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牛斋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博文
(2018-04-21 12:20:17)

如果你去台北,只是想领略都市的繁华和高楼大厦,你会失望的,因为台北只有一个101。然而,正是这个造型独特的建筑给台北带来了风采,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不管你走在哪里,都可以看到101,为你指点方向。去年在101旁边完工的南山广场大厦虽然远远没有101高,却让101不再孤独。 101不孤独了,台湾依然孤独。30年前台湾人奋发努力,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再见吧,多保重,好姑娘,
月台上军乐声慷慨激昂。
我和战友们登上列车,
军乐声很快消失在后方。
我心中又忐忑又惆怅,
一路上一声声汽笛鸣响。
你远在千里外,千万要记得我,
我也会想着你,永远不忘。诞生在成长在这地方,
在这里上学校,书声琅琅。
经历过狂风吹雷雨下,
最怀念赴约会幸福欢畅。
在军营,是你温暖着我,
故乡啊,唯有你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9 17:05:41)
插过队的朋友,还记得在那动荡的青春年代扒火车的经历吗?下面是我的故事: 汽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一天,当眼前豁然开朗,山脚下出现一片辽阔平原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痛快的感觉。汽车在夜幕中抵达了临潼,火车站里耀眼的高压水银灯给周围的一切罩上一层惨白。板凳和地上躺满了等候火车的旅客。卖票的窗口上方挂着“军人优先”的牌子,几位军人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15 16:04:42)

2013年,一个纽约人在跳蚤市场花了3块钱买了一个中国青瓷花碗,拿去鉴定,估价220万美元。我特喜欢逛跳蚤市场,但绝不是为了碰运气。逛跳蚤市场给人一种“backtothefuture”的感觉,就拿黒胶唱片来说吧,在50、60年代,想听音乐非黒胶唱片不可。可是逐渐黒胶唱片被盒式磁带取代,后来又出现了光盘,最后数码mp3,小小的手机上想听什么就听什么,黒胶唱片被宣判了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黑眼睛的哥萨克姑娘
为我黑马儿钉马掌,
真有一付出色的手艺,
活儿干的真漂亮。
“请问芳名,年轻姑娘?”
姑娘含笑把话讲: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
不妨去听马蹄响。”
啊……啊……啊……
“不妨去听马蹄响。” 跨上马我挥动鞭儿,
一溜烟儿奔远方,
沿途灰山、白山、青山,
飞快闪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3 17:27:46)
科学家说,人的鼻子可以分辨出一万亿种不同的气味(一兆,一后面十二个零!)。这真是不可思议。人的鼻子是怎么分辨气味的,曾和儿子有过争论。我以为,眼睛是通过光波看到颜色,耳朵是通过声波听到声音,所以鼻子一定是通过某一种波闻到气味的。儿子是学物理的,很尊敬地嘲笑我无知,给我补上物理课我才知道,气味不是波,而是微粒。 我并没有马上被说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3 14:02:31)
很多人问《老海归小故事》一文中的材料是从哪儿来的,现在说明一下。有一半在网上很容易找到,另一半是通过深挖和从有关人员交谈中得知,网上几乎找不到。一位当事人的后代指出文中不准确的地方,已做修改和补充。此文不能算“史料”,只是想把当年“积极响应”的回国浪潮描述得更细微,更接近事实,更贴近生活,欢迎大家指正。全文在《我的文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沿着小路弯又长送你去向远方,
早晨霞光撒落在林间苹果上,嘿!
我亲爱的雄鹰在这告别时分,
让我看看你的马刀闪闪亮。 我将心爱小手帕系在爱人刀上,
望着你的蓝眼睛深深像海洋,嘿!
当你挥动手帕我的泪水流淌,
滴滴落在那把锋利马刀上。 小小斑鸠也忧伤站在围栏摇晃,
我已牵起马儿到那个大门旁,嘿!
你从马上站起轻轻吻着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哎,道路,尘雾迷茫,
遍地荒草风雪,充满动荡。
有谁知道自己的命运?
也许就在这草原,雄鹰折断了翅膀。
脚下尘土到处飞扬,
遮掩草原,覆盖田野,
四周大火熊熊燃烧,
炮声在轰响。 哎,道路,尘雾迷茫,
遍地荒草风雪,充满动荡。
炮声阵阵,鸟群乱飞,
亲爱的战友倒在路旁。
道路一直通向远方,
风沙在狂吼,
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结束语:大部分50年代回国的老海归终生默默无闻,根本没有任何荣誉光环,如果能历经政治运动而免遭劫难就实属万幸了。当年他们心中充满对家人的思念,对故土的情怀,雄心万丈归来却遭遇冷落不幸。他们的个人资料已经遗失殆尽,很多人去向不明。虽然他们的聪明才智被湮没了,他们的身心健康被摧残了,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但他们仍在平凡的工作中贡献出了自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