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牛斋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正文

两个公费留学生不归的故事

(2018-08-06 10:51:09) 下一个

(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不使用真实姓名。)

老马是科大研究生院的研究生,在同学中是年龄最大的,1978年入学时已经40了,由于成绩突出,破格录取。

1979年研究生院掀起出国留学潮,公费自费水乳交融。第二年,研究生院和美国某大学建立姊妹学校关系,协定互派公费留学生,学习期限为两年,中方负责人是李佩老师。

李佩是老海归,文革受迫害,丈夫郭永怀为了两弹以身殉职。李佩以自己独有的魄力,打开了留学的大门(见“留学梦”一文),在选派留学生时绝对不考虑政治背景、家庭出身。她选定的第一个人就是老马,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岁数大了,不能等。1981年,老马心情激动地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到了美国,美方学校把老马安排在一个美国人家里住。这个美国家庭实际上只有一个老女人叫Nancy,60多岁,老公已去世,Nancy继承了一大批遗产,一个人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豪宅里。由于是这个学校的校友,Nancy每年都给学校捐款,学校决定让老马住在Nancy家里最合适不过了。

按规定,两年后老马就得回国了。可是到了1984年还不见老马的踪影。李佩写信给老马,没有回音。写信给美方学校才知道,有传言老马准备和Nancy结婚。当时还有其他好几个人有迹象不打算回来了,于是研究生院决定派李佩亲自赴美,搞清情况,说服这些人回国。

李佩回到了自己当年留学的故土,感慨万分。在参观游览之余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费了很大周折,才和老马取得联系,表示愿意见面。谈话的气氛很融洽,老马一再感谢李佩给了他出国的机会,也坚定地表示,绝不回国。原来,老马的父亲解放初被共产党镇压了,把父亲带走枪毙的那一天老马12岁,当时的场景在脑中打下了深刻烙印。出国前他曾一再提醒过李佩自己的家庭背景,但李佩只是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这些干什么?你不是也考取了研究生吗?”。

李佩此时才明白自己当时低估了仇恨的作用,高估了爱国的力量,但她并没有放弃。回国后立刻找到领导商量,决定派老马的妻子和女儿到美国,感化老马,动员老马回国。老马的婚姻是那个年代的悲剧,自己没有选择,由领导安排的。本来就没有感情,谈何感化?妻子和女儿哭着去,哭着回。

老马和Nancy结婚了,近40年没回过一次国;同学聚会没参加过一次;校友通讯录上有他的名字,没有其它任何信息。掰着手指头算,如今老马应该快80岁了,Nancy如果还活着的话也快100了…

老赵是第一批公费留学生,党员,1979年开始在美国一所长青藤大学攻读工程博士。1982年拿到博士学位后,得到组织上同意,继续读博士后。1983年妻子来陪读,老赵萌生了不回国的想法。那个时候的党员还比较正派,是非分明,知道不回国是错误的,必须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才能心安理得地在美国住下去。

读博士后的人都不是书呆子,老赵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他先凭着自己长青藤博士学位和修过的两门经济学课程,在世界银行谋了个差事,即可以保留自己的中国护照和中国公民身份,又可以合法在美国居住。另一方面,以防万一,让妻子获得绿卡后申请美国公民。

老赵还是我党有自觉性的党员,主动到大使馆向组织交待,提出三点要求:1/保留党员身份,按时交党费;2/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身份在世界银行工作;3/如数交还国家给自己付的学费。使馆请示北京后,接受了老赵的要求。

几年的长青藤学费不是一个小数目,老赵开了一个银行帐户,每月往里面放钱,并把户头帐号也交给了大使馆教育处。若干年后,账户里的钱到了八万,教育处人员更换,没有人知道这个账户的存在,至今那八万在银行里一年又一年地生利息,老赵绝对不动。国家什么时候突然想起来有这么一茬,他就把钱取出来,还给国家。

老赵在世界银行干得很出色,很快50万以下的投资项目不必向上级请示,他自己就可以批。他很自豪地说,香港一家自行车厂的经费就是他一人经手的。每年回国探亲(世界银行报销),他都向组织上汇报世界银行内部运作情况。二十年后,国家发现这个不经意安插在敌人金融大后方的“卧底”很有价值,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挖过来。

国家许诺他的高薪、房子、工作、待遇打动了老赵的心。他向世界银行告别前提出了三点要求:1/保留世界银行顾问职称;2/保留回世行工作的权利;3/像所有世行员工一样,孩子的大学学费由世行付。世行接受了他的要求。另一方面,让妻子拿到21世纪房地产公司经纪人执照,学会了怎么买卖房地产。

老赵和妻子回国了,正值中国一项重大工程设计开工,老赵的工程博士背景又派上了用场。又是金融又是工程,老赵一下子成了风云人物,整天吃香喝辣,跟随代表团到处出国“考察”。每年夏天都回美国度假,照料在美国的两栋房子,看望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妻子在北京倒腾房子,也搞得热火朝天,收入按“外籍人士”交税。

可是有几年没见老赵回来了,是不是在反腐运动中栽了?不会,老赵太精了,他不会栽…

老马始终未归,现在生活一定无忧无虑;老赵最终还是归了,日子也一定有滋有味。试问莎翁:是归还是不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前文化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写过一篇小说《轮下》,说的就是早年公派留学美国的学者,滞留不归,不幸车祸去世的故事。你文章中的老马,当然不归。我要是他,也不归。绝不归。
二舅 回复 悄悄话 文中老马当年来美时属公费留学,拿的是“J1“签证,受毕业后必须回国服务两年的限制,不能自由转成其他种类签证或绿卡,除非他得到九零年“六四血卡“的豁免。
happybob 回复 悄悄话 当年不归的很多,当然回去的也不少。两个人都做了对自己有利的选择,挺好。
不很明了 回复 悄悄话 老赵是人精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还是赶紧归了吧,不然将会作为间谍被捕的。天朝对被捕的同志一概是不认的。
茅山道士 回复 悄悄话 将在外王命有所不受。归不归是个人的事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