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博文

((引言:前面几篇讲了我为什么回国内陪老母亲手术。因为是急急忙忙赶回国内去,又是累得精疲力尽赶回瑞典来。老母亲的手术和手术后的恢复都很好。不过因为一个月的时间天天在医院进进出出,看见人间百态。人的脆弱被激发出来,在身体上反应得淋漓尽致。我在飞机上本来可以完全拉直了躺下来好好睡觉,可是紧张的神经松弛不下来。所以回瑞典的飞行旅途上也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老还小老还小。。。 很早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老还小,老还小”。这里的“还”字读作“环”就是轮转回去的意思。那个时候连字面意思都不懂,问老母亲,回答说就是人到老年就又会环转变成小孩子了。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怎么可能呢,理解为“哦,原来老还小的字面是这个意思”。以为懂了,其实那个时候完全不懂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这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理直气壮卖孩子。。。
这些天在华西住院给老妈找了一个护工小张。小张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非常尽职尽责。帮了很大的忙。老妈要出院了。所以也可以出去玩一玩。昨天晚上用轮椅推老妈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讲起年轻时候打工的事情,小张说年轻时候打过工,卖过菜,卖过水果西瓜,blabla。。。说着说着突然小张是大声说“我还卖过孩子呢”听得我大吃一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引言:星期五,在斯德哥尔摩的凛凛秋风里清早一觉醒来,接到国内医生的短信,告诉我那快88岁的老母亲检查出患有严重疾病,需要尽快手术。还没有睡醒的我如同五雷轰顶。马上订票,结果又发现签证问题,赶快找朋友帮忙尽快拿签证,回中国的加急签证也需要时间办啊,时间又是星期五。。。 那边国内星期五晚上已经赶到老家的哥哥叫我standby,说还在找专家和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有一种说法“当你开始回忆过去时,就意味着你开始老了”。。。我不怕老,只是怕没有时间把很多想记下来的事情记下来。所以在真的老之将至之前,催着自己快点写,多多的写。把我记忆中的喜怒哀乐写在纸上。希望自己少年时代的文学梦仍然可以在我这个工程师的笔下实现。今年夏天回国休假,看到现在国内的小朋友们被逼着暑假里天天背着书包上各种各样的培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前一阵子电影《芳华》里面一再出现女兵拿着毛巾端着脸盆去大澡堂洗澡的镜头。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现在可能已经忘记了那不是太久以前的时代。现在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洗澡还需要出门去排队吗?一个星期才能够洗一次澡吗?更是忘记了大澡堂里光溜溜的人群。人多的时候,澡堂里熙熙攘攘,挤来挤去。有时候还可能几个人共用一个热水龙头。一堆人在一起,打好肥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今年夏天回故乡,花了5个星期陪伴年近90岁的父母亲。每天与他们一起,在家乡的土话和家乡的美食包围中。童年的记忆越来越多。。。 父母家在城中心,经常见到小朋友们拿着新买的玩具在街上走。想起我们小时候玩的东西,大都不是到商店里用钱买回来的玩具。那个时候大部分的人家赚的钱用来给一家老小敷嘴都只能是勉勉强强。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给小孩子们买玩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前面一篇写了小时候大院里家家户户养鸡喂鸭。院子里还有一家养着猪娃。在那个食品匮乏的年代养这些活物是为了给家里老老小小增添一点营养。养的不是宠物而是食物。看官一定知道要把这些养得活蹦乱跳的动物变成桌子上的食物,中间一定还需要一道工序。是什么呢。。那就是需要磨刀霍霍。。。 那个时候杀鸡宰鸭都是自己家里搞定。现在想起来,真的是血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最近对故乡的记忆像开了闸的水,堵也堵不住。下面写的是家里养动物的故事。。。小时候的食品都是定量的。鸡鸭鱼肉都要凭票供应。好像是一个月一斤肉。到我开始上小学的时候,文革已经过了高潮。上山下乡也过了最火爆的阶段。大家都平静下来,开始重新专注生活的本质,简单说就是想办法研究怎样吃喝玩乐。吃,永远都是是占第一位的。古人就说了,民以食为天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到我记得事情的时候,爷爷已经是老年人了。所以在我心里,我的爷爷就没有年轻过。就是一个下巴上留着长胡子的老人家。小时候我和爸爸妈妈哥哥还有爷爷奶奶都住在故乡的老家里。记忆中我的老爷爷非常爱喝酒。一日三餐顿顿都要喝。只是早饭喝得少一点儿而已。老爷爷有他的执着,只盯着一种酒来喝。当时的全国八大名酒在我们那个地方出产2个。号称国酒第一的茅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