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发烧的价值(七)变形金刚

(2008-03-26 17:03:19) 下一个

改革开放了。开始的改革是农村包产到户,接下来的改革是城市个体户。企事业单位的改革,是从物质刺激开始的。襄阳第二工人医院最初的改革,就是奖金制度。病人交了挂号费以后,拿到一张挂号单,然后选择自己喜欢的医生排队看病。那年代有一种办公物品,没有几个人叫得出这种物品的名称,那就是一根半尺来长的铁针,竖在一个圆饼形的木头座上,铁针和雨伞的张伞铁骨一般粗细,木头座和炒米饼差不多大。病人进了医生诊室,医生就把挂号单收了,往那铁针上一按,就把这个挂号单串到一起收集起来,每个月 27 日,医生们就把自己收集的挂号单清点好数目交到科里,奖金数目就由这个挂号单的多少来定。楚江资历浅工资低,但奖金收入高,有时相邻的诊室没人问顾,而楚江诊室外还排着长队。

收入增加了,楚江买了个九寸黑白电视,几年后又换成 14 寸黑白电视。到了楚江的电视换成彩色的时候,楚江的儿子楚溪已经上小学了。楚江家里的电视机是日本制造的,楚溪爱看的电视节目也是日本卡通片。楚溪喜欢玩的玩具是变形金刚,爱看的卡通片也是变形金刚。

楚江一家围着饭桌吃饭,楚溪坐在中间,对着电视,看着变形金刚卡通。卡通还没完,被广告打断了。

“我要是变形金刚就好玩了”,楚溪一边吃,一边咕嘟。

“你想变成什么样的变形金刚”?梅眉问楚溪。

“神行太保”。

“神行太保能变什么”?

“能变成飞机。我早上出门,变成飞机飞到美国,到旧金山玩一圈,中午再回家吃饭,你们都不知道我去哪里玩完回来”。

“你得当心呀,要真能变就麻烦了”,楚江插嘴道。

梅眉说:“别吓唬我们小孩,哪里有想变就变的”?

“哎,我们医院就有胡思乱想想出病来的”。

电视广告完了,楚溪又眼瞪瞪地看电视,就剩楚江和梅眉较真儿了。

周末,楚溪跟邻居的小孩一起去上画画班了,楚江和梅眉在家打扫卫生。一个拿抹布,一个拿拖把。梅眉擦到电视,又想起那天变形金刚的话头:“你那天说想东西回想出病,真有这么回事吗”?

“我们医院很多胃溃疡的病人,按西医说法是精神压力惹的病”。

“那谁说得清楚呀,精神压力影响饮食,有影响也是间接因素,不是直接原因”。

“有报道说外国有个病人瘫痪,医院检查根本就找不出器质性原因,据说完全是精神障碍”。

“你别把健康报上的谣传当真,那种报纸信一半好了”。

“哪天你回家问咱爸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却说梅眉的父亲林老师,已经是湘雅医学院管理科研的副校长了。听到女儿电话中问到精神对疾病和医疗的影响的问题,就告诉女儿,最近学院和岳麓书院合办了一个《医疗卫生人类学研究所》,有海归博士,据说精神因素确实很重要。国庆黄金周,梅眉一家回到湘雅医学院,林老师把海归的董博士请到家中吃饭,当然也是为满足女儿的关于精神的好奇心。结果,梅眉帮着准备饭菜的时候,楚江已经和董博士聊起来了。

“董博,你们医疗人类学都研究些什么呢”?楚江问道。董博回答道:“医疗人类学把医学看成人类文化的一部分,研究医学和人类信仰价值的关系”。

“你是研究医疗界道德问题”?

“不是,是疾病和医疗与社会信仰的关系”。

“这也太玄乎了吧,医疗和信仰有什么关系”?

楚江和董博越谈越投机,楚江忽然觉得这西方人类学家观察记录的事情,很多和老家百合术现象是吻合的。董博说,医疗从来就是和信仰有关的。原始社会中地位最高的人,往往身兼祭祀和医疗两职,其社会地位不是数一就是数二。西方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社会医疗卫生的职能是由教会承担的,以至现在医生的白大褂还和神父的袍子一般长,护士的帽子还和修女的帽子一样。圣经中就有耶稣为瞎子和瘸子治病的记载。藏民生病去看活佛,活佛拿包香灰念念咒就成了灵丹妙药。人类生什么病,怎样治疗,都要和社会的信仰系统吻合。如果医疗方法和信仰系统不符合,医疗就没有效果。

“难道医疗效果也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样。所以现代医药临床检验必须有对照组,因为很多病人吃的虽然是淀粉片,只要他认为是最新药物,他病就能好。近年来美国卫生部就发出通告,告诫医生注意移民的文化背景对医疗效果的影响,现代科学认为是没有根据的巫术,在太平洋岛屿和非洲部落里就是人人仰赖的医疗体系”。

“你这说的是医疗和信仰有关,生病和信仰也有关系吗”?

“也有。比如说歇斯底里症很多是家庭遗传的。但是,一直找不到相关遗传基因,反而有反例证明双胞胎两个成长在不同环境就可能一个有病一个没病,所以有学者认为这个家庭遗传是文化的遗传。又比如中国产妇习惯坐月子,很多妇女产后不坐月子就落下各种疾病。但西方不信这个,所以西方妇女产后不坐月子就不会生病。又如美国很多人吃花生过敏,其中有些人没有生理缺陷,完全是父母教会的疾病”。

梅眉不知什么时候也坐在旁边听他们讨论了。她插嘴说:“对了,我们知青在乡下要砍柴。山上有一种漆树,有些人隔着三米远看见了漆树就过敏,起一身红疙瘩。但是那些不信漆树过敏的人,把漆树树叶摘下来,揉出树汁涂到皮肤上都没有事”。

楚江想了,当初老家信百合术,所以百合术灵验,后来破四旧了,村里信仰改变了,百合术就不灵了。赤脚医生年代大家都信针灸,中学生学两天针灸,就成为赤脚医生了,还真治好许多病,后来不信赤脚医生了,这赤脚医生就老出医疗事故了。这不,董博说美国新移民多了,许多移民不信西医,结果西医医疗事故也增加了。楚江这么一回顾,亲身经历的事情还真和这个人类学理论吻合。

楚溪也不知道听到了大人们哪段话,嚷嚷道:“变形金刚不生病,就是他们不相信自己会有病……”。

楚江对董博说:“你这套医疗卫生人类学理论,还真有点像变形金刚心想事成的理论。照你这么说西医有效很大程度是广告的作用,广告把被人说信了,药就有效了……”。

上回链接:

发烧的价值(六)金刚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唵啊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科夫的评论:
如果用“Medicine belief”,或者“Medicine Culture”等关键词组合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很多相关网页。如果在大学图书馆,用“anthropology ,illness , medicine, culture”等关键词搜索一下,也可以找到有关论著。
科夫 回复 悄悄话
医疗和人类信仰有关,这观点很新颖

这些年尽注重物质的决定性力量了

看来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也不容忽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