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八恶人》中的林肯来信

(2018-06-04 16:09:18) 下一个

在最开始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只是惯性的把它当作昆汀·塔伦蒂诺又一部历史修正主义题材的作品,是前两部电影《解救的姜戈》和《无耻混蛋》创造风格的延续。再看第二遍的时候才理解昆汀想要表达的比简单的修正历史要多很多。《八恶人》要比《姜戈》更加直接的面对美国社会一直存在的种族问题,把它放在一个更加久远的时间段来展现就是为了告诉观众,21世纪的美国依然存在着种族问题,而且并不比19世纪好多少。其实以古讽今一直也是电影艺术的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意义。只不过昆汀在这里比普通的以古讽今要多拐了一道弯。我觉得拐得还比较艺术。

在电影里三次提到了亚伯拉罕·林肯的信。这封信是林肯在南北战争时期写给他的笔友(pen pal)沃尔润的个人信件。沃尔润当时是北军的黑人兵团少校。南北战争结束后,沃尔润改行当了一个赏金猎人。而这封林肯的信,沃尔润一直随身携带。随着他在猎人圈里越混名头越大,这封林肯来信也成为了传奇。很多人遇到沃尔润之后都想要读一下这封传奇的信,而每一次读完之后都会感觉被深深地打动,从而对沃尔润另眼相看。当然也有人会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毕竟美国总统给一个黑人写个人信件这太难以置信了。最后在大家被风雪和宿命困在米尼驿站的时候,沃尔润才承认这封信是伪造的。而且他给出了为什么要伪造这样一封信的理由。沃尔润说这封信是他在白人世界讨生活的附身符。尽管在南北战争之后黑奴制被废除了,但是社会上到种族歧视却没有改变。或者说就是在奴隶制被废除之后美国社会才真正开始了种族歧视(在这之前奴役黑人是受法律保护的)。林肯在当时代特别是在他被刺杀之后已经化身为全美国的圣人。如果林肯在信中所表达出来与黑人平等相处的关系是真实的,那么读到这封信的白人和那些相信这封信的白人会毫不犹豫接受这种态度,跟随这样的态度,从而逐渐消除对黑人的敌意。电影里的台词是这样的:“The only time black folks are safe is when white folks are disarmed,”这是沃尔润伪造这封信的本意。可惜在他承认造假之后,却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谅解,大家都觉得自己受骗了,觉得更加不可信任黑人。而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当初在读到这封信时候的感动与为什么会感动。再往深一步去看,不知道那些看电影的观众当中是不是有人在当初读信的时候被感动,而在沃尔润说出事实之后会感到背叛?

在电影的最后,沃尔润与白人警长并肩作战筋疲力尽之后,当初质疑林肯来信的警长曼尼克斯让沃尔润再一次拿出那封信,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遍,然后两个人笑着把信扔掉了。昆汀在这部电影里讲的东西太妙了。黑人的权益是需要自己一刀一枪争取来的,不是白人恩赐的,哪怕这个白人是林肯这样的圣人。鲍勃·马力在redemption song里也唱过:”emancipate yourself from mental slavery, none but ourselves can free our minds” 没有谁可以真正的拯救你,只有自己才可以解放自己。法律保护不了你,社会正义更加保护不了你,只有你自己拼出一条血路,去赢得尊重。对于种族仇恨是这样的,对于其他的事情也是这样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宽恕。

这封信还有另外一点有趣的地方值得思考。为什么那些读到林肯来信的人会被感动?那是因为他们隐约知道什么是正义的,但是不会主动迈出这一步去执行正义。对于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借光正义要来的更简单更安全。例如人们读到林肯的信,承认这封信所表达的正义,也表示了自己的感动,这样就轻而易举的借光正义,让我自己也变得正义”(we are standing behind Lincoln, and we identify this letter, so we are good people)。但事实证明这样的借光正义是不可靠的,只是社会风气的惯性延续。一旦这种惯性的诱因发生改变,这些借光正义者就自然的发生分裂。就像是知道林肯来信是造假之后,人们更加仇视黑人,而没人再去考虑信上的话是不是有道理是不是正义了。

昆汀在电影里加的这一封信让观众也自我审视一下,反省一下,有没有过曾经尾随正义或是借光正义?其实这样的行为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更加的明显,每一次签名,每一次游行,每一次口号,点赞,砸车,代表,都会有林肯来信的影子在里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