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八十三章

(2018-09-13 05:51:43) 下一个

八十三. 大猫“国庆” 

门铃固执地响着,余爸爸犹犹豫豫地说:我们两个人在家,不开门也不合适吧。

 

说着,他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的花玻璃往外看了看,回头对老伴说:好像是个女人,还提了个东西。

 

外面的人显然也看见了屋里的人影,门铃又响起来。余爸爸不再犹豫,拿了钥匙开了门。门外站了一个瘦高的黄头发女人,年纪大约在五十到六十之间。她提着一个装小动物的塑料笼子,笼子里有一只大猫。

 

那个女人连比带划,说话很快,老两口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见老两口一脸茫然的样子,女人就把装猫的盒子递给余爸爸。

 

余爸爸往后退了一步,只是摇手表示不要。女人脸上出现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把装猫的笼子放在门口,转身走了。

 

余争鸣下班回家,看见门口装猫的笼子,顺手提进家里,把猫从后门放到院子里去。这才回过身来告诉父母:这是我们家的猫,去年雨禾在他们公司门口捡到的,没人要,就拿回来了。那天正好是十月一号,雨禾就给猫起名叫国庆。

 

国庆!余爸爸笑了一声。

 

国庆本来就是捡来的,我们也就放在外面养。我们原先住的那栋房子离马路远,它自由得很,有时候一两天都不知道它在哪里。搬到这里,门口是小区入口马路,车速要快一些,刚搬来几天它就被汽车撞了。我还记得那天是元旦,晚上十点多了,一个女人抱着国庆来敲门,说是发现这只猫被车撞了,问是不是我们家的。

 

肖雨禾也回家了,听见余争鸣在说猫的事,就插嘴说:我猜就是那个女人撞的,不过没当面抓住,也没办法。

 

看见猫被撞了,青青哭着非要立刻把国庆送医院。余争鸣接着给父母讲故事:可那天过节,又是晚上,所有动物诊所都不开门。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动物急诊室。你们想都想不到,那里头满满的人,有带狗的,带猫的,还有人带了只鸡在那里排队看急诊了。

 

这不跟国内我们看病的医院似的?余爸爸一脸惊讶。

 

可不,国庆腿断了,给开了点止痛药就花了一百美元。回来以后,瘸了好长时间。 余争鸣说。

 

今天这个女人把猫送来,脸色不好看,是怎么回事啊?余爸爸打断儿子的话。

 

余争鸣解释说:根据休斯顿的法律,猫是不能放在外面养的,可是在外面养猫的又不是我们一家,我们原来住的小区,一条街就好几只猫在外面逛悠。搬到这里,这个邻居老太婆多管闲事,每次看见国庆,她就抓住送回来,还说如果再不管,她就要叫动物管理处来抓了。可是国庆在外面野惯了,在家里关不住。所以我刚才又把它放了。

 

几天后的周六,动物管理处的人果然来敲门了。肖雨禾开了门,看见一个男人,手里提着装猫的盒子,国庆已经被装在里面了。

 

那人说:你的邻居告了你家的猫,它到处跑,还抓她家的树。而且,猫又没有挂牌。按照德克萨斯州的法律,你的猫必须要被关十天禁闭,要观察它有没有传染病。你今天就必须把猫送到管理处去。这是地址。

 

那人说着递给肖雨禾一张纸。肖雨禾仔细看,纸上说了猫关禁闭的理由,时间和地址,她气得心里直骂老巫婆!,恨不能扇那个邻居女人一个大耳光,嘴上却只能答应。

 

动物管理处在机场附近,距离家有四十几英里,余争鸣和肖雨禾虽然是一百个不情愿,可他们知道,不论什么小事,牵扯到法律就没什么好商量的。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猫送去了。

 

到了管理处,交了六十几美元的禁闭费,眼睁睁地看着可怜的国庆被关进一个刚刚能够转身的小笼子。

 

再看看国庆的狱友,架子上大大小小的各种笼子里面分别关着猫,狗,还有一只看起来像猫,可是比猫大很多的动物,几乎就是一只小豹子。肖雨禾心里想,这大概就是美国人说的山猫吧。

 

这里除了被关禁闭的动物外,还有一些是主人不在家,临时放在这里寄养的动物,也都被关在勉强能转身的笼子里。受罪的不止国庆一个,这让肖雨禾的心情好了一点。

 

捱过了十天,肖雨禾把国庆从动物管理处领出来,很不情愿地又花了几十美元,给猫买了一个小牌挂在脖子上,算是它的合法身份证。

 

国庆在外面野惯了,在家里关不住,看见猫时时刻刻都坐在门口叫,要求出去,肖雨禾心里很为难,心里更是赌咒那个老巫婆。可光在心里骂人也没有用,想来想去,她给赵跃进打了电话。

 

赵跃进倒是很痛快:没问题,送我家来吧,我看见我们这个小区里有很多猫在自由行走,没人管。

 

青青听说要把国庆送人,抱着大猫掉眼泪,余妈妈在旁边安慰孙女,又抱怨:这美国也真是规矩多,还有这么讨厌的邻居,我们家的猫关她什么事!这才叫狗拿耗子呢!

 

肖雨禾心里也很不舍得国庆,但她还是安慰青青,也是安慰自己说:国庆在那里就不用再关在屋子里了,他会过得好很多。

 

说服了女儿,她又在路上买了一大袋猫粮,然后直接把猫送到了赵跃进家。赵跃进把国庆放进院子,大猫重获自由,欢快极了,对原来的主人看也不看一眼,径直走向院子后面的树丛。肖雨禾看了,心情总算平静下来。

 

一家三口都是忙忙碌碌,肖雨禾要早晨七点钟之前到办公室,所以一般早晨五点半就离开家了,下午六点之后才能到家,遇到堵车就回家更晚。余青青在学校活动很多,一般也是早晨六点之前就开车走了。余争鸣更是忙,早出晚归不算,还常常出差。每天晚饭后,收拾完厨房,三个人说不上一会儿话就到了睡觉时间。

 

周末,肖雨禾除了打扫卫生,还要准备好下周的菜。余争鸣要在院子里忙一整天,剪草,给草地上肥,打药等等,有时候还要收拾一下自己的车。余青青周末常常不在家,总说学校有事。

 

两位老人看着他们整天忙得像在打仗,很想帮点忙,可是除了帮着做点饭而外,院子里的活计他们都没做过,不知道怎么帮忙,余争鸣说天太热,也不让他们插手。

 

电视没有中文节目,又没个熟人,附近也没有公共交通。老两口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小区里散散步。

 

刚开始,老两口不敢走得太远,只是在附近几条路上转转,过了几天,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可以在整个小区里自由行走了。

 

看看小区的环境,老两口发自内心地感叹:看看人家这里,这么漂亮整齐。

 

咱们走了半天,还没有看见两栋一模一样的房子呢,每栋房子样式都不同,真是好看。余妈妈说。

 

房子虽然不同,可是每家前院种的树都一样,这可能就是橡树,连位置都一样,不知道算不算自己家的树?余爸爸观察得更细致。

 

晚上吃饭的时候,余爸爸常常对儿子说起当天的见闻和疑惑。余争鸣总是耐心地解释:前门的大树是房地产开发商统一种的,不可以随便改,如果我家门口的树死了一棵,小区就会要求我换一棵同样的树,不过灌木和花什么的都可以按自己喜欢的种。后院没人管,那两棵橘子树是我们自己种的,还有那边一小块菜地,是雨禾种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