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城

有感而发,有感而写,由记忆引出一个个难以忘却的故事。
正文

公主坟,公主坟

(2018-07-07 15:28:29) 下一个

 

 

 

弟弟对我说过好多次了:“我让你加入公主坟一号大院的微信群吧,四十多年不见,大院的小朋友们都很想你”。弟弟善于结交朋友。北京微信才刚开始流行之日,他就建立了大院微信群,并运用其呼风唤雨的天才,把一个又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召集到到群里。这次他又一次召集大家到公主坟的聚丰堂相会。

 

公主坟一号院位于北京西郊公主坟以北,与海军大院遥遥相望。在公主坟鳞次栉比的各军兵种大院当中,唯独公主坟一号院面积最小,然而却威风凛凛,不可一世,被称为北京的御林军。大院占据了公主坟以北的一片风水宝地。先占者为王。一九五三年,当别的军队大院还未动土兴工时,一号院已经捷足先登了。

 

刚步出公主坟地铁站,迎面便扑来一股好似妖魔鬼怪般的狂风,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虽然已进入四九,北京的冬天仍然寒冷。我穿着灰色羽绒衣,黑色高筒长靴,刺骨的冷风还是嗖嗖地直往脖子里钻,帽子外边的长发被吹得胡乱张扬。此刻我不必担心有无发型,头皮不受苦比什么都重要。既然回北京是休假,那么更就不必太在意着装了。一出公主坟地铁站,往右一拐我就看见了一个米黄色的大理石大门,大门的右边有一个醒目的“军事重地”的标志。一位头戴钢盔,身着迷彩服的持枪士兵笔直地站立在大门左边。弟弟告诉我:“这就是大院。大门后面就是以前的大礼堂“。听老爸说,这个礼堂以前曾经是公主坟赫赫有名的“八一礼堂”。我们过了马路,再继续往西沿途走去,一路上北京城乡贸易中心的大楼,“必胜客”,“张一元”,“博士伦“眼镜店,”城乡食品商场“ 等商店和快餐店一个挨着一个。左边隔着地铁站和马路可以看见一座蓝色屋顶的大楼,门前也有卫兵站岗。弟弟说:“那是海军大院”。我不由得自问,这还是我记忆中的公主坟吗?所有的建筑就像是把一个人开膛破腹,装上假肢,另外再改头换面,换成了一幅全然陌生的冷冰冰的脸孔。

 

四十多年以前公主坟一号院的大门前面有两排高高的笔直的白杨树。夏天骄阳似火,蝉鸣低一声,高一声地赛着唱歌。大院的北边是一大片开阔的农田。地里种着圆白菜,黄瓜,小白菜和西红柿。上小学以前,爸爸每个周日下午去大院上班都要顺路送我和弟弟坐大1路公共汽车去公主坟的幼儿园,周六外婆接我们回家。我们要横穿公主坟的中央小径去一路汽车站坐车。那时候我们都盼望着外婆给我们买三分钱一根,又酸又甜,吃在嘴里,甜到心里的红果冰棍。

 

每次走过这条小径,我都要望一眼小径旁年代久远,貌似庙宇的土红色的墙,然后在脑子里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究竟是谁住在红墙里边?多年以后,我上网查了一下历史,才知道公主坟是清朝两个公主的墓地。清朝嘉庆皇帝的三女儿,庄敬和硕公主和四女儿庄静固伦公主都被葬在这里,因此被叫作公主坟。五十年多年以前,公主坟是一个公园。她不似景山,北海,处处是人工雕琢的痕迹,公主坟的草丛,野花,柏树都自然地生长着。在一个寂静无声的傍晚,幼儿园的阿姨带着我们四五岁的孩子手拉手地在公园里散步。我转过头望着颜色逐渐变深的花丛,暗自想,花丛底下会不会钻出来一只大狗熊?

 

弟弟一边走一边指路。“你看,这是大院的小门,以前那里是大操场,现在都被宿舍楼挤满了“。我记得以前大院的设计排列有序。我家住在西小楼。西小楼的西边是一片苹果园,东边是办公大楼;办公大楼的前边是篮球场,东边是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的家属楼。四十多年以前随着老爸的调任我们住在大院的西小楼。西小楼,顾名思义,自然是位于大院的西边,自成一体,被院里人戏称为大院里的克里姆林宫。深灰色西小楼只有二层,我家住在小楼西边二层。从北边的窗户可以看到院外农民的房舍。弟弟小时候时常站在窗口与院外的同学以手语交流。现在看起来很像电影里间谍们的手语暗号。

 

大院北边围墙外是农民的住宅。干部食堂以北有一个神不知鬼不知的小门。小时候我刚学会游泳,常跟爸爸从这扇小门出去,沿着一望无际的玉米地中的一条小路走到八一湖去游泳。一到寒冬腊月,八一湖结冰了。我也曾与同学来这里滑冰。我摔了很多跤,到底也没学会滑冰。

 

我和楼下老董的女儿小云,老杨的女儿小丽都是翠微中学一个年级的同学。记得夏天的中午午睡后我们一起先去翠微路商场买一根奶油冰棍,然后一路走一路吃着走到学校去上课。西小楼二楼的王伟是我同班同学。王伟的爸爸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任仪仗队队长,他走路时的军人姿态简直是没治了!一米八的个头,昂首挺胸,步伐坚定有力。听老爸说有一次周总理和前苏联领导人检阅仪仗队,俄国人的名字又长又绕口,王伟的爸爸只说了前半部分就卡壳说不出来了。总理说,以后不要说名字了,就说“队伍集合完毕,请检阅”。将门出虎子,听说王伟参军以后考上了石家庄步军学院。以后嘛当然是做军官,官至营长。可以想象部队训练之艰苦,带兵之不易。再以后呢,我就不知道了。王伟的小弟弟叫王刚,长得浓眉大眼,虎头虎脑,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因为年龄小,他没有在文革的洪流中子承父业去当兵,而是学习了表演艺术。现在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知名演员。

 

我家楼下住着段部长一家人。段部长没有女儿,只有三个儿子。普生,庆生,慧生。老大普生也是我中学的同学。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弟弟跟他们哥三儿那么亲密。弟弟放学以后就一头扎进段家,一天到晚和段家三兄弟混在一起,不知道他们之间怎么有那么多的话可说。一到吃饭的时候,外婆便在阳台上大声叫:“吃饭了”!外婆走了以后,“叫吃饭”的角色就理所当然地由我承担了。

 

光光是老张的儿子,家住西小楼东边一楼。光光的性格有一点孤僻不合群,从不跟院里其他的孩子来往,可是唯独跟弟弟是好朋友。小雨的爸爸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在中央党校支左,那时在中学念书的我正执迷于西方的古典名著。我听说中央党校藏书丰富,便瞒着老爸,硬着头皮请光光的爸爸帮我借书。光光的爸爸果然不负重托,帮我借来了“简爱”的中译本。于是在我最讨厌的政治课上看“简爱”。当然不敢明目张胆地看,而是在政治课本的掩护之下。光光的爸爸走得早,妈妈寡妇再嫁,嫁给了北京卫戍区的高干。当然光光家也从西小楼搬进了北京城里独门独院的四合院。以光光独往独来的性格,肯定跟继父一家人和谐不了。改革开放没多久光光就去德国留学了。他走前跟弟弟借了一笔路费之后就一直无声无息。弟弟说:“这笔钱就算我送给他的盘缠了”。

 

我中学的另一个同学,老杨的女儿佳佳住在西小楼一楼的中间。“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佳佳有着中国古代美女的瓜子脸,皮肤细嫩得像缎子,樱桃小嘴说起话来比蜜还甜,银铃般的笑声是一绝。虽然考试九门功课有八门不及格,学校的老师还是竭尽全力地巴结她。因为佳佳有一个好老爷,天津有名的老中医。佳佳后来也当兵了。听说佳佳嫁得也好,佳佳嫁给了炮兵一个高干的儿子,出门有专车接送。我当初对她的特长本不屑一顾,现在才知道一流的嘴皮子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成的,也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而是从娘肚子里生出来就有的天才。现在佳佳的妈妈开了一个诊所,三个孩子都辞职为祖传的中医事业贡献力量。当然西小楼只有佳佳一家人发了。

 

我家对门的老张长得一表人才,挺拔匀称的身材在大腹便便的军官中难得一见。其高大丰满的太座是上海人,与先生真是互补。张太太说话声音朗朗,满脸堆着友善。我外婆是常州人,上海话常州话本是同源,因此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结伴挎着菜蓝子一起去翠微路商场买菜。可惜好景不长,几年后两个人都先后因患癌症去世了。老张夫妇二人育有两子一女。大儿子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基因,是西小楼的英俊小生,当兵且提干了。一身军装他穿起来更显风流惆怅,然而眉宇间却无老爸的英气,有些忧郁,像一个少年维特。我从没跟他交谈过,只是在楼道偶然相遇打个招呼而已。听说他在部队爱上了一个女兵,遭到老妈的强烈反对之后便郁郁寡欢得了忧郁症。一天他爬到办公大楼的楼顶跳楼自杀了。不知道他的父母是否会因此而感到内疚。我跟年龄相近的老二和小女儿倒是很熟。女儿活波开朗的性格很像她妈。一天晚上我把小姑娘叫到我的房间给她画了一张素描肖像,为此老张还特意来我家串个门看看我的大作。

 

 

四十多年前的孩子还不知道手机为何物,到礼堂看场新电影就是最大的乐趣。文革后期,礼堂被别的地方借去演内部片儿,孩子们不许入内。越是被禁止的事,越是好奇。弟弟伙同院里其他的男孩儿钻地道爬到礼堂的天花板里看内部片儿,发现后被拘留了。我放学回家后听见老爸大发雷霆。然后才得知这帮闯祸的孩子是最后由各自的家长领回家的。其实所谓的内部片就是苏联战争时期的电影,“解放”,日本电影,“虎,虎,虎”等外面电影院不能公演的电影。

 

我们公主坟一号院的故事是不是有点像电视剧“血色黄昏”的前半部分?不同的是我们院的孩子比电视剧里的人的年龄小一轮还多,男孩子只是窝里横,出了大院就变成了乖孩子。在文革末期的当兵大潮中,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当兵了。

 

听说一九八九年六月五号的晚上,大院里一个当过坦克兵的孩子看见马路上有一辆没有人的坦克,便坐上去开了一圈。我弟弟也在去西郊上班途中去看了一眼正阳门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和西单路口巡逻的坦克,回家后被老爸臭骂了一顿。

 

“你不要命了”!

 

六月四号枪响之后,已经离休的老爸绝对不相信军队会向学生和老百姓开枪。可是枪子儿是不长眼睛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去过几次海军大院, 这个院没去过. 早年修的那个大转盘很失败, 出了不少事故.
xueyuanlin 回复 悄悄话 是不是北京卫戍区司令部大院?
水晶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萨兰乌2' 的评论 : 谢谢校友阅读我写的博客。这只是初稿,还需要修改。
萨兰乌2 回复 悄悄话 俺是翠微中学的。当年,俺有很多同学家住在你们院里,俺也常去你们院找同学玩。
yamyam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Lilac5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是“鳞次栉zhi比”,不是“鳞次节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