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千年的毛巾

(2019-06-11 16:39:40) 下一个


千年的毛巾

图中的毛巾是我每天用的毛巾。 印象中,大约已经用了4年了。 我生活非常简单, 所以各种排场也非常小。 从擦脸,洗澡到擦脚, 我用的是同一块毛巾。 这是妻子买的一块organic的棉布,剪成毛巾的大小, 也没有砸上边,就这么用。薄薄的棉布,很软和。 4年中,我也没有洗过这块毛巾,有点泛黄,但是不算很厉害。 虽然挺破了,我估计,还能用一阵子。

当然,用这样的破毛巾,也不是出于经济的考虑,只是, 它还像新毛巾一样,拥有所有的功能,也就没必要换了,再说, 如果我不介意,这样的私人物品,别人也不会在意。 这和破衣服穿出去,是要给别人看的,就不太一样。 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其实,在家里的衣服,很多都打着一层又一层的布丁,道理也一样, 穿着很舒服,何必在意那些布丁呢?只是我和妻子一般没有时间去修那些衣服,所以如果岳母来了,我会让她干“很多活”, 给那些破衣服打上布丁,一些废弃的衣服改装成其他的用途。

除了不换毛巾,不洗毛巾。 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不怎么洗澡。 比如现在是大夏天,昨天热的像烤箱。当然我说的是城里,山里边,永远不会是烤箱。 每天早上,我们全家起床会去操场的跑道上跑步, 小孩和妻子跑2000米, 我跑的多一点。 回到家, 我也不会洗澡。 就这样, 一周又跑步,又炎热, 汗是没少出。 我连内裤体恤都不会换。 到了周末,才会洗个澡,干干净净过周末。 大家听着,可能觉得有点恶心, 觉得我怎么这么脏啊,肯定臭气熏天吧。 其实, 没那么夸张, 我身上的味道极小。 也不是自恋, 不然我的孩子妻子会把我踢出去的。 再说很臭,自己还是能闻出来的。 其实,人都有”自洁“能力, 比如小孩,可以一直不洗澡,也不会臭。 比如,你睡一觉起来,会觉得自己“干净”很多。 这都是自洁能力在背后起作用。 自洁能力,和人的肝关系非常密切, 也和人的整体新陈代谢关系密切,饮食也很重要。

清晨起来,全家跑步,是一个极好的主意。 这种极好的主意, 往往是我妻子的主意。 比如搬进山里住,比如自己种地等等。 大家可能觉得我妻子很了不起。 其实, 也不是这样, 就是一个家,有人喜欢拿主意,有人比较无所谓。 在我们家, 妻子是强硬派, 也是拿主意的那个人。 我大抵什么都无所谓。 毛巾无所谓, 买卖股票也无所谓,装不装大门,立不立围墙,装不装监控,等等, 我都不会太在意。

所以, 妻子说,现在要全家出动, 每天清晨跑步,大家就呼啦呼啦的每天没睡醒就开始跑步。 大儿子今天肿着脚踝,想偷懒。 妻子说,那就跟着走。 儿子也只好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走。

其实, 有时候,这种硬性的锻炼计划挺好的。 人很容易慵懒, 很容易放纵自己。 对我这个曾经如此热爱过跑步的人来说, 这个计划,就像天上掉馅饼,意外的开心。

记得年轻的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 只要我一穿上跑鞋,一踩上跑道,我的整个身体的血液都会沸腾,什么事都会抛到脑后。 那时候马家军比较出名, 双星鞋的形象代表是马家军。 我就买了一双双星的跑鞋。 穿上以后,血液就沸腾的更厉害了。 冲刺的时候, 也会感觉耳边风呼呼的,大有拿世界冠军的派头。 当然, 那是感觉啦,很不错的感觉。

说起脏和干净。 就让我想起一些事。 随着年龄的增大, 也因为在山里住久了,一些观念变了。 比如出门住旅馆, 总觉得哪个旅馆都是脏脏的。 因为人来人往,谁都睡同样一个房间,同样一个床铺被褥。 就算是星级的贵旅馆,也总是没有踏实的感觉。 就像几年前,在杭州住了一段时间旅馆,觉得,太多的细节之处,实在是太脏了。 有些脏,也不是表面能够衡量的,也许看起来不脏,但是真的很脏。 总之,我住了很多的旅馆, 各种级别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一次旅馆的毛巾。 虽然我自己的毛巾那么的不堪入目。 因为,我无法现象,一条擦过很多身体的毛巾,我拿过来,擦自己的身体。 这不是嫌弃别人,而是,身体是一个很私人的地方, 很难接受那么多外来的干扰。

说起旅馆, 我想起欧洲的那些青年旅馆。 欧洲因为地方很小, 旅馆房间往往很小。 但是, 年轻的时候, 最喜欢的就是住着青年旅馆, 到处疯玩。 玩了一天,精疲力尽的, 到了旅馆,有张干净的床就好了, 倒头就睡,第二天起来,天刚亮,又出发了。 所以, 谁在乎旅馆有什么设施呢, 什么游泳池,spa之类的,各种服务,都是多余。

说起欧洲,记得一个REI的讲座,主讲人是一个步行环法的美国人,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 可是,看上去,妖娆的很, 身材极好。 整体效果让人觉得她只有30多岁,一点都不夸张。 胸和屁股都是年轻人的样子。 她说, 她一个人走路环法, 一路住青年旅馆, 其乐无穷。 她是法国裔。 大家知道, 法国人和德国人是互相看不上的,却又互相离不开。 她说,她在旅行中,经常看到独自旅行的德国中年男人。 一个个身材极好,但很“饥渴”。 大家知道, 德国男人, 在欧洲是出了名的“好丈夫”,身体强壮就不用说了, 也很顾家,很勤勤恳恳。 但是, 这个主讲人说, 德国男人, 都很渴望女人,尤其是风骚的法国女人, 看着她就会目不转睛,而且经常有人和她搭讪,约她喝东西, 甚至直接表示要和她睡觉。 她就调侃说,可能他们都不知道, 其实她已经是Grandma了。

这几年, 随着练功的深入, 我也尽量避开和别人握手。 因为握手虽然是一瞬间, 但是,其实传递的东西非常多。 哪怕就是几秒钟, 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很多很多东西。 而有很多东西,是会让我极其不舒服的。 有一些东西,在握手的时候,会带过来, 所以,手是松开了, 但是, 那些东西会留在手上。 所以,有些时候, 因为握了一些特殊的手,我会迫不及待的去找洗手的地方。不然,真的很不舒服。

大家听到这儿,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孤僻的老头,有各种变态的习惯。 也无妨, 我讲故事,大家听故事,怎样理解都是可以的。

几天前, 我的小儿子在鼻孔里塞了一个小乐高的硬币。 然后不舒服的来找我们。 我们发现,那个小硬币已经进到鼻孔的深处了。 于是,妻子拿着手电, 我拿着挖耳勺,想把那个硬币挖出来。 可是, 我心不够狠,不敢往深处去。 最后,儿子一吸, 硬币就进去了, 看不见了。 我们非常紧张,因为如果进了气管或者其他敏感的地方,就比较麻烦,很危险。

于是我们查鼻腔的生理结构。 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如果进气管,会在短时间内有很不舒服的反应。 最大的可能性是进了食道,咽下去了。 而且儿子也确实有一个咽的动作。

为了确定硬币是被吞下去了。我负责每次儿子拉屎,我去屎里边找硬币。 于是,每次拉屎, 我就扒开臭气熏天的屎,一点一点的找硬币。 大城市里长大的妻子, 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对这种事情是讳莫如深。但是我是从来不嫌弃这种东西的。 如果有人病了,我也会细心的去看他/她的屎, 并且非常用心,甚至扒开来看看, 看看黏稠度,硬度等等。

小儿子才3岁不到, 自然对这种东西也没有分别心, 我在检查屎的时候, 一点一点扒开看的时候, 他就在旁边看着, 有时候忍不住要伸手帮忙,还会问很多问题。 其实, 那个时候, 你不觉得,屎有多臭, 你会全身心的去找那个硬币,而那个硬币,关乎你孩子的安全。

虽然, 没有找到那个硬币,但是我们基本确定, 那个硬币一定进了食道,拉出来了, 只是,有几次屎,孩子直接倒马桶了,冲了, 而硬币很可能就在那里边。现在,好几天过去了, 孩子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我们也就基本没有担忧了。

说起这件事, 我想起,我们家的狗, 刚到我们家不久, 就咬了Amazon寄来的包裹, 里边有妻子买来做肥皂的碱。 结果整个嘴巴舌头都烧坏了。 很可怜,很痛苦,整个嘴都烂了。 那时候是冬天,经常下雨。 我负责照顾她。 每天回家,她就到我身上来, 整张嘴都是烂的, 流着脓水,是蛋白质腐烂的那种恶臭。 她会在我身上乱蹭,乱咬。 我的身上会像糊上一层脓血的浆糊。

后来, 不吃不喝几天后的狗, 走到院子里边,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找到了一个水洼,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她判断的标准是什么。 她大口大口的喝那个水洼里边的水。 从这一刻起,我觉得,她快好了。

也许是因为她是我牵来的,也许是因为这些她小时候的记忆。 我家的狗,只把我当成真正的主人。对我带着敬畏和爱。 我平时极少和她玩,都是妻子和孩子们和她玩。 但是,如果我表示愿意和她玩,她就会快乐到天上去了,近乎疯狂的快乐。

在很多时候动物是很通人性的。 前两天, 我的一个学生给我写信,说了一个和她的狗的故事

“我练功的时候,我的狗有的时候会陪着我,但他不会打扰我。我第1次练压腕静坐的时候,当时是闭着眼睛,但是感觉眼前一亮,尤其右侧眼前亮的明显。我的狗突然趴在我的身上舔我。就像有时候我身体不舒服,他会围着我来看我舔我一样。我能感觉到他很担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动物的直觉很敏感。”

我在文章后面附上她的整封信。 她是一个行医多年的中医师。 但是在给病人治疗的过程中,尤其是全身心为亲人治疗的过程中,自己也“伤痕累累”。 所以, 她希望找到如何恢复自己,保护自己的方法。 大家不要觉得奇怪。 其实一个真正的好中医, 在治病的时候, 是需要很多很多的付出的。 尤其是很重要的病, 尤其是那个病人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时候。 时间久了, 自己就很可能吃不消,甚至得病。 所以, 很多好中医,甚至是大医,并不长寿,也不是很健康。 就算历史上,一些道家的真人, 也是不长寿的。 长寿的人, 其实需要远离尘世。 不是说非得住在深山老林。但是,需要远离人间是非。 至于治病救人,或者渡人, 都是需要消耗自己的很多阳寿的。

但是,这里边有个权衡。 自了汉,是可以很长寿。 但这并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做一个自了汉。 这个世界还是需要有人出来做事的。 但是,这些出来做事的人, 也不防学一学自了汉的一些方法, 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伤害,也可以学会更好的保护自己,疗愈自己。

所以, 做一个很好的中医师, 妙手回春, 同时也可以练练功,一者增加自己的防卫能力, 二者可以强身健体,快速修复疗愈自己。 三者,还可以让自己的医术更精湛。

说到动物。 我想讲一个救蛇的故事。 端午节的那个周日。 我在喂鸡的时候, 发现院子里的一个网上面,有一条挺大挺长的蛇缠在那儿。 毫无疑问,它是被缠住了,逃不了了。 这样下去,它是必死无疑的。 我和小儿子,就站在那儿观察。 但是,因为妻子不在家,我一个人不好救它。 于是就等到下午妻子和大儿子从击剑的地方回来。 我们商量了一下是不是救它,怎么救。 妻子说, 当然是要救的。 但是,她担心蛇会攻击我。 我说,怎么救你就不用担心了。

于是我穿上雨鞋,厚衣服,厚裤子,戴上橡皮手套,戴上面罩,拿着剪刀和夹子。戴面罩的原因是蛇有可能往你脸上眼睛喷毒液,其他装备是为了意外中,它会咬我。 就这样, 孩子们和妻子看着, 我一个扣,一个扣的剪掉网。 为了确保蛇身上不留下任何一个塑料扣,我必须非常细心。不然,它带着塑料扣走了, 可能还是死路一条,至少吞不下任何食物了。 我发现,其实,蛇的鳞片很大, 比一般的鱼鳞都大。 而且朝蛇尾巴长。 所以, 当蛇想倒退从网里边逃走,就会逆着鳞片的方向,越卡越紧。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开始我去剪网的时候, 蛇很警惕, 而且发出攻击的那种丝丝的响声,非常大声。 后来,它发现我并没有伤害它的意思,而且,它身上的让它很难受的扣一个一个的松开了。 它就变的很安静,还会盯着我看。 最后,我仔细的检查了它身上的所有地方,确保只有一个扣了,我就剪了。 因为,一旦剪开,它就会自由。 它并没有任何攻击我的意思,很开心似的, 就钻进了草丛。 孩子们都很开心。

在我们家地上, 动物非常多。 当然也包括很多的蛇。 有一次, 有一条很大很长的蛇在沙坑旁边嗮太阳, 那时候很小的孩子,就在沙坑里边玩, 它们相安无事。 当然,当我们看见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紧张。

在大多数情况下,野生动物很少主动袭击人, 人除了要学会保护自己,也要学会和它们和平共处的能力。

记得去爬Mt. Whitney的时候, 我是一个人半夜12点出发的。 中间要穿过茂密的树林, 而这高山里边, 什么野生动物都是可能有的。 一个人在深夜里走,是需要一点点勇气的。 不过, 更多的是需要一种安然, 一种自在。 很少有野生动物会轻易袭击人。 当然, 如果真遇上危险的情况,还是需要会处理的。 比如,我登山的时候, 一定是带着登山棍的。 如果你挥舞着登山棍, 并且把自己表现的很强的,大部分的动物都会远离你的。 但是,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 不要去打扰任何的野生动物。 据说, 那些在喜马拉雅修行的人, 是不需要任何保护,就能和老虎等大动物和平共处的。 据说,虚云老和尚,也有这个能力。

说起恐惧, 我想起另一个故事。 年轻的时候, 和妻子去荷兰的小孩堤坝。 那儿有大风车,很好看,比较野,景色也比较大。 在其中的一个大风车下,我们看见有人钓鱼。 我们就和他聊天, 说为什么那些主人要贴上标志, 说这是私人领地,不让进入, 为什么不公开给大家,大家可以走近了观赏。 那个钓鱼的人就跟我们说, 这就像你家的院子, 你不希望各色人等进进出出,这是私有财产。 那个时候,我们对私有财产的理解不是很具体,觉得,那么一大片地方, 让别人走一走,看一看,不是挺好的吗?再说, 这荒郊野地的, 能干什么呢?

后来,那个钓鱼的人,告诉我们, 他是一个吸毒者,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 现在身上,很多手术的疤痕,死了很多次了。 妻子和孩子都已经离开他了。 他讲了很多很多。 后来他邀请我们去他家坐一坐。

我妻子是北京长大的孩子, 大城市的孩子,对人的防备心一般非常重。 不过我是一个漫山遍野跑的农村的孩子,对人极少有什么防备。 所以妻子是有点顾虑的,我说没事,走吧。

于是,就来到那个人的家。 是一个废弃的房车改造的。 里边非常整洁。 他现在信了上帝,也去教堂,家里有很多的装饰和宗教相关, 还有很多教堂的孩子送给他的小礼物。 让人感觉很温馨。 说到孩子, 他还会想起他的孩子和妻子。 他说,那不是她们的错,都是因为他自己犯了太多的错误了。

我们合了一个影。 后来,我们给他寄过去那张合影。也留给了他我们的地址, 希望他路过的时候, 也来看我们。 虽然, 我们没有收到回信,他也没有来拜访我们, 异国他乡,暖暖的回忆。

有时候, 人“老”了, 回忆这些过往的事。 会让人觉得很温暖, 甚至热泪盈眶。
而且很奇怪, 当岁月流逝, 剩下的,往往是这些“简陋”的故事, 心底的故事。
没有一丁点的浮华,一丁点的烟云。

就像, 这条破破的毛巾, 让我觉得无比的亲切。
也许因为,她在我身上的所有角落,都留下了无数次的抚摸。

==========================

千老师你好,

我给你汇报一下,这两天练功的体会。

我周四收到你的信后,周四晚上开始练功。至今天周日每天早晨和晚上都会练平躺式。练的时候腰部很紧张,下肢发凉,一直很难松开。直到今天早上,才感觉腰逐渐的放松。先是左侧放松,然后是右侧。然后是左腿发热,右腿仍然凉,过了一会儿,右腿开始发热,然后是两足发热。现在结束了,还是感觉两脚很热。练功的过程中,我发现,两手心向上对我练功的状态有帮助。晚上练功会很快睡着,反倒是早晨练功效果比较明显。今天早晨练功效果好,是因为我有一段时间进入了半醒半睡的状态。在那个状态下,我的腰开始放松,两腿开始发热。

周四的晚上,周五的早晨和周五的晚上练过压腕静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不标准,我的手腕拉伸的时候很痛。在练功期间,我明显感觉到左右侧的不平衡。右侧轻,左侧重。面部感觉很明显,在第2次练的时候,还是有左右不平衡,左侧的眼睛流眼泪。这两次练的时候,我的胃上口很痛,痛感牵扯到胸骨和腹部。我和你说过,我的胃不舒服,是给我父亲治疗后的后遗症。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我想分享给你。我练功的时候,我的狗有的时候会陪着我,但他不会打扰我。我第1次练压腕静坐的时候,当时是闭着眼睛,但是感觉眼前一亮,尤其右侧眼前亮的明显。我的狗突然趴在我的身上舔我。就像有时候我身体不舒服,他会围着我来看我舔我一样。我能感觉到他很担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动物的直觉很敏感。

我这两天,主要就是练的这两个功法。我想简单的一个一个来,先认真体会,再练其他的功法。在练功中感觉还会更多,只把主要的感觉汇报给你了。

哦,还有,经过星期四晚上和星期五晚上的练功,星期六的门诊,我觉得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以前治疗的时候,会感到病气的冰凉深入我的身体深部,但周六感觉的是病气在身体的体表流动。而且对病人的身体敏感度越来越高了。

周末愉快!
xxx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听。
stillther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非常喜欢!
开心2018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千年师父和我们分享这些故事。很喜欢听。
酒香不怕巷子深 回复 悄悄话 有趣!记得小时候爸爸的跨栏背心也是传到都是窟窿也不扔。除了那代人的节省,很大的原因是舒服。
千年守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谢谢你对狗的关心。 可是,你怎么读出来我没有送狗去医院呢?你怎么知道我啥都不做呢?而事实是狗去了急症。 但是医院能够让烧坏的嘴立马恢复吗?自然是不能。 前后是需要很多天的。 狗虽然不吃不喝,但是要打营养液。 那么,生病的狗,需不需要主人的爱呢?自然需要,尤其是一条baby狗。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1
大量水冲洗,稀释醋冲洗。 絮絮叨叨啥都不做

skyarmy1314 发表评论于 2019-06-12 06:21:34
作為一個有責任的飼主,狗中毒了最好趕快送到獸醫那裡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毛巾真长,可进历史博物馆了:)
skyarmy1314 回复 悄悄话 作為一個有責任的飼主,狗中毒了最好趕快送到獸醫那裡
starlight_YX 回复 悄悄话 这张图片第一眼让我想到它像曾经家用蒸馒头的蒸笼布模样,很不起眼的这块多洞的毛巾,能看到你练功养生到一定境界后过着平淡无华的生活,也体现你和你家人对生活质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
晃晃忽忽 回复 悄悄话 点赞
学习分享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千年的毛巾实在是太特别了!好多特别的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