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正文

故乡印象#4:带血的记忆

(2018-08-27 15:04:14) 下一个

前面一篇写了小时候大院里家家户户养鸡喂鸭。院子里还有一家养着猪娃。在那个食品匮乏的年代养这些活物是为了给家里老老小小增添一点营养。养的不是宠物而是食物。看官一定知道要把这些养得活蹦乱跳的动物变成桌子上的食物,中间一定还需要一道工序。是什么呢。。那就是需要磨刀霍霍。。。

 

那个时候杀鸡宰鸭都是自己家里搞定。现在想起来,真的是血淋淋的历史啊。。。

 

那个过程是有一定之规的。先是要在炉子上把水烧开,把刀磨快了,再拿一个小碗放一点清水,碗里还要加一点盐。一切准备就绪,就满院子追那只选好的鸡或者鸭。我们一群小孩子当然是吃瓜群众,跟着大呼小叫,跑来跑去,帮助围追堵截。那个可怜的小东西被捉住后,看见大人先用左手把鸡鸭的2个翅膀的根部抓在一起,然后把鸡鸭的脖子也捏住卡在2个翅膀之间,那个时候鸡鸭当然都是大呼小叫,全身乱扭,双脚乱蹬的。大人们也不管,把鸡鸭脖子上的毛揪掉一些,捏一捏找到气管血管,然后用那把磨快的刀在鸡鸭的脖子上轻轻一抹,随后把刀放在一边,右手朝上到提着鸡鸭的一双脚,让它脖子上的血流到事先放了盐水的小碗里。看到血滴得差不多了,这才把鸡鸭放在地上,把烧开的水倒在盆里,再拎着脚把鸡鸭放进滚开水中,褪毛,抹脱鸡鸭爪子上的厚皮,然后才是开膛破肚。总是会先去掉靠近脖子的鸡鸭的胃(我们那里叫鸡鸭的愫子、是它们用来装吃的东西的地方)。往往是清理干净愫子才会打开鸡鸭的肚子掏出内脏,一一清理干净。前面讲过那个时候物质匮乏,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会被扔掉。鸡毛鸭毛都会留下来卖到废品站挣一点钱。。。

 

那个鸡愫子对于我尤其重要,值得多说几句。记得清理它是把它翻过来,洗掉里面的谷物和泥沙(原来鸡鸭还可以消化泥沙呢)。然后把愫子里面的那一层黄色的像有皱纹一样的硬皮剥离下来。我家老爷爷说这个叫鸡内金,慢火烘干后磨成粉治疗小儿积食帮助消化有特效。小时候我经常乱吃东西,遇到吃坏了没有胃口的时候,就会给我吃这个壳壳磨出来的黄粉粉,真的不好吃,所以大人经常捏着我的鼻子喂我,不过吃了这个粉粉好像对吃饭的确有帮助。。。这个东西成了治疗我不吃饭的法宝。高考前我没有胃口,都还吃过这个粉粉呢。现在倒是用不着吃了。现在不吃这个粉粉都胃口大开,减肥都来不及啦。。。

 

记忆中虽然杀鸡和杀鸭子都是一样的程序。但是结果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鸭子的命长,不容易杀死,如果杀的口太小,血没有放够,搞不好把那个看着已经不动了的鸭子放下来, 还没有来得及到滚开水去褪毛,那个鸭子又带着一头的血满院子乱跑了。遇到那样的情况,小朋友们都会到处躲闪,吓死了。大人可能抓到鸭子,扑一刀甚至一刀剁了鸭子的脑袋。小时候看见追杀那个满院子带血跑的鸭子的场景很吓人,真的是记忆深刻。

 

那个时候大杂院里大家杀鸡宰鸭都在院子里。所有的小朋友们都是围观群众。经常还有意想不到的东西需要自己动手来活杀。记忆最深的是杀团鱼。团鱼是我们家乡的叫法。就是甲鱼或者北方叫王八的有硬壳像乌龟一样的鱼。第一次杀团鱼和我有直接的关系。

 

记得那一次,我家老奶奶去市场上买了好大的一个团鱼拎回家来,说是要做给老爷爷补身体。买回来的团鱼先养在一个很深的大木盆里,加几滴油放好水后说还要养几天让它吐干净肚子里的东西。团鱼身上大大的壳是深绿色的,4个胖胖的脚爪一会儿伸出来一会儿缩回去,躲在硬硬的壳子里。头和脖子一样粗,也是伸缩自如的在水里一会儿看得见一会儿看不见。团鱼的头伸出来的时候,一双小眼睛鼓出来,团鱼有稍稍细一些的朝天鼻子,凸在最前面,有时候它会把那一对鼻孔露出水面来呢。有时候它也会在水底下冒泡泡。我们小朋友觉得好稀奇,隔一会儿又会去看一下。老奶奶说团鱼精得很(就是聪明得很),别看它好像又大又笨,要是它爬出木盆,会跑得很快,一下子就不见了。所以要把它的一只脚捆绑着系在钉子上。记得那个装团鱼的木盆上还盖了木板,上面还压着石头防止它逃跑呢。。。

 

那一次看奶奶杀团鱼的场景永远也忘不了。当时是把团鱼头朝下到挂在一扇木板上。磨好了刀,据说团鱼咬住东西绝对不会松口,所以奶奶拿了一根筷子,想让团鱼咬住筷子好把它的头拉出来。恰恰那天那个团鱼很聪明。开始伸出头来不张嘴,我们一群小朋友叽叽喳喳围在边上想帮忙,可能吵得那个团鱼更警惕了。后来把头缩在那个大大的硬壳里面。怎么逗都逗不出来。几个大人和我们这一群吃瓜群众围着那个缩在壳里的团鱼一筹莫展,没有办法。有人说用筷子捅进壳里可以让它的头出来,又有人说要放鞭炮吓唬它才能让它伸出头来,乱哄哄的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团鱼的头和四肢一直缩在壳里,看样子那天这个团鱼是杀不成了。精彩的部分,或者是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悔的部分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小小的我当时直接跑回家里拉开抽屉拿了一把有扁扁的嘴巴的老虎钳出来,夹住团鱼的鼻子。那个时候也由不得团鱼缩脖子了。硬是夹住团鱼的鼻子把它的头和脖子硬拉出来。奶奶说这个主意好。快刀斩乱麻,手起刀落,团鱼就身首分离了。这样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可以吃上团鱼的肉了。。。

 

那天我家老奶奶还表扬了我的灵机一动的小聪明。老奶奶把那个团鱼做成清炖的。叫我们小孩子去和老爷爷老奶奶一起吃。还特别给我一大块团鱼的裙边肉。味道好不好不记得了。事后想起只是觉得对不起那个团鱼。阿弥陀佛,后来我真的再也不吃团鱼了。。。

 

比起自己亲自动手杀鸡宰鸭砍团鱼,院子里面杨二妹家那头一,两百斤重的大肥猪只有花钱请专门的杀猪匠来杀。杀猪的过程对于我们小朋友来说,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记得杀猪总是在春节以前。寒冬腊月的。大家平时都缩手缩脚的躲在家里烤火。不过杨二妹家杀猪的时候,不仅仅是我们院子,其他几个院子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了。杀猪是一个太大的动作,所以只有到院子外面的宽大的巷子里进行。记得那个请来的杀猪匠会先把一个门板卸下来,平放在他带来的铁架子上。门板边的地上放一个大洗脸盆用来装血,一把雪亮的杀猪刀也掏出来放在门板上,边上还会支起一个晾衣杆样子的竹架子用来挂猪的五脏六腑。这些搞好后,才去边上临时用三根长长的木棍支起一个稳固的三角形的架子,下面吊着一个黑呼呼的大铁锅,等到锅里那一大锅水,在劈里啪啦的柴火上咕嘟咕嘟的烧滚后。才表明一切都准备完毕。这个时候才让杨二妹家把猪赶出来。那个猪一出来看见这么多人,一定会嗷嗷叫着试图跑回她家去。猪发起疯来很吓人的。如果猪逃掉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大人会帮着满巷子追那个逃掉的猪。那个可怜的东西嗷嗷叫着,很多人围着它追来追去。最后猪跑累了,被捉住了,将前脚后脚分别捆起来。几个大汉把它费力地抬到那个长长的案板上。按住它,猪还在噢喔噢喔的叫着挣扎着,杀猪匠找准位置,也就是在猪脖子下面,一刀捅进去,底下用那个大洗脸盆接着,刀一拔出来,鲜红的血就喷出来了,还热气腾腾的。等血流得差不多了,杀猪匠从猪腿上切一个小口,用一个长长的铁仟子顺着那个口捅进去,在猪的全身靠近表皮的地方来来回回的游走。当杀猪匠把铁仟子拿出来后,让我们小朋友看得目瞪口呆的部分总是在这里。。。他会用嘴含住猪腿上的那个开口,鼓着两腮使劲儿的吹,可以看到那头猪慢慢的像气球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鼓。。。记忆中杀猪匠吹了很久很久,最后那头猪成了一个园滚滚的橄榄球的样子。总是搞不清楚为什么杀猪匠有那么多那么长的气息。。。

 

边上临时架起的三角架下面的大锅里,水在柴火上咕嘟咕嘟的滚开着。等到杀猪匠认为吹得差不多了,会用大瓢把滚烫的水浇到吹涨了的猪身上,然后开始刮毛,这个步骤很快,正面反面一通刮,一会儿猪就成了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裸体猪。。。然后把猪放平,开膛破肚,猪心猪肝猪肾,猪肚猪大肠。一茏一茏的挂在边上的竹子架子上。。猪头割下来,鼻子朝天放在大案子上,然后就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切肉。。记忆中好像整条街上的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哇。。巴掌厚的膘哦。。那时候肥肉就是众望所归。。真的是羡慕嫉妒啊。。。

 

 

在那个食品匮乏的年代,动手杀鸡宰鸭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看杀猪也只是害怕,只是羡慕别人有肉吃。好像大家都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似的。现在估计很多人下不了手去亲手杀鸡宰鸭,也不愿意去看杀猪之类的血腥场面了现在觉得杀鸡宰鸭是手有血债,真心忏悔哦。。。

 

这一篇有点残忍。希望没有影响您的心情。那都是上一个世纪的事情。现在物质丰富了,大家都进化文明了。。。

 

谢谢您的时间!

 

如果没有看过我前面的故乡印象的,请移步我的博客。这前面几篇温柔很多。。。

故乡印象#3:不养宠物养食物

故乡印象#2 :不只是爱喝酒的爷爷

故乡印象 #1:抽水烟的大姑婆

夏天故乡行带出来的童年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车轻舞郁金香' 的评论 : 谢谢香妹妹! 握手握手,我也吃过烧成炭黑色的粉粉。。。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现在我们也看不下去做不了这样的事情了。写完这一篇我觉得我都吃不了这些动物了。。。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领导的坦诚。这样的事情我也做过。不过不敢给家里小朋友讲。。。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班!现在我慢慢回忆也是防止老年痴呆。。。
风车轻舞郁金香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场景小时候我倒没见过,但后来学了生物,解剖课上不但见得太多了,自己也没少动手。
但吃鸡内金的灰可是记忆犹新啊!那可是奶奶的灵丹妙药,闹肚子一吃准好。我吃的是烤成黑炭一样的灰,虽然本身不好吃,可却是用红糖水送服,那就好多了。我每次要用一大碗红糖水来把一小盅鸡内金灰冲下去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我就因为亲眼看到杀鸡,曾有一两年不肯喝鸡汤哦,唉,这些食物去店里买吧,他们做这类工作的都拜过神,为那些做人食物的动物超渡的,具说罪过小一些!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我杀过鸡:(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哎呀,太形象了,故事都记得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