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巢

長篇歷史小說《百年陸沈》三部曲,以二十世紀中國重大歷史事件為背景,以作者鸞鳳的家族人物親身經歷為原型,敘述歷史滾滾洪流中個人的命運。
正文

《百年陸沈》連載十

(2018-02-02 14:12:31) 下一个

@ 15 老宅 四

山上一層層梯田環繞,一叢叢楠竹林和樹林與梯田相交錯,上山的紅泥山路兩旁,是茂密的樹林,鳥聲很大,很清脆,一路跟著他們。山路狹窄,挑夫們走得更慢,直到傍晚前纔終於到達老宅。

一條彎彎曲曲的石板路,一直延伸到一個巨大的圓形荷塘前,石板路兩側,草地樹木中,都是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紅色丹霞石,有的大如禽獸,有的小如鑼鼓,有的恰如椅案,好像一個石頭的花園,所以老宅得名「石花園」。石板路穿行在各不相同的石頭之間,兩側石花園中,各有一株巨大古老的辛夷樹,樹齡上千年,樹幹粗壯,直徑超過一米五,要四個成人纔能合抱,樹冠廣大,亭亭伸張如華蓋,蔥蘢青翠。

荷塘是用寬大的丹霞條石圍起來的,現在並沒有荷花,只是一池清水,荷塘上飛跨一道拱橋,也是紅色丹霞石造的,橋身和橋欄桿都雕刻了花樣,拱橋倒映在清水池中,橋身與橋影成為一個完整的圓。

這荷塘和拱橋,很有泮池、泮橋的韻味,可是竟大膽地逾制,規格超過了文宣王孔子廟前的半圓形泮池。根據周禮,只有天子的學宮辟雍纔能四面環水,連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孔聖人,位同諸侯,都只能是南面泮水的半圓形泮池。

二叔牽著修武的手,站在荷塘邊,笑眯眯告訴他:「荷塘是我們石花園的太平池,原先荷塘是方形的,可不敢造成圓的,那是要殺頭的。後來民國了,沒有皇上和朝廷了,孫大總統說,全中國的人民一律平等自由,我們石花園纔用丹霞石條把荷塘圍成圓形。你看——」,二叔指著橋身和橋影劃個圈:「我們荷塘就成了兩個圓,平的圓是荷塘,豎的圓是拱橋和倒影,是不是漂亮得很?」修武看著荷塘平圓套豎圓,實在漂亮,也不禁笑著點頭。

荷塘周圍種了兩圈垂柳,形成環荷塘的垂柳蔭路,圍著荷塘。修武跟著二叔從石拱橋上走向一座牌坊式的大門樓,腳夫們挑了大木箱從荷塘兩邊的垂柳蔭路平地走,最後匯聚在大門樓前。

大門樓是很多粗大的楠木整根作柱,撐起翹得高高的飛簷斗拱的琉璃頂子,這裏更是逾制使用了斗拱,自唐以降,滿清尤甚,斗拱都是皇家和高官纔能採用的建築形式,低級官吏和平民住宅有敢用者,最高可判死刑。

二叔指給修武看那繁複對稱、層層疊疊的斗拱:「看這斗拱延伸撐出的飛簷,纔能這樣大這樣翹,從前只有皇上纔能用這麼多層的斗拱,百姓用了,也是要殺頭的。我們石花園也是民國後纔加的斗拱,把飛簷加大,翹角加高……」修武和二叔一起,仰頭端詳斗拱飛簷,那琉璃頂子彎曲上挑的四角,刺入清澈透明的天空。

大門樓還有石雕的青獅白象鎮宅,楠木大柱都漆成紅色,每根大柱底下的柱礎,都是紅色雕花的巨大丹霞石球,二叔把這大門樓叫做朝門口。穿過這堪稱雄偉的漂亮門樓,走過三十米長的丹霞石甬道,纔到達老宅大屋門前。

老宅占地廣闊,前後七進,青瓦白牆,紅色大條丹霞石的高大臺基,寬闊的層層紅色丹霞條石臺階上,是兩根巨大原木的紅色楠木立柱撐出的凸出門廊,柱礎也是圓形雕花的丹霞石球,臺階上的大門兩邊,是兩個巨大的紅色丹霞石獅子,漆黑的兩扇大門上有紅色的大門環,門檻高到修武的胸口,他得爬過門檻纔能進去。

還沒等他們到門口,大門轟然打開,三條巨大的黑狗呼呼地衝了出來,嚇得修武差點坐在地上。合江的家裏也有貓、狗,街上有人家也有養大狗的,可是修武從沒見過這麼大、這麼兇猛的狗。

三頭大狗衝著這群人狂吠不休,夾雜著二叔大聲的呵斥,修武緊張地抓住二叔的袍子,渾不覺那門裏已經湧出一大群人,他們立刻鬧鬨鬨圍住他和二叔,大聲說著話。亂鬨鬨進了大門,左右都是有鏤空雕花門窗的房子,房前有遊廊,遊廊下,天井裏,有一圈用丹霞石砌在地下的金魚池,裏面有紅的白的花的金魚在遊動,魚池圍著的天井裏種了花樹,樹上鳥兒唧啾,樹下擺著漂亮的紅色丹霞石雕花桌椅。

修武跟著二叔從金魚池上的石板橋上經過,穿過天井,到了大客堂,這大客堂是個敞廳,大門柱間上簷和左右是鏤空雕刻著垂花卷草、彩繪飛丹的及地掛落,也叫花罩,花罩上方門楣,有一塊巨大的棕色匾額,寫著「石花園」三個烏漆大字,二叔給他唸大客堂門口一副抱對:「水流花發隨時見,魚躍鳶飛逐處歡。」二叔笑眯眯解釋道:「這抱對正應了我們客堂庭院的景象,花樹流水,魚池飛鳥,意思是我們石花園如閑雲野鶴,自在逍遙。」二叔邊說邊輕輕晃著頭。進了大客堂,廳堂裏鋥亮的細墁大方磚地,主位和兩邊客位上擺著巨大的雕花楠木茶桌椅,兩邊靠門處各有一條寬寬長長的紅色雕花丹霞石條凳,每條有四米長,一米寬,半米多高,象腿出牙,鏤刻繁複精緻。

大客堂敞廳垂花掛落

二叔沒有在大客堂停留,繞過主座背後的雕花楠木大槅扇,繼續往客堂後面走,越過客堂背後的宗室,穿過一道門,就到了第二進,依然是帶遊廊的房子,鏤空雕花門窗,花樹錯落,雕花丹霞石桌凳,但沒有魚池。穿過第二進天井,進了一間高敞寬大的屋子裏,二叔纔在主位雕花大椅子上坐下來,修武緊緊挨著二叔,二叔指著坐在茶桌另一邊一個身材嬌小眉目端正的女人,讓他叫她二嬸,又把那一大群人都給他介紹一番,修武只記住了一個眼珠黑亮的長辮子女孩,是宛晴姐姐,她有一副任家的鼻子和嘴唇,眼睛卻是圓圓的,像二嬸,而不是像賢姊、修文和他自己那樣的丹鳳眼,宛晴姐姐十四歲,她看修武嘟起來的小嘴叫她宛晴姐姐,好像很歡喜,過來拉住他,要領他去玩,修武望了望二叔,二叔笑嘻嘻地點點頭,他便讓宛晴姐姐拉了他的手跟她出去。

他的幾個堂兄弟姐妹也跟著,跑到那有魚池的天井裏,他們的眼睛有的像修武,有的像宛晴姐姐,但統一的是都有任家的拱鼻樑和弧形的上唇線,一齊盯住他的皮袍子看。幾隻小狗跟他們擠在一起,汪汪地吠,那三條大狗卻只是遠遠地看著,四、五隻貓兒,黃的、黑的、花的,有的跳在遊廊的欄桿上,有的站在花樹上,都望住他們,鳥兒被驚得飛在半空盤繞唧喳。

修武開始還有點局促,很快就放開了。其中有個叫修成的堂兄,領著他跑出後門,到屋後牛圈裏拉出一頭黑乎乎的大水牛叫修武騎,他先叫牛臥下來,修武爬上牛背,他再叫牛站起來。修武坐在牛背上,看見小孩們都仰臉看他,覺得自己很威武。那牛開始走起來,修武在牛背上晃,他聽見宛晴姐姐尖聲叫他要小心,別摔下來,他一點兒也沒感到害怕,大家追著那牛興奮地尖聲喊叫嬉笑。因為很少有人來到,突然來了個從沒見過的小孩,他們的興奮都有點神經質。

吃晚飯的時候,二嬸特地端了一碟臘肉放在修武面前,又不停給他夾菜。二嬸看上去很年輕,髮髻光亮,額前和大姊一樣光潔,沒有四嬸那樣的劉海兒,說話細聲細氣的,還囑咐宛晴姐姐照顧他。山裏人睡得早,吃完飯沒多久,修武便跟了宛晴姐姐的老媽子去睡了。經過這些天的跋涉,修武很快睡著了。

我要買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