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牛斋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博文

“可口可乐”的中文译名可算“神来之笔”,达到翻译艺术中信、达、雅的最高境界。究竟是谁有如此造诣?据可口可乐中文网站介绍说:“1927年刚刚进入中国时,‘Coca-Cola’有个拗口的中文译名‘蝌蚪啃蜡’。独特的口味和古怪的名字,产品销量可想而知。到了1930年代,负责拓展全球业务的可口可乐出口公司在英国登报,以350英镑的奖金征集中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出门在外,最怕的就是生病,所以来的时候我们各自都带了不少药。史铁胜在北京受过几天赤脚医生训练,因此带的药品比较专业化,除了阿司匹林、黄连素之类,还带了针灸用的针,打针用的针头针管和盘尼西林等。有一次,张女士病了,高烧不退,吃阿司匹林不管用,史铁胜就建议打一针。一般打盘尼西林要在屁股上打,史铁胜怎么都抹不开面子在张女士屁股上打,就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08 15:11:00)

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建议人们外出光脚走路,特别是在草地上。文章指出,居住在绿色环境中的人身心健康都比都市人好,常到树林中散步,听水流鸟鸣,呼吸新鲜空气,已经不是健康的秘诀了。有科学家进一步提出,与大自然更密切的接触,比如光脚走路、在湖里游泳、躺在沙滩上或任何地面,甚至背靠大树,都有利于改善睡眠、减轻疼痛、缓解压力。他们管这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不使用真实姓名。)老马是科大研究生院的研究生,在同学中是年龄最大的,1978年入学时已经40了,由于成绩突出,破格录取。1979年研究生院掀起出国留学潮,公费自费水乳交融。第二年,研究生院和美国某大学建立姊妹学校关系,协定互派公费留学生,学习期限为两年,中方负责人是李佩老师。李佩是老海归,文革受迫害,丈夫郭永怀为了两弹以身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队伍行进在河畔,他们来自遥远地方,
 在那红旗下面有一个指挥官,
 指挥官在战场英勇杀敌受了伤,
 鲜血染红了衣裳,还洒在草地上。
 哎,嘿!洒在草地上。
2.是谁领导你们,带领你们去作战?
 旗下走的是谁?他头上带着伤,
 我们农民的子弟为了新世界去作战,
 肖尔斯走在前面,他是红色指挥员!
 哎,嘿!红色指挥员!
3.[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3 06:19:51)

1977年恢复高考,一大批莘莘学子踏进了大学的大门。第二年,科学院成立了中国第一所研究生院-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校址在北京林学院。经过考试,来自全国各地的800多名精英聚集到了研究生院(加上扩招、代培,共有一千多人前来报到)。 1979年1月美中建交,三个月后李政道应邀来到研究生院讲授“统计力学”和“粒子物理”两门课程。李政道看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韩秀是蜚声海内外的华文作家,人生经历充满传奇,跌宕起伏。她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二战期间的美国驻华武官。她1946年生于纽约,两岁到中国,在北京由家学渊源的外婆带大,一口京片子北京话。六十年代中期,因家庭背景无缘进入大学校园,在彭真市长的指示下,同四十多青年插队山西农村,成为北京第一批集体上山下乡知青。文革开始后,转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29 09:10:47)

北京的官老爷多,老爷车也多。在缺乏娱乐活动的年代,大街上观赏老爷车成了一种消遣。又大又黑的吉斯比较少,是猎奇重点,里面都是五星元帅级以上人物。四星海军司令肖劲光大将破格配备了一辆,郭沫若是唯一文职人员有资格坐吉斯。吉姆比吉斯多,里面的官老爷地位也都不低,宋庆龄的座驾就是吉姆。北京当年有两辆奔驰600,要是看见了,里面坐的不是林彪就是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虽然我们知青点算不上先进集体,但象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我们不想在农村混日子。我们也觉得应该把学过的知识拿出来施展一下,为农村作出些力所能及的事。我们晚上参加队里的“计工分”会,并为老乡们念念报纸。每次开会前都要唱《东方红》,老乡们的歌声土得掉渣,原始韵味十足,越听越爱听,现代舞台上的乐队合唱应该找个地缝。六个同学中,史铁胜和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16 13:45:26)

北京电视台名嘴李然在后海兜售北冰洋汽水,勾引起儿时回忆。想当年,暑假在外边粘知了、蜻蜓,满头大汗回家,能来一口冰凉的北冰洋汽水,如入仙境一般。那时买回来汽水、西瓜都先放在池子里,用自来水“镇一镇”。北京西郊的自来水很给力,不够冰凉的程度也差不多。后来北冰洋汽水让百事可乐收购了,人们挤破脑袋喝洋货,冷落了国货,结果“国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