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博文

揉一揉发花的双眼捧一束洁白的马蹄莲轻轻地轻轻地来到你的墓前用最诚挚的语言献上我深深的怀念;家乡的樱花盛开了又残你在这里躺了一年又一年明天早霞开始的时候我就将返回太平洋的那边,而你却长眠在青松翠柏的寂静的陵园再也听不到你那熟悉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你那快乐的笑脸忘不了你那豪爽的谈笑啊忘不了你那沉思的双眼泪水滚滚滴落哀声低低回旋波涛起伏的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到马疃知青组的那一帮人,就绕不开张利国,不仅他是当时的17名知青之一,更因为他是组里很活跃的一员,他的过早离世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友谊之路 刚下乡那会儿,我跟张利国相处的并不好,主要是他自视清高,看不上我的文弱书生气,甚至还在男生中发起过孤立我的行动。我当时初学手风琴,技术甚差,除了在宿舍里制造很多噪音外,还不能为他提供任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我们知青组从马疃搬到大官庄之前,据说那里有一位个头很高的男知青养过一条大狼狗。那狗的体型很大,相貌凶悍,跟着他在院里跑来跑去的,让组里的女知青和帮炊的张婶感到很不爽。不仅如此,那几个调皮的男知青还故意把狗的名字叫作“阿莉”,借此讽刺原来知青组的女组长小高。 我们来到大官庄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组里没有养狗,前后院也倒显的很平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一次种菜的经历知青组在马疃村安下家之后,大队里划给了知青组一块菜地。那菜地位于马疃村南不远的一条小河边,地头上还有一口水井,套上牲口就可以车水浇地,贫下中农对我们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仲秋后,贫农代表刘云喜大爷带领着全组知青来到了那块菜地种菠菜。我们都吃过菠菜,可自己动手种菠菜还是头一遭。首先是翻地,这对经过了秋收秋种锻炼的我们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在农村总共待了两年多,这两年中的两个中秋节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一.1975年的中秋之夜前面说了,我们那一批知青下到马疃村是在1975年的8月中旬,下乡后马上参加了秋收劳动。秋收后不久就是中秋节了,大队里给知青们送来了苹果、花生和月饼,还杀了一口猪,准备让知青们在乡下过一个快快乐乐地的节日。那天晚上,大队牛书记和其他的干部们都来了,知青小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在前面的话:前年,过去的知青伙伴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把相当一部分过去的伙伴召集到了一起,大家都有相见很晚的感觉。下面这些故事都是发表在微信群上的,现也列入本人的知青回忆录里) 第一篇:唱着歌儿下乡去 我们那一批知青是在1975年8月18日下乡的,离开的那天是在昌潍地区政府所在地的东西大院中间的南北马路上集合的(当时的东西院是分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些年来有一件事情始终困扰着我,那就是1977年的恢复高考。几乎所有的说词和文章都是指向一个方向,那就是邓小平决定恢复了高考,不仅改变了几十万知识青年的命运,也挽救了整个中国的教育事业。可是,我自己亲身的经历却不是这样的;1977年五月份前后,我们组里的知青们私下传递着一个惊人的信息:北京正在讨论,决定恢复高考的事,知识青年可以不经推荐直接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977年初,转眼我在农村渡过了一年半,知青组的成员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最早同我一起下乡的一批知青招工走了许多,17人只剩下5个。加上后来陆续补充的新知青,组里男男女女的达到了三十多人。城市青年给乡村带来了新的气息,村里也逐渐将知青安排到更能发挥他们作用的地方。从小队到大队,知青们逐渐担任了会计,保管,赤脚医生,联社货郎等工作,还有一位知青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一张三十年前的旧照片,记录的是1976年初我们公社知青代表参加全县知青积代会的情景。尽管照片已经发黄,照片上的知青伙伴们也早已天南地北,但那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能够参加这样会议的知青说明自己在农村接受再教育得到了社队的初步肯定。在这张照片中,来自我们组的仅有正副组长三人。蚂蚁我(后排最右角)当时担任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哒哒,哒啦个叮哒叮叮哒,哒啦个叮哒叮叮哒-)打竹板,咱往前凑,文学城上溜一溜,这几天网上很热闹,唇枪舌剑吵不休,要问大家吵为啥?加拿大扣住了华为公司的“孟晚舟”!若想知道为什么?请听我仔细诌一诌。(哒啦个叮哒叮叮哒,哒啦个叮哒叮叮哒-)话说这华为很优秀,世界同行拔头筹,眼看5G要行天下,让美国巨头发了愁,怎样才能把华为打下去?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