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博文

(多伦多正月十五的圆月) 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是我们华人传统的节日”元霄节“。在这个节日,北方人都是家家户户吃元霄,而南方人则是吃“汤元”。那么“元宵”和“汤元”有多大的不同呢?碰巧这天又是加拿大的公假—“家庭日”,于是难得有机会在家给网友们演示一下,家乡美味--“元霄“的作法; 提到元霄先讲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昨天看到了微友转来的一篇短文,说是我的家乡目前已经获得了多少多少个“全国第一”了!说真的,这篇文章的确让人震惊与自豪,毕竟是自己的家乡嘛,没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才离开了几年哪,它的变化竟然这么大耶! 可是,震惊之余又又些疑惑,因为其中有一项说是家乡的XX路是全国第一长了,感觉有点玄乎,难道它比北京的长安街还长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一向以所谓的高颜值被一些女粉丝津津乐道,更因为经常做一些不着四六的事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话题,于是大家喜欢称其为“小土豆”而不是“敬爱的特鲁多”。这不,近几天媒体上又传递着一个消息,那就是“小土豆”又“摊上事儿”了。“摊上”啥“事儿”了呢?原来是因试图掩盖一家加拿大公司的行贿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昨日在BBC上看到了一篇介绍日本大约有50万左右的年轻男性逃离社会的现象,他们不想离开自己的家,甚至不愿离开自己的卧室,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寄生虫般的生活,被人们称为“蛰伏族”。 其实这种现象绝不是只出现在日本,在我们周围也有,而且是一位同胞。下面就讲讲我听说的一个故事; 为了方便,下面姑且称这位男士为“L”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2 16:44:18)

(这是蚂蚁刚来加拿大不久发生的真实故事)(板起:哒啦个叮哒,叮叮哒,哒啦个叮哒,叮叮哒)雪花纷飞在窗前,时针已到四点半,“和尚撞钟”又一天,眼瞅着到点要下班。(白)“和尚撞钟?”是的。如今咱“和尚”不一般,机械公司当雇员,“阿密陀佛”不再念,嘀嘀哒哒敲键盘,只是脑子它不清闲,时刻要提防老板的脸,一天混了它八个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根据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谭秉云的传奇故事改编
此文獻給在当年抗美援朝戰爭中倒下的英烈們。)
一九五一年,
志愿军抗美援朝战犹酣,
就在那年的五月里,
我军打过了三八线,
美军猖狂来反扑,
第五次战役风云变,
我军奉命急回撤,
北汉江横在大军前,
江水浩荡深又宽,
江上没有桥和船,
敌机狂轰又滥炸,
水上架桥难上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09 13:48:39)

在童年的记忆里,过年期间看大人们舞龙灯的情景是永远难忘的。 我的家乡是山东潍坊,那里民风淳厚,民间艺术历史悠久,是中国的民间艺术之乡,民间习俗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与发扬,尤其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这种古老的习俗便表现的淋漓尽致,过新年舞龙灯就是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舞龙灯”俗称“舞龙船”或“耍大龙”。据说它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07 18:13:47)
多数已婚男士都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如果说他们没有艳遇的幻想那是虚伪的,更多真实的情况是,即使有这样的艳遇机会,多数在道德与责任及诸多顾虑的束缚下也不敢冒然跨过雷池半步。蚂蚁也曾有这样的机会。下面的这段艳遇从来都不敢告诉蚁太,因为担心“越描越黑”,美女画不成,反而变“张飞”。 N年前的秋末,蚂蚁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2-03 20:23:13)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到了,这本应是我们华人最隆重、最热闹的传统节日。可是在西方社会里,周围的环境让我们没有一点过年的心情。这使我不由地回忆起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家乡的人们喜气洋洋筹备过春节的情景。每年一进入腊月门,也就是春节前的那一个月,老百姓们就开始进入忙年的季节了。这个期间,老百姓忙于采购过年用的各种物品,城镇内外,商号店铺,大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电视剧《大江大河》之所以引起无数观众的关注,是因为剧中主人公宋运辉大学毕业后的经历基本上如实地反映了那一代大学生的人生,所以才得到大众的共鸣。尽管有的人评论说,该剧夸张性地拔高了宋运辉,因为一个初出大学的年轻人,不可能在六七年这样短的时间里,得到那样的重用和提升。是的,艺术作品难免有夸张和戏剧性的描述。但是,做为一个77届的大学生,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