣第一叔无知,我恐怕这也是有点判断不是特别的准确,他绝对的有他自己的目的。他究竟是真的Empathy还是真的忽悠他的老保听众,还有点真的分不太清楚呢!如果他要是真的Empathy,那他也不存在收场的问题。我们拭目以待。

另外你说的有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邓巴数社交圈的“邓巴数”是代表什么意思啊,看你用过多次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