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快板书>>-- 孤胆英雄斗坦克

(2019-02-09 20:07:32) 下一个

(根据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谭秉云的传奇故事改编
此文獻給在当年抗美援朝戰爭中倒下的英烈們。)


一九五一年,
志愿军抗美援朝战犹酣,
就在那年的五月里,
我军打过了三八线,
美军猖狂来反扑,
第五次战役风云变,
我军奉命急回撤,
北汉江横在大军前,
江水浩荡深又宽,
江上没有桥和船,
敌机狂轰又滥炸,
水上架桥难上难,
大部队被堵在江南岸,
这分分秒秒真危险。
为保证我军安全过江过去,
就要阻击敌人抢时间。

這時候,东京正召开记者招待会,
李奇微把牛皮吹上天;
他说要创造一个新战例,
他说要把中国军队赶进包围圈,
他说要胜过麦克老阿瑟,
他说这次比“仁川登陆” 更“仁川” 。

且不说李大将军把牛吹,
咱返回炮火连天汉江边,
金化东南四十里,
开来了二十七军一个团,
占据了三九零高地,
要把敌人追兵来阻拦。
二十四日那个傍晚,
谭秉云带着一个班,
他们紧靠公路挖掩体,
这里是迎敌最前沿,
一侧是峭壁万仞山,
另一侧小河水潺潺,
公路蜿蜒中间过,
英雄们要把守这道关。


英雄们刚刚隐蔽好,
就见得山谷远处灯光閃,
一道道光柱扫峰巒,
又听得马达轰轰隆隆响,
直震得山也摇来地也颤,
公路上开来了坦克装甲汽车无数辆,
黑暗中庞然大物头尾相接象铁链,
这就是著名的美军装甲部队“骑二师” ,
号称所向披靡天下无敌久征战,
他们自吹机动灵活火力猛,
妄想从侧面把我军退路来截断。

前两辆开路坦克跑得欢,
这两个乌龟壳子有特点,
第一辆车长罗宾汉,
驰骋沙场许多年,
“骑二师”这次打穿插,
他耀武扬威冲在先。

第二辆车长凯。威廉,
狡猾毒辣又阴险,
他不想逞能惹麻烦,
缩头缩脑跟后面。

“哈喽,开胃片,”
罗宾汉呼唤凯。威廉:
“这仗打的多新鲜,
就跟篮球赛一般,
前些天中国军队得了球,
我军撒鸭子逃过三八线,
这次我们又得了球,
看样子八九要投篮了。”

“嘿,我说萝卜干,”
你吃饱撑得尽胡侃,
我看前面有危险,
笨狗熊只因嘴太馋,
陷进猎人的井里边。”
二车长嘻嘻哈哈对讲机上聊着天呢,
两坦克爬到三九零高地的阵地前。

这时候谭秉云早已等的不耐烦,
他是个来自四川江津的好青年,
他参军就在四八年,
战场上机智又勇敢,
多次立功受奖励,
出国作战已半年。
这次他参加阻击战,
卯足了劲呀上足了弦。

谭秉云反坦克手雷拿在手,
匍伏迂回到路边,
眼看着第一辆坦克到跟前,
他手臂一挥投了弹,
只听得“轰隆” 一声响,
坦克车烈火浓烟往上翻。

罗宾汉里面正说笑呢,
冷不丁挨了个大炸弹,
幸亏那炮塔装甲厚,
这手雷只把它的灯砸烂。
坦克车子顿时没了眼,
驾驶员黑灯瞎乎看不见,
他三魂去了两魂半,
双手把不稳方向杆,
那坦克左冲右窜象醉汉,
谭秉云后面紧追赶,
第二颗手雷扔上去,
炸中了坦克马达散热板,
霎时间烧成火一团,
第一辆坦克就玩了完,
罗宾汉进了“阎王殿”,
还被烤成了“萝卜干” 。

谭秉云来不及卧倒,
不幸头部中弹片,
剧烈疼痛他眼前黑,
一头栽倒公路边,
战友跑来忙抢救,
绷带就往他的头上缠。
“快打第二辆坦克车,”
他推开战友大声喊。

谭秉云沿着路沟往前冲,
哪管弹雨纷飞在身边,
鲜血迷住了他双眼,
他抬起衣袖擦擦脸,
瞅准了目标又投弹,
“轰-”,坦克腾起火和烟,
奇怪的是马达还在转,
象只癞狗把气喘,
谭秉云端起枪来忙扫射,
将坦克火力引这边,
一战友绕到坦克后,
手雷响第二辆坦克被炸瘫。

开路坦克遭了难,
火光照亮半个天,
坦克车队见不妙,
快速后撤一溜烟。

英雄们刚要松口气,
一抬头,咦,坦克炮塔盖儿掀,
里面钻出一坦克兵,
耷拉着脑袋耷拉着肩,
说他死为何还会动?
说他活怎么闭着眼?
原来这车长凯。威廉,
战场上逃生有经验,
坦克里外都起了火,
眼看他也要变成“萝卜干” 了,
“开胃片” 垂死挣扎心不甘,
顶出个尸体做试探,
说不定打个马虎眼,
他想“脱壳” 当“金蝉“。

谭秉云一眼来看穿,
“贼把戏岂能把我瞞?”
蹭一下就把坦克攀,
自动枪架到炮塔边,
坦克兵尸体推出来,
凯。威廉张大嘴巴把气喘,
哒哒哒哒枪声响,
一梭子弹肚里灌,
狡猾阴险的“开胃片” ,
没想到饱餐了“定心丸” 。

谭秉云站在高处朝南望,
美军的坦克已跑远,
此时他才感觉到,
脑袋重的象磨盘,
鲜血粘稠盖住了脸,
绷带早已寻不见,
战友再次跑过来,
帮他把伤口包扎完。

不一會兒敌机来轰炸,
恨不能摧毁整座山,
三九零高地烟尘滚滚碎石溅,
谭秉云百倍警惕守前沿。

突然间,北面开来辆吉普车,
车上的喇叭直叫唤,
似乎叫那些“死坦克” ,
快快让路莫迟缓,
车上有醒目的白星徽,
驾驶员是美军的联络官,
他只顾得急三火四把路赶,
没看清那些坦克早已完,
没想到这里情况早已变,
谭秉云一个点射打过去,
那傻官儿扑倒在方向盘,
吉普车“吱” 地扎路边,
腾地一声也冒了烟了,
谭秉云机智又果断,
掐断了敌人的联络线。

此处道路已截断,
敌人不会来这边,
谭秉云往南走了百十米,
选了个绝妙的埋伏点,
一边陡坡靠山涧,
一边峭壁巨石岩,
他躲在一片野藤后,
静等着敌人来冒险。

这时候,空气闷热天蓝蓝,
战场上的硝烟也消散,
谭秉云伤口疼痛饥又渴
一夜激战很疲倦,
他强打精神挣大眼,
英雄战士钢铁汉。

说话间地面抖又颤,
公路上开来重型坦克一长串,
炮塔转个个好似乌龟壳,
枪炮鸣喷出火焰一团团,
履带卷“嘎嘎啦啦” 响成片,
马达吼“轰轰隆隆” 震山峦,
好一个威风凛凛不可一世铁甲师,
那路神兵天将把我拦?

嗨,猛然间谭秉云跳起在路边,
高擎着手雷冲向前,
左手拔去了保险栓,
向第一辆坦克投了弹,
转身卧倒在草丛,
身后天崩地裂般,
回头再看那坦克,
浑身冒火窜黑烟,
霹雳啪啦放鞭炮,
肚里炮弹子弹炸翻天,
公路顿时乱成团,
大炮机枪胡乱扫,
众坦克打起倒车急逃窜。

这时候太阳已升高,
映红了巍峨雪岳山,
映红了河谷和山川,
映红了英雄战士脸。

这就是,谭秉云堵住了坦克师,
浑身是胆斗凶顽,
以少胜多创奇迹,
写下历史好诗篇。
就象当年张翼德,
当阳桥上一声喊,
吓破曹操曹将胆,
吓退曹兵几十万。
孤胆英雄多奇志,
壮士美名天下传,
志愿军豪杰数不尽,
个个中华好儿男。

(完)

原作于 05/02/2005 多伦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才子不敢当,业余爱好罢了。可惜的是快板书,数来宝,山东快书之类的说唱艺术形式在国内喜欢的人越来越少了,真的担心这种艺术会失传了。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蚂蚁真是才子,怪不得美女邀请看电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