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幽幽谷

一直在心里有个梦: 拥有一块地,芳草萋萋的一个山谷,层林尽染、溪水淙淙 - 很安逸、很治愈、很幽幽谷!

若懂,这便是当下最美的景致;若不懂,就算是春暖花开,亦不过是季节的一段轮回。
正文

【一米阳光亦是暖 - 前世记忆 】

(2019-06-17 16:43:47) 下一个

【一米阳光亦是暖 - 前世记忆 】

有这么一种说法:女儿,不仅是爸妈今生的小棉袄还是老爸前世的情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3、4岁,就一直一直一直有个幻像在脑子里,不知是哪里来的记忆亦或是一个重复出现过的梦。。。

我妈说我是在中关村医院出生的。我家住中关村57楼-1门-301单元-2号,中关村第一小学(我们叫【中关村一小】)的东面,按现在的说法,绝对的学区房。也的确,我们在那里一直住到上高中。

一小附近的几栋楼都是科学院的宿舍楼。那时候一个单元住3家。1号是套间,里外共两间,面积最大;2号是唯一一间带阳台的,后来有一阵都兴封闭阳台,无形之中就又多了一个几平米的小房间,大多数人家把封闭的阳台当书房用;3号是单元中面积最小的,但有两个窗,应该是采光最好的。

我家是有阳台的2号,一间长方形的屋,东墙是长边,我们是楼的把角单元,所以东墙整面没窗,这一面也就很容易摆放家具。北墙是和3号屋share的,西墙是和1号屋share,南面是短边,被阳台的门和一大扇窗占满。阳台的门是双开的那种,上半部是玻璃,下半部是实木;房门开在整间屋的西北角。

一架双人床依着南窗摆放,床的宽度和南窗的宽度差不多。靠着床沿儿面向南站着,刚好在阳台门和窗之间的窄窄的只有一块砖那么宽的墙上有一面不太大的镜子,我的梦还是幻像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形。。。

应该是上午的时段,阳光透过阳台的门和窗照进来,安安静静的落在很是平整的床铺上,若隐若现的镜子,再有就是一个裹在襁褓里的baby被半立半倚地放在床沿儿上,头部靠着挂镜子的那面墙,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对着镜子在刮胡子,很小心很仔细的那种。

但,baby是立不住的,转眼就从画面里消失了,应该是从床沿上掉到地上,但没有听到哭声,总是觉得理应会听到一个女人的犹如画外音一样的抱怨声。。。“怎么会把孩子立在床沿儿上?“ 但,真的就是没有听到。

在童年的好一段时光里,这个梦或是幻像常常出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成年以后,读了些有关轮回、前世记忆的书或文章,我想也许这就是我某个前世的记忆。那个修胡须的男子该是我的父亲,那,我是哪一个? 是那个baby? 还是那个没有出现在画面中的似乎应该抱怨男子没有看好孩子但的确并没有出声的女子?!

但,无论是怎样,有这样的两点:1)小 baby 带的很皮实,不娇气 2)那个男人很被宠,就算把娃摔了,也没有被抱怨,说明他的伴侣很宽容很爱他。

总之,不管我是这个幻像中的哪一个,小 baby 还是爱着那个男人的女人,那是一幅没有怨气的平和温馨的日子的景象,就像幻像中的氛围一样,有温暖和煦的阳光,有安静踏实的美好!

这是童年里一段非常特别的记忆,不知是不是和前世有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